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277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我的书架

第277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墨子非的眸子骤然一亮,说道:“刚刚才知晓了她消息。”

“嗯?那你怎么不去找她呢?或许她能回到你身边,也是有可能呀。”

听丁零说到这里,墨子非回神望着她,那眸底的深情,像是跨越了灵魂直达丁零的心底,叫人动容。

丁零见墨子非即期待又满心犹豫的神色,再次问道:“你是觉得她不会原谅你吗?”

面对丁零的问话,墨子非久久的沉默之后,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

“我是觉得,与其在这里痛苦内疚,不如勇往直前,既然爱就该好好去争取。”丁零笑着,脑海中却出现了尉迟安邺缱绻的笑容。

墨子非依旧没有回话,只是痴痴的望着窗外的晚霞,披着清寂与悲伤自成一体的模样。

“除非你不再爱她了。”

墨子非抬眸望着一脸暖笑的丁零,自我安慰道:“我想她是找到了能给她幸福的人。”

“哦,原来是她已经不爱你了呀!”丁零恍然大悟。

“现在的我能做的只是远远地看着,祝福她一生幸福。”

丁零一声“哦”,对于此种情绪却是似懂非懂。

“或许这才是守护她爱她最好的一种方式,或许这样亦是我赎罪的唯一方式。”

墨子非的话说的深刻,丁零却听得震惊至极,反问道:“赎罪?”

墨子非坚决道:“对,赎罪。”

丁零也不知道再该说点什么好,静静望着晚霞里仰脸浅笑的墨子非,心底却怎么都不能痛快起来。

晚宴后,墨子瑞推脱酒有些喝多了,拉扯着早已是醉迷糊了的墨子然离去,把送丁零回驿馆的任务交给了墨子非。

或许是那一番谈话的缘故,丁零明知道墨子瑞是故意所为,倒也顺从应允了。

两人走在昏黄的月色下。

丁零侧眸看着一直走在身边默默无闻的墨子非,笑着说道:“谢谢你,送我回去,不然以小仙的脾气,又该气的跳脚了。”

“小仙?”墨子非抬眸,一双漆黑的眸子在月色下宛若那黑色的玉石,光彩琉璃。

丁零笑着回道:“是啊,小仙,呵呵呵,我忘记你不知道这个名字了。”那幸福欢愉的模样,直教人惊讶。

“尉迟安邺?”墨子非想起那日宴会之上,丁零与尉迟安邺的亲密无间,顿时明了。

丁零听墨子非这么一问,立马竖起两只大拇指,赞许道:“贤王就是聪明!”

“为何会有‘小仙’这一绰号?”

被墨子非这么一问,丁零满脑袋都是初遇时的画面,笑的更加甜蜜了一些,说道:“这说来可就话长了,长的足以能写本书了,你得确定你真的有耐心听?”

墨子非失落道:“能看得出他是爱你的。”

丁零毫不掩饰道:“那当然喽!我可是他的小小仙呢!想当初我在崖底看到他的时候,你知道当时他身上的伤有多可怕吗?更要命的是明知道有伤还往水里钻……”一想到那时她强行褪去尉迟安邺身上的衣袍之后,看到的那满身狰狞的伤口,便觉得心中阵阵生疼。

墨子非骤然想起之前墨子轩曾说话过的话,临风崖崖底尉迟国鹰隼暗卫在丁零坠崖后曾出现过,并连夜搬迁走了崖底的一整个村庄,莫不是这尉迟安邺便是那鹰隼暗卫的主子?

思及至此,便问道:“崖底?”

“是啊,崖底的那一潭冷水里他愣是泡了大半天,你说他得有多傻呀,我都掉下去好几日了,怎么还可能在那水里呢!”丁零说着,满眸子里竟都是疼惜。

然,墨子非的关注重点却落在了别处,呢喃道:“掉下去……”

“是啊,都成那样了,还紧咬着牙就是不说,要不是都疼不能走路了,真不知道他要隐瞒到什么时候。

每次想到这里我都觉得好难过,都是我这个闯祸精害的,要不然他好好做他的尉迟国太子,怎么用得着跑到那修罗场,也不会落下那么多病根儿。

还要说是他自己的错,没能好好保护我,真是个大笨蛋、大傻瓜……”

说到这里的时候,丁零的眼眶嫣红,那剔透的泪珠儿,轻旋着,几欲脱眶而出。

墨子非看着如此的丁零,心中五味杂陈,原来不仅是尉迟安邺深爱着丁零,原来丁零亦是深爱着尉迟安邺,努力收了收情绪道:“零儿不要太自责了,只要以后能好好的不就一切都值得了吗?”

