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间降维 > 第137章 为君丹青台上死(二)

我的书架

第137章 为君丹青台上死(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昼从容自若地敛了敛过于宽大的袖子, 腾出手拼了拼那堆零散的竹片,上面大多只记录了只言片语。

“……二十六年秋,天大旱, 渭南十五州颗粒无收,漠北边境粮草十不存一,上使戍北军尽取民用, 常平、天丰二仓皆空……”

“漠北大饥, 人相食,千里无鸡鸣, 白骨露于野……”

“北蛮南下,连克儋、平、余三州, 每下一州,必行屠城之举, 烹煮民众为食……”

“此战绵延数千里, 渐成对峙之势, 北蛮据江山半壁, 大夏颓靡, 竟呈亡国灭种之象……”

乔昼再翻了翻,余下的竹片也都是类似的内容, 不过记载的都是零碎的事件, 大到朝堂上是否要再次征兵的争论, 小到前线某地一件仁人义事, 几乎是搜罗万象无所不包。

太全面了。

乔昼暗暗想。

谢琢虽然出身世家,但在六年战役期间, 他一直留在都城谢家, 能知晓朝堂上的事情还算正常, 可是为什么他能知道前线这种小事?

显然, 这位谢三郎君并没有他表面看上去这么单纯无害。

乔昼将竹片一一归拢堆好,坐在那里沉思许久,仿佛一尊一动不动的雕塑,一直坐到桌上的油灯都熄灭了,门外渐渐泛起了青白的微光。

一个人影笼着袖子无声地走到门边,轻轻敲了敲门板,像是知道里面的人还没有歇息一样,轻声道:“三郎君,陛下遣四皇子为使,现在正在秀雅堂等候。”

乔昼动了动因为长久不动弹而失去了知觉的腿脚,感受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和麻痒一点点攀爬上来,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低声回答:“知道了。”

外面的人停在那里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更多吩咐,再度像之前那样无声无息地离开了。

留下一个乔昼一边活动脚踝,一边想着,那个秀雅堂……到底在哪里啊?

这位执意修史的三郎君现在在谢家的待遇明显不比以往,侍奉的人不剩下几个,大半都是杂役,连踏上檐下连廊道资格都没有,所以等乔昼找到一个能够给他带路的人,已经是小半个时辰后了。

不过就算这样,此刻的天色依旧尚早,隐约能看到重重黛色屋檐上一抹朝阳的橘红。

这种时间跑到臣子家里,就算是奉了皇帝的旨意未免也太奇怪了点,就算他不考虑臣子要不要睡觉,他本人总不能不睡觉吧?

给他带路的侍童年纪还小,在这种世家里,家生子的待遇比一般奴仆高很多,他们大都是主家的心腹,甚至能陪伴一代代小主人一起长大,因此这个侍童讲起话来也十分活泼大胆。

“阿母说三郎君要做一件很危险的事,郎君不可以不去做吗?阿背喜欢三郎君。”小侍童天真无邪地仰着脸说。

“你叫阿背?为什么叫这个名字?”风姿卓越的谢三郎君低下头,声音温柔地问。

小侍童很轻易地被这个话题扯开了注意力:“因为我小时候喜欢哭,阿兄一直背着我,后来我就叫阿背了。”

三郎君于是望着他笑起来,清俊的眉眼弯起,有些冷肃漠然的脸上出现了点鲜活的气息:“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做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呢?”

阿背神态老练成熟:“我听阿母说的,阿父也这样讲,他们说三郎君做这个事情,谢家都不同意,所以现在三郎君那里都没有人过去了。”

阿背还记得不久之前,三郎君仍是谢家最为出色的子弟,他居住的庭院日日人满为患,整个都城最优秀的那些公子都流连在此,诗歌酬唱,琴萧不绝,就连皇室子弟都希望能获得一张来自谢三郎君的邀约请柬,而在三郎君入丹青台那天,半个都城的世交公子和小娘子都来到了这里。

他们来为这个名满京城的三郎君献上祝福,祝福他从此仕途通坦、青云直上,所有人都为了能够成为三郎君入仕的见证人而骄傲不已。

郎君们剑舞雄壮,鼓琴吹箫,没有带琴的索性抽出佩剑弹铗长歌,小娘子们坐在水榭上,挽臂跳起踏歌舞,将手中的鲜花抛入水中流到郎君们座下,满园芬芳灿烂,衣冠锦绣。

那是多好的一段时光啊。

可是很快就变了,永远荡漾芬芳鲜花的水渠清瘦干涸,车马不再停驻谢家门口,前来递上拜帖的人不再是衣着飘逸轩昂雍容的年轻郎君们,那些意气风发的公子们似乎一夜之间寻觅到了别的友人,而将这位曾经被誉为都城芝桂的三郎君抛到了脑后。

