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间降维 > 第44章 幽都夜行(二十三)

我的书架

第44章 幽都夜行(二十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周见青随手拔了一根草茎叼在嘴里, 他烟瘾不大,但在极度紧绷的状态下也会找点代餐试图舒缓一下肌肉。

他身后是一支刚汇合不久的尖刀小队,尽管每个人身上都有些狼狈, 好在没有发生减员。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处二层民居,墙体坚固, 地理位置优越, 接受过专业军事训练的人们在极短的时间内用各种工具布置出了一个临时的防御工事,最后归队的副队江星城还搞回来了一些好东西。

“了不起啊小星星,去哪里打秋风了?”周见青盘腿坐在窗边,面前地上摆着几把□□和两把手|枪,一块大花布裹着数盒子弹还有不知为何混入其中的几只铜哨子。

周见青拿起□□熟练地拆开看了眼里头结构,心里就有了点数:“古董枪啊这是, 小星星你去打劫警察局了?”

江星城习惯性地纠正他:“别叫小星星, 恶心不?——去了警察总署,我刚好离那里近, 搞点武器总没错, 但是也只有这种老□□,□□都是高级军官才有的,我翻了两个办公室就差点被堵住, 只好先跑了。”

周见青抬头看了眼窗外,窗子已经被他们堵上,只留了一个狭小的瞭望口, 外头还是群魔乱舞,不过目前他们还没有引起注意。

“来来来,你们副队给你们搞到好东西了!”

他压低声音吆喝一声, 把队员们召过来。

尖刀小队的成员们都是射击好手, 快速商量了一下分了枪支弹药, 嘻嘻笑着去向江星城道谢。

江星城出身双教师家庭,从小被养的脾气温和、待人细致,对自己的队员们更是周到,像护崽子的母鸡一样,队员们都知道他这个性格,在他面前比在周见青面前更爱闹腾。

江星城被他们围着闹也不生气,无奈地把他们一个个推开:“去去去,干你们的活去,离岗三分钟算是违纪啊,一会儿周队骂人别怪我没提醒。”

队员们朝他嘿嘿笑着做个鬼脸,挤眉弄眼地小跑回了自己的岗位,民居里还有他们沿路收拢来的四十多个幸存者,外头变故这么大,躲得很好的幸存者们也不得不跑出来了,正好被周见青他们撞见。

瞧着这些当兵的交谈时神态轻松,幸存者们绷紧了的神经也放松了一点,不再像之前那么紧张。注意到他们的神情变化,江星城悄悄松了口气,他就怕这些人紧张过头做出点什么不可预料的事,到时候牵连的可是六十多条人命。

周见青瞥了一眼自己的副队,嘴里的草茎从左边拨到右边,草汁子麻涩的味道糊住了他的舌尖,周见青皱着脸呸一口吐出草茎,又望瞭望口外看了一下。

这一眼就把周见青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

他腾地翻身坐直了,整个身体拉紧如上弦了的弓,侧脸绷出冷峻料峭的弧线,乌黑的眼珠冷厉沉稳,比丛林中等待捕猎的豹子更具攻击性。

其他队员虽然在各干各的事情,但也将一部分注意力一直放在瞭望口的队长身上,见他忽然行为有异,所有人都提高了警惕,下意识抄起枪,锐利如鹰隼的视线四下扫视。

周见青朝江星城比了个国际通用的召唤手势,被召唤的一方压低身子,贴着墙壁走到他身后,周见青适时地低下头给他让开视野,轻声耳语:“是我眼花了还是它们瞎了?”

江星城一时间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但等他将眼睛凑上那个小口,不出三秒,本就大的眼睛又大了一圈。

不知何时街道上泛起了朦胧的雾气,一条队伍浩浩荡荡地走过来,里面男女老少混杂,目测有上百人,虽然脸上神情紧张局促,互相抱团走得很近,但是能看出来他们对于自己目前的处境还是比较放心的。

而那些游荡着的怪物竟然真的跟看不见他们一样,明明就在一伸手就能碰到的距离,却偏偏几次三番让他们走过,上百人的队伍就这样大大方方走在路中央,简直和大□□没什么区别。

“等等,周队,你看那个领头走在最前面的。”

