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当沙雕进入娱乐圈 > 第九章:九个沙雕

我的书架

第九章:九个沙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风阴冷的嚎叫着,三个人走在一条小径上,沉重而浓密的夜色将人笼罩。

  “我,我怎么觉得好冷。”贺言无法继续稳重,也不管自己的人设崩的有多厉害,他抱着明想瑟瑟发抖。

  明想嫌弃地扒开贺言,对虞娇说:“虞贵妃,现在怎么办?”

  虞娇神情慢慢严肃,正当明想觉得虞娇要说出什么解决方案时。

  “你要叫我皇上。”虞娇说道。

  明想:“……”他到底在妄想什么。

  贺言已经快被逼疯了,一直碎碎念:“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虞娇叹了口气,瞧给孩子逼的。

  突然,一阵阴风吹来,伴随着恐怖的婴儿哭声与女人尖锐的笑声。

  “啊啊啊啊啊有鬼啊!”贺言双目瞪大,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红衣“女鬼”,一只小胖手颤颤巍巍地指着她满是鲜血的脸,另一只猛地将明想推过去,“他是太子,你搞他去!”

  明想刚想爆粗口,冷不丁被推向“女鬼”,一个抬头,女鬼正对他微笑,“夫君,我死得好惨啊。”

  明想吓得往后仰,正好砸到想暗戳戳逃跑的贺言,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像个三百斤的孩子嚎啕大哭。

  “女鬼”僵硬地回头,对着虞娇展现一个诡异的笑容,“桀桀桀,就拿你先开刀吧!”说完,就向虞娇扑过去。

  虞娇皱了皱眉,“红色娇嫩,你如今都几岁了?”

  “女鬼”一听这话,踉跄了一下,表情瞬间丰富多彩,“我是女鬼,女鬼啊!尊重一下我!”

  虞娇撇了撇嘴,拽拽地叉腰,“你管我。”女鬼咬了咬牙,面目狰狞,“我就管你。”

  “你也配。”

  “我就配。”

  “你也配。”

  “我就配。”

  ………

  贺言戳了戳明想,从口袋里拿出一把五香瓜子,“吃不吃。”

  明想鼻子拱了拱,咽了咽口水,“给我。”

  于是观众们看到的亚子………

  “你也配。”

  “咔嚓咔嚓。”

  “我就配。”

  “你也配。”

  “咔嚓咔嚓。”

  “我就配。”

  直播间

  “所有NPC遇见虞娇都变这么沙雕吗。”

  “女鬼:这还是人吗。”

  “贺言和明想吃得太香了吧。”

  “贺言还记得自己的高冷人设吗。”

  “刚刚两个大男人是哭了吗。”

  “明明子,你变了。”

  “以为粉得是猛男,没想到是小公主。”

  “还有人记得叶琦儿吗。”

  “楼上,我刚从叶琦儿直播间回来,放心,她很好。”

  女鬼吵架吵的口干舌燥,听见后面两个沙雕吃瓜子,气得回头大骂:“你们给我住嘴!”

  就是现在!

  虞娇两步并做一步,双手死死扣住女鬼,“愣着干什么,过来按住她!”

  贺言与明想一听,急忙赶过来,两个人齐齐将女鬼扣押在地。

  女鬼气急败坏地说:“你,你耍诈,哦哦,轻点,轻点!”虞娇冷哼一声,抓住女鬼的头皮,摸索了一番,碰到一个拉链一样的东西,眼睛一亮,“找到了。”

  女鬼见大事不好,死命挣扎,但徒劳无功,只能一点点看着自己的马甲被扒掉。

  虞娇看着里面的人,微笑着说:“皇上……哦不,先皇怎么在这啊。”

  先皇对着虞娇眨巴眨巴眼睛:“对啊,我怎么在这啊。”乖巧JPG.

  死一般的沉默。

  直播间

  “先皇:敌不动,我不动。”

  “哈哈哈哈哈,虞娇也太机智了吧。”

  “路人转粉虞娇。”

  “虞娇这种人也有人喜欢。”

  “楼上别黑了,非要显得自己智障吗?”

  李华国已经躺在监控室的小床上,嘴里含着几颗救心丸,心如死灰。

  本来剧情还有一大段,尼玛的没想到这么快破案了,他全身气得发抖,为什么会有虞娇这种奇葩!

  李华国忍住心里的怒火,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眼睛一亮,“快,快想办法把叶琦儿弄过去!对,没错,剧情想要走下去必须要有叶琦儿,把她弄过去,万事大吉。”

  小金在原地呆若木鸡。

  李华国不耐烦地说:“去啊。”

  小金咽了咽口水,“叶,叶琦儿不小心喝了果酒,睡着了。”

  李华国一听直接两眼一翻,两腿一蹬,就这样昏过去了。

  先皇端坐在三人的包围圈里,暗暗叹气,如今只能直接大结局了。

  那么,开始表演吧!

  先皇捂住心脏,面目狰狞地指着明想说:“你这个孽障!为什么还不死,为什么!”

  明想一看,立马入戏,“父皇!为什么要害我!我是您的儿子啊!”

  先皇嗤笑一声,阴森森地说:“要怪,只能怪你不听话,不娶邻国公主琦儿,非要那个贱婢,忤逆朕的意思,使朕不能得到邻国助力!你还偷偷壮大自己的权势,想要夺取朕的位子!朕告诉你,不可能!”

  虞娇撇了撇嘴,刚想说这个位子已经是她的了。还没张嘴,先皇就对她野猪咆哮:“你闭嘴!

  明想嘴角抽了抽,酝酿了好一会才愤怒地上前,抓住先皇的衣服,使劲摇晃,“怜儿她是你杀的!对不对!”

  先皇被他摇得差点吐出来,忍住恶心说道:“那又如何,不过一个贱人,也敢攀附权贵!不过,她的死倒是帮了朕很多呢!你看,如今朝廷上下无不对你怨声载道,哈哈哈哈!”

  看着明想痛苦的神情,先皇有了些许畅快,“不过呢,要是你乖乖娶了琦儿,助朕赢得邻国的权利,那么朕,可以考虑放过你。来,琦儿,过来。”

  无人应答。

  先皇丑恶的嘴脸有了一丝僵硬,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叶琦儿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