公子们还在酒里醉生梦死弹铗长歌,只是他们所簇拥的人不再是谢琢。

阿背故作老成地重复着从父母——或是某些主家那里听来的只言片语:“三郎君如果还要一意孤行的话,是会死的。”

这样一个眼眸清澈的小童儿说起死字,未免有些滑稽,也不知他能否明白自己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乔昼跟着他转过回廊,用木板铺陈的长廊透着光润古拙的美感,檐下垂挂细密的竹帘,挡住清晨过于刺骨的冷风,帘子旁的石青色穗子随风摇摆晃动,铜铃撞出悠长静谧的回响。

“多谢阿背关心。”他笑着这样回答了一句,眼前已经能看到秀雅堂拙朴的题字了。

秀雅堂果如其名,是个装饰雅致的地方,桌案上摆着倚瓶的玉雕梅花,一色摆饰清幽高雅,细节处又能见到独特的小心思,是自家人聚会消闲的好去处,但是用来待客似乎并不大妥当。

如果这客人是至交好友也不是不行,可是作为皇帝使者而来的四皇子……?

听见动静,坐在上首饮茶的男人放下茶盏,屈身坐在下首当陪客的青年站起来,没什么表情地看了看进来的乔昼,侧身对四皇子微微一礼:“殿下,这便是我的三兄谢饮玉了。”

谢琢,字饮玉。

乔昼从这个不知姓名的便宜弟弟眼里看出了点厌恶和不解,这明显又是一个因他试图修史而疏远他的亲人。

“谢三郎,想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

出乎意料,没等乔昼学着便宜弟弟的样子对四皇子行礼,那个四皇子已经蹭地站起来,大步走下来,亲亲热热地扶起了乔昼的手臂打断他要行礼的举动,讲出的话也过分和蔼。

完全不像是代表皇帝来兴师问罪的。

“我进宫求了父皇的手谕,又请了刑部司的司监开了凭条,才能趁着这个没人的点上门请见,还请丹青令恕我不告而来。”

丹青台上丹青令,史笔如刀刻春秋。

丹青台上的史官都能被雅称为丹青令,四皇子这个称呼就是在不动声色地恭维谢琢。

可是有必要吗?

从他话里可知,现在的谢三郎完全是自身不保的境地了,他虽然居住在谢家,但已经是被刑部司发下明令□□在此,连皇子要见他都得去找皇帝要手谕、开凭条,如果他不是百年世家谢家的子弟,现在可能已经下到牢狱中死的神不知鬼不觉了。

身处这等境地,四皇子为什么要来纡尊降贵来讨好他?

事出反常必有妖。

正主来了,作为陪客的便宜弟弟无声地退下,室内只留下了四皇子和乔昼,以及几个存在感约等于零的侍人。

“丹青令心怀天下、善心慈悲,父皇也不不忍这样对待忠义之士,奈何朝议沸腾,六年战役中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复杂了,其中牵涉到大半个朝堂的官员,文臣武将势力交错复杂,饮玉想要以一己之力掀开六年战役的真相,等同于将自己放上整个大夏的对立面,将饮玉软禁府中,也是父皇无奈中所想出的唯一一条路,只要饮玉放弃修史,以你的名望,还有谢家的助力,你还是能逍遥富贵一生。”

啊,原来如此。

乔昼微微眯起眼睛。

谢琢要干的这件事可比他原来想的更大、更了不得。

他这是要毫不留情面地掀开整个大夏官场藏污纳垢的皮囊,把底下的污垢统统挖出来暴晒在天下人面前啊。

这种举动绝不可能被容忍,他现在能好好地活着,只是因为谢家三郎的名声实在太过鼎盛,加上谢家这尊庞然大物目前还没有明确表态,他们不敢擅自谋杀掉谢家子弟而已。

这个四皇子,就是皇宫里派出来的说客,只要谢琢能改口放弃修史这件事,他的生命安全和日后的生活依旧能得到保障,不过显然,走仕途就是不可能的了。

谢琢已经成了大半个大夏官场的眼中钉肉中刺,从他流露出要修史这个念头开始,他就再也不可能被接纳。

四皇子自认为暗示得已经足够明显,也足够诚恳,谢饮玉曾经名动京华,少有才名,绝不是个听不懂人话的傻子,甚至他觉得,其实在看见自己的那一瞬间,对方就已经明白了他的来意。

但事实上,对于此行能否圆满功成,四皇子心里也很没底。

和聪明人对话是很容易没错,不过聪明人一旦认定了某件事情,就很难说服他改变主意。

谢琢……到底是真聪明,还是假聪明呢?