江星城很快发现了事情的关窍,目光落在与这忐忑不安的上百人格格不入的领头者身上。

这人着实是醒目,不说他带头的突出位置,但看容貌、身形,还有大白天提着个灯的古怪行为,处处都写明了他身上的特殊。

“嗯,看见了。”江星城能发现的问题,作为队长的周见青当然不会发现不了,他蹙着眉头,手指轻轻刮着鬓角,冥思苦想起来,“这个人……我感觉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尖刀小队的地位特殊,接过很多不可言说的任务,除却救援人质、军事指导外,还有一些清除目标、甄别敌我的任务,再加上他们自己本身身份就特殊敏感,每个人都有着过目不忘的好记性,对于记忆人脸更是有一套自己的法门,大多数人见过一面就会有一定印象,下次还能准确辨别出来。

周见青向来信任自己的记忆力,他觉得自己见过这个人那就一定见过,但是具体在哪里见过呢?

印象不算深刻,说明只是瞥过一眼,或许是擦肩而过?可是对方长得这样出众,周见青又不是审美异常的傻子,看到这样好看的人也会本能地多留意一下,怎么可能只是一瞥就放过去?

除非当时有更严重的情况让他分了心,或是在场还有其他值得关注的人——

抽丝剥茧之下,周见青很快回想起来:“昨天晚上我去万家的路上,正好跟他照了个面!”

他去万家去得匆忙,当时这个青年身边还有另一个更引人注目的外国人,将他的注意力分去了大半,所以他的记忆里只有一个模糊不清的剪影,但到底是千里挑一的美人,就算是一个剪影也让周见青印象犹存,这么一见之下立即对上了号。

“就他一个人?跟他在一起的另一个呢?”周见青喃喃道,引来江星城疑惑的一瞥。

“什么另一个人?你认识他?”

周见青还没有回答,下方那支队伍就有了动静,里面的青年男女开始大声朝四周喊话:“有没有幸存者!我们是来救你们的!不要害怕!有没有幸存者!”

他们大声重复着类似的语句,喊得街头巷尾都能听见,偏偏那些怪物跟聋了一样充耳不闻。

被这些声音惊动的民众们下意识坐直了身体,有人颤颤巍巍地举起手:“那个……同志啊,外头是不是有人在喊,说是来救我们的?那是你们部队的吗?”

周见青将他们救出来时就保证过后续会有部队前来支援,他们也是因此才安心留在这里,民众们对于国家和军人的信任还是很深的,灾难中只要有人表明自己的军人身份就能得到大多数人的信赖。

人群隐隐骚动起来,他们用渴望期待的眼神看向周见青,这么一段时间下来,他们都能看出领导这支训练有素的精锐小队的人是谁。

“周队?”

一名离他们较近的队员低声询问。

周见青垂眸思索了一番,站起来,对队员们举手,轻轻挥了两下,做了个特殊手势,指了指脚下地板。

保持静默,一字队形,保护民众下到一楼。

尖刀小队成员立即起身,分工明确地将群众分成几个小组,前后各安排几名队员维持队形秩序,周见青和江星城一头一尾护着他们,慢慢向楼下走去。

民居面积狭小,一楼就是厨房饭厅,上来时周见青带着队员们在楼梯上做了很多手脚,未免无辜群众被套进去,只能一边走一边拆自己搞的陷阱,耽误了不少时间。

好在外面的人走得更慢,他们像是在有意识地搜寻幸存者,这也给周见青他们争取了更多时间。

一楼的窗户已经被他们堵住,光线昏暗,周见青仔细拆掉了所有小东西,收进战术腰包,脚步落在地上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无声无息地走到门边。

正当他的手碰到门闩时,这扇木门忽然从外面被剧烈地撞击了一下,震耳欲聋的一声咣当震下了门框上的灰尘,连木门都显而易见地有那么一秒脱出了门框。

周见青眉头狠狠一跳,第一时间举起了枪,但从头到尾都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动静。

尖刀小队的队员们都是经受过严苛训练的,这么一声突兀的巨响没有让他们发出声音,但与此同时他们心里还是闪过了大大的“完了”两字。

果然,普通民众与训练有素的军人不同,就算他们轻声提醒过很多次保持安静,但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还是打破了本就紧绷着的人的神经,不知是谁骤然发出了短促的尖叫,连带周围的人也慌乱起来,推搡着试图把自己藏在人群之后。

一听见身后混乱动静,周见青就知道不好,他不再犹豫,上前一步猛地拉开了门,与外面那只阴差阳错撞了下门的怪物照了个面,不等对方扑上来,出手如电薅住它的脖领子,势大力沉的一拳打上它的太阳穴,同时拧腰翻身,狠狠将之压在地上,眉目凌厉地朝身后的人一摆头,低声命令:“快走!”

