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间降维 > 第198章 番外·邵星澜的任务

我的书架

第198章 番外·邵星澜的任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昼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走进那片古怪的地方的, 当时他刚刚披着艾利亚诺拉的皮囊,从帝国星辰大剧院里出来,不过是为了躲避一个狂热爱好者的鲜花攻势往边上走了一步, 就投身进了一片光怪陆离的世界。

一切的物理法则都在这里失去了效用,空间延伸出了数不清的平面,上下左右在这里失去了明确的指向性,乔昼沉下心来用力分辨,才从混乱古怪的色彩中分离出了一点点能够被看见的东西。

大概只有神智完全疯狂的疯子才能有这样混乱绮丽的梦境,拼凑而成的世界翻转着下沉——又或许是在上升, 巨浪挟裹着海洋颠簸来回,深渊从太阳之巅升起, 提着花篮的卖花姑娘笑嘻嘻地扼死了深蓝的鲲鹏, 下一秒又在摇篮里啼哭, 钢铁森林中穿梭着行色匆匆的白领,他们对头上飞来飞去大打出手的仙人一无所知, 精灵在树林间跳跃,倏忽间冲入末世荒芜的废墟……

无数交杂的元素糅合在这里, 他们在自己的世界认真地上演着悲欢离合,乔昼只要一抬脚, 就能走入其中——像是穿过一道门走进一个房间那么简单。

他回头去看来处,自己所脱离的那个世界也成了万千碎片中一颗闪耀的星星。

再往前看,所有碎片都不约而同地遵循着一个共同点, 向着同一个方向而去,那边是纯然压抑的黑暗,仿佛一道顶天立地的屏障。

黑洞。

这个词从他脑子里飞快划过。

那里……是他诞生的世界吗?

这个想法从乔昼心里一闪而过, 没有留下更多的涟漪。

他对这个古怪的地方有了点猜测, 如果所有浩渺虚幻的世界都需要一个诞生交汇之地, 那么也许这里就是它们旅程的,穿过那道门,侵蚀掉高纬度的现实,它们就会拥有真正意义上的生命,正如它们之前无数次做过的那样。

乔昼对拯救世界没什么兴趣,只是为自己偶然找到了这个神秘之地感到短暂的愉悦——这意味着他可以获得更多的游戏副本,看看周围,那都是他没有玩过的新剧本!

神生漫长,他也是需要干点什么来打发时间的。

也正是这个时候,他看见一块颜色古怪的碎片以锐不可当的气势冲进了那道门,乔昼没有多想,伸出一只手随意地往那块碎片上抓了一把,整个人随之一同落入其中。

再次睁开眼,就听见了耳边吱吱嘎嘎的电子音,有一下没一下像是短路了一样,播报着讯息。

“剧本抽取……滋滋……滋……”

“帝国……剧院,演员一名,登入成功。”

嗯?

眼睛再次一眨,电子音断开,围绕着这里的满场观众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滚烫的黄沙和被蒸腾到有些扭曲的空气。

不等乔昼观察一下环境,他的视角就被迫发生了倒转——脖子上一阵拉力传来,他的呼吸被迫停止了刹那,一张胡子拉碴的脸凑过来,贪婪地打量着他的脸。

“尤物……”他用音调古怪的话喃喃道,“她会卖出大价钱的,那些阔佬会为了把她弄到床上而倾家荡产。”

这时,用于解说的电子屏才姗姗来迟,周围的一切、包括面前的男人都陷入了停滞,淡蓝色的文字铺陈开。

“旧历2078年,世界迈入了最后的倒计时,能源危机成为悬挂在人类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严苛极端的生存环境,稀缺的生存资源,不可再生的水,辐射含量超标的空气,无法种植的土地……

“欢迎来到废土第十三年,你是第四生存区28避难所原领导人的独子,即将被卖到‘犬舍’,迎接你的命运会是什么?让我们拭目以待。”

“请按照人设进行扮演,探索剧情,目前剧情探索度0”

文字贴心地停留了一段时间后,冰消雪融般散开,停滞的男人动作流畅地抬起手中的绳索——乔昼瞥了它一眼,毫不意外地发现这东西的另一头正扣在自己脖子上。

这人应该就是自己的……中间人,乔昼翻出了这个词汇,很显然,他正要把自己送到那个什么“犬舍”去。

乔昼再次看了看这个西方人面貌的男人,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更多东西。

……拜艾利亚诺拉的美貌所赐,他看起来似乎也不介意在出手这个高级货物之前自己先尝试一番。

乔昼用舌尖抵住牙齿,他本人并不是很在意自己的贞|操问题,普世的价值观对男性的个人操守要求本就不如对女性那样苛刻,乔昼虽然对这类纯粹依靠生物本能借助分泌激素获得快感的行为没什么兴趣,但也了解大致的流程。

总而言之就是,他知道,也无所谓,但是觉得没什么意思。

无论是和女性,还是和男性,乔昼都没有过什么兴趣,他知道有很多人对他有这样的兴趣,也对他发出过求偶请求,不过这些都被他一概无视了,现在遇到的情况对他而言算得上寻常。

