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间降维 > 第39章 幽都夜行(十八)

我的书架

第39章 幽都夜行(十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昼让姚鹂去挖坟的时候倒是没想过还有诈尸这一出, 他只是按照正常的游戏解谜思路,双管齐下找线索罢了。

如果这是个解谜游戏,那显然需要解开的谜题就是万家子孙无故夭折的原因了。

按照姚鹂描述的《魔都诡事录》剧情, 万家一直富贵平安到了桑宿宿闯出偌大名气, 自始自终都是十里洋场的首富,可见他们的恶行并没有败露。

不过根据乔昼的推测,若是桑宿宿后期真的厉害到了兰因这样的程度, 那没理由兰因能发现的事情她发现不了, 尤其她还已经与万昌明结婚,发生在身边的事情她会没有注意到?

兰因不管这事是因为他性格有缺陷, 不觉得有揭发此事的必要, 那桑宿宿又是为何保持了沉默呢?

要么就是桑宿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帮着遮掩了, 要么就是她用了别的办法替换了以人命发财的阴毒法子, 姑且算是带万家“回到了正道”。

可是乔昼觉得等第三方来“主持公道”这事儿很无聊, 哪有苦主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来得有意思,于是随便让姚鹂去插了一脚,本来只打算装神弄鬼一下,没想到居然真有点文章可做。

“前几个也回来过?”乔昼想起兰因说的“我以为还要三四天”,问道。

“回来过, 入殓师守灵七日姑且算是有这么点道理的, 第一个死后万家原本不信,想早早把我打发走, 所以我看着下了葬就走了,谁知道第四天晚上他就回来了,把万老爷吓破了胆。”

“第二个是第三天晚上回来的, 我刚好在, 就把他送回去了。”

兰因望着投在雕花木门上直板板的影子, 若有所思:“这一个……出来的很快啊。”

着急忙慌地将人下葬也正是因为万老爷害怕起尸,虽然埋进去了也会有这么一遭,但是总比就在家里闹起来要好。

“你不知道?”乔昼冷不丁地问。

兰因能看出死者死因有异,会看不出他们之后将要诈尸寻仇?

兰因提着灯笼,垂下眼睛有些不好意思似的笑了笑:“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

乔昼顺着他的话说:“的确很有意思。”

兰因眼睛亮亮的:“是吧?可惜父亲不能理解。”

“我出生那年天下已经乱起来了,没过两年末帝退位,朝廷也没了,到处都在闹打仗,有的要独立,有的要复辟,街上都是饿死的人,我跟着父亲出去收尸,一车一车地往乱葬岗拖,垒起来的尸骨可以有这么高。”

兰因抬手在自己腰部比了个高度,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

“南边也打仗北边也打仗,到处都在闹饥荒,还有疫病,死掉的人连收都收不过来。”

那是一段极为荒唐的年月,没有什么风花雪月的情怀,写在书里流传后世的浪漫文化碰撞和思想交流是属于中上层阶级的,下层人只想活下去。

兰因那一年七岁,却一句已经在入殓问阴一道上展示出了非凡的天赋,兰父中年得子,妻子生下兰因后不久就撒手人寰,因此他对这个得来不易的小儿子极为珍视。

当时社会动乱,一度到了军队在大街上抓壮丁的程度,好容易过了最混乱的时节,饥荒又来了。

向东逃难的难民涌入魔都,粮商大户趁机提高粮价从中牟利,饿死的人直接倒在路边,高耸的肋骨撑起薄薄的皮肉,手脚都只剩下骨头的轮廓。

遭逢乱世,入殓师就不得不出门了,抚慰死者、收敛尸骨是他们的活儿,兰父带着小兰因出门收尸,一辆破旧的推车可以送十几个人,尸体摞起来比两个兰因还高,却不怎么重,因为他们死前都只剩下一把骨头和一张皮肉了。

小时候的记忆很模糊,时断时续像是劣质的画片,兰因记得那段时间他好像在生病,每天都没精打采地跟着父亲出门,回来后要喝很多苦涩的药,一有空就要折纸扎花,而且城里死的人实在太多,连白事铺子的纸都开始涨价。