他没有开枪,到底还是怕引来更多的怪物,反正只需要再争取几分钟就够了。

他的思路很清晰,随着人们争先恐后冲上街道,在引来怪物注意到同时也被那支上百人的队伍看见了。

“这边这边!快快快!”

队伍里沸腾起来,胆子大的几个年轻人往前走了几步,扫开周围的怪物试图接应他们,更别说还有尖刀小队的保护,四十几人穿过街道一头扎进人群中,周见青在队末扫尾,一脚一个踢飞围拢上来的怪物,最后一个走入保护圈。

而从头到尾,那个提着灯的领头人都只是站在原地静默地看着等着,虽然表达出了接纳庇护他们的意思,但也没有要往前几步接应的想法。

形容得冷血一点,就是“我给了你们机会,能不能把握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

周见青走入雾气圈后,迅速判断了一下形势,第一时间抬手敬礼亮明身份:“同志们,我们是华夏特别派遣队,我是队长周见青,奉国家命令前来援救你们。”

上百名幸存者眼里都放出希望的光来,尽管知道国家不会放弃自己,但是亲眼看见救援队伍还是有不一样的感受。

周见青朝自己的副队使个眼色,让他去安抚民众,自己则轻车熟路地挂上了笑容,蹭到自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的领头人面前:“这位先生,认识一下?我叫周见青,就是‘靓仔’那个‘靓’拆开来的见青。”

提着灯的入殓师好脾气地回应:“兰因。”

“兰?”周见青笑眯眯的,“是兰因絮果那个兰因?”

入殓师看了他一眼,没有否认。

“这名字怪有文化的,兰先生也了不起,自己一个人就救出了这么多人,出去以后是可以拿锦旗的,说不定还能上回电视呢。”周见青一边搭话,一边快速地扫视兰因周身,试图从他身上摸索一些信息出来。

不是他疑心病重,而是他现在无法解释兰因这个人存在的科学性,这蓝色的灯光还能说是化学制剂弄出来的,雾气也能有类似的解释,可是怎么解释怪物看不见他们?

这事情真的很难自圆其说,更重要的是,周见青此刻甚至在怀疑兰因是否是外来者中的一员。

他怎么也不能说服自己兰因这个人看上去毫无异常。

“电视?”兰因慢吞吞地重复了一遍,声音平缓,问得光明正大理直气壮,“那是什么?”

周见青的脑子轰一声炸开了。

现代社会还有人能不知道电视是啥玩意?边远地区的贫困户兴许家里没有电视,但兰因这穿着气质像是没看过电视的吗?况且他们都是在魔都被吞进来的,魔都的市民,还有不知道电视是什么的?!

……除非他根本不属于那个高度信息化的时代。

周见青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

心念电转之间,周见青骤然想到了另一个人,那个早上救了他一命的外国人,是不是也是……

“啊!我就说兰先生面善,像是在哪里见过……昨晚在万家可不正巧碰到过,怎么现在就您一个?您哪位外国朋友呢?”周见青知道这样问鲁莽得很,但他也顾不得许多了,这正是一个绝佳的挖信息的机会,能碰到个可以理智沟通的原住民,意义重大。

兰因这回沉默了半晌:“你说洛林?他有别的事。”

洛林。

周见青迅速记下这个名字,反复在心里念了几遍,越念越不对劲。

这个名字……好像也听过啊?

而且就是近期听到的,总感觉十分重要——

周见青瞳孔一缩,脊背上的冷汗嗖地下来了。

他想起来了,他的确听过这个名字,东省第三医院事件之后,军方对幸存者们都进行了详细的询问调查,周见青对这件事情也有一定的知情权,他看过一部分卷宗,有几名幸存者的口述中,就出现过这个人物。

他们称呼他为“洛林先生”。

见鬼的,难道两个不同时间不同地方发生的降维事件,它们之中的怪物居然可以互相串门子?!

虽然不能确定此洛林是否彼洛林,但是思及卷宗中对洛林的外貌描述,他心里已经有了个八|九不离十的判断。

周见青强行按捺下心里的激荡情绪,回头看了眼自己的队员们,尖刀小队也参与过撤侨行动,对于这样大范围的搜寻救援很有经验,他们已经将幸存者们分成数个小队,以平衡战斗力保证安全,同时扯着嗓子喊话找人。

见后面的队伍已经有了点形状,他转回来,继续和兰因搭讪:“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入殓师提着宫灯,不紧不慢地往前走:“阴曹地府。”

周见青被这回答惊了一下,顿了顿才哈哈笑起来:“兰先生挺幽默哈?”

