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二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事被打断,林行之微微叹气,看来今天他是嫁不了楚昭了。

至于来人,只听声音,林行之便知道来的是他大哥,大楚如今的镇北将军,林修。

林行之闻声转头,就看到他大哥踹开了阻拦他的人,提着刀飞一般的朝他冲了过来,那速度快的双腿都捣成无影脚了。

甫一进门,林修就将林行之拉到了自己身后,先是凶神恶煞地瞪了楚昭一眼,然后转过头单手抓住林行之胳膊询问:“小弟你有没有事,这王八蛋没对你做什么吧?”

语气和表情尽是担忧,林行之摇头,“大哥,我很好,王爷没对我做什么。”

话音刚落,林行之就看着自家大哥明显松了口气的样子,有些好笑,又有些想哭,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他活生生的大哥,而不是上辈子浑身血淋淋却还是紧紧护着他的尸体模样。

“大哥……”林行之轻声唤。

“诶,”林修立马应了声,以为林行之是害怕,对他说道:“大哥在呢,大哥这就带你回家。”

说完,抓着林行之的手就要往外走。

不过没能走得了,那些追着林修过来的王府侍卫在门口齐齐抽出了刀,楚昭也在这时出声了。

“这般着急,方才不还说想做本王的王妃吗?”鞭子上的血迹被清理干净,楚昭将其放回桌上,慢条斯理地开了口。

林行之尚未有反应,林修就先炸了,将刀往楚昭面前一横,“什么王妃,放你的狗屁,王八蛋你今儿休想动我弟弟一根汗毛。”

染了血的白帕被楚昭随意扔在地上,他又从怀中掏了块新的继续擦刑具,同时看了眼狠狠瞪着他的林修,“换句骂的,这句本王听烦了。”

林修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骂人的话脱口而出,“畜生,禽兽1

闻言,楚昭笑了,眼神逐渐危险,“既知本王是畜生,是禽兽,那本王看上的人岂是你说带走就能带走的。”

楚昭突然朝林行之伸出了手,林修反应也极快,一手拽住林行之,另一只拿着刀的手就朝楚昭挥了过去。

刀只差半寸便要落在楚昭头上,楚昭却不躲不闪,丝毫不惧,林行之却是吓到了,慌乱的去拦林修,“大哥,不要1

“住手1

与此同时,还有另一道声音从门口传来。

听到声音的林行之身体一僵,心中升起几分惊惧,然而更多的是愤怒,恨,要将对方碎尸万段的滔天恨意。

他抓着林修的手紧了紧,没有第一时间回头,怕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

现在还不是时候,日子还长,他欠你的得慢慢一点一点的还,别着急。林行之默默在心中对自己说着,他的仇不是死一个人就能解决的。

因为林行之和来人的阻拦,林修的刀没能落下,楚昭也松开了抓住林行之的手,林行之听到他轻声说:“看,人到齐了。”

守在门口的侍卫被楚昭挥退,来人三两步进了门,到跟前就将林修手中的刀取走了,“林将军,你别急,有话好好说,虽然三弟当街抢了人,但孤相信三弟是个有分寸的人,绝不会强迫行之做他不愿的事。”

来人正是当朝太子,楚昭的二皇兄,楚穆。

听着楚穆这拱火似的劝说,林行之冷笑,王爷说的对,人到齐了,所以好戏也要开演了。

楚穆一番话说完,在场的人除了林修还满脸不岔外,林行之和楚昭竟连一点反应都没有,一时间只能听到林修明显带着愤怒的呼气声。

仿佛是他一人在唱独角戏。

楚穆顿时冷了脸,心生不悦。

好在他还记得此行的目的,楚穆忍着不愉,开启了一番说教。

“三弟,孤知道你性子洒脱不羁,你往常做的那些荒唐事也就算了,可行之乃林家人。林家是我大楚的忠臣良将,林大将军此刻都还在镇守边关,行之更是父皇钦点的今科状元,你就这般将他强行抢回府上,闹得沸沸扬扬,你让行之往后如何自处?”

“你仗着身份如此胡闹,是想让朝廷的肱骨之臣寒了心吗?”