用更通俗的话说,其实就是乔昼并不在意是否和人发生关系,如果那些追求过他的人能够坦白地邀请他,说不定乔昼还真的会出于一些奇特的考量去尝试一番。

只可惜没人会对他说出这么破廉耻的话。

于是也就没有人发现过乔昼这一奇特的属性。

那只粗糙的手滑进了斗篷,试图去扯他的腰带,乔昼对此无动于衷,只是用手拉着自己脖子上的绳索,从细微的空隙中攫取一点干燥的空气安慰肺部,布满辐射的空气里飘荡着淡淡的臭味,这气味好像是这个世界的专属,无孔不入地宣告着它即将走向死亡。

长长的金发从斗篷里滑出来,像是溅开了一地璀璨金光,乔昼忽然感觉有点烦躁,这里实在是太热了,他的衣服很单薄,并不适合应对这样恶劣的外部环境,可能完全就是从安全的地方被生生拖出来扔到外面的,脚上都还穿着单鞋,沙子滚烫的温度从脚心往上爬,像一把火撕扯着他的皮肤。

于是在男人的手即将扯开他的腰带往里伸的时候,一直没什么反应的美人忽然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就算是带着不耐烦的表情,他也美艳得不可方物。

“滚开!”

带着命令性质的语句短促而冷厉,他毫不留情地一脚蹬上了男人的□□,只有男性才能感受到的痛苦让对方的脸色顿时刷白,不得不弯着腰捂着□□断断续续地□□起来。

乔昼借此机会从地上站起来,随意一瞥,看见沙砾里埋藏的半块砖石,面无表情帝拿起来在手里掂量了两下,视线刚刚落到男人的后脑勺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喊声就传了过来。

“卡尔?你们在干什么?我不是说让你带着他先去29门口?”

来的人不止一个。

乔昼遗憾地叹了口气,在卡尔即将抬头的前一秒不动声色地扔掉了手里的凶器,露出了平和而无辜的表情。

“该死,你是不是想碰她?我说过了,她是要卖给尤金的,你知道那个家伙的毛病,你要是碰了他的人,他会把你和老鼠肉打在一起!”

几个穿着笨重的男人先后走过来,为首的人没有去听卡尔的辩解,随手把他拖到后面,警告性地看了他一眼,代替他接过了乔昼脖子上的绳子“至于你,听着——你最好不要动什么歪脑筋,跟着我们你还能到一个有吃有喝的安全地方,只需要付出一点点代价——否则,你就等着和你那个老爹一样,被辐射病弄成一滩烂肉吧!”

他的威胁对原住民应该很有效果,至少在“辐射病”出口时,乔昼看见周围几个人脸上不约而同地露出了一点恐惧和厌恶的神色。

他拉着绳子,一群人在黄沙里跋涉,时不时停下来补充水分和短暂歇脚,为首的男人手里大概有地图之类的东西,他很精准地在漫漫荒野里找到了能够行走的路线,以及可供休息的废弃建筑,乔昼对这个见所未见的末世里的一切都充满好奇心,饶有趣味地观察着那些铁皮组建的棚屋、坍塌的水塔、地下避难所厚重的大门,废土上的一切都带着粗砺荒凉的气息,直白到赤|裸的生存欲|望几乎能实体化刻在每一个铁皮盒子上。

然后他们就遇到了独自巡逻的邵星澜。

和邵星澜不同,乔昼在见到他的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老相识。

在之后的同行路上,邵星澜一直时不时地将充满疑虑的目光落在乔昼身上,显然是认为发现了什么,但又无法直接询问。

在太阳的光芒消失在地平线上半个多小时后,一行人终于来到了一扇大门前,四周的黄沙泛着古怪不详的幽幽紫光,这种辐射带来的美丽光线并不能让人感到愉悦,正相反,所有人都想离它远一点。

大门和所有地下避难所一样,非常厚实,半个水泥通道连通门口,又深入地下,门上乱涂乱画着血红的涂鸦,像是精神病人兴之所致的作品,为首的男人上前用力拍打了几下大门,又戳了几下门口的呼叫按钮,过了快十分钟,大门上悬挂的对讲器才滋滋地响起来“干什么的?”

被堵在外面十分钟的男人不高兴地回答“送货!尤金要的母狗——该死的,快点开门!我们已经在外面走了一天了!再不消毒就要去见上帝了!”

在他不耐烦的催促下,厚重的大门终于打开了一条缝,里面伸出来一个带着面罩的脸,瓮声瓮气地说“老大让她进来,你们消毒完就可以走了。”

邵星澜默不作声地跟着他们一起走进了这扇大门,和外面的高温不同,里面的温度不能说适宜,至少也在承受范围内,水泥的通道通向地面以下,两侧灰色的墙面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挂着个灯泡,用铁丝拧的罩子小心地围着,光源不是很稳定。

一行人不断往下走,走了将近十五分钟,越来越高亢的咆哮声混杂着汗臭味扑面而来,好像末世里所有看不见的人,统统聚集在了这个隐蔽的地下庇护所里。

以水泥为主体的建筑说不上好看,圆形的格局,像是一个巨大的洞穴,中间一个通天彻地的大厅,墙上则凿出了很多小小的洞,有些挂着帘子,有些没有,洞里的人自顾自地生活着,全然不在意别人的目光——也没有人会把目光投在别人身上,他们光是活下去就已经用尽了全部力气。

而大厅中央,则聚集着成百上千的人,他们大多衣不蔽体,但每个都神情狂热,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中央——那里正有两个男人做着殊死搏斗。

“咬死他!咬死他!”

他们发出了不似人的狂热呐喊,鼓励自己的同胞互相残杀,并从中获取快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