值得书写的匮乏回忆就这么点儿,一边跟着兰父学入殓,一边现学现卖出去收尸,兰因有一年多的时间都是这么过的,后来年景稍微好了一些,倒伏路旁的饿殍少了许多,萧寂的城市渐渐恢复了生机,带着坚船利炮而来的洋人将这里打造成了富贵繁华的大都市,租界遍地开花,灯红酒绿歌舞升平,乍一眼看去竟然有了太平盛世的景象。

兰父开始专心教导兰因,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发现了他的特殊之处,试图灌输给他正常的道德观念,但是直到数年后病逝,他也没能把儿子教育成一个正常人,倒是兰因无师自通地学会了伪装自己。

世代入殓问阴的兰家出了个廪赋绝伦的天才,很快整个魔都都知道了兰因的大名,上门来请他入殓问阴时都要恭恭敬敬地称呼一句“兰公子”。

乔昼听兰因语气平缓三言两语说完了自己乏善可陈的过去,视线在他手里那盏灯笼上极快地一转,好像又对这灯起了兴趣:“这是你做的?”

兰因晃了晃乌木的手柄,八角宫灯下悬着的流苏晃晃悠悠地摇起来,在淡蓝光晕中摇出水波一样的纹路:“你喜欢?我可以给你也做一个。”

“不过……”他意味深长地看着乔昼,“你拿了我的灯,以后就是兰家的人了。”

“拿着我的灯,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你。”

乔昼心思一动,开玩笑似的问:“那这算不算对你来说意义重大的东西?”

兰因朝他笑:“算啊,当然算,我就是死了也不会忘记的。”

乔昼双手按在手杖上,点点头,含糊地说:“那可真是——太好了。”

哈,他难道怕兰因来找么,他到时候拿了道具就跑,有本事兰因就打破次元壁追过来啊。

他们在这里“打情骂俏”,外头那个死而复生的孩子却等不住了,灵堂大门被咣当一下推开,门外阴风倒灌进来,室内温度骤然下降,地面甚至结起了薄薄的霜白。

灵位前两支儿臂粗的白蜡烛火苗先是往上猛烈地一窜,旋即弱弱蔫下去,橘色的火苗转变成了幽幽的青绿,将周围白绸映成诡异不详的惨绿。

门口的不速之客还是昨天乔昼见他的那个样子,一身浓艳的团花大褂,头上戴着嵌了玉石的小帽子,脚下一双粉缎靴子上满是厚厚泥巴,一张脸被兰因修饰成粉装玉琢的笑模样,配上那双瞳孔放大阴惨惨的眼睛,颇有种毛骨悚然的阴森感。

他站立的姿势很奇怪,整个人都顶着拔着往上使劲,肩膀微耸,脚尖踩着地面,脚跟高高悬起,一看就不是活人。

雕花木门打开后,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直挺挺地往灵位前跳去,至于一旁大大方方地站在那儿旁观的兰因和乔昼,他就像是完全没看见似的。

黑黏的坟头土随着他的脚步被印在地上,冰冷的绸缎面料擦着乔昼和兰因而过,将一股酸腐味送进他们鼻腔。

身死至今不到两日,他身上就已经有了浓烈腐臭味,袖管里露出两只惨白僵硬的小手,皮肤上尸斑点点。

兰因单手揽着乔昼往后退了一步,避开这股直冲天灵盖的气味,那对乌黑涣散的眼珠忽然往这边轮了一圈,停了半晌没有发现什么,继续往前跳去。

灵位摆在一条长案上,案前供奉有各色糕果点心,香炉里余香袅袅,两只尺余长的白蜡烛一左一右燃着绿火,他停在长案前,孩童的身高只勉勉强强能够到长案,他出僵硬的手臂,嘎吱嘎吱在上面抓了一通,果盘糕饼被打翻散落了一地,随后翻下来的就是那对长蜡烛。

一根蜡烛骨碌碌滚到了地上,一根则倾斜着被他抓在了手里,年幼的孩童没有表情的脸上显出一点诡异的贪婪神色,拉长了脖子,将口鼻凑到那点烛火上,长长吸了口气,旋即脸上就有了扭曲快意的飘飘欲仙。

