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间降维 > 第207章 番外·海妖

我的书架

第207章 番外·海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洛伦佐在迷蒙和疲倦中被深蓝的人鱼环抱着游向海洋深处的亚特兰蒂斯, 比他更早被擒获的人类早就落入了人鱼们梦幻美丽的陷阱,海面上昼夜回荡着人类嘶哑的哀鸣, 直到第一批人鱼卵成熟到能够脱离母体为止。

和他们不同, 拥有整个深海的人鱼之主不需要可怜巴巴地守着炎热干燥的礁石,亚特兰蒂斯就是他的巢穴,但人鱼的天性让他更喜欢在地盘上开辟一个足够隐蔽、深邃、幽暗的洞穴, 用柔软的海草铺垫, 用散发着莹润光芒的珍珠装饰——藏匿起独属于他的伴侣。

得偿所愿的深蓝人鱼破开水流,一路下潜, 被人鱼初步同化过的身体开始向异常转变, 海底的恐怖压力变成了母亲温柔的手掌,轻轻抚摸着洛伦佐,带着他往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下沉。

当他再次醒来时,又感受到了沉甸甸的重量, 冰凉的鳞片贴在赤|裸的肌肤上,海水咸腥的湿气充盈在鼻端, 湿润冰冷的呼吸喷吐在他脖颈上,带出一片麻麻的痒,人鱼就算是在极致兴奋的情况下也没有能让人类感到适宜的温度, 在珍珠微弱的光芒下, 那头深蓝的长发像是蛛网一样笼罩住了洛伦佐的视线,他能看见自己攀在人鱼肩膀上的手布满了暧昧的淤青, 湿滑的黏液从彼此的皮肤上滑下,让他们变成了封在琥珀里的两条蛇。

粗壮的鱼尾死死缠绕住人类的双腿, 薄纱般张开的尾鳍盖在洛伦佐小腿上, 在晃动间甩下鳞片上的水珠, 人鱼尾巴上的鳞片有成年人小半个手掌大, 片片咬合的时候像是大理石般顺滑,但是总会给人一种古怪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它始终冰凉,无论两人怎么凶狠地纠缠撕咬,像是要把对方的身体吞吃入腹,用凶悍的亲吻和禁锢代替温柔的耳鬓厮磨,那条鱼尾一直冷酷地践行着主人的命令,将狡猾的刺客死死缠绕在原地。

洛伦佐的头发湿漉漉地黏在皮肤上,说不好是海水还是汗水,亮晶晶如细碎的钻石,在他每次吞咽的时候从额角、下颌滚下去,被人鱼贪婪地一一舔舐干净。

刺客一只手死死抓着人鱼的长发,这头丰盈美丽的深蓝色长发顺滑如丝绸,每一磅都能卖出同等重量的黄金,但他毫不怜惜地攥着这头长发,每当人鱼动作过分了,他就扯着头发把人鱼从自己身上掀下去,甚至捏着刀片怼在塞壬眉骨下,塞壬妖异的美貌丝毫不能打动他的铁石心肠,哪怕对方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

事实上他的选择非常正确,这种对待野兽一样不留情面的凶悍手段才是人鱼唯一能从中理解信息的,至少塞壬被掀下去几次后就不再试图搞那些花里胡哨的手段了,反正……反正对人鱼来说,求欢过程中暂停三四次也不是什么大事。

但即使是在人类中也数一数二的坚韧强悍灵魂也无法接受人鱼不分昼夜的长期求欢,有那么几个时间段,洛伦佐的神智陷入了空茫的白,无法言喻的酥麻冲破了神经末梢能承载的极限,化为狂暴的旋风抽打着他的灵魂,所有内脏都搅成了黏稠的一团,稀巴烂地摊在人鱼面前任这头野兽肆意赏玩。

在这几个隐秘的短暂片刻里,锋利的撒丁刺客像一样柔软,迷迷糊糊地被塞壬抱在怀里蹭着脸颊,他垂着被汗水和泪水打湿了的睫毛,琥珀色的眼睛里没有什么情绪,懒洋洋的仿佛困倦休憩不愿醒来的大猫咪,那种力竭的虚脱感让他好像漂浮在云端,但人鱼很快又会把他拽进深海。

他们像是两团新鲜滴落的树脂,要彼此流淌融化在一起。

——直到人鱼卵着落在温热的母体中。

“纳瑟,纳瑟。”

塞壬在洛伦佐陷入昏沉的睡眠中时,拍抚婴儿般笨拙地拍抚着伴侣的脊背,低声吟唱着只有人鱼才能听懂的歌曲,与海水共鸣的美妙嗓音回响在这个海面以下近千米的洞穴里,偶尔他不会唱歌,只是喃喃自语着这个词汇。

像是怪物在吟诵它的圣经。

洛伦佐再次醒来时,周围还是粼粼荡漾的海水,不知何处而来的光散开柔软的晕,能够看清四周的东西,塞壬不在这里,他坐起来,揉了揉腰,把依旧潮湿的头发拨到耳后,脱去了风流浪子带笑的面具,神情冷漠得有些异常。

