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间降维 > 第110章 绝境生存游戏(七)

我的书架

第110章 绝境生存游戏(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佩特罗沙的这个想法并不能说是无端臆测, 从他获得了部分自主权就能知道,这个游戏已经出现了一些问题,既然能有一个佩特罗沙,没道理不能有第二个、第三个, 事实上, 佩特罗沙早就做好了其他npc也会获得自主权的准备, 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有点晚。

而且……也过于巧合了。

是的, 对他而言, 爱德华的出现实在是巧合得有些像个阴谋。

他没有在游戏中途出现, 而是在游戏重置的开端,甚至那么恰好地替代了新玩家的位置捡到了他——要知道西伯利亚平原的面积有多大,在其中偶遇一个昏迷的人的概率有多小,凡事有脑子的人都会心生疑窦。

更何况,爱德华又是上一个游戏玩家的哥哥,兄弟俩一前一后登场,其中的巧合多到本就疑心甚重的佩特罗沙无法忽略。

爱德华低着头做自己的事情, 坦然自若地任由佩特罗沙打量。

他当然知道此刻对方在犹疑什么,这个无证上岗超度人民的野生神父八成正在纠结他到底是玩家还是npc。

爱德华也知道自己的出现有很多疑点,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只要他铁了心扮演一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npc,佩特罗沙又能把他怎么办?当然,他可以杀了他来试一试这个世界会不会因为失去玩家而重置,可是这种粗暴高效的方法对谨慎的佩特罗沙而言弊端太多,他应该不会轻易放过这个能探索出更多情报的新同伴。

所以结论就是, 不管佩特罗沙有没有办法证明爱德华的身份, 他目前都要好好地珍视这个唯一的……“同伴”。

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由各种各样的信息构成的, 它们交互作用, 最终导致不同的结果,很多匪夷所思的计谋之所以能够成功,关键就在于胜利的一方有着更多的信息,这和打仗时派遣间谍探子是一个道理,就是为了得到能够使得己方胜利的大量情报。

爱德华的胜利不需要这么多信息,他只要保证有一条信息能被他掌握,且自始至终都由他一人掌握就够了。

那就是,他已经知道佩特罗沙是具有自主性的npc。

至于他本人的身份到底如何,不过是一个看似重要但又没那么重要的□□而已,说到底会在乎这个问题的也只有佩特罗沙一人,就让佩特罗沙为此苦恼去吧。

他现在需要扮演的就是一个看起来像npc但是又像玩家的……npc。

不过一个刚觉醒的npc可是不知道什么玩家什么游戏什么npc的,他只是平平无奇地尽着兄长的责任在寻找走失的弟弟而已,别人怎么想的关他什么事呢?

“或许……我假设您对烹饪可能有一点了解?”打破这片可疑沉默的是爱德华,他左右手各提着一只大列巴,神情严肃,像是遇到了什么世纪难题。

佩特罗动了动脑袋,沉吟片刻,温和地建议:“把它放进水里。”

爱德华如释重负地松下里紧绷的肩膀,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他这么说着,抬手就把两个大列巴都扔进了沸腾的水里,速度快到让想制止的佩特罗沙都没张开嘴。

我说的是“它”,而不是“它们”,佩特罗沙默默地想,水煮大列巴这玩意在过去的无数个周目里他吃了不知道多少次,这间猎人木屋里只有两条大列巴可以充饥,干巴巴的东西泡在热水里是它唯一的出路。

不过在过去的经历里,佩特罗沙都是醒来后面对这锅不可言说的东西,这还是第一次提出制作这玩意的意见……虽然也没什么建设性,甚至还没能阻止双倍粘稠的水煮大列巴下锅。

一条大列巴就有一斤半的重量,两条一起塞进去,可以想想到时候被水泡发煮糊了之后锅里是怎样一种惨烈景象。

“……我逃出庄园后冻昏在雪地里,迷迷糊糊间看见过一个样貌和你很相似的小孩,他大概没有看见我,事实上我也只是瞥了一眼就昏迷了,隐约看见他在往西边走。”

黑暗料理的出炉已是必然,佩特罗沙转移了视线眼不见为净,开始将话题往理查身上扯。

“西边……”爱德华抬起头,隔着墙壁他当然看不见西边有什么,于是他很快转回视线,点点头表示接受到了这个信息量少得可怜的情报,“说起来,您还没有告诉我,应当如何称呼。”

“佩特罗沙·米哈伊洛维奇·别林斯基,您可以称呼我佩佳,或是佩坚卡。”佩特罗沙显然照顾到了名字没自己长的人的心态,善解人意地提供了两个便捷选项以供选择。

“别林斯基先生,”爱德华用行动拒绝了佩特罗沙的示好,选择了最有礼貌也最生疏的回答方式,“感谢您提供的信息,雪停之后我就会离开这里。”