一个孩子露出这样的表情实在令人后背发寒,但无论是兰因还是乔昼,此刻的注意力都不在他身上。

两双颜色各异的眼睛,正死死盯着滚落到地上的那支白烛,万家不愧是巨富人家,买的白烛都特别抗风耐燃,从这样高的地方滚下来,还被风吹了一遭,竟然还颤颤巍巍坚强地亮着点光焰,而蜡烛头正对着的地方,恰好是柱子上悬挂下来的罗缎帷幔。

轻飘易燃的布料很快被烧卷了边,火焰从下往上攀爬,吞噬着轻薄昂贵的丝绸罗缎,只是短短数秒,小半张帷幔就烧了起来,木结构的房屋和里面各色家具玩器多是可燃物,全部烧起来也不需要很长时间。

而那个小鬼还浑然不知地伸着脖子吞吸着那点供奉的香火。

兰因看了眼乔昼。

乔昼侧过脸看了眼兰因。

他们谁都没有说话,但同时抬起了脚,利索快速地走出了灵堂,还同时颇有默契地一人一边无声地掩上了两扇雕花木门。

不至于困住人,但是等下人发现火起,火情必然已经救无可救一应财物都将化为飞灰,只能留下逃命的时间。

如果里面再混上一个前来寻仇的活尸,那想跑的那几个也大概率跑不掉了。

有仇报仇有冤报冤,靠人命换来的富贵怎么来的就怎么还回去。

兰因提着灯带着乔昼,两人在万家雕琢精美的山水园林里慢悠悠地走着,虽然是顶着个火灾逃命的名号,但他们这架势和闲逛游园也没什么区别。

万家花了几十万银子堆砌起来的园林,很快就要化成泡影残骸了,不多欣赏一下实在对不住那些钱。

走出灵堂的范围后兰因手里淡蓝的灯就恢复成了橘黄色,沿路遇到的家仆们对他们随意闲逛的行为没有任何质疑,大概是得过主家的吩咐,一直到他们快走出大门,身后才隐隐传来骚动和喧哗。

“走水啦!”石破天惊一声凄厉尖叫划破半个夜空,刺耳锣鼓响起,当当闹醒了整座熟睡的宅院,这时赤红亮橘的火焰已经照亮了小半座万家宅子,嘈杂喧闹声声入耳,随着大火蔓延开来,不仅是万家沸腾了,连临近的居民和街道上的巡更人都跑了出来。

听见响动的附近居民匆匆赶来,手里提着各色容器,他们脸上神情各异,有的是真心想救火以免火势波及周围,有的则是想趁机摸进万家拿点浮财,魔都首富之家,说不定拿个什么就余生无忧了呢?

东西南北赶来的人越来越多,明明是夜晚,却硬是搞出了白昼人山人海的架势,尽管有宵禁的命令顶在前头,但是宵禁显然是拦不住人们参与救火这样的大事的。

乔昼和兰因在不远不近的偏僻处看了一会儿,一直等到大火烧红了半边天,万家救火的仆从都争先恐后地往外逃出来,而无论逃出来的人有多少,他们始终没有发现万老爷那个中等身材肥厚均匀的身影。

两人逆着人流往柳子巷的方向走去,一个提着盆儿的青年忽然撞进了乔昼的视线,对方对视线也很敏感,第一时间就看了过来,对视了不到两秒,二人就随着人流擦肩而过。

乔昼轻轻皱起了眉头,怎么是他?

而混入人群来万家打探消息的周见青跑出十几米,站定了回头张望片刻,没有再发现那个给自己奇怪感觉的外国人,暗暗将那张给人深刻印象的脸藏在心里,准备回头再做计较。

姚鹂对人民军队的信任非比一般,一见到周见青就将自己和宋成功对于这个世界的猜测以及《魔都诡事录》的剧情全倒了出来,乍一听闻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就连周见青都愣了好久,但无论这事是不是真的,有线索总比无头绪地乱撞要好。

于是周见青决定混入万家这个重要剧情发生地看一看,谁知道正好就碰上了万家着火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正适合他浑水摸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