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后嫁给战神王爷 >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我的书架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金羽卫有人点火把, 有人去取油,但有备而来的楚钦怎么会给太子这个机会。

楚钦抬手一挥,身后便立即有人传达他的指令, “点火,放箭!”

是与十月威胁他时一模一样的战术, 只不过用上千人的损失去对付十来个戾王府护卫着实不划算。

但对付人数相同的金羽卫楚钦就没什么舍不得了。

更何况他们先手,太子即便照搬这火攻的法子, 也已经失了先机, 再趁对方乱了阵脚时杀过去,金羽卫将不堪一击。

火光起, 沾了油点着火的箭如下雨般往金羽卫那边飞, 原本踌躇满志的太子一下就失去了优势,还要被人护着躲远些。

金羽卫一边退一边抵挡射过来的箭, 已是自顾不暇,叛军再气势汹涌的冲来,完全变成了单方面的收割人头。

去探查回来的林祁将城门守卫尽数被毒死藏尸于一间屋子的事告诉了林父。

尸体已经凉了很久, 有人跟叛军里应外合这个猜测八九不离十。

事情已发生, 多说无用,林祁便站在林父身旁观战, 看到金羽卫的表现后, 做出评价:“京城平静太久,这些养在城中的精锐也已经养废了。”

远抵不过一群半路出家的匪徒。

是的, 楚钦的叛军队伍中有许多匪徒,杀过人见过血,个个皆是亡命之徒。

其中还有林祁曾在战场上交过手的蛮族,那些跟楚钦做过买卖吃过人的西夷饿狼。

这位安王殿下可真是好本事,不声不响的竟收归了这么多人。

林父一双眼看着前方, 眼中寒芒一片,他告诉林祁,“所以这群人一个都不能留。”

他不知楚钦许诺了这些人什么好处,但这些吃人的恶魔太危险了,但凡有一个活着就可能有无数人遭殃。

林祁询问,“爹,可要出城调兵?”

林父道:“你先出城,以为父信号为准,得了诏书便立即带兵入城。”

若无诏,建元帝会不满,甚至怪罪,此次负责抗击叛军的太子亦会觉得被抢了风头。

救他们是立了功,转天上朝立马会有人弹劾林家私自调兵。

鸟尽弓藏,从来如此。

这京城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太多了,远不如边关单纯,他向来不喜。

偏偏他的软肋又全在此处。

林祁领命,“爹你小心。”

林父点头,“去吧,你多带几个人,当心安王在城外还有埋伏。”

前方战局修炼明朗,失了先机的金羽卫节节败退,直接退入了宫墙,而入了宫,太子越发顾忌,准备好的油都不敢泼了,皇宫一旦起火,后果不堪设想。

但楚钦不同,进了宫门后他更加肆无忌惮,他从来就没想过让这宫里的谁活,一把火烧个干净正合他意。

就是遗憾,油不够,此刻又无处补充,就只能杀进去了。

有护卫随时跟进战局向建元帝汇报,当听到太子连连败退,金羽卫折损大半后,建元帝彻底沉下了脸,拍桌怒骂,“废物!”

虽没指名道姓,但在场的人都知道骂的是谁,陈皇后脸色一僵,后悔让太子去阻拦叛军了,既危险又讨不了好,还因为不擅指挥让建元帝不满。

陈皇后上前劝建元帝息怒,并为太子开脱,“皇上,太子没上过战场,又比不过安王心狠,难免有些束手束脚。林大将军今日不是正好回来了吗,他是久经沙场的悍将,对付小小叛军定不在话下,皇上何不下令让林大将军接替指挥?”

建元帝有些犹豫,此次林靖周回京他就没想用他,只打算让他在家里歇上个几日,就找借口将人赶回边关去。

他既忌惮林靖周,又希望这人将边关守好,除了心中的矛盾外,主要是武将能像林靖周这样能独守一方的太少了。

没几个能堪大用,这也是建元帝很不满的地方,哪怕他已经很费心在提拔这些武将了,可打仗这种需要天分的事,万中难挑其一。

更何况他想要的还是如林靖周,如楚昭这样的战神,常胜将军。

而如今有的这两个,建元帝都不满意。

此刻让林靖周去除叛军,是又给了他立功的机会,京中百姓定个个将他当做救命恩人,建元帝想想就觉得不高兴。

陈皇后哪看不出他什么意思,不由在心中冷笑,自己不在乎百姓,又想百姓对他感恩戴德,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陈皇后正欲开口再劝,丽妃突然上前来了,语气娇柔的对建元帝道:“皇上,臣妾这儿也有个合适的人选。”

建元帝抬头,“说来听听。”

丽妃道:“自然是齐王殿下,皇上不是说齐王殿下来信,他一直在追查叛军,如今叛军入城,齐王殿下想来也离的不远了。皇上不如现在就让人出城去寻齐王殿下,然后再给他一道圣旨,让齐王殿下带城外驻军进城救援。”

“叛军来势汹汹,只靠金羽卫怕是抵挡不住,驻军毕竟都是上过战场的人,对付叛军也更有优势。”

建元帝逐渐被说服,换成陈皇后拉着脸了,她反驳丽妃,“齐王如今还不知在何处,万一寻不到人,我们难道就只能坐等叛军攻进来吗?”

