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292章 杏花微雨 爱恋如心

我的书架

第292章 杏花微雨 爱恋如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却不想被尉迟安邺拉入了怀中,只听得他说:“零儿莫要着急,我并非是病了。”

“那你的头发为何会……”

尉迟安邺自是知道丁零的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脾性,解释道:“零儿可记得那年你坠入临风崖崖底。”

丁零点点头,“那与你的头发有什么关系吗?我记得那时我见到你时你还是一头黑发呀?怎么会?”

“那时,我在崖底寻不到你,以为你已经去了,一夜间头发全白,而后为了不让你担心,这才命追影寻了那药草染黑了白发。”

丁零却不顾尉迟安邺的之后的解释,满门心思琢磨着那句“一夜间头发全白”。

尉迟安邺看着痴傻了一般的丁零,心中自是心疼无比,歉意道:“零儿,我不该告诉你这些的,对不起,我不该让你担心的。”

丁零抬眸,双手将尉迟安邺的清瘦的脸护于手心,努力的笑着说道:“我家小仙就算是霜染了华发,皱纹长满了脸颊,都依旧是这世间最绝美的容颜,依旧是这世间举世无双的翩翩佳公子,依旧是丁零我心中谪仙般的人,依旧是小小仙心中的水中仙。”

“好,小仙永远是小小仙心中的水中仙。”

丁零听得尉迟安邺的回话,从尉迟安邺怀中钻了出来,道:“我们回家吧!”

尉迟安邺抬手揉了揉丁零的额际,欣然应允道:“好,回家。”一颗心终于是不会再忐忑、恐慌、悲伤与懊恼,终是能安静下来了。

雪依旧下着,一片苍茫中一青一红两身影相互扶持而行,那欢颜笑语就一若身后成双成串的脚印延绵不断,像是要扶摇直上九万里。

翌年。

荷花怒放,绿叶连天,鸳鸯戏水,鸟语花香,而此时的丁零竟然……

尉迟安邺看着懒懒散散走在池边的丁零,心中感慨万千。

“零儿,谢谢你能回到我身边。”

“是吗?”

尉迟安邺认真道:“当然,如若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自己将会怎么度过余生……”

然,丁零却对尉迟安邺的认真并不在意,质疑道:“我怎么没觉得我有如此重要呢?”

“嗯?”尉迟安邺突然觉得丁零这话听着怎么都变扭,难道是他的小小仙是没有跟上他的深情节奏吗?

丁零见尉迟安邺不解,问道:“是呀,如若你真那么不能离开我,那当初为何非要把我弄回墨子非身边呢。”

尉迟安邺略略不安道:“那是……那是因为我不想你夜夜被噩梦纠缠,我也担心自己不能……”

丁零却像是抓住了尉迟安邺的小尾巴,欺身上前继续质问道:“你是不自信了吗?”

尉迟安邺坦然道:“也算是吧,如若我不是你的最正确选择,我又怎么能给予你你想要的幸福……”

“如若我选了他呢?”

尉迟安邺听得丁零的问话,黯然道:“只要是你想要的,我……”想想那段时光的煎熬等待,亦是心有余悸,后怕不已。

然丁零却不等尉迟安邺说完,便插话道:“你便会离开吗?”

“我……是……”尉迟安邺在认真的回答着,只是丁零的下一个回身后的动作,却让他不得不停止讲话,也让他意外惊喜后,情不自禁的忘却了所有。

丁零的温润双唇吻落在了他薄唇上,宛若一阵清风,激起了水的阵阵涟漪,而那圈圈的水波像极了尉迟安邺此刻的心湖,温柔荡漾。

然,在他即将沉醉其中之时,那点点的温暖却迅速抽离,他睁眼,却看到丁零无赖般的笑容。

丁零大声问道:“尉迟安邺,你还会想走吗?”

尉迟安邺一时没反应过来丁零所说何意,结结巴巴道:“我……”

只是丁零却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霸道道:“如今,就算是你想要跑,我也一定会把你揪回来,我会让你无路可逃,无处可躲。”

尉迟安邺这才明白丁零所谓何意,极为认真道:“只要你在,我怎么舍得离开,你是我的全部,我的一切……”

“山河远阔,人间烟火,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尉迟安邺的话还在继续,只是他唇已经贴近,而那海誓山盟却只是徘徊在唇指间,轻轻相诉。

“我丁零要嫁给你尉迟安邺,尉迟安邺你敢娶吗?”