墨子非的一声“零儿”,叫的有多心疼,丁零没有发现,只是自顾自的躲在自责与内疚里没能出来。

良久,这才笃定道:“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一定要好好守在他身边,做个温暖如春的人,给他最美的心情与最深的爱。”

墨子非点点头,应允道:“那就好……好。”他的心却在挣扎着,呐喊着,这就是他心爱的零儿啊,是他日思夜想的零儿啊,

只是……只是……自己只能把她拱手相让,这原本属于自己的誓言,却是自己亲手扼杀的幸福。

而唯一能够安慰自己的便是这尉迟安邺竟是这般深爱着自己的零儿,便是尉迟安邺会真心相待自己的零儿,会给零儿一个幸福的人生。

只是他的心却在致命的疼着,轻浅的笑容里掩映在明朗的月色里却愈发的苦涩与失魂落魄。

突然丁零耷拉着脑袋,不解说道:“只是不知道为何我说我要嫁给他的时候他总是会闪烁其词,犹豫不决。”

墨子非亦是震惊,“为何?”虽说是数面之缘,他亦是能看的出尉迟安邺对丁零的爱,只是既然爱,为何优惠闪烁其词呢?

丁零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就在来这里的前几天,我问过他,而他只是说来这里要带去我见一个人……”说到此,丁零骤然大悟,高声道:“对了,他是说过要带我去见一个人,我曾经认识的一个人……”

“他说是你曾经认识的人?”

“怎么来了都几天了,他怎么还没带我去呢?难不成他是忘记了吗?以他的认真缜密,怎么会忘记呢?他说过这个人对我来说很重要的,怎么可能会忘记。真是奇怪,不行我得回去问问。”丁零嘀咕着心中的疑惑。

“很重要的人……”

丁零坦然道:“对呀——他还特别强调过的,这是我自从失忆以来,第一次见他如此重视一个人……”

墨子非听到此话,心中一震,结结巴巴反问道:“你……失忆……了……”

“是啊,掉崖底之前的事情我都想不起来了,就连怎么会掉下去的事情我也想不起来了,唉……”丁零叹口气,满眸子的沮丧。

墨子非片刻失色后,兀自呢喃道:“失忆?失忆——忘了……忘了好啊……”

丁零却并没有察觉到墨子非的异样,自顾自的说道:“还行吧,只是为什么连我都懒得去知道的事情,小仙为何会这般执着非得叫我去认识一下那人……”

“或许他有他自己考虑吧!”

就在这时,墨子非突然明白,为何这次两国商议尉迟安邺点名要自己相随,为何会不出面阻止墨子瑞带着零儿来接近自己了,为何又会要求把已经对世人宣称已经死去的墨子然务必带上……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用心良苦的部署与安排,原因只是想零儿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

如若零儿选择他,他便鸳鸯双飞,生死相随。如果选择了自己,他便一心成全,为爱放弃。

墨子非想起多年前蒋杰说起过,费城与零儿相伴的男子,或许那人便是尉迟安邺吧!

想到这里他不得不去钦佩这个男子,堂堂一尉迟国储君,未来的一国帝王竟然为爱做到了如此地步,而自己却连那最初的信任都不曾给予所爱之人。

墨子非的心绪起伏着,却没注意得到危险此时正在步步临近。

风过,衣袂翩飞,那声音轻快,像是夜空中的阵阵脆响,只是殊不知那确实危险的讯号。

三道黑影闪过,眨眼的功夫,三个全身乌黑的人便站在了两米之外。

丁零略微有些没反应过来,而墨子非已然拉她在了身后,整个人像是一堵不透风的墙挡在了她的面前。

整个人不言不语,全身散发着直教人颤栗的冷漠与危险。

“哎吆——还真是郎才女貌啊!”

开口的是站在最前面的一黑衣人,听声音该是一女子,语气魅惑娇嫩,看不到五官,只是那双黑暗种的眸子,自是带着浓烈的妖娆。

墨子非冷然道:“不想死就滚。”

此时的墨子非冷漠的语句里,几乎是带着暴戾,只是对方似乎并没有动容,相反却是一副志在必得的神色。

“啊呀——奴家好怕怕呀!大殷朝贤王殿下生气了。”

妖媚的笑声里竟充斥慢了嘲讽与不屑,而身后的那两位一个同样是乌黑面罩只露了双眼瞳的男子耸了耸肩,发出了阵阵桀桀的怪笑。

而另一个斗篷帽遮盖的只剩下小半边脸的男子,那青紫的唇角上扬,傻子都能看的出那其中的讥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