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后嫁给战神王爷 >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我的书架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诶, 你们听说了吗,安王把他的王妃给休了!”

“嗐,这有谁不知道, 城门口那些乞丐学着说书先生见人就说,赏钱都收不少了。”

“这些乞丐可真够刁钻的, 那你们可知安王为何要休妻?”

“还能为啥,心有不甘呗, 说是在千佛寺时没能将王妃给掐死,一回城人又住到娘家去了,安王想动手都没机会, 这一怒之下可不就把人给休了。”

有人压低了声音道:“要我说,这安王可也真够不是东西的,在寺庙跟人鬼混就算了, 还要杀妻,没杀成就休妻, 这女人被休回娘家能有什么好日子过,唾沫星子都能将人淹死,安王就是想让他那前王妃死呢。”

“嘘!你胆子也太大了, 那可是王爷, 小心让他的人听到直接砍了你的脑袋。”

有人抬头看了看四周, 见周围没其他人, 就招呼其他几人凑近些, “我听说啊, 安王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 以后在外面说话千万得注意点,否则咱们谁都逃不过,”说话那人用手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前头骂安王不是东西那人一阵后怕。

即便都是躲在犄角旮旯小声议论, 可说的人多了,就是人尽皆知,说的话自然也会传到楚钦耳中。

楚钦勃然大怒,“这些刁民!去查,去给本王查清楚,到底是谁到处传本王的不是,查到了立马给本王抓回来,本王要亲手摘了他们的脑袋!”

楚钦眼中充满杀意。

“派人去街上,听到议论本王的人就给本王打,打烂那群贱民的嘴,本王看他们还拿什么说!”

对于安王这张口就喊打喊杀的行为,下属早已习惯了,并不劝,只闷声领命转身就走了。

倒是屋内坐的一老者急了,连忙阻拦,“王爷不可,不可啊,就是些没脑子的愚民,他们要说就让他们说去,说的多了自有人帮王爷解决。王爷,现在当务之急是那些在路上的人,还有林家父子,绝不能让他们回京。”

楚钦听到此话,逐渐冷静下来,然而眼中又很快燃起浓浓怒火,“这林家处处跟本王作对,你说的对,绝不能让其回京。派人,立即派人,不惜任何代价都要除掉那二人!”

老者面色有些凝重,“王爷,派去的人死伤大半,据传回来的消息,有人在暗中帮助林家父子,加上他们本就功夫高强,硬碰硬怕是不行。”

楚钦更不悦了,“没用的废物,本王养他们这么久,杀几个人都做不到,本王要他们何用!”

“王爷息怒,”老者劝道,“那头不行,咱们就从京中动手,王爷,那林老头软肋可多的很,只要法子用对了,他就好对付的很。”

听到有法子,楚钦脸色缓和不少,“说说看。”

老者并未直接开口,而是提笔写在了纸上,楚钦一看,顿时阴测测地笑了,“好,好法子,本王正好将这林家一锅端了。”