人鱼悠远的歌声飘飘荡荡地回响,洛伦佐想了想,慢吞吞地捡起旁边的衣服穿上,这已经不是他来时穿的衣服,看式样,是十几年前流行的,大概是从某一艘沉船上找到的东西。

洛伦佐一点点活动开有些僵硬的筋骨,迈着轻盈无声的脚步走到洞穴边,向外看了一眼,映入眼帘的场景令他瞳孔微微一缩。

一座庞大古老的城池向他展露了全貌,中古文明的巅峰杰作犹如明珠嵌在人类无法到达的深海之下,高大的罗马柱上雕刻着英雄的面貌,宏伟的广场上台阶森然,宽敞的街道足够六驾的马车肆意奔驰,钟楼顶端立着女神已然模糊了面容的雕像。

美貌的人鱼们在人类精华的杰作下游走,立柱和广场都是它们游乐的园地,野蛮地厮杀,或是同样野蛮地交|媾,海蛇的尾巴从钟楼的花窗口垂落下来,在晃荡的海水涟漪中摇摇摆摆,像是一片摇晃的海藻,厚重的青苔覆盖了精美的雕刻,藤壶和贝壳占据了所有角落,层层叠叠堆积起如山的甲壳,翕张间喷吐出雾气般密密麻麻的子嗣。

除了深海的霸主和它们食谱上的物种外,还能看见不应存在于此地的人类的身影。

虽然很难再说这样的人到底还是不是人。

他们有男有女,大多神情麻木,安然地坐在一处,彼此之间相距很远,腹部隆起,四肢异常地纤细修长,这让他们的身体比例看起来非常可怕,就在洛伦佐遥遥的注视下,其中一名男性人类忽然弯起了脊背,他的肚子是周围人中最大的,他用过分瘦长的手臂抱住了自己的肚子,这动作的意味不言自明,然后……

然后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了生产。

珍珠白的卵一个接一个脱离母体,每一个都有足球大小,透过半透明的膜,可以清晰地看见里面蜷缩着一只小小的人鱼,离他最近的那条人鱼亲昵地贴着人类的脸,任凭卵被海水带走,冲到其他地方去,五六个卵被生出后,人鱼的动作有了变化,它伸出双臂抱住了人类,长长的鱼尾缠住了人类的腿——洛伦佐的神情变了,这个动作非常眼熟,是人鱼的求欢标志,但是那个男性的排卵并没有停止。

显然人鱼并不在乎这个。

这堪称惨烈的场景连刺客之首看了都头皮发麻,但周围的其他人类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好像对这场面司空见惯了一样。

人的尊严、人格、思想,在这里前所未有地被从他们身上剥离得干干净净。

这就是被人鱼抢夺来的人类伴侣。

“我果然还是人类派的,”洛伦佐无声地自言自语,“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了不起的杰作……”

“就算丑恶,也丑恶得有趣。”

他伸出一只手,遥遥地对那些麻木呆滞的人们一抓,像是从他们身上抓取到了什么无形的东西。

“用真实的人生当做货币,这种生意也太糟糕了,不过我一向坚持公平交易。”撒丁的刺客首领收回手,不再看下面的惨剧,而是转身回到了幽暗的洞穴里。

死亡开始笼罩在亚特兰蒂斯上方。

死神的裙裾似乎偏爱上了这片深海,横行无忌的海中霸主们被格外眷顾了,正当壮年的人鱼一条接一条死去,利爪造成的恐怖撕裂伤贯穿胸腔,肌肉外翻,断裂的白骨靠经络连接在一起,勉强没有散开,深海之中,只有人鱼才有这样恐怖的杀伤力,同族的厮杀在这个族群中也十分常见,他们的死亡没有引起任何的注意。

只有塞壬敏锐地嗅到了那一点异样。

他凝视着自己沉睡的人类伴侣,冰凉的手在对方的腹部逡巡,等撒丁刺客不耐烦地醒来,用带着起床气的暴躁眼神看过来时,他才露出一个柔和点的笑容,轻声说“最近外面有点危险,死了很多同伴。”

洛伦佐挑起眉梢“什么意思?”

塞壬静静地坐在他对面,人鱼的坐姿非常优雅,完全看不出来他们皮囊下凶残冷酷的本性。

“我的意思是,洛伦佐,你要注意安全。”

长久的沉默后,人鱼的君主慢慢地说出了这句话,深蓝的眼瞳里有了点类似人类的情绪,但他并不很明白这情绪是什么,只觉得浑身都因为这情绪而难受,又痛又麻。

我是要死了吗,塞壬茫然地想,还是中毒了?

如果我死了,那他该怎么办?他会回到岸上去吗?会不会有别的人鱼或是人类能够拥有他?

另一种情绪因为这个猜想而占据了他的思绪,塞壬急迫地开口“我说过把亚特兰蒂斯送给你——”

所以你能不能不要走?

洛伦佐不明所以地回望他“然后?”

塞壬忽然感觉极致的孤独,诞生于海洋的物种从未感受过这样的孤独,此刻比整个海洋更为寂寞的孤独淹没了他,让这个非人的君主都恐惧得想要将自己蜷缩成一团。

“我……”塞壬想说话,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于是他再次陷入了茫然,直到洛伦佐又一次困得睡了过去。

“纳瑟。”人鱼的声音很久之后才轻轻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