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间降维 > 第200章 番外·邵星澜的任务

我的书架

第200章 番外·邵星澜的任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犬舍的尤金最近搞到了一个新鲜货, 爱的要死要活的,跟条狗似的在对方眼前摇头摆尾,从犬舍出来的人都说, 尤金要么就是栽了个彻底,要么就是又犯了神经病了, 在娱乐资源匮乏的废土, 除了资源点的发掘和收集是不可错过的重要消息外,类似这样的花边绯闻也是调剂生活的必需品。

抽到了拾荒者身份的男主角钟辰揭下被潮气浸湿的皮质防护头套,抹了一把汗水淋淋的脸, 将打听来的消息和江念然说了一遍,他们这次的剧本还算是仁慈, 至少两人咬着牙也不是不能坚持。

要知道, 上一次他们退出剧场就是因为钟辰的落点实在太糟糕,一个侏罗纪末日背景的剧本, 钟辰开场就掉在了翼龙的巢穴旁, 他在撤退的过程中正面撞上了回巢的翼龙,光速死出了剧场。

对比起来,这个废土末世堪称温柔。

江念然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莫名其妙忽然进入这个没有尽头的“演出”,每过一定的时间就要进入剧场抽取剧本进行演绎,赚取积分,演绎失败就要扣除积分,她不太想知道积分为零会遭遇什么, 也无从查起, 这个世界似乎很大很大,经历了八次演绎, 她一次也没有遇到过重复的演员。

这里似乎就是一个超脱现实的高维世界用以取乐的游戏场, “或许是外星人入侵了也说不定”, 曾经一名演员私下里跟她吐槽过,她无法将这里的一切告知他人,一旦有要泄密的想法,心脏就会出现剧烈的疼痛,直到休克为止。

好在……好在她在这里遇到了钟辰,又通特殊道具绑定了队友关系,不至于一个人孤零零地闯下去,最后死在哪里了都没人知道。

“犬舍?是我们明天要去探索的点?”江念然正在将废弃罐头的铝片剪下来,一点点压平回收利用。在废土,一切资源都宝贵无比,曾经不怎么做家务的江念然也在摸爬滚打中学会了面不改色地拧掉爬虫的头扔进嘴里补充蛋白质。

当然,在充满核辐射的废土里,在外头爬的玩意大多都不太好惹,看看它们颜色诡异扭曲的身体,就知道拧头扔嘴里绝对是找死捷径。

江念然惋惜地看着一只蝎子模样的大虫举着钳子从门口爬过。

可惜了,这得有两口呢。

这个念头从脑海里转过,她从身边那堆杂物里翻出一块小布片——和邵星澜袖子上缝的那块很像,不过这一块更加破旧,上面还有斑斑血渍。

她粗糙的手指在地图上划过,点了点上面的一个圈“就在西边,步行大约三十分钟。”

钟辰解下背包,解开搭扣“换到了半个单位的水——你的探索度到多少了?”

探索度就是逼着他们去冒险、去闯高危险境,演员的经历越危险刺激,获得的探索度就越高,但如果是多人共同冒险,难度下降,相应的探索度也会降低,而一个剧场里能获得的探索度是有限的,剧场鼓励演员独自去冒险,这也是那些“观众”喜欢的剧情。

江念然调开面板看了一眼“百分之七十八。”

靠着墙壁坐在墙根的姑娘脸庞脏兮兮的,被草草绞断的长发参差不齐地挂在耳朵上,只有一双眼睛锐利坚毅,嘴唇青白干裂,脸颊上还有没有完全愈合的血痕。

钟辰的模样比她更加狼狈,这都是在这类高危世界探索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两人谁也不觉得苦,相反,他们都在为了自己能够熬到现在感到单纯地高兴。

“我八十三了,明天先一起到犬舍,然后换你出去探索,应该能把进度拉上去,最好在一周内脱离这个剧场,这里的辐射含量很高,待久了恐怕还会有别的危险。”钟辰很快下了决定,江念然没有异议,也没有说什么要他照顾的话,他们在这里是同伴,是战友,是共同扶持前进的伴侣,是两棵并肩的大树,任何希望用女性身份想讨到差别待遇的人早就在前几个剧场里积分归零了。

不要一味依靠别人,不要将生命和希望放在他人的怜惜上,这是江念然在第一个剧场里就学到的道理。

“我们进来之前,那个男的……”江念然犹豫了一下,第一次提起这个话题,“我觉得他很奇怪,他好像知道什么,你说他会不会也是?”

“可能吧,主持人播报参演名单的时候,咖啡店里有三名演员,估计另一个就是他,就算当时不是,他跟我们站得这么近,又拉着我,也被带进来了。”钟辰拧开铝瓶盖子,轻轻闻了闻,递给江念然。

“比起他,我对最后那个演员更感兴趣。”

“啊,你说那个,主持人播报的时候居然都卡壳了,我也很好奇,要是能碰到就好了。”江念然接过瓶子,小小地抿了一口水,珍惜地拧上瓶盖重新放回包里。

在第二天太阳升起之前,趁着点清凉的空气,两人快速收拾了随身物品,带上所有能带的东西,向犬舍进发。

犬舍对能充实劳动力的拾荒者是来者不拒的,正值壮年的两人很轻易便被接受了,在经历了简单的消毒措施后,男女主终于踏入了这个末世的迷乱仙境。

门口木板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各种必需品的今日价格,价目表后跟有不同的联系方式,显然这是一个运营了一段时间的交易所,江念然凑过去仔细地看了一遍价目表,心中估算了一下兑换率,觉得其中某些生意也可以做一下,而习惯了进门先看制高点的钟辰则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二层隐蔽高台上的人影。

那个地方位置十分优越,可以轻松纵览全场又不至于被过度关注,应该是老板的位置,钟辰正打算观察一下,身边掠过一个人“先生,需要向导吗?”

