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后嫁给战神王爷 > 第17章 第十七章

我的书架

第17章 第十七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醉鹅挺好吃的,天下第一俊的戾王殿下食欲大增,跟林行之你一块我一块地,吃了个干净。

离开前心情也不错,还把今儿挂腰间的玉坠子给了林行之。

林行之收的挺高兴,笑着挂到自己腰间,“多谢王爷的定情信物,我会好好珍藏的。”

楚昭觉得这小骗子有些得寸进尺,明明就是随手赠礼,非说是定情信物。

又觉得这玩意儿当定情信物过于寒酸,他想收回来。

林行之才不给他拿回去的机会,把人往门口推,“时候不早了,王爷快些回去吧,我也会给你准备回礼的。”

“本王送你,”楚昭提出要求。

然后被林行之无情拒绝了,“王爷,我今日的行踪不能让人知晓,你先回去吧,我和石砚晚些再悄悄离开。”

楚昭想,他安排了人暗中保护这小骗子,安危没问题,便答应了,但也没忘记提醒,“你身份特殊,往后还是少与人单独见面,男女都不行。”

说完还深深看了林行之一眼才离开,他觉得小骗子会明白他意思的。

林行之道了声王爷慢走,其实有些想笑,还没嫁过去呢,就开始管着自己了。

不过也行,谁让他注定要当人王妃呢。

朱明万只是个小插曲,他听从林行之的安排,带着银票悄悄离开了京城,也无人在意他一个落魄商户的去留。

此刻,除了林行之,谁也不知,未来的他有多重要。

出兵的旨意已下达,陈忠的长子和齐王也领兵一同前往边关。

边关的战火丝毫不影响京城的热闹,亦不影响各种利益相关的阴谋阳谋。

最近的将军府闭门谢客,媒人进不去,拜帖也递不进去,而前头递进去的拜帖也全都石沉大海,于是这些有所图谋的人换了个法子,他们直接在大街上堵人。

林行之下值坐马车回家,沿途都是拦路的人,有人高喊心悦他,有人请了媒婆在旁边帮夸,还有人直接抬了聘礼在街上摆着,只要林行之点头他们当街拜堂都成。

林行之觉得自己可真是个香饽饽。

而石砚看着前方寸步难行的长街和人挤人凑热闹的百姓,坐在车辕上生气,“他们是不是都有病1

林行之倒挺心宽,“没病也不至于当街堵人,大概是着急了吧。”

石砚没懂,回头问:“少爷,你说谁着急了?”

现在是这些堵他的人着急,而今天过后就该是观望的人着急了。

只要他稍微表现得对今日来的某些人感兴趣就好,可他,不太愿意。

谁让他对某位美人忠贞不二呢。

林行之撩起帘子看旁边的茶楼,二楼靠窗的位置坐了位正在品茶的红衣美人,一举一动都透着尊贵雅致。

红衣美人身后站了一年轻姑娘,在察觉到林行之的注视后,面带笑容冲他遥遥一俯身,林行之觉得自己没看错的话,那姑娘对他说了句话,口型是:“见过王妃。”

林行之想,他跟他家王爷可真是何处不相逢埃

楚昭显然知道他在楼下,不过并没有要往下看一眼的意思,林行之也不在意,他猜今儿这一出堵人的戏码,少不了楚昭在背后的推波助澜。

看来戾王殿下是真在履行自己的承诺,要快点娶到他。

林行之多看了两眼美人侧颜饱眼福,然后便收回视线,对石砚说:“我要下车。”

石砚满脸警惕,“这些人都想把你给生吞活剥了,少爷你还要下车?”

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你莫不是个傻子的意思。

林行之:“……”

他听出来了。

林行之凶他,“你这样显得对你家少爷我很是不敬,小心我扣你月钱。”

石砚撇嘴,只好放他下去,不过自己寸步不离的跟着,双眼警惕的看着四周,生怕有人来强抢他家少爷。

而林行之下马车后还真引起了一阵躁动。

在林行之高中状元之前,京城便有许多人知道,林家那位小少爷是个芝兰玉树的人儿,后来被钦点为状元郎,更加名副其实。

若非戾王神来一笔在人打马游街时将人抢回去当小妾,众人提及这位林家小少爷定是称赞其才学人品,而不是他与戾王的桃色传言。

如今再看这位林家小少爷,不仅出身好有才学,相貌更是不俗,面如冠玉,双目清亮明澈,黑白分明,睫毛更是纤长,衬得那眉眼都好看极了。

就这么站着微微抿唇便能看出少年人独有的明媚灿烂,又满身透着矜贵气息,让人一见就挪不开眼。

无论是本就有所图的,还是来凑热闹的,如今见了人,更是蠢蠢欲动,觉得这样的美人儿,就算是个男的娶回家也不亏。

落在林行之身上的目光也越发大胆令人不悦。

石砚察觉到这些人眼神,板着脸冲他们龇牙瞪眼,将林行之护的更紧了。

林行之反倒平淡,这些人跟前世比起来又算什么,前世那些人看他的眼神恨不得就地将他扒光,他都忍过来了。

林行之目光扫视周围,“各位这是都想入我林家的门?”

