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后嫁给战神王爷 >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我的书架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周氏最后还是被林行之给劝回去了, 毕竟安王府不是林家,像安王那种亏心事做多了,又贪生怕死之人, 守卫必定很严,周氏夜闯王府怕是门都进不了。

林行之是很理解周氏心中气闷的, 又是丈夫又是孩子,甚至娘家侄媳也被牵扯其中, 换成谁怕都忍不了。

他们不能直接杀了安王,但揍一顿肯定是要的,明日的品秋宴就是个绝佳机会。

林行之敢肯定安王要针对林家, 就绝不止绑架林菀这一件事,明日必会亲自前往品秋宴看热闹,只要他出门, 那套麻袋揍他就方便多了。

周氏被说服,转身回去睡觉。

反倒是林行之自己, 提着灯笼在院中站了许久。

他在自我反思,为什么就一定要顺着上辈子走呢?

为什么要让他的仇人活那么久,他们不该死的越早越好吗?

秋风起露, 沾衣欲湿, 林行之想了很久, 直坐到天将明衣服半湿才起身回屋。

小恬几刻, 然后精神百倍的起床, 用过早饭, 再将自己收拾妥当, 换了身衬得他玉树临风,俊美无双的衣裳,带着石砚, 领着妹妹和她的两个丫鬟出了家门。

路上,林行之直接告诉林菀,今日的品秋宴不会太顺,恐有不少针对她的闲话。

林菀娇俏一笑,对林行之道:“三哥,我不会哭鼻子的,再说了,谁敢当面说我不是,我直接打烂他的嘴,我看有几个敢嚼舌根的。”

林行之觉得很有道理,有人想让他们受委屈,他们凭什么就得听着忍着,又不是打不过。

林行之还叮嘱金宝银宝,“记住,别让你们小姐打疼了手。”

两人齐齐点头,表示完全没问题,金宝还从袖中抽出了一把戒尺,“三少爷放心,都准备好了。”

林行之:……

“甚是周到!”

小姑娘笑成了一朵花,表示都是经验之谈,从前总有人背地里骂她是武夫之女,粗鄙,没教养,都是她自个儿拿戒尺打服的。

后面再参加这种人多嘴杂有是非的宴会时,戒尺都成了必备之物。

林行之不知道的是,他家小妹虽然装的挺好,但其实早已凶名在外。

今日的宴会聚集之地在清和公主名下的一处别苑,从将军府过去坐马车半个时辰就能到。

路上还“巧遇”了戾王府的马车,一直跟在后面,戾王殿下今儿人没过来,就是往将军府的马车里扔了一个又一个纸团。

觉得自己挺碍事的林菀几次提出要不要她下去走路,或者跟戾王殿下换辆马车坐也行,她一点都不想打扰哥哥“嫂嫂”秀恩爱。

林行之没应,让石砚去了借了戾王府的纸笔,回了一封信,才让人老实下来。

至于纸上写了什么,林行之却不肯说,反正写完后耳朵尖有些红就是了。

临近别苑,马车就越来越多,也能听见众人闲聊说笑的声音。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手持折扇,长得贼眉鼠眼的男子,他吸引人的原因倒不是长的难看,而是每见一人就问,“你们听说了吗,昨儿林大将军唯一的女儿叫土匪给掳走了,现在还不知是生是死呢?”

这话一出,可不就吸引了无数目光,很快就有人追问是真的假的,还有些与林菀不对付的小姐们,更是喜上眉梢说活该。

林家兄妹还没下马车,林行之指着下头那些议论自家小妹的人,对林菀,“开始了。”

被土匪掳走,就等同说她清白没了,即便那些土匪碰都没碰她一下,许多人依旧会说,她进过土匪窝,谁知道干不干净?

亦是这些世家们毁人清白惯用的法子了。

不论林菀有没有被救回来,这一招楚钦都会用的,否则也不必专挑昨天那样巧合的日子掳人。

“那三哥你就瞧好吧,我现在就打烂他们的嘴!”