谢饮玉自从进门后就一直站在离他不远不近的地方,没有要坐下的意思,四皇子说完了这套话才有心情掂起茶盏,不着痕迹地细细打量这位京城芝桂。

放在往日,他可是没这个机会进入谢三郎君的文宴的。

世家清贵傲气,皇室在发迹前,也不过是一个中末流的小世家,就连递上拜帖给谢家子弟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就算是一跃成为了皇族,也离不开这些大家族的支持,因此要说皇室的骨头在世家面前有多么硬,那还真没有。

于是这就造成了一个极其奇怪的现象,皇室子弟们既自卑又傲慢,恨不得时时刻刻张扬自己高贵的身份、标榜自己的地位至高无上,又不由自主地想要融入世家的圈子里跟他们一起玩,这种扭曲割裂的情况落在聪明人眼里显得异常可笑。

四皇子曾经也不是没想过结交这些世家子弟,可惜他本人资质并不怎么出众,在谢饮玉最为风光的那几年,顶头皇位上坐着的还是他的伯父,他也只是一个亲王的儿子,这样的身份想去参加谢三郎的文宴自然不太可能,还是当时的太子——也就是他的堂兄偶然听说此事,给了他一个同行的机会。

太子,虽然也是皇室子弟,但到底还是不一样的,再威风的世家也会给未来的天下之主足够的面子。

于是他就在这样跟随着太子,见到了被簇拥在一群鲜衣怒马清俊郎君中的谢饮玉。

世上珠玉,京城芝桂,谢饮玉不能说有多么容色出众,可是每个人在进入此地,第一眼都只会看见他。

或许是周围人隐约以他为首的坐位?又或许是他身旁的郎君公子们都有非凡的风雅仪态?也可能是他位居其中,却如同身居冰雪世界,身旁的人再怎么使尽浑身解数试图换来他全身心的投入,也只能得到仿似出神的微微一笑。

他们走进来时,坐在谢饮玉旁边的几位郎君正在博戏,输了的那一个不以为意地大笑着站起来,随手摘下发冠,解开身上累赘束缚的深衣,露出雪白宽松的中衣,这行为非常不雅,因为他做得坦然优雅,加之时下风尚肆意开放,周围人只是笑嘻嘻地叫好起哄,一边呼喝童儿抱来琴琶,调音预备奏乐。

时值深秋,天气已经转凉,场中的郎君身长玉立,失去发冠束缚的长发如墨瀑委顿,白衣胜雪,他握着佩剑随手挽了两个剑花,剑眉星目,意气风发,尽管仪态不甚雅,却透着超拔天地的潇洒气度。

被簇拥的谢饮玉无奈地笑了起来,朝场中的输家招招手:“凤子,天色骤冷,莫要如此妄为。”

被招呼了的人乖乖地走过去,谢饮玉解下自己肩头的大氅披在他身上,又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周围的人顿时大笑起来,有人还大声应和:“凤子凤子,你以后莫叫凤子了,改名叫鹤子罢!”

被嘲笑了一顿的人也不生气,扯着大氅挥剑起舞,真如一只白鹤飞下九重天,姿态昂扬,舞姿典雅高贵,折腰如松遇雪,旋舞如风猎猎,挥袖如鹤高飞,手中剑翻飞出薄光万丈,看得众人一时痴了。

四皇子想起来这个被谢饮玉亲昵地称为“凤子”的人是谁了,王氏惊才绝艳的六郎王瑗之,小字凤子,源于王氏已故的族长一次闲谈:“瑗之,吾家稚嫩凤皇子是也。”

王家的凤子,是不少京城少女的梦中佳婿,无奈此人不通情爱,任凭小娘子们怎么示好都无动于衷,四皇子记得自己还帮妹妹递过一次诗书,想来妹妹应该也没有得到过任何回音。

但是这个对他人都不假辞色的王凤子,在谢饮玉面前竟然是这样的吗?

方才被谢饮玉一招即来的乖巧,简直就像是他家中被豢养得亲人的小狗儿了!

大概是王凤子给他带来的震惊实在是太剧烈了,他竟然有些忘记了这场小宴上之后发生的事情,也可能是漠北战役刚爆发不久,太子诸事忙碌,只短暂地饮了几杯水酒,闲谈了几句,就离去了,作为太子随身挂件的四皇子也没有留太久,很快就告辞离开的缘故。

而无论是太子的到来还是离开,都没有引起这群骄傲的世家子弟的过分注意,好像来的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被携带而来的四皇子也只是这样短暂地瞥见了属于他们的世界的一个角落。

比浮光掠影更加的短暂。

想到这里,四皇子再次仔细打量起了面前的谢琢。

他发现他竟然有些不能将面前这个谢琢和几年前的谢饮玉重合起来了。

那时的谢饮玉,有这样沉冷、静默吗?