老者脸上也有了笑意,只待事成,这天下就该改名换姓了。

又一场阴谋正在酝酿之中。

……

如老者所说,自有人替楚钦出头处理传言之人,消息传到建元帝耳中时,京中的黄口小儿都已经知道安王不是个东西了。

建元帝自然不能忍,当场就下旨让金羽卫上街抓人,将议论过安王之人全部下大狱。

人是很快抓了一波又一波,牢房都快住不下了,街上百姓是不敢议论安王了,但对金羽卫这见人就抓的行径怨言纷纷,吓得门都不敢出了。

一时间,街上萧条,连个人影都很难见到。

即便是有少许出来做生意的,看见穿羽卫服的不是立马关门便是掉头就跑,整个京城仿若一座空城般。

而造成这般情形的原因,竟是因为百姓说了几句关于安王的实话。

不说百姓有怨言,就是朝中大臣都觉得实在太过了,于是也纷纷进言建元帝,让他收回成命,继续下去,恐怕要出大事。

建元帝不仅没采纳谏言,反而将众朝臣怒斥一翻,觉得他们是联合那些刁民在跟他作对,意图挑衅他身为帝王的权利。

建元帝在早朝之上狠狠发了一顿火,接着又因为午膳没有素食,荤腥不新鲜,还没有果子可吃发了第二顿火。

在他愤怒摔筷时,陈皇后来了。

建元帝板着脸正要质问陈皇后是如何管理后宫的,却被陈皇后抢了先,“皇上,臣妾劝您还是将就着吃吧,否则这顿不吃,下顿可就没得吃了。”

“放肆!”建元帝拍桌,对陈皇后怒目而视,“皇后,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威胁朕!”

陈皇后也不怕,直接在建元帝身旁坐下,“皇上,可不是臣妾威胁您,而是事实就是如此,今儿中午,这皇宫得有半数人吃不上饭,皇上想知道原因吗?”

建元帝皱眉,“是谁这么大胆,敢贪污了采买的银子?”

“那倒没有,”陈皇后摇头,“银子是在,可厨子总不能炒一盘银子给皇上您吃吧。”

陈皇后明显话中有话,建元帝自是听出来了,板着脸不悦道:“有话直说,不用在朕面前玩心眼儿。”

陈皇后摇头,无奈一笑,“皇上,臣妾哪敢跟您玩心眼,实在是事出有因呐。”

“皇上,这有银子也得有处买菜买肉才行,您说是不是?可您让人把百姓一抓,闹得城外的百姓不敢进城,城内的百姓不是窝在家中就是在牢里关着,这采买拿着银子都没处使去。”

“自然宫内也就没吃的,臣妾相信要不了多久,这满宫的人就都能活活饿死。”

陈皇后不仅解释了原因,言语间还带着些许讽刺。

而建元帝却是完全没想到竟是这般缘由,想到不过是抓了一群可有可无的愚民,他堂堂皇帝竟然吃不上饭,建元帝的脸色变得格外难看。

见他这样,陈皇后也放软声音,接着劝,“皇上,臣妾知道您因为当年的事,心中觉得对安王有愧疚,想宠他,弥补他,容不得任何人说他点滴不好,可您也不能为了他,连自己都不顾了啊。”

“抓了那么多人也算给了他们一个教训,往后定是不敢随便再议论安王了,皇上,事情就到此为止,让人将百姓都放了吧。”

建元帝开始松动。

陈皇后将建元帝的反应看在眼中,继续游说,“若是皇上不好直接开这个口,那不妨让太子来求情,皇上看在太子的面上,赦免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百姓。”

“皇上,您才是这天底下最尊贵的人,总不能因为有人说安王几句不是,就让自个儿饿坏了身子,传出去,怕会有更多人说安王不孝了,您得保重龙体,这样也是为了安王好。”

“行了,朕知道了,明日早朝,让太子求情吧。”陈皇后劝了半天,建元帝终于松了口,但依旧不悦。

陈皇后极有眼色,又接着说了一连串奉承他的好话,还留下陪建元帝用了午膳才打道回中宫。

太子早早便在中宫等着陈皇后,人才进门他就立马迎了上去,“母后,如何了?”

陈皇后微微一笑,坐上软塌,先喝口茶才回答太子,“成了。”

两个字,瞬间让太子喜笑颜开,开始夸陈皇后。

陈皇后笑容得意,翻转着自己的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本宫最是了解,在你父皇眼中,这天底下谁都比不过他自己。”

“楚钦又算个什么东西,”陈皇后满脸不屑。

比起一直被她视为眼中钉的楚昭,她从未将楚钦放在眼里过,哪怕人人都知建元帝最是宠爱这个长子。

“一个上不得台面的蠢货罢了。”

说完楚钦,陈皇后又催太子赶紧回东宫,“回去将事情都安排好,是你替百姓求情使他们得以逃过此劫,那就要让他们记得谁是救命恩人。”

太子连忙拱手,“是,儿臣知道,儿臣这就回去安排,儿臣告退。”

……

虽然放人的旨意要明早才会下,但并不妨碍有人提前知晓。

定安侯府

定安侯带着儿子在家中院子里拔菜,街上买不到,就只能从自家院子里薅了。

定安侯一边阐述着自己让人在家中种菜的英明,一边给不成器的儿子上课,“看到了吗,什么叫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把百姓惹急了,皇帝老儿也一样没饭吃。”

“别觉得自个儿有多能耐,离了那些种地种菜的百姓,你我啥也不是,这天下都靠他们养着呢。”

把菜跟草一起薅的侯府小世子十分有自知之明的回答,“爹你放心,我从小就知道自己啥也不是了,当初不还劝你们再生一个吗?你和娘都不听,”徐文彦叹气,也很无奈。

定安侯:……

他也后悔,怎么就没再努力努力呢?

定安侯跟着叹了口气道:“是爹错了。”

徐文彦抱着一堆菜加草靠近他爹,劝道:“爹你别灰心,你和娘这身子骨好的一看就还能活好几十年,你们现在生也来得及,我先替弟弟把世子之位占着,等他大了就让给他,然后咱们一家三口安心养老。”

说得定安侯都心动了,不过余光瞥到廊下正在嗑瓜子的自家夫人,他没敢接茬儿,而是吩咐儿子,“把你拔的菜给隔壁将军府送去,然后留在那边吃饭,能不回来就别回来了。”

徐文彦:“……哦。”

徐文彦抱着菜起身,走远几步,然后才对他爹说:“爹,既然你答应了,那就跟娘好好努力,早些给我生个弟弟,儿子就不打扰你们了。”

然后在定安侯反应过来之前拔腿就跑。

定安侯抓起泥巴就扔他,嘴上怒吼,“谁答应了?小兔崽子你给老子等着,等你回来老子打断你的腿!”

气哼哼地骂完,正好对上自家夫人的视线,定安侯顿觉得耳朵一痛,立马凑上去解释,“夫人,我没答应,是那小兔崽子胡说……”

定安侯夫人什么都没说,只微微一笑,很快,定安侯府响起了惨叫声。

而坑爹的侯府小世子则趴在门口听到惨叫声后才抱着菜悠悠然进了隔壁将军府。

徐文彦将菜递给门房,让送去后厨,并表示自己会留下来吃晚饭。

门房抱着菜挠头,甚是疑惑,“今儿什么日子啊,都来送菜。”

徐文彦一下就抓住了重点,连忙问:“谁?还有谁来送菜了?”

门房正要回答,又被徐文彦给截住了,“你别说,让小爷我猜猜,是戾王?不不不,戾王应该不会亲自来,来的肯定是他府上的人,小爷我猜得对不对?”

门房木然点头,“对,非常对,”什么话都让您给说了。

徐文彦摸着下巴一脸坏笑,又是被调戏又是给送菜的,看来姓林的是甚得戾王心啊。

徐文彦叮嘱门房不要忘了跟厨子说他晚上要在将军府吃饭的事,然后就跑走了,直奔林行之的海棠苑而去。

由于海棠苑依旧没有护卫,徐文彦进入的畅通无阻,三两步走到林行之卧房门口冲他喊,“表哥,我听说你男人给你家送菜了,你可以……”啊。

“啊啊啊啊啊!”

徐文彦话没喊完就先看到了屋里一站一坐的两个人,于是喊声变成了惨叫。

正躬身撅嘴给楚昭吹眼睛的林行之闻声回头,微笑,咬着牙一个一个字的说:“徐文彦,你来的可真巧啊!”

徐文彦还对上了楚昭那双发出死亡视线的眼睛,立即双手捂眼疯狂摇着头往后退,同时高喊:“我没看见,我绝对没看见你们在亲嘴,我就没有出现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