“不——”钟辰的拒绝还没出口,眼神霍然变化。

站在这里对他微笑的赫然正是那天在咖啡店抓住江念然不放的那个男人!

“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邵,是第三十五号救援队队长,编号a372,很高兴见到你们,钟警官,江老师。”

一上来就满口胡话的邵星澜直接把钟辰和江念然给震住了。

“什么……救援队?”

“三言两语很难解释,但二位不会以为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牵涉到数量庞大的公民,国家会一无所知吧?只是我们人力有限,加上这个奇怪的世界存在很多交流限制,所以现实里很难与诸位沟通。之前的冒犯很抱歉,我只是为了能和你们一起进入这里。”

钟辰和江念然一时间呆住了,完全不能接受这个消息,原来国家一直知道?他们不是孤军奋战?一直有人在试图联系、帮助他们?

长久的逆境求生没有让江念然落泪,但蓦然找到了组织的感觉却让她不由得鼻子一酸。

比起江念然,职业特殊的钟辰天生就对这些事情有一定的敏感性,他半信半疑地看着邵星澜,对方没有留给他追问的时间,对他打了个手势“先不要在这里说话了,人多眼杂,到那边去——有人已经注意到你们了。”

最后一句话令他们心神一凛,瞬间恢复了警惕,跟在邵星澜身后走到了一个不算封闭的角落,江念然率先询问“你刚才说的,谁注意到我们了?”

“二楼,你的男朋友应该发现了。”邵星澜将话题抛给钟辰,钟辰迟疑了一下,点点头。

的确是有人在看这边,但到底是随意好奇地看一下,还是别有用心地注视……

“那是尤金最新的情人,如果你们关注废土的消息,应该有听说过这件事情,他名义上是尤金的情人,但实际上几乎已经代替尤金成了犬舍的主人,从你们进门的那一瞬间,他就在看你们,而且……他也是演员之一,就是当时登录的最后一个。”

邵星澜堪称豪迈的情报大放送让钟辰二人有点来不及消化,邵星澜故意不给他们留下思考的时间“你们也知道,在这鬼地方,总会有一些人爱干损人不利己的事,我尝试和他接触过,这是个高危分子,建议你们尽量避开,不然很可能就面临探索度归零的绝境。”

邵星澜手里的情报少得可怜,只能东拼西凑地用尽已知信息从男女主口中套话,假扮官方人员获得信任是第一步,搬出一个共同的危险敌人是第二步,在短时间内他只能用这种办法成为男女主的“盟友”。

“我们的积分还够逃脱一场无效扮演,你呢?”钟辰反问。

积分能抵消演出失败带来的惩罚,邵星澜迅速记下这条信息,若无其事地抱怨“我能有什么家底,上面要求救人为先,尽量联络足够多的公民,我也没攒下什么积分,不过也是为人民服务啦。”

钟辰正要说什么,目光一凝,邵星澜反应更快,往前猛跨了一步,转身恰好挡在江念然面前,兢兢业业地扮演了一个将公民安全放在心上的救援队队长形象。

站定之后,他再一看,不由得心脏微微一提。

站在不远处的青年嘴角挂着莫名的笑容,体型兼有女性的柔软婀娜,又有男性未长成时的修长清瘦,两种特质揉杂在他身上,配上那张天生美貌的脸,一种难以言明的古怪暧昧从他的骨骼里流淌出来,像是粉色的蜜、晦涩的糖,淡紫色的眼睛噙着梦似的笑意,他张开嘴的一瞬间,钟辰竟然感到了心惊肉跳的恐怖“啊,你们在这里。尤金今晚举办宴会,作为我的朋友,你们难道不愿意和我坐在一起吗?”

谁是你的朋友!

江念然下意识地想要反驳,可不知怎么的,她居然没敢张嘴。

尽管面前的大美人非常、非常的温柔漂亮,但作为生物的本能,还是让她克制住了某些不太好的想法。

不过也正是这句话,让他们确定了面前这人的身份,也许他就是邵星澜刚才说的那个“最后一名演员”,高危人物。

钟辰和江念然不约而同地在心里给他打上了猩红的危险标记。

三人作为“客人”,被带上了二楼的宴会厅,钟辰和江念然都意识到这或许是一个能提高探索度的节点,谁都没有胆怯后退,而邵星澜……

他就更不在意这点危险了,能把黑洞生物和剧情男女主放在眼皮子底下,在观察黑洞生物目的的同时,还能紧跟男女主步伐收获情报,这是什么天降馅饼啊!

然而不管是准备好去赴龙潭虎穴的钟辰江念然,还是抱着坐山观虎斗心态的邵星澜,都没想到会看见这么令人迷惑的场景——他们眼中的高危人物小鸟依人地依偎在尤金身旁,笑吟吟地做着一个情人该做的任何事,驾轻就熟的姿态让人怀疑这才是他的老本行,而他们……就好像是真的被请来观赏恩爱场面的。

三个特邀嘉宾不是很能理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