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283章 墨子非醒了

我的书架

第283章 墨子非醒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丁零惊诧的表情,尉迟安邺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一身的疲惫尽显。

“我知道零儿你是相信我的。”

他笑,笑的风轻云淡,笑的阳光明媚,却没有知道他深藏在心底的不舍与黯然。

丁零点点头,应允道:“嗯,无论小仙做什么,我都相信。”

“那小小仙现在能不能一起和小仙进餐呢。”

丁零看着一眼床榻之上的墨子非,道:“好。”

看着丁零眼中的欣喜与轻快离去的背影,尉迟安邺的心像是残冬过后的春天,暖意融融,道:“零儿你先去院子里的石桌上等着,我去拿你最爱吃的饭菜。”

“嗯。”

尉迟安邺出了月牙门却看到了靠墙等待的疾风,疾风见到自己主子,站直了身形,询问道:“主上你还好吧?”

尉迟安邺却不以为然,道:“赶紧去拿零儿最爱的菜,要快……”

“主上之前嘱咐过,饭菜一直都备着,随时等待着丁零姑娘进餐。”

尉迟安邺,这才点头道:“嗯……对了,不过最好是清淡些的,她不适合吃太油腻难消化的食物。”

“属下知道。”

“那就好!”

疾风眸中稍作犹豫,这才问道:“主上您该告诉丁零姑娘那药是……”

尉迟安邺却不容疾风说完,便坦然道:“只要能让她开心起来,是什么都不重要了,不重要了。”

“主上,可是那是您的救命之药……”

“我知道。”尉迟安邺回眸看了一眼疾风,这才道:“疾风,你去吧!”

疾风见尉迟安邺如此模样,亦只得无奈道:“属下这就去端饭菜去。”

“嗯。”

院内绿荫下的石桌前,丁零甜笑着,看着尉迟安邺向着自己走来。

菜色确确实实都是丁零喜欢的没错,只是埋头大吃的她却不曾感知到尉迟安邺定定的望着她的目光。

看着已经吃了不少的丁零,尉迟安邺伸手拉住丁零的手,认真解释道:“不是不让你吃,是今天不能吃太多,对身体不好。”

丁零却笑着恳求道:“再吃一碗嘛!”是呀,好容易的今日她胃口大开,想要饱饱的吃一顿饭。

尉迟安邺却摇头,坚决道:“不行。”

丁零不死心,只得退而求其次道:“半碗行不行?”

“不——行。”

“小半碗,总行吧?”

然,不管丁零如何撒娇卖萌,尉迟安邺依旧还是摇着头,只回复两字,“不——行—”

“那我还没吃饱嘛!”

“少吃多餐,留着下次吃。”是呀,丁零都好几天没有正常进餐了,他尉迟安邺出于丁零的身体健康着想,怎么能放纵其暴饮暴食呢。

“哇哇——”

丁零一阵呼天抢地的乱嚷嚷,伸手乱抢着,怎奈没尉迟安邺身高胳膊长,统统扑了空,只能做罢。

然,下一刻,尉迟安邺不经意间的一个公主抱,惹丁零的惊呼连连。

只是分分钟后,丁零却安静了下来,那是张柔软的大床,尉迟安邺将其放在了床上,俯身轻吻了丁零的额头,嘱咐道:“零儿,你得先好好睡一觉,知道了吗?”

说罢,他自己居然拿过书卷,侧靠在了床边看了起来。

丁零却起身一把推开尉迟安邺手中的书卷,搂着其的脖子,问道:“小仙,你能告诉我那是什么宝贝药吗?”

“这个啊……”

尉迟安邺扶着下巴故作沉思状,丁零倒是在认真的竖起耳朵等待着他的回答,不想却听得尉迟安邺道:“这是我们尉迟家族祖传的秘药。”

丁零好奇心顿起,急急问道:“然后呢?”

然,尉迟安邺却慢条斯理道:“然后就是秘密喽!”

只是,对于尉迟安邺的这话,丁零却没有反应过来,还在追问:“秘密?什么秘密?”

“既然是秘密有怎么能告诉你呢!”

“小仙——”

面对丁零的暴跳,尉迟安邺却继续打趣道:“告诉你了那还能成为秘密吗?嘿嘿……”

“尉迟安邺——”丁零自是夸张了一些,举着双拳做好了凑人的模样。

“零儿,答应我,无论什么时候你都得好好照顾自己,好吗?”

面对小仙突然的安静与深情,丁零居然听话的点了点头,应允了一声。

“好好睡,他醒来的时候会第一个看到你。”

“小仙……”

“零儿听话,我就在这里守着,你安心睡吧!”