说完,林菀就钻出了马车,站在车辕上抽出腰间的鞭子往地上抽的“啪”一声,成功将注意力转到了自己身上。

林菀没说话,飞身上前,鞭子一动,准确的抽到了那贼眉鼠眼的男人嘴上。

没给他惨叫的机会,第二鞭子接踵而至,第三第四鞭…林菀就这么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那男人的嘴给抽烂了。

那些原本聚集在一起议论林菀的人下意识往后退,还有胆儿小的,转身就想跑,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

林菀站在正中间,是周围这些人专门给她挪出来的空地。林菀拿着鞭子转着圈看人,面带微笑,眼神也温柔,怎么看都不像才刚把一个人嘴抽烂的样。

“你们觉得本小姐被土匪掳走了?”

在场的男人下意识摇头,他们没必要为点道听途说的闲话赔上自己的嘴。

也有真这么觉得的,但没人敢说。

倒是那两个说林菀活该的女子站了出来,其中一个穿粉衣指着林菀,一脸轻蔑道:“林菀,你丢了清白还敢来赴宴,你要不要脸!”

林菀也没客气,一鞭子就抽在了她肩上,正好勾起半块布,粉衣女子当场就痛哭了,大骂林菀,“你敢打我,林菀,你好大的胆子,我要杀了你!”

一边哭一边就想去打人。

林菀抖抖鞭子,“别动哦,再动你身上这块布就要掉下来了,到时候在场所有人都能看到你的香肩,啊!那样的话你清白就没了。”

林菀笑吟吟的说道,成功让粉衣女子住了脚。

然后嚎的更大声了。

与她同行的黄衣女子适时站出来为自己好姐妹出气,“林菀,你太过分了,他们不过是说几句你被土匪掳走的实话你就动手打人,你们林家就是这般教你的吗?”

“林家如何教孩子的还轮不到你来操心,倒是这位姑娘满口谎话,定是你爹娘的功劳。”

林菀没开口,马车中传来了声音。

众人闻声望去,只见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撩起了帘子,接着半个身子探出,一张令人倾倒的侧脸展露在众人面前。

他们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看着,一位公子白衣飘飘翩然下了马车,白玉无瑕的脸带着几分冷艳,又透着让人难以亲近的高贵冷漠,仿若神仙下了凡。

众人看呆了的反应让林行之很满意,不枉他出门前的一番精心打扮。

不过看呆的人不包括那位被林行之说满口谎话的黄衣女子,看到林行之她亦是张口便嘲讽,“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连男人都勾引的林状元啊,你们林家可真是满门人才,兄妹两一个赛一个不要脸。”

林行之听到了偷笑声,也听到有人倒吸凉气的声音。

他径直走向黄衣女子,“敢问令尊是?”

黄衣女子刚扬起高傲的下巴要答,林行之就先转了身,表示,“不过也不重要,能教出这种谎话张口就来,只会道听途说的女儿的人家,想来爹娘也不如何。”

“林行之!”黄衣女子被激怒,提高音量喊道:“你敢骂我爹娘,你可知我爹礼部尚书,我要你今儿当着所有人的给我爹道歉,要不然……”

“要不然怎样?”林行之打断她的话。

反问道:“不然回去请尚书大人来找我算账?”

“谭小姐,你敢回家说你是因为造谣诬陷他人被骂没爹娘教,你自己嘴皮子说不过只能回家找爹娘撑腰,你敢吗?”

林行之嗤笑一声,“谭小姐,别给谭尚书丢人,也管好你自己的嘴,若再敢让我听到你胡咧我林家一句不是,我必然亲手撕烂你的嘴!”