“皇后娘娘别急,”丽妃早有计划,是以语调平和温柔,听着就让人安心。

她也没卖关子,直说道:“皇上可以下令召集各位大人府中的护卫,让他们先来抵抗叛军,像戾王府和将军府的护卫都是上过战场的精锐,武艺高强,必能撑到援军入城。”

既给了齐王立功捡便宜的机会,又同时将戾王府和将军府算计其中讨建元帝欢心,如此计策,就是陈皇后也不得不高看丽妃一眼。

而建元帝自然是尤为满意,当即便让人拟旨带出宫去宣旨。

出宫的门多,如今只有正门被攻陷了,倒不影响人出宫传话。

丽妃在建元帝面前讨了好,被他抓着温香软如玉的手夸了好一会儿,倒叫陈皇后讨了个没趣。

陈皇后看着丽妃妖娆的背影,笑了笑,不急,跳的越高才能摔的更惨,她且等着。

虽然踩着戾王府和将军府讨好了建元帝,但也将其他要出护卫的朝臣给得罪了个干净,叛乱结束后,有的是好戏看。

支援的各家护卫没到,前面的金羽卫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巡防营的人也被太子调来作战,只不过这些人比金羽卫还不如,来了也是送死。

刀光火影中,太子亦满身狼狈,心中恨急了楚钦,又后悔自己接下这个差事。

这也是太子第一次意识到他完全没有带兵打仗的天赋,他不该逞这个能。

当目光触及林父带着十几人杀过来时,太子瞬间眼前一亮,心中更加确定他要拉拢林家人。

林父对太子这横冲直撞毫无后手的打法也是吃惊的,这种人若上了战场,就完全是给敌军送人头的。

好在太子这会儿清醒,更清楚的知道,如果他败给了楚钦,不仅建元帝要罚他,朝臣亦会低看他。

太子绝不允许这等不利的局面出现,所以郑重的恳请林父接手指挥,还把建元帝给他的令牌拿了出来。

其实带人来时林父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毕竟他不能真让叛军杀了建元帝,若叛军得胜,整个京城的人都得死,他千里迢迢回京可不是看自己妻儿老小怎么死的。

林父拱手,“臣领命。”

接着他高举长剑,朗声喊:“众将士听我号令!”

林家护卫立即齐声呼应,“在!”人不多,但气势如虹。

正在狼狈应战的金羽卫也似乎一下有了主心骨,觉得多了些活命的希望。

“列阵,随我诛杀叛军!”声若洪钟,并一马当先地冲了出去。

林家护卫紧随其后,挥剑迎敌。

林父和林家护卫的架势摆开,杀敌迅猛且全是一刀毙命,让人看着颇有些砍瓜切菜的轻松,也大大振奋了金羽卫。

这些叛军也不过如此,只要他们再凶猛下手再狠再果断一些,全都能杀死。

气势有了,局面也不再是完全地一面倒。

十月看到林父接手了这个烂摊子,也带人加了进来,谁让这是王妃的爹,是他们主子的岳父呢,可不能伤着。

建元帝下达的圣旨也带来了不少官员家的护卫,统一由林父指挥,胜算不大,但也能抗到援兵到来。

……

援兵其实早就在路上了,林祁出城没多久便碰上了齐王带着城外驻军正往城内赶,不过速度并不快,因为齐王无诏调兵,驻军将领很担心,虽然跟着齐王走了,却没打算在无诏的情况下进城。

碰上林祁后,两边都想让他当说客,齐王想加快速度进城,驻军将领想林祁帮忙劝齐王尽快去搞诏令,各有各的担忧。

林祁觉得齐王不该这么早出现的,会有早知楚钦今日会谋反却不上报的嫌疑,带兵进城救援亦会变成别有所图。

虽然,这就是事实。

但话不能说这么直白。

于是林祁好心替齐王分析了下,夜色中林祁虽看不到齐王的脸色,但不会好看就是了。

林祁道:“齐王殿下不妨再等等,也许诏令就快到了。”

叛军攻势凶猛,太子又吃了亏,皇帝只要不想命丧儿子之手,会让人来搬救兵的。

林祁这话刚说完,他们就听到了疾驰的马蹄声,林祁一瞧,道:“看,这不就来了吗,这下名正言顺了。”