望着尉迟安邺眼眸中的疲惫,丁零的心不禁生疼起来,却有只得听话,安然睡去。

书卷在尉迟安邺手里,可是他的心却从未在书卷里存在过。

丁零醒着的时候,书卷是他的挡箭牌,书后的他偷偷用眼睛看着她,掩盖着自己的情绪。

直到丁零入睡,他才放下手里的书卷,痴痴的望着她熟睡的脸庞,无数次次伸手想要抚上她的脸颊,却因担心把她惊醒而次次作罢。

他的理智在告诉自己丁零对墨子非的深沉,心却一次次的畏缩,欺骗自己这只是愧疚,爱已过去。

他的理智在告诫自己会失去,但是心却一次次的糊弄自己离去只是一种错误思考。

他在为自己能够继续停留在丁零身旁挣扎着,疼着却还是想要多停留,哪怕是一点点时间,让自己在绝望里继续爱着,付出着,煎熬着,一次次把丁零推向了光明、欢颜笑语,独留了自己在黑暗里寒彻骨髓,禁锢里苦苦挣扎。

泪缓缓流出,像是寒冬里冰晶的光泽,刺痛着那原本也柔弱易碎的心。

两个时辰后,尉迟安邺轻轻揉了揉丁零的额际,低声唤道:“零儿,醒醒——”

而丁零亦是听得尉迟安邺的轻唤,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浅笑着的尉迟安邺,来不及去揉那干涩的眼睛,直接问道:“是墨子非醒了吗?”

然尉迟安邺却没有意识到丁零对墨子非的称呼所发生的变化,摇了摇头,这才说道:“我想他应该是要醒了。”

丁零亦是一喜,起身下床穿了鞋子便往外跑,独留了尉迟安邺一人在床榻之上望着已经出门的丁零兀自忧伤。

尉迟安邺愣在原地,犹豫片刻,终还是起身追着丁零的脚步去了墨子非的房间。

果真不出尉迟安邺所料,尉迟安邺刚进门,却遇到了一脸不可思议正看向自己的丁零,只见丁零颇为不信的问道:“小仙他这是真醒了吗?”

尉迟安邺走近,见床榻之上的墨子非目光虽有些迷离,人终究还是醒了,俯身将手置于墨子非的手腕处,摸了摸脉象,这次点了点头道:“应该是没事了。”

“没事了?你是说已经被我们从鬼门关拽回来了?”

“嗯。”尉迟安邺点点头,应允道。

得了尉迟安邺的认可后,丁零这才转眸看向了墨子非,只见他双眸微睁,神色依旧苍白憔悴,那干裂的唇角稍稍颤动,像是要说些什么,只是那嗓子却干涩的无法发出声音来。

丁零试了试墨子非额际的温度,浅笑着安慰道:“你别着急,慢慢来,我呢先去给你倒些水过来,你润润嗓子缓缓神再说话,成不成?”

说罢,丁零正欲起身去倒水,不想袍角却被墨子非抓住。

丁零低眸看了一眼墨子非的手,自是会意,只得再次坐回床榻,双手握住了墨子非的手,抚慰道:“我去给你倒水,你不喝点水,怎么能开口说话呀,再说,如若你再晕过去,那可怎么办,是不是?”

丁零的语气极为轻巧暖心,完完全全的就是一哄孩子的格调。

然,此刻的墨子非却根本不吃丁零的这一套,一手死死的拽着丁零的衣袍就是不愿意放手。

是呀,此刻的墨子非看着眼前的丁零,亦是分不清楚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他除了紧紧的抓住能够抓的住的东西,其他又还能做什么呢?

丁零叹口气,抬眸正欲向尉迟安邺求助,却见不知何时尉迟安邺已经端了茶盏站在了丁零的身侧。

丁零接过尉迟安邺手中的茶盏,坐于床头,俯身扶起墨子非,将茶盏中的水小心翼翼的喂进了墨子非的嘴里。

墨子非的唇角感触着那份温热,眸中的目光顿时一震,原来……原来这并非是梦呀。

再也经不住心中的欣喜,挣扎的抬手抚上了丁零的脸颊,那温润的触感再次告诉他,这一切的真实性。

“零……零儿……这并不是梦是不是?”

“零儿,你回来是吗?”

“零儿,你再也不要离开我了,好不好?”、

墨子非絮絮叨叨的表达着心中欣喜与激动,那热泪却一若潮涌一泻而出。

丁零看着眼前的墨子非,犹豫着不知道该如何回复。

然墨子非见丁零不言不语,情绪越发的不安起来,双手急急抓住丁零的手臂,语无伦次的问道:“零儿,你是不是还要走?”

“零儿,你说话呀,说你不走了,好不好?”

“零儿,你答应我不走,行不行?”

“零儿……我求你了,求你不要离开我,好吗?”

墨子非双肩颤抖着,一阵深咳,唇角竟有血色氤氲而出,只是一双眸子却依旧紧紧的盯着丁零,断断续续的问道:“零儿,我求你留下来……留下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