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280章 我宁愿自己是个傻子

我的书架

第280章 我宁愿自己是个傻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墨子瑞不清楚自己这样做对不对,看着墨子非眼中的急切与哀伤,他的心难过的要命。

他也不愿意让丁零离开,只是这一切似乎已经是定好了的,已然走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只是他又该怎么告诉墨子非呢,告诉他无非是再次把他往绝望的深渊推去。可是,如若不说,他又该如何面对墨子非的哀求与悲伤。

“她在哪里——在哪里——你告诉我,我不想失去她,再也不想了……”

“五哥……丁零姑娘……”

想着丁零走时的决绝,墨子非心中疼痛不已,却依旧哀求道:“我想见零儿,哪怕一面,哪怕她恨我……我也想见到她……”

“我想现在她就要走了吧!”墨子瑞本是要说丁零是要跟着尉迟安邺回尉迟国去的,只是话到嘴边最终他还是没能说出口。

墨子非却并没有亦是到墨子瑞的异样与顾虑,极为执着的问道:“她在哪里,零儿她现在在哪里?”

“五哥你不要着急,我带你去,现在就叫人备车,带你去见零儿……”

“零儿是不是已经走了,七弟你回答我……”

墨子瑞经不住墨子非的逼问,只得坦白直言道:“我想他们现在应该还没有离开,我们去城门,对,在城门那里,我们应该能……五哥……”

墨子瑞的话还没说完,墨子非已经踉跄着冲出去。

“五哥——”

城外。

马车下,丁零看着城门前来来回回的人群,尉迟安邺见其出神的模样,也没有打扰,站在了她的身侧静静的陪着。

水声潺潺,就像是在讲述着什么,船夫的吆喝,像是为了勾住即将离去的人儿的魂,声声响亮里却透着丝丝哀愁。

良久,尉迟安邺问道:“零儿你后悔吗?”

丁零颇为不解,重复道:“后悔?”

尉迟安邺抬手轻揉着丁零的额际,解释道:“嗯,后悔,如若你……”

然,丁零却不等尉迟安邺说完,便直接会问道:“后悔离开他吗?不……不后悔。”

“零儿,我是想问你是否责怪我让你找回这段痛苦的记忆?”

丁零摇了摇头,淡淡说道:“不,相反我该谢谢你,谢谢你让我想起了这些。”

“可是你并没有因此变得轻松起来……”看到丁零一脸忧伤,尉迟安邺后悔了,他本是想解开丁零的心结,让其安心一些,只是可以摆脱那噩梦的缠绕,不想如今居然会是让其更加痛苦起来。

丁零自是知道尉迟安邺所指的是什么,浅浅一笑,说道:“即使是痛苦,那原本也是属于我的呀,因为至今不曾悔过,所以我从未想过要抛弃过去。”

“哦。”尉迟安邺的一声回应,却连他自己也没能弄清楚是该喜还是该悲。

“我们走吧!”

“好。”

尉迟安邺伸手,紧握着丁零的手,缓步近岸边的码头,望着已经准备得当的船只,心却依旧忐忑不安着。

“零儿,只要是你的选择,无论是什么我都会永远站在你身边,所以凡事你随心就好。”

“嗯。”丁零点点头,抬眸看着尉迟安邺满满是宠爱与信任的眸子,心中一股暖流缓缓流动,是啊,有如此为自己着想,深爱着自己的人,自己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我们上船吧!”

“好。”

“小心脚下。”

“嗯。”

尉迟安邺一手紧握着丁零的手,一手揽上她的腰肢上了船。

只是那突然传来的马蹄声却打破了这一岁月静好,一声呼唤,却让丁零脚下的步伐瞬间凝滞。

丁零回身,眸光所落之处,只见一白衣男子,跌落下马,她不禁心里一紧,惊呼声轻轻唤出。

“他……他……怎么会……”

丁零的视线全部放在了来人的身上,却没有感知到尉迟安邺握着着她的手越发的紧了。

尉迟安邺明明紧张不安的要命,却又故作淡然道:“墨子非来了。”

“嗯。”丁零站定,挽着冲着自己跌跌撞撞走来的墨子非。

“你该和他道个别,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

面对尉迟安邺的提议,丁零有些犹豫了。

尉迟安邺柔声道:“还记得我刚才说过的话吗?凡事随心就好。”

“我知道。”

是啊,丁零无法原谅墨子非的伤害,可是在她心里依旧也无法割舍对他的爱,面对在乎的人,又怎么能做到置之不理,横眉冷目。

说话间,墨子非已经挣扎着起身,步履蹒跚着走到了丁零与尉迟安邺的面前,抬手一把抓住丁零的手臂,恳求道:“零儿,你不要走,不要走,好不好?是我错了,我求你回到我身边,好吗?”

