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第35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些日子秦熙跟许靖羽一间,段南跟闻生凉一间,卫灵则跟紫云宗的女弟子一起住,这是他好不容易才求来的,但今天他不想看见闻生凉,怕自己的拳头忍不住出现在闻生凉的脸上。

“三师兄……”许靖羽不乐意了,段南不愿意跟闻生凉住,就把大师兄挤走,凭什么?

秦熙看了看远处的闻生凉:“这不大好吧。”

闻生凉每次跟他说话就是要比试,他们要是住在一起,闻生凉怕不是要跟他打一晚上?

想想就可怕,秦熙退缩的摇头,闻生凉哪里有小师弟可爱。

“大师兄,你就帮帮我吧,我真的不想跟他住了,一晚,就一晚好不好?”段南可怜兮兮的看着秦熙,又去求许靖羽:“要不小师弟跟我换换,就一晚。”

许靖羽张了张嘴:“可是,我怕。”

“我跟他不熟,他总冷着一张脸,好恐怖。”

“三师兄,当初是你哭着喊着要跟他一起住,吴师兄才不得已跟紫云宗的弟子住一间,不如你去跟那个紫云宗弟子说说,换回来就好了。”

段南沉默着,脸上皆是为难,他不想去找紫云宗的人,一旦换回来,他再想跟闻生凉一起就不可能了。

看着段南为难的样子,秦熙叹了口气:“算了,我去吧,就一晚。”

“多谢师兄!”段南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我绝对会照顾好小师弟的,师兄放心。”

许靖羽看着段南开心的模样,一点也开心不起来,这些天他隐隐约约感觉大师兄对他的态度跟以往有很大不同,从前他只要说害怕,大师兄就会哄他,不管他提什么过分的要求,秦熙都会答应,但是现在说害怕,大师兄会告诉他,让他坚强,说他已经长大了,不能再像孩子一样。

看来这条路是走不通了,往后说害怕,也不会再有什么效果,他得想想别的办法。

晚上,师兄弟几人用完膳,秦熙自动走到闻生凉的房间,敲了半天房门也没人应,正要开口,闻生凉从走廊过来:“秦师兄有事?”

“没什么,今天我跟你住一间,明日再换回来。”秦熙道。

闻生凉皱眉:“他呢?”

这个他,不用说也知道问的是段南。

“他有话想跟小师弟说,所以让我先跟你住一晚。”秦熙也不知道段南为何非要换着住,平日里段南最喜欢缠着闻生凉,今日却在躲着他,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闻生凉淡紫色的眸子暗了暗:“哦。”

“秦师兄请——”闻生凉打开房门,让秦熙先进去,看似无意问道:“最近段南进步很大,是因为秦师兄吗?”

“啊?”秦熙疑惑,段南的进步,跟他有什么关系?

“难道不是秦师兄教的?”

“这些日子他都跟你待在一起,回山的那段日子,我因为养伤,很少看到他,大概是偷偷躲在屋子里修炼,三师弟知道用功是好事,师尊知道后一定会很欣慰。”秦熙抬眼看着闻生凉:“三师弟的心思,我以为你知道的更清楚些。”

闻生凉沉默,他不是不明白段南的心意,只是……

有个人在身边叽叽喳喳的挺好,让他不再寂寞,可是父亲对他的要求很高,他的一生早已注定,从小到大他都没有违逆过父亲的命令,将来也不会。

秦熙不明白段南为何要缠着闻生凉,还以为两人是关系很好的朋友,误打误撞反而让闻生凉深思许久,彻夜难眠,更没有注意到秦熙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第二日一早,许靖羽立即跑到秦熙身边控诉:“大师兄,我再也不要跟三师兄一起住了!”

“他就差直接睡我身上了,压得我呼吸困难,难受死了!”

说完,许靖羽不动声色的观察着闻生凉的表情,跟秦熙抱怨是真,但更想引起闻生凉的注意,段南趴在他身上睡觉,闻生凉会不吃醋?

一旦有反应,将来闻生凉绝不会再让三师兄跟别人一个房间,既帮了段南,又帮了他自己,一举双得。

“说什么呢!我睡觉很老实的好不好。”段南哼了一声,见闻生凉的视线撇过来,有些心虚,他睡觉怎么样,闻生凉能不知道吗?

“好了,先用膳,用完膳继续赶路。”秦熙拍了拍许靖羽的肩膀,两人下楼,闻生凉施施然的从段南身前走过,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段南攥了攥拳,最终没有开口。

原来,他真的不在意自己。

或许,闻生凉一直觉得他很烦吧?