楚穆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一顶霍乱朝堂的帽子就扣在了楚昭头上。

然后又转身看对林家兄弟道:“今日之事是三弟不懂事,好在我们来的及时没有让他酿成大错,行之,孤在此处代三弟给你赔不是了。”

言外之意,若是来的晚,指不定林行之就被楚昭给怎么样了。

太子说完赔罪的话,便朝林家兄弟一拱手,态度可谓真诚至极。

又是这样,与前世一模一样的戏码,林行之控制不住的攥紧了拳头,咬着牙,眼眶泛红,太子这虚伪的样子让他感到恶心。

他不说话,怕一开口就是诅咒太子去死。

不知实情的林修以为自家小弟这反应是针对楚昭的,一边冲楚昭扔刀眼,一边手足无措的安慰人,也是急得不行。

另一位当事人,楚昭也在此时问出了声,“让朝臣寒心的又不是你,太子殿下何必如此担忧。”

太子眼神闪了闪,做出生气的表情,“三弟!孤说这些还不是为了你,你名声本就不好,非但不知收敛,今日更是做下这种荒唐事,若是父皇怪罪下来你定要吃不少苦头。”

太子还有意朝楚昭靠近了些,压低声音说,“你去向行之赔个不是,孤再从中帮你有说几句,将此事揭过,只要林家无人参你,想必父皇也不会怪罪的。”

楚昭低笑一声,抬手从桌上取了个拔指甲的刑具开始擦,“臣弟听着太子殿下这是想两头讨好啊,可臣弟猜得没错的话,太子殿下是与林将军一同入府的吧,怎地不同他一块儿进门,非要晚上几步呢,太子殿下是在等什么?”

楚昭目光投向太子,“是在等人对本王动手吗?”

楚昭并未放低音量,他的话在场人全听到了。

也成功吸引了林家兄弟两的注意力,目光齐齐看向太子。

林修是不解,而林行之则是嘲讽,自然是如此,要不然楚穆怎么好在他和他大哥面前表现,怎么引诱自己一步步踏入陷阱。

这位太子殿下挑拨离间和拉拢人的手段都是极好的。

而太子也没想到楚昭竟会直接把话挑明了说,当即就沉下了脸,冷冷质问,“三弟这是何意?”

“难不成你还怀疑孤是故意等到林将军要对你下杀手时才出来阻拦的?”

楚昭想想,给了他点面子,点头,“嗯,的确怀疑。”

“你1太子没想到楚昭竟如此不将他放在眼中,眼中瞬时泛起冷光。

倒是林行之因为楚昭的反应,心中郁气冲散大半,还弯了弯嘴角,觉得这真是个既聪明又有意思的人。

他好像更想做他的王妃了。

助他成事定比前世帮太子那个伪君子要简单的多。

拔指甲的钳子擦干净后,楚昭状似无意的对着太子比划了两下,在上面轻吹一口气,“若无事,太子殿下就请回吧,本王刚杀了两个人有些累了,该歇息了。”

说完,就装模作样的咳了两声,还把擦血迹的帕子展开给太子看,“本王身子不好,都咳吐血了,实在不便待客。”

楚昭手指夹着帕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明晃晃的赶人,明晃晃地敷衍,太子本也不是好脾性的人,加上现在尚未到弱冠,远不及几年后沉得住气,被楚昭这么一激,怒气涌上心头,竟当场就甩袖走了。

当然,走前也没忘记给楚昭留话,“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好自为之,哼1

楚昭站在原地连眼神都没给一个,只嘴上敷衍道:“多谢太子殿下告诫,恭送太子殿下。”

太子一走,林修便也想拉着林行之离开,刚有动作,楚昭就看过来了,“怎么,当本王的王府这么好进?”

一张嘴就很有挑事儿的味道,林修更是想立马冲上去跟他动手。

林行之拦住自家大哥,摇摇头,“大哥,你先去门外等我,我有几句话想单独跟王爷说,你放心,王爷不会对我做什么的。”

林修自然不答应,他觉得这病疯子王爷都承认自己是畜生禽兽了,说的话完全不可信,保不齐就会对自家小弟下手。

看着自家小弟单薄的身板,白嫩的小脸,林大哥是绝不放心他单独跟楚昭待一块儿的。林行之劝了半天才让林修勉强答应退到门口,人在他眼皮子底下,好随时来救弟弟。

林修出了门,一双眼死死地盯着自家小弟,林行之感动之余又有些无奈,就冲他大哥对楚昭的防备,若是知道自己还想给楚昭当王妃,怕是要气疯。

林行之站到楚昭面前,微微仰头,认真看着他,询问:“我之前的提议王爷觉得如何?”

楚昭没说话。

“你答应吗?”

楚昭还是没说话。

林行之摸摸鼻子,表示,“不答应也没关系,我下次再来问。”

然后在走时冲楚昭露出个甜甜的笑容,“王爷,那过两日见。”

转了身,林行之便没看到背后人那幽深且玩味的目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