在这样淡淡的疑惑中,他听见谢琢说话了。

“多谢殿下为谢琢奔忙,”谢琢温和有礼地道谢,“然而琢向来行事肆意妄为,年少时候气盛,年长以后更是变本加厉,自觉天下无人能居琢左右,及至目前,养出了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臭脾气,最不喜欢的就是看人眼色过活。”

“殿下说琢欲行此事,就会站上整个大夏的对立面,那么琢敢问,殿下能代表整个大夏吗?”

四皇子一愣。

“满朝文武,朱紫琳琅,是整个大夏吗?”谢琢没有停下声音,不紧不慢地问。

随着他的问话,四皇子悚然瞠目,后背上不知不觉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谢琢看出了他神色的变化,微微一笑,双手笼在袖子里,好似一只收敛了翅膀垂眸的高洁白鹤,说着大逆不道的话语。

“谢琢一生叛逆,却也想问问,天几高,地几厚,殿下可能解我心头疑惑?”

四皇子蹭一下站起来,脸色忽白忽青了一阵子,猛然咬住牙低声快速道:“宫中已有风声,你若执迷不悟,就算父皇也保不住你,虽然不至于判处死刑,但很可能是流放漠北终身,而等你出了京城,你的命就再难保住了!”

谢琢脸上出现了点真切的讶异,旋即变作了微笑:“谢殿下关照。”

他说了这么一句就不再说,四皇子又盯了他一会儿,感觉到了这人的心意坚如磐石,怕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了,愤愤地哼了一声,拔腿就走。

他虽然被好心当了驴肝肺,但是奇异地并没有多么生气,可能是因为那一瞬间又像是看见了被环绕簇拥的谢饮玉,或者是某种难以理解的情绪冲击到了他。

就算是再卑劣的人,也会对好人产生敬畏的。

被独自一人留在了秀雅堂的乔昼站了一会儿,一名侍人悄无声息地走上来提醒了一声:“三郎君。”

这是在提醒他回到自己的院子去,他还是个被囚禁的“犯人”呢。

侍人面貌平平无奇,带着种呆板木讷的朴实感,他领着乔昼再回廊上七转八转,很快转到了没人的地方。

乔昼跟在他后面,眉头轻轻提了起来,这路线跟他来的时候可不一样,眼见周围人迹荒芜,这人难道是谁派来的杀手,忍不住要先下手为强了?

没等他继续琢磨下去,带路的侍人忽然停了下来,停顿半晌后,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双膝触地,双手趴伏,额头深叩,是标准的五体投地跪姿。

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一点的乔昼不动声色地往后仰了仰,不过也松开了袖子里尖锐的竹刀。

“你这是做什么?”

侍人趴伏在地上,久久没有说话,乔昼垂着眼眸思考了一会儿,以他目前的处境,唯一一件能帮到别人的事情似乎只有——

“和六年战役有关?”

听见这个词,侍人的脊背猛然一抖,他开始疯狂地、用力地磕头,头颅砸在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咚咚回响。

“求三郎君修史!求三郎君修史!求三郎君修史!”

他一边磕头,一边喃喃重复着这句话,乔昼忽然觉得有意思极了。

“你刚才也在秀雅堂,你听见了四皇子的话,如果我继续修史,很可能会因此而死。”

侍人停下了磕头的动作,抬起一张木讷的脸,青紫的额头上伤痕累累,干枯的眼底泛起了一点水花:“我……我听见了。”

他的声音比蚊蝇更加细弱。

他听见了四皇子的话,开始害怕起三郎君真的会因此而退缩,于是出此下策,前来恳求三郎君。

“我的弟弟……就死在定州,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他们说定州军投降了,害得定州被屠戮一空,定州军都是十恶不赦的罪人,但是、但是我不相信……我弟弟不可能投降的……”

他语无伦次地说着,嘴唇颤抖,眼神呆滞:“没有人告诉我到底怎么了,史书也不肯写,可是我弟弟应该是保家卫国的大英雄,他怎么就变成卖国贼了呢?”

他在自己的思绪里呆了一会儿,猛然弯腰,又开始以更快的速度磕头:“求三郎君修史!求三郎君修史!求三郎君修史!”

一滴滴深色的泪水打在地板上,他在恳求一个无辜的人为此付出自己的性命,这个要求很无理,但他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不知磕了多少下,他看见三郎君的衣角越过他,同时落在他耳边的还有一个字:“好。”

单独一字,重逾千斤。

侍人浑身脱力,他还是跪在那里,很久之后,向着那个人离去的方向又用力磕了三个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