每天那么多话,都是他在说,闻生凉偶尔应一声,也不知道听没听,他从一开始就不该闹着跟闻生凉住一起,也不会有现在的尴尬。

段南低下头,默默做了决定,从今往后,他选择不再纠缠,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卫灵走到段南身前,低声道:“你最近怎么了,看起来有心事?”

“他欺负你?”

卫灵的目光落在闻生凉身上,段南摇摇头:“没有。”

“师姐,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很糟糕。”

他从一出生就是个糟糕透顶的人,要不是师尊,他根本活不到现在,早被妖怪吃了,不管是在山上修炼还是下山历练,他永远都是最废物的那一个。

正是因此,他才幻想着话本里的世界,在那个世界,虽然他不是主角,却永远不会有人嫌弃他,默默无闻也比废柴好多了。

“怎么这么想?”卫灵道:“我感觉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存在就是有意义的,不能妄自菲薄。”

“你体质特殊,遇到的困难比我们多,正是因此,才需要更加坚强,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以前的段南虽然不喜用功,也不喜欢修炼,却整天乐呵呵的,看起来很开心,是他们青和山的开心果。

“是吗?我以前什么样?”段南很迷茫,他以前什么样,竟然完全想不起来了。

不过短短几个月,他竟然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卫灵笑笑:“别想那么多,不管是以前的你,还是现在的你,在师姐心里都是一样的,在大师兄和小师弟的眼里也是一样的,走,咱们去用膳,调整好心情,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师姐……”段南有些不好意思,他刚才差点就哭了,真丢人,以前的他从来不会哭。

“师姐你真好。”

卫灵仰起头:“当然,你师姐我不好,这天底下就没好人了!”

段南被她逗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是啊,存在就有意义,既然他活着,就要做好自己,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

用完膳,一行人继续出发,段南不再缠着闻生凉说东说西,而是跟在秦熙身后,偶尔与同门师兄弟交谈几句,闻生凉眯了眯眼,目光直视前方,恍若未觉。

本想着到了晚上,段南肯定忍不住,会跟他说许多话,结果来人却是本门弟子。

“怎么是你?”闻生凉语气冰冷。

那弟子的手不自觉的跟着抖了一下:“是,是段师弟要换的,说是以后都这样了,他有许多话要跟吴师兄说。”

他之前正好跟吴眠住一间,吴眠是个很好说话的人,没两天他们就以兄弟相称,其实他并不想换回来,闻生凉虽是本门师兄,却一点也不好相处,冷冰冰的。

“带路。”

“啊?”弟子愣了愣,反应过来:“是,我这就带师兄过去。”

闻生凉跟在那人身后,走过长长的走廊,最终停在走廊尽头,弟子敲了两下门,里面有轻微的动静传来,吴眠打开门,有些惊讶:“葛夷,你怎么来了?”

“进来说话。”

葛夷摇摇头,吴眠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门另一边的闻生凉。

“少宗主也来了?可是出了什么事?”

段南听到声音,睁开眼睛,他本来正在打坐,没想到闻生凉会来。

闻生凉没有说话,直接闯进屋内,与段南目光对视,伸手拉住段南的胳膊,拽着他往外走。

段南不得已起身,踉踉跄跄的跟着闻生凉出了房间,直到走出很远才回过神,用力甩开闻生凉的手:“你干什么?”

“带你回去。”闻生凉转头,盯着段南的脸。

段南呼吸一滞,两人离得过于近了,心跳不禁快了几分,闻生凉继续拉住段南的手腕,段南却说什么也不肯跟他回房。

“我已经跟葛师兄说了,今后换回来住,还是跟同门师兄弟住起来舒服些。”

段南说完,闻生凉仍兀自拽着他,好似没有听到。

“你先放开,你听没听到我说什么。”

“喂,你放手啊!”

“你聋了还是哑了,有话好好说,你先放开我,你拽疼我了,闻生凉!”

闻生凉放开手,沉声问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段南捂着手腕,闻生凉的力气太大,不知道发的什么疯。

“为什么换房间?”闻生凉继续问。

段南垂下头,不敢看闻生凉的眼:“想换就换呗,还需要什么理由。”

他觉得不应该再执迷不悟下去,继续下去不会有好结果,早日了断,对他、对闻生凉都好。

“我不想换。”闻生凉强势道:“所以,你也不准换。”

“你凭什么管我,我想换就换,跟你有什么关系!”段南别过头,死活不看闻生凉的脸,怕自己会心软。

闻生凉往前一步,逼仄的长廊上,段南无处可躲,急忙抬起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闻生凉拽进怀里。

“卧槽!”秦熙刚上楼,优美的中国话脱口而出。

这画面,也过于刺激了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