这其中想嫁的还真没有,都惦记着把林行之弄回自家呢,他一问,便立即有人答:“什么上门,林状元,我是来娶你的。”

林行之看向开口的人,巧了,知道对方底细,他冷声发问:“你凭什么娶我?”

“是家世比得过我林家?是才学比得过我林行之?还是凭你那三妻四妾的后院和出门勉强不会将人吓着的长相?”

林行之丝毫没打算给人面子。

而被他骂的那人也是直接变了脸,难看的很。

周围单纯来瞧热闹的百姓也开始指指点点的讨论,“都娶妻了还来装断袖,真是不要脸。”

“看他那满脸麻子样,还想跟戾王殿下抢媳妇儿,他也配1

“还抬聘礼,那么点东西也好意思拿的出手,林状元可是将军府的小少爷,能看得上这种玩意儿,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疯了。”

林行之当面的嫌弃,加上百姓的议论,让那人脸阴沉的快要滴墨了,看林行之的眼神哪还有之前的觊觎。

只剩下满眼的恨。

林行之浑不在意,继续说道:“回去告诉你们背后的主子,不必用这样的法子来膈应人,本少爷虽然喜欢男人,但也不是什么歪瓜裂枣都能看得上的。”

“我林家的门,没那么好进。”

这话掷地有声,在场的人也注意到林行之整个人气势全变了,凌厉的样子哪有丝毫先前的明媚温和。

林行之这般跟指着人鼻子骂也没什么差别了,自然有不满的人,有人对着林行之喊话:“我等是真心求娶,林少爷不想嫁也不必如此折辱人,此举难免会引得旁人闲说林家不会教养孩子。”

林行之眼睛一转,飞快锁定那人,长得倒周正,身旁还跟了个媒婆,可惜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你主子齐王殿下知道你们周家官匪勾结强占百姓良田吗?知道你周喜安强抢民女草菅人命吗?”

“闭嘴!你给我闭嘴,你少在这儿胡说八道造谣生事,别你以为你爹是大将军你就能随意污蔑朝廷官员,你这种一看就不安分的混色,我还不娶了,你爱嫁谁嫁谁去1

林行之轻飘飘的话引起了周喜安的激烈反应,动作也不慢,边说就边挤着人群往外跑。

林行之也没去管他,周家自有人收拾,林行之目光转向其他人,询问:“你们也都是真心想求娶?”

心里有鬼又没被林行之注意到的,很快悄然从人群中隐匿,生怕林行之一张口就是惊人之语。

而被林行之注意到的,嘴里喊着“不娶了不娶了”同样跑的飞快。

剩下没走的,算这群歪瓜裂枣中仅有的几个周正的,没成亲,背后也没人,是不是真喜欢男人不知道,但娶了林行之能借林家的势往上爬这点却成了不约而同的共识。

林行之看了眼这些既紧张又期待的人,低头轻笑,“人还不少。”

这话一出,这些人就争先抢后的往林行之面前凑,想让他注意到自己。

林行之也没磨蹭,直接问:“那说说你们有什么能拿出手的,是家世?是才学?是武功?还是相貌?”

有人举手,期期艾艾的说:“我…我会对你好的,这辈子……”

话没说完就直接被林行之打断了,“用不着,我不缺对我好的人。”

石砚看了眼自家少爷的表情,立即替他喊:“下一个。”

“我会勤学苦读考取功名,会孝顺长辈……”

“大可不必,我爹娘不缺子女孝顺。”

“下一个1

“我我我…我心悦你。”

林行之忍不住挠头,他到底是什么时候给了这些人错觉,觉得他那么好哄骗的。

而对方见林行之不说话还以为有希望,顿时露出欣喜的表情,还继续补充,“林少爷,我……”

林行之揉了揉眉心,抬手截断他的话,“我大概猜出各位有什么想求什么了,想进我林家门也简单,等文能比过我,武能过我大哥二哥两关,家底与林家齐平,各位再来吧。”

林行之转身欲走,走两步又突然回头补充,“哦,对了,还要长得好,能当得起我夸天下第一俊才行。”

林行之提的条件让这些想娶他的人面面相觑,没一个有好脸色。

但有人却是格外高兴,二楼的红衣美人端起茶水又品了一口,表情矜持的对身后的姑娘说:“他先前说本王是他见过的最俊的人。”

他是谁,自然不言而喻。

姑娘上前斟茶,笑着说恭喜。

下面的热闹并没结束,有人在觉得自己毫无希望达到林行之的条件后,直接失了理智,对林行之破口大骂起来。

红衣美人好心情被破坏,顿时眉头紧锁十分不悦,片刻后冷声吩咐,“十月,让他永远闭嘴1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