面对丁零的挑衅,尉迟安邺亦是乐意接受,朗盛道:“有何不敢,就算是你颗烫手山芋我也拿心捧着……”

“好啊,你竟然敢说我是颗烫手山芋,找打——”

“美人山芋——烫手的——”

丁零大声嚷嚷道:“尉迟安邺——”

尉迟安邺却认真回道:“我在这——”

“你敢不敢给我等着——”

尉迟安邺对丁零的话,故作沉思状,只是他的回答却令丁零大跌眼镜,他竟说:“还真不敢。”

“你——”

又是一年开始。

虽是春初的清晨,寒气又有些料峭,但是满街的红色却热闹非凡,早已经是一片暖意。

人们在满街奔走相告着,欢乐的气氛一再被传递、延续,就像是层层的热浪,越来越激烈。

是啊,他们英明神武的国君要大婚,谁人不喜,谁人不乐。

他们可是早就在盼望自己的王能赢得美人归,举案齐眉,白头偕老了。

只是他们不知道,坐在深宫里宝座上的皇帝是何等的不知所措与慌乱。

一身火红的喜服,上面精致的金色神龙腾飞,映衬着那绝美的五官是何等的诱人。

只是他的表情却是那般的急促,像是惊慌失措的模样,又像是火急火燎的神色。

今日是尉迟安邺大婚的日子,今日是尉迟安邺迎娶所挚爱的丁零的日子,今日是尉迟安邺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

可是,此刻正在等待新娘子梳妆打扮他却心里是万分的急迫,他等不及见到所爱之人,恨不得现在便飞奔而去携手天涯。

但是,他还得等呀,听着那诸多的繁琐礼节,皇家礼制,他只得紧紧的克制着自己总是想冲过去抱起爱人的心。

虽然昨晚他们曾偷偷约会过,一个窗外一个室内,那窃窃私语的情形像是两个偷偷开溜出去的孩子。

可是这能用手指数的过来的时间还是叫他无法安心,无法不去期待。

尉迟安邺踱步到欧阳一瑾面前,极其紧张的问道:“一瑾,你快看看我的装扮可曾……”

然,尉迟安邺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旁忍不住偷笑的欧阳一瑾打断了,因为这问话好像已经不是十指能数的过来的次数了。

欧阳一瑾收了一手笑容,绝对认真道:“您的打扮绝对没问题,绝对是天下第一美男,绝对……”

不想,尉迟安邺却十分嫌弃道:“欧阳一瑾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般油嘴滑舌了?”

“啊?”

“啊什么啊?”

欧阳一瑾见尉迟安邺略略生气,特委屈道:“您不就想让属下告诉您,您很帅吗?”

欧阳一瑾的小声嘟囔着,不想这话却被尉迟安邺听了个真切,当即质问道:“帅?欧阳一瑾你怎么也学会零儿的这一套了?”

欧阳一瑾赶忙解释道:“不是……”

然,尉迟安邺哪里有耐心等到他的解释,急急质问道:“那是什么?”

“是零儿姑娘说您婚礼那天穿上喜服的样子一定很帅。”

尉迟安邺一听这话,骤然一喜,追问道:“是吗?零儿真的是这样讲的吗?”

“那当然。”

“那就好,那就好!”

看着时喜时怒,表情包般的一国之皇帝,欧阳一瑾的心就纳闷儿了,他的虽然不敢像追影那般唠叨自家主子的脑袋是不是被爱情冲昏了头,但是他心里还是在嘀咕,国主的变化还真是惊天动地。

欧阳一瑾的神色还在漂游,却猛地听到尉迟安邺大叫一声,惊得他险些掉了下巴,前提是如果下巴真能掉下来的话。

因为尉迟安邺确实是说了一句,惊天地泣鬼神的话。

他说:“不行,我得亲自去接我家零儿出来。”

欧阳一瑾一惊,汗颜道:“什么?去接?亲自去接?”他却是被自己主子的话吓到了,然,他并没听错,他家主子确实是这样说的。

“对,亲自去接,现在就去。”

就在欧阳一瑾的脑袋还在打转的时候,尉迟安邺已经风一般的冲出去了。

“国主——”

现在的欧阳一瑾确实是觉得头疼极了。

“国主——不可以呀——礼官说了……”

欧阳一瑾还在大喊,只可惜被喊之人早已经是跑的没了踪影。

“唉——这这……国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着调了?”

其实,如若欧阳一瑾得知新娘那边的情况,大概会更加觉得不着调吧!

梳妆台前,丁零还是磨叽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在想,为何尉迟安邺就不能来这里接自己呢?

嘴里却在嘟囔这该死的礼制,怎么就这么多呢?

却不知道此时,被她心里念念叨叨的那个人早已经在飞奔而来的路上了。

突然,门外传来了吵吵嚷嚷声,丁零好奇,拖着还未穿戴好的衣裙,冲到了窗户前,却看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