这是他第二次提起自己会马上离开的事实,就像是在迫不及待地划清和佩特罗沙的界限,委婉隐晦地表达了自己不太想和对方过于亲昵的愿望。

第一次被这样拒绝的佩佳无声地微笑,他不说话只是笑的时候非常具有迷惑性,文雅柔弱好像风一吹就能吹倒,生生糟蹋了骑熊猎狼的彪悍民族天赋。

毛熊之耻,不外如是。

在被壁炉呵护着烘烤了几个小时后,佩特罗沙终于勉强恢复了点体力,下床和爱德华一起蹲到了铁锅旁,就着那只有些弯曲了的铁勺子……没错,还是那个立下过丰功伟绩的勺子,一人一半均分了这锅不可言说的东西。

和爱德华表露无遗的嫌弃不同,佩特罗沙相当坦然地往嘴里塞了不少热气腾腾的食物,这是他活下去所必须的能量源,他身上还披着爱德华暂借给他做被子的斗篷,被他严严实实地裹在身上,厚实的布料下形销骨立的身体看着愈发令人胆战心惊。

由于爱德华的冷漠,他们之间基本都是佩特罗沙一个人在说话,金发碧眼的少年盘腿坐在壁炉旁,把那块打磨好的木片塞进柴火底部,用高温和余火烘烤两面,时不时翻动一下,佩特罗沙盘腿坐在床上看,手里抱着那把没有琴弓的小提琴。

他跑出庄园后为了误导看守把琴弓扔了,没了琴弓的琴孤零零地躺在他腿上,色泽光润泛着松脂香气的琴身线条流畅,木头的纹理美丽得恰到好处,是一位十分高雅漂亮的淑女。

爱德华没过几分钟就会给活跃气氛的佩特罗沙捧个哏,类似于在跑累了的仓鼠面前扔几粒粮,让它重新打起精神,这回他选了佩特罗沙手里的琴作为切入点。

“很好的琴。”爱德华仿佛是随口赞美。

佩特罗沙摩挲着光滑的琴身,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按着琴弦,闻言弯起了眼睛:“哦,这是我母亲的遗物之一,传承到她手里时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是一位叫‘加百列’的美丽女士。”

他介绍着手里的无价之宝——失去了配套的琴弓后,很难再界定加百列的价值几何,不过能胜过同等体积的黄金还是没问题的。

佩特罗沙索性把小提琴当成了拨弦乐器使用,手指轻巧灵活地在弦上飞跃,轻灵曼妙的音符从他手中流淌而出,尽管限于乐器本身的局限性,能拨出的曲调有限,不过这对佩特罗沙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小屋里又陷入了漫长的沉默,只有悦耳灵动的音符在轻盈地飞舞。

这场大雪在晚上演变成了暴风雪,爱德华站在窗边紧皱着眉头,显然是在担心自己不知身在何处的幼弟,佩特罗沙蹲在壁炉边,将木柴不要钱似的往炉子里塞,火焰翻卷带来庞大的热量,烘烤得室内温暖如春。

到第二天,风雪也没有停息,锅里的水快要烧干了,那团糊糊散发出了带点儿焦糊的气味,令爱德华敬而远之,佩特罗沙无奈地摇头:“所以当时就不应该放两个……”

话说出口就被爱德华不动声色地瞪了一眼,有着蓝灰色眼眸的少年好脾气地微笑着,从铁钩子上端下锅,出门舀雪补充水去了。

窗户上都是厚实的积雪,看不见窗外的东西,放下锅的佩特罗沙顶着风雪走到边上一个较高的雪坡上,粗暴地折下许多树枝,在雪坡上插起了一个简陋的指向标——指向猎人小屋的方向。

每一次他都会做这件事,这也是为什么迷路的伊万会忽然找到小屋。

他提着锅回到小屋,为他开门的爱德华极快地扫视了一圈屋外,没有发现什么值得关注的东西,侧身让佩特罗沙进来,而后冷不丁地说:“别林斯基先生,您去的时间有点久。”

佩特罗沙将锅挂在铁钩子上,搅动着锅里的雪:“嗯?因为外面的风雪有点大,而且……亲爱的爱德华,你应该允许我有一点私人空间解决个人问题。”

爱德华嘴角抽动了一下,默默栓上门,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佩特罗沙坐在壁炉前,轻轻拨动着琴弦,随着时间过去,他唇角的笑容变得明显,像是有什么好事情在临近。

“谢天谢地,这里果然有猎屋……嗨,里头的好心人,能给我开开门吗?”

一个粗旷沙哑的男音响起。

一个音符断在了他手里。

熟悉的台词出现了。

佩特罗沙毫无异样地和爱德华对视,眼里的紧张表现得天衣无缝,这回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一点没有要起身开门回应的意思。

他在试探爱德华。

将所有的选择权都交给他,就像是一个最为合格的npc,把推动剧情的权力都放在了玩家手上。

佩特罗沙熟知玩家能做出的选项,面对这个伊万,游戏给出了三个选择,一个是顺从,一个是表面顺从,然后在路上逃跑,一个则是立即反抗。

最合适的是第二个选项,选择一的话会被伊万卖到起义军的上级手里,然后一路打出失败结局,选择三的话……玩家会被伊万当场反杀。

伊万的身体素质不是摆着看的,尤其是在缺乏合适武器的木屋里,这个游戏还要求玩家亲自动手杀人,高现实性的画面让大部分玩家根本没办法利落一击毙命,总是在最后关头掉链子,也可以说这个选项根本就是游戏设置的陷阱,成功率极低。

在他的目光中,爱德华站了起来,走到门边,没有第一时间开门,而是彬彬有礼地询问:“是在风雪中迷路的旅人吗?”