兰因闻言,眼神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忍不住问:“你不知道我是谁?”

我为什么非得知道你是谁?你又不是国家领导人也不是马列主义开创者。

周见青还没说什么,兰因了然地点点头,肯定地说:“你不知道。”

说着,这位神情从头到尾都有点冷淡的青年略显奇怪地笑了起来:“怪不得敢跟着我呢……”

“什么意思?”周见青前所未有地警惕起来,他可没有忘记,面前这个长得特别好看的“人”也是怪物中的一员,虽然还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好心搜救幸存者,但显然保持戒心是绝对没错的。

“兰家世代问阴入殓,一盏问阴灯走黄泉、下阴司,你说我们这是去哪里?”

年轻的入殓师翘起嘴角,好像在笑周见青非要多此一问。

周见青此刻能确定兰因救人绝对另有目的,他的第一反应是立即疏散群众,绝对不能再跟着兰因走下去了,可是看看满城的怪物,选择疏散的危害一定更大。

再加上现在大多数幸存者都在苦苦支撑,兰因至少把他们从怪物嘴里抢下来,庇佑他们一段时间。

这前有狼后有虎的两难境地让周见青额头冒汗,背后可是上百条人命,而且这数字还在源源不断地增加中,尤其是人多力量大,再加上有尖刀小队的保护接应,短短几分钟内,又有几十人进入了这个安全圈。

他难道能不让人再进来了吗?还是让他们立即原地逃命?

周见青此刻进退维谷。

兰因忽然停下了脚步。

他们走了将近二十分钟,后面的人群打眼一看将近五百,挤挤挨挨地被兰因地雾气环绕保护着,阵势蔚为壮观,在即将转弯走进下一条街道的时候,前方更为壮观的景象出现了。

怪物、怪物,铺天盖地的怪物,在向他们涌来。

上千的怪物堵住了整条街道,爬满了两侧的屋顶,若单单是怪物,绝不会让兰因和周见青面色变化,这一路来他们看的怪物还少么?

问题是,这支庞大的怪物军团,也有个领头人。

明眸皓齿,方桃譬李,身段纤柔窈窕,穿着朴素大方的长裙,肩头背着一只皮带木箱,面容陌生的年轻女子大大方方地站在街道中央,那些怪物在她身后,俨然一副以她马首是瞻的模样。

“兰公子,又见面了。”她笑吟吟地打招呼,脸上泛着喜悦的绯红,好像只是路遇熟人,欢喜地与对方搭话。

周见青悄悄倒吸一口冷气,这俩人认识,一个能操纵怪物,一个莫名其妙收揽外来者……这怎么看怎么前途不妙。

尖刀小队的队长开始疯狂头脑风暴,想给这几百人挣出一条活路,沉默寡言的入殓师终于说话了,淡淡的两字:“你是?”

桑宿宿的笑容凝滞在脸上,拧出一个难看的表情:“兰公子不记得我了吗?我们还一起给万家七少爷守过灵呢。”

“哦,”入殓师无缝接话,语气充满了敷衍,“知道了,劳烦请让让路。”

桑宿宿一只手抓着木箱的皮带,一脸娇憨热情:“兰公子要过去我当然不敢拦,只是……后面那些外来者,兰公子要带到哪里去?”

被堵在后面的人们发现了前面的不对劲,一片鸦雀无声,他们隐隐发现了哪里不对劲,比如说……带着他们穿梭在怪物群里的这位兰先生,好像……不是和他们一样的外来者。

人们脸上赤橙黄绿青蓝紫一片片地闪,聪明点的人两脚都在哆嗦,他们和周见青想到一块儿去了。

他们……是不是自投罗网了?

周见青察觉了身后人心浮动,回头朝江星城使眼色,让他赶紧安抚群众,不管接下来是什么情况,至少要能听从指令,别慌乱之下白白送了命。

“我去哪里,要和你交代么?”兰因神态冷漠地瞥了桑宿宿一眼。

桑宿宿被这样反驳也不动怒:“兰公子说笑啦,我怎么敢干涉您,但是杀掉这些外来者,我们才有活路,这点您没有忘记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