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间降维 > 第54章 玫瑰战争(五)

我的书架

第54章 玫瑰战争(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愚蠢!胆大妄为!”

理查气的头发直竖, 柔软的淡金色头发被他自己搓得像是一团凌乱的稻草,他直挺挺地从丝绸和羽绒被子中间坐起来,淡绿色的眼睛因为焦虑和怒火而瞪得大大的。

“你怎么敢这样……我警告过你斯图亚特不是什么好人!你怎么敢这样——这样明目张胆地利用他……你会带来大麻烦!”

理查的声音不可抑制地提高, 又努力克制着自己想要压低, 于是就呈现出了一种略显尖锐扭曲的效果。

被他愤怒地指责的人正弯着腰,用手里的蜡烛点燃床头的金枝烛台, 刻印着螺旋纹路的白色蜡烛亮起稳定的光, 照亮了小国王如同天使般柔美精致的面容和淡红的嘴唇。

“嘘……你应该不想把艾登引来吧?这个可怜人已经失眠好几天了。”国王肩上松松垮垮地披着白羊绒的斗篷, 里面是一件淡蓝色的丝绸睡袍, 领口缀满了层叠的蕾丝,宽松到可以灌进大风的袖口用绸带扎住手腕,但主人的手腕细到将绸带扎到最紧也依旧能让夜间的寒风吹进柔软的丝绸。

他低下头,用空闲的手在胸口画了个十字,为那个被失眠困扰的可怜国王总管祈祷, 这套装模作样的动作更让约克公爵气愤了,他涨红了脸,一副想骂人又找不到合适词汇的表情。

国王卧室当然不会没有汽灯,只要拉下描金雕花的能源闸门开关就能得到满室光明, 不过国王还是坚持亲自点亮那些用作古典装饰的蜡烛——汽灯的闸门连接着国王总管的房间, 一被按下就会拉响房间的铃,宣告着国王需要服侍。

而且, 深夜密谈更需要蜡烛营造出来的昏黄氛围, 不是吗?

国王转头对床上的弟弟眨了一下右眼, 得到对方一个愤怒的瞪视。

晚宴上的动静和变故会随着无处不在的口舌传入各个角落,在国王卧室里陪伴约克公爵的侍女们以为公爵已经睡着了, 放心大胆地嘲笑起玛丽公爵小姐来, 在宫廷里, 这位国王的堂姐并不是一个很受侍女仆从们喜欢的贵女。

爱德华四世还没有去世的时候,格罗斯特公爵作为国王最信任的王弟,有着王座之下第一人的地位,连伊丽莎白王后都无法比拟他受到的信任,作为格罗斯特公爵的长女,玛丽于是在威斯敏斯特宫廷里拥有了不下于公主的待遇。

不过这位公爵小姐实在不是个惹人喜爱的女孩,她比真正的公主还要傲慢许多,且热衷于斥骂身边的侍女——要知道,能在宫廷里担任要职的侍女们大多也出身贵族家庭,她们进入宫廷的一大要素是代表自己的家族向王室效忠,此外才是提升身份寻找佳婿。

每一个侍女身后都有无数探寻宫廷秘闻的耳目,而年轻气盛的玛丽丝毫没有收敛自己的意思。

装睡的理查竖着耳朵听侍女们的窃窃私语,沉重遮光的钩花帷幔挡住了汽灯的光线,却挡不住约克公爵蹭蹭上涨的血压。

等大门传来动静,结束了宴会的国王回到寝宫,侍女们纷纷提着裙摆深深俯下身体向他行礼,而后无声地退出卧室,沉重帷幔后装睡的理查原地跳起,从床