丁零看着完全失去往日性情,乞求着自己留下的墨子非,心中却没有丝毫的鄙视,甚至是怜悯,只是心依旧疼着,狠狠的疼着。

如若爱是幸福,那爱又何不是痛苦的。

丁零知道,此刻是她该做出选择的时候,只是她的心,她的心里的那杆天平却失去了方向。

同样是情深,同样是厚爱,只是面对……

丁零不得不承认,这三年多的时间里自己是满心满脑子的尉迟安邺,自己是真心爱着。

只是对于突然冒出的记忆,那个当初像个傻瓜一样痴恋着、紧张着的人,她的心开始摇摆不定,不是不爱,只是因为真爱过,才会这般难为情,心中的歉意亦是渐渐浓烈起来。

良久,丁零这才说道:“对不起。”

任谁也不会想到他这一声对不起,竟然是说给墨子非听的。

墨子非满眸子的质疑,急急问道:“零儿你说什么?”

丁零咬牙,再次重复道:“对不起。”

“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呀,是我……零儿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墨子非双手拽着丁零的手,神色几进癫狂。

“你听我说好吗?”

“零儿——”

丁零见墨子非听不进劝解,骤然高声道:“墨子非——”

当“墨子非”这三个字从丁零口中唤出之后,像是一道惊雷,震的墨子非接近崩溃,只是他的人却在丁零面前,渐渐安静下来。

丁零从未叫过他的名字,从相识到现在,从来都没有,没有这样子叫过。

会叫他左岸,叫他贤王,叫他笨蛋,叫过他子非,却从来叫他的全名。

墨子非神色骤然暗淡,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低声应允道:“好,我听你说,好,我听你说。”

丁零认真道:“我们之间已经回不去了,就算我已经不再恨你,就算我依然还爱着你,但是你明白吗?这三年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们已经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墨子非念叨着,像是在询问着丁零答案,又像是在扪心自问。

“因为……因为我的心里已经有了更重要的人。”

“他吗?”墨子非把视线落向了丁零身后静静等待的尉迟安邺,眸底的绝望尽显。

丁零点点头,笃定道:“嗯。”

“回不去了……”说着,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放开了丁零的手臂。

“是。”

“好……好……好……”墨子非连说几个“好”字,修长的是身形却在风中微微颤抖着,眸中的神色一片黯然伤痛。

“你——”丁零望着他后背血迹氤氲的白衫,她的心隐隐的疼着。

墨子非低声说道:“我知道了,不……不……打扰了……我……我……走了。”却不敢抬眸去看丁零一眼,生怕就在看到丁零的那一霎那情绪再次奔溃。

“让追影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我没……事。”墨子非努力说着轻松的话,心却早已经是伤千疮百孔。

丁零抬手一把拉住了摇摇欲坠的墨子非的手臂,责备道:“你是傻子吗?你不知道自己受伤了吗?”

不想墨子非却苦涩的笑了笑,说道:“如若可以我宁愿自己是个傻子,什么都不懂的傻子。”

“左岸——谢谢你——”

墨子非从丁零手中抽回了手臂,垂着眸子,有气无力道:“走吧——你走吧!”

丁零回眸牵了尉迟安邺的手,说道:“小仙,我们走吧。”

“零儿……”

尉迟安邺和墨子非同时唤出了丁零的名字,只是一个是忐忑后的欣喜,一个却是希冀覆灭后的痛心疾首。

是呀,墨子非虽然知道他自己留不住丁零了,但是在听到这话从丁零口中说出之时,心里终究还是无法接受丁零即将离去的事实。

“零儿……零儿……”

丁零听的墨子非的轻唤,骤然回头,叮嘱道:“墨子非照顾自己。”

墨子非点点头,看着丁零,应允道:“好。”

只是丁零不知道她转身的那一刻,墨子非回身望着她的眸底是怎么深不可测的不舍与悲痛。

“零儿——零儿——”

墨子非颀长的身形轻晃,恍若那漂流在湖心的一尾白羽,身不由己的凄然与无奈。

那眸光里的情感是任谁都能读的明白的情深与自责,不舍与绝望,只是唯独有丁零决绝回首,一若无视。

他的眸光有些呆滞,只是那晶莹的泪滴却好似那洒落的珠子般,颗颗滑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