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294章 心之所向 情不自禁

我的书架

第294章 心之所向 情不自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丁零浅笑着抬首,却迎上了尉迟安邺深情浓意的目光。

交换了彼此手里的同心结,尉迟安邺才缓缓开口,道:“自此,零儿你便是我尉迟安邺的妻了。”

“嗯。”丁零点点头,回应道。

“零儿你不只是我今生的妻子,我想你生生世世都是我的妻子,永生永世的爱人。”

“好。”

“我们喝交杯酒。”

“嗯。”

向来叽叽喳喳、吵吵闹闹的丁零,此刻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变得安静极了,简直有些不像自己感觉。

酒是那样的醇香,像一道暖流缓缓走过喉咙,让人新生懒意。

尉迟安邺的唇边依旧是暖若春阳的笑,丁零却感觉自己也似乎要被他的笑融化了一般。

执手,拉钩,那是丁零玩闹时的最爱,还记得当初第一次时尉迟安邺的迷糊,不像现在竟是他来主动执手,拉钩。

那温热的大拇指轻轻的一点,在此时像是那永生永世的承诺,格外的庄重与肃然。

“尉迟安邺。”

“零儿——”

“小仙。”

“嗯。”

“水中仙。”

“嗯。”

“老公。”

“嗯?嗯——”尉迟安邺片刻的疑虑后,给了肯定的应允。

丁零绞尽脑汁唤便了她对尉迟安邺所有的称呼,画风一转道:“那你叫声老婆试试?”

尉迟安邺亦是认真道:“好,老——婆——”

“不错不错。”

丁零笑着,却那颊边的桃色是多么的诱惑着尉迟安邺的心神。

只见他用手轻轻捏了捏丁零的脸颊,一脸的宠爱,道:“你呀,真是个鬼精灵——”

丁零却厚着脸皮,反问道:“难道你不喜欢?”

“喜欢,无论是什么样的你我都爱啊。”却又没能忍得住,抬手再次捏了捏丁零的脸颊。

只是,这次他修长的手指却下滑,轻抬起了丁零的下巴,绕指柔情的眸光是那般的炙热与坦诚,极为自然的倾身,低首,覆上了她的双唇。

吻是缠绵的,一若他对她的爱,看似激情澎湃,实则温柔异常,看似断断续续,实则始终如一。

那一刻的世界是从未有过的恬静,美丽的像是炎炎夏日日心头掠过的一抹清风,就像是那有各色鱼儿游走的翡翠色湖面。

“老公,我是不是得生好多王子公主呀?”

“零儿,你不愿意吗?”

面对尉迟安邺的问话,丁零若有所思道:“这个……我得好好考虑考虑。”

尉迟安邺却有些着急了,追问道:“你不想有属于我们的孩子吗?”

丁零连连摇头道:“当然不是啦!”

尉迟安邺不解道:“那是——”

然,丁零却贼笑着,压低声音道:“我是在想……”

尉迟安邺亦是赶紧凑近丁零身侧,问道:“在想什么?”

“在想,我们要不要现在就实施造人计划呢?”

“啊?造人计划?”对于这个造人计划这个说辞,尉迟安邺确实是不懂呀。

丁零却贼兮兮的肯定道:“是呀。”

“什么意思?”

丁零大八字后仰躺倒在床上,大笑许久,之后,这才收住了情绪,特诚恳的提点道:“你可以选择一下,衣服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咦——“尉迟安邺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这个所谓的造人计划的内涵,转而笑着,说道:“为夫一定好好相陪,不让娘子失望……”

轻薄的唇带着暖暖的热流接连不断出现在身体的各处,而那双修长的手却像是富有魔力,游走在丁零的如玉肌肤,挑逗着她的神经末梢,缓缓的点燃着她身体里的丝丝激情,让那散落的星星之火顺势开始燎原。

果真,丁零的意识开始迷离起来,锁起了所有的理智,放纵了一切的感性,随心体验着那爱的情绪。

而丁零的配合,亦让尉迟安邺隐藏在身心里的炙热迅速达到了顶峰,迎合着彼此的浓烈爱意,开启了属于他与她的最原始的最本能的性情。

那粗鲁而急促的喘息,那唇齿间含糊不清的呓语,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纠缠,而那身体的节奏却让两个人的心像是雪般慢慢融合在了一起,最真切的感受着彼此的存在与情爱。

“零儿……我……爱你……爱你……永远永远……爱……”

“小仙……我喜欢你……喜欢你的好……还有……你的坏……你的所有,还有……还有……我要……给你……你……生……生……好多……好多……孩子……”

“零儿——”

今夜的整个邺城沉浸在热闹的海洋中,欢乐着。

在祈愿他们的君主幸福安康,祈求着各自的日子红火安乐。

而那漫天的光亮里,却有两个人的身影,却显得格外的惹眼。

夜色里,疾风郑重问道:“真的可以吗?”声音里充满了担忧与质疑。

追影却颇为不好意思道:“我觉得还可以……”

追影的答复,倒是令疾风颇为震惊,连连问道:“你愿意?你真的愿意?”

“可以试试……”

“追影——”

“嗯?”追影回身却迎上疾风热切如火的眸光,抬眸,收起了之前的羞涩,肃然道:“我是认真的,疾风,真的。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许是你第一次执行任务受伤回来,亦或许是我要去殷都的时候……我想我是从听说你坠崖后,我才明白了我的情归何处。”

听得追影的话,疾风正欲说话,“追影……”却被追影抬手制止。

“至于为什么,或许是从每次接到危险的任务后,你总是跟着我,甚至是那次不要命的跑出来为我挡剑的缘由。或许是你弹琴的时候,那模样真的很美。”

疾风亦是动容,接过追影的话,说道:“或许是你醉的不省人事后靠在肩侧胡言乱语的时候。”眸中的目光更加柔和了几分。

追影突然颇为兴奋的大声说道:“再说主上不是已经下旨了吗?”

疾风却依旧担忧道:“只是世人的眼光……”

不想,追影却反问道:“你害怕了吗?这可不像是我所认识的疾风呀!”

疾风急急解释道:“不是,我只是担心你会因此受到伤害。”

“你不是说过,无论什么我们都一起承担吗?”

疾风抬眸,看着夜色里追影的一双赤诚的眸子,道了一声“好”。

追影却笃定道:“我们一定可以的,抛开一切世俗,只要能在一起就好。”

“好。”

“就算有再多的阻碍,也绝不离弃。”

“好。”

而丁零却是幸福极了的模样。

清晨内室的画眉。

林间的琴瑟和鸣。

原野里,一匹马一双人。

却不知在属于她的幸福的边界外,那抹时刻关注着她的蓝色身影是那般的凄凉与孤绝。

墨子非呀墨子非,爱上丁零到底是错还是对?

到底是造化弄人还是天意如此?

只是,自此大殷朝少了一个霸气王爷,而世间多了一个孤独的灵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