林祁对齐王一拱手,“祝殿下大捷,”然后便带着他的人隐匿于驻军中,不见踪影。

他无心也无意掺和其中,更不想抢这位齐王殿下的功劳,想来走到此处,齐王也费了不少力。

齐王看着林祁消失的方向目光闪了闪,林家人只要有心,就知情识趣的很。

既是聪明人,又是朝廷如今不得不倚仗的要臣,齐王觉得他也不是不能娶林行之,又或者林家那位小姑娘也成。

十三四,也到择夫婿的年岁了。

想法刚定,宣旨的人就到了,来人是一内侍和一名金羽卫,手持建元帝圣旨,在看到齐王和一众驻军后竟觉得喜极而泣,内侍快速宣了圣旨,然后便催促大军尽快进城。

全然没问大军为何不在驻地反而临近城门。

想要立功的齐王自然不会犹豫,手一扬,领着大军进城。

……

皇宫

随着时间和体力的流失,人数上的悬殊让抵抗再次变得艰难起来。不过叛军也没讨着好,死伤人数大增,还一直被困在宫门附近,难以前进,加上知道后面会有朝廷的援军来,便显得焦躁,少了最开始的勇猛。

而因为金羽卫和各家护卫人数少,又容易分散,所以那些油还是派上了用场,宫门口遍布凄厉的喊杀声。

楚钦也开始心急,叫来老者询问,“城外什么动静?还有宫里呢,可开始动手了?”

老者道:“探子刚回来说,齐王带领驻军已经进城了,马上就到,至于宫里,还没动静。”

楚钦面具下的脸色阴沉,走到这一步了,他绝不可能失败。

楚钦吩咐老者,“等援军到了,就是拼到一个不剩也要将人拦住,我带几个人进宫一趟,以我信号为准。”

老者点头,“是,主上小心,若是万一,请主上保命要紧,留的青山在,咱们从头再来就是。”

楚钦笑了笑,没反驳老者的话,只道:“知道了,我有分寸。”

此次不成,哪还有什么以后,所以就算同归于尽他也要狗皇帝死!

楚钦在听到援军的马蹄声时带着人走了,老者也去传达楚钦的命令。

援军到来,双方是截然不同的反应,金羽卫和各家护卫欢呼雀跃,杀起人来也更起劲了,而叛军则开始乱了阵脚。

齐王没想彰显仁慈,一上来就劝叛军投降认罪,而是带人直接杀了一圈,等人剩得不多了,才来文的。

齐王到了,估摸着剩下这点人也翻不出花来,十月同林父说了声,便带着戾王府护卫撤了。

林父这边也去找了太子,跟他客套一番,把这奋力抵抗叛军的功劳又送回给太子,也退到了一边。

其余各家的护卫有样学样,功劳他们是不敢肖想,能活着就不错了。

再做个有眼色的识趣人,就算皇上不说什么,太子也不会亏待他们的。

可叛军没死完,什么变故都有可能,齐王居高临下的宣扬着他和建元帝的仁慈,暗处却突然飞出一支冷箭,直取他命门。

“齐王殿下小心!”

大军中有人突然喊了声,齐王下意识往一侧偏去,才让箭擦着头皮过去,没要命,却让齐王摸了满手血。

齐王眼神暴戾一闪而过,完全不想再留活口,当即下令,“给本王杀,一个不留!”

叛军中也有人喊,“别相信他们的狗屁鬼话,他们是不会放过我们,还不如杀他个痛快,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随我杀出一条血路!”

双方再次战到一起,因为觉得是背水一战,叛军的凶性又被激发出来了,战况再次变得焦灼。

好在并未持续多久,援军都是见过血的,杀起人来不会手软,加上人数上的压制,很快,叛军就尽数倒在了宫门口。

是真正尸积如山,血流成河。

活着的人开始欢呼胜利,太子趁着齐王让人给他包扎头时下令让人去尸堆中翻找楚钦,叛军死了不算什么,楚钦才是最重要的,他必须得死。

齐王那边的人反应过来,也立即加入寻人大军,这是他和太子今次最后的较量,谁找到楚钦谁就胜。

然而翻找好久都没找到楚钦的尸首,太子眯着眼冷声下令,“找,就是把这地上的尸体挨个数一遍也要给孤将那个逆贼找到,孤绝不容许这等乱臣贼子逃脱。”

齐王紧跟着下令,眼睛死死盯着地上的尸体,像要将楚钦给盯出来一般。

而此刻被惦记的楚钦却是悄然摸到了建元帝与后妃同庆仲秋的长明宫外。

一眼便看见了地上躺着的几具尸体,全是他安排在宫中的暗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