门外骤然陷入了死寂。

而后一个带着古怪意味的声音回答:“是的……你——您,请让我进去暖暖身体吧。”

爱德华用询问的眼神看了佩特罗沙一眼,而后抬手打开了门。

“哈哈哈,看我发现了什么,贵族的——小崽子!”

又是熟悉的吼叫,这种台词来两遍的话就会显得特别滑稽。

门外的风雪连着男人粗旷的咆哮冲进了屋子,他一看清爱德华身上的衣服,眼里就浮现了贪婪之色,下意识收回了要踹人的脚——这样好的衣服,万一踹脏了就不好卖了。

雄壮的男人用手死死擒住爱德华的肩膀,将他用力往屋里一推,反手关上门,看见佩特罗沙后更兴奋了:“两个——两个崽子!今天是伊万的幸运日!”

他絮絮叨叨说着那套大体意思不变的话,一边咆哮斥骂脑满肠肥的贵族老爷,一边幻想自己发财后的快乐生活,时不时夹杂着恐吓两人的词语。

这回他对两个少年上了点心,或许是二人都是十多岁的少年,比起显然是孩童的理查要有点威胁性,他把佩特罗沙用来做裤腰带的麻绳给扯了,将两人的手捆成了一串。

突兀地失去了裤腰带的佩特罗沙差点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

等小屋里响起了伊万的呼噜声,两个被捆在一起的少年对视了一眼,同时挪动着身体将手凑到了壁炉的火焰上。

火舌舔舐着麻绳,很快烧断了干燥的绳索,佩特罗沙伸手时刻意将自己的手垫在下面,火焰在他手上烫出了两个泡,爱德华扔掉绳索时抬起眼眸看了他一会儿,什么都没有说。

佩特罗沙轻轻地朝那两个水泡上吹气,用眼神询问爱德华下面要怎么办,完美扮演了一个合格的npc。

而爱德华的动作坚决自然。

他从壁炉里拨出了那片磨了很久的木片。

被炉火和高温烘烤干了水分的木片呈现深猪肝色,边缘和尖端都是碳化了的黑,有着极其锋利坚硬的质地,木片后半部被磨成了适宜抓握的形状,它看起来就像是一把有些丑陋的匕首。

但佩特罗沙很清楚,尽管看着丑陋,经过碳化处理的木匕首绝对有着无与伦比的锐利。

爱德华握着它,轻巧地靠近了沉睡的伊万,佩特罗沙的笑容有些凝固了,所以他选择了第三个选项?但玩家要成功击杀伊万是很困难的,可是如果他是npc……

他的焦虑和犹豫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那边的少年已经将匕首捅进了熟睡羔羊的脖颈。

他选择了切断颈动脉,这个举动让佩特罗沙有些惊异,怀疑爱德华是玩家的思绪忽然淡去了不少。

就算是再厉害的玩家,也不会对杀人这么有心得,从其他玩家身上可知,他们所处的社会是安定平和的社会,大多数人一生都很少见几次死人,能这么利落地下手取走别人性命的,除非是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就是脑子有一定问题的精神病患。

而从爱德华冷静地选择命脉的理智上看,他怎么也不可能是疯狂的精神病患。

至于杀人犯……佩特罗沙还不至于分辨不出一个人是不是噬血成性的杀人狂。

垂着眼眸等待伊万咽下最后一口气,爱德华抹掉脸上的血迹,转过头,就看见佩特罗沙不知何时走到了他身后,过近的距离让爱德华有些不适应,他瞥了一眼对方手上的烫伤,语气和缓:“怎么,你要谴责我吗?”

佩特罗沙笑容不变,抬手替他擦掉眼角一滴猩红的血,温和地否认:“不,我是来询问,埃迪……需不需要一个共犯?”

他突如其来的亲昵称呼显然让爱德华有些吃不消,翠绿色的眼睛里狐疑和警惕都快要溢出来了,面对他的戒备,佩特罗沙的笑容弧度越来越大,视线落到伊万身上:“善后就交给我吧,我正好对这件事算是擅长。”

对善后……比较擅长?!

爱德华挑起眉毛,看着佩特罗沙独自一人将伊万拖出了门,和上次一样埋在了雪地里,甚至一板一眼地做完了祷告,抬手甩了甩匕首上的血迹,也露出了一个和佩特罗沙相似的笑容。

“也愿主保佑你,我亲爱的共犯。”

——————

我捡拾羔羊的骨骸,

鲜美的羔羊的脊肉,都已腐烂,

流尽了血管里芳香的血液,

这些冰冷的骨头、残羹冷炙……

我捡拾羔羊的骨骸,

祈祷它们回归主的环抱,

然后匍匐着,将这雪白的果实

献给我甜蜜的、纯洁的、满身血腥的

共犯。

————《真实之书·虔信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