“还有诸位,”威胁完谭家小姐,林行之锋口一转,看向其他人,“说话之前最好过过脑子,不然诸位传我妹妹一句不是,就别怪我百句千句的还回去。”

林行之眼神冷且锋利,一时间还真将在场的人给震住了。

当然,这只是些开胃菜小喽啰,现在这样恐吓一番就够了,真正的好戏在后头呢。

林行之带着林菀越过众人林了门,识趣的也就跟着一块儿走了,不继续凑这门口的热闹。

谭家小姐则被林行之的话给气的脸青一阵红一阵的难看,她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见人要走,立马就想冲上去再找他理论一番。

不过被同行的粉衣女子给绊住了脚。

进了门,自有人来接待他们,男女宾客隔帘分开,男子在前女子在后,相互间说话都能听到。

林行之正要叮嘱林菀几句,却见小姑娘冲他眨眼,“三哥,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让自己吃亏。”

“倒是你,今儿穿这么好看,肯定会招蜂引蝶,你才要小心别让人占了便宜,发现不对就赶紧去找王爷救你。”

林菀特别语重心长的说道:“三哥,你一定要牢记,你是有婚约在身的人。”

她刚才可是看到了,有好几个男人看她三哥看直了眼。

反过来被教训了一番的林行之:……

算了,妹妹高兴就好。

至于找楚昭救他,林行之相信,不用他开口,楚昭自己就会出现的。

此时已经来了不少人,其中有林行之上辈子相熟的,也有几个泛泛之交,但大多数只听名字或见过一两面,并不熟识。

其中最熟悉的就是他那位表弟徐文彦了。

他一出现,徐文彦就立即带着他那帮狐朋狗友过来了,“表哥,你怎么现在才来?”

林行之不解,“来的早有什么好处?”

“倒也没有,可能还得多听几句别人说你不要脸,”徐文彦挺不平,人两情相悦的事那能叫勾引吗,分明是情趣。

徐文彦觉得这些嚼舌根的人竟没眼力又没脑子,都不知道活着干啥。

林行之抬眸,“只说了我?”

“这事我知道,”不等徐文彦答,他交好的一个朋友就抢了先,压低声音道:“后头女眷那边都在说林家妹妹呢。”

这人还表示,“林表哥,今儿摆明了是有人给你和林妹妹做的局啊。”

林行之点头,“的确是局,那今日我就请你们看一场好戏。”

他这头话音刚落,门口便有人高唱:“太子殿下到,安王殿下到,戾王殿下到~,清和公主到~”

兄妹四人两前两后同时出现,在场所有人纷纷躬身屈膝行礼。

清和公主长得清丽可人,十分灵动,加上良好的教养,一看就比寻常管家女子尊贵。

而太子和两位王爷亦各有千秋,但仔细对比起来就会先戾王比太子和安王足足高处一个头,身姿挺拔,相貌更是格外突出。

若非名声不好,只怕想嫁给他的女子都能争破头。

看着缓步朝自己走来的人,林行之倒突然有些庆幸他名声不好,不然这王妃之位哪轮得到他。

路过林行之身边,楚昭勾唇浅笑了下,同时响起的还一声轻蔑的嘲笑,来自安王。

当然,太子的表情依旧复杂,看着林行之欲言又止。

“太子殿下,惦记自己弟妹不太好吧,你好歹是太子,别人睡过的脏东西你也要?给自己留点体面吧。”

“还有你,林行之,可真是个有本事的男狐狸精,本王两个弟弟都着了你的道,勾人手段让本王刮目相看。”

完了,安王转向楚昭还想说几句,不过在对上楚昭那仿佛随时都能弄死他的眼神后,屁都没敢吭一声。

见在场的人因为楚钦几句话投来的好奇目光,太子沉下了脸,“大哥慎言,也请大哥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别口无遮拦什么都乱说。”

“啧,”安王冷笑,“没意思,”然后摆着手走了,看那态度,显然也没将太子放在眼中。

不过没走几步,他就被人叫住了,是楚昭。

他一点不客气的直呼安王本名,“楚钦,你诋毁完本王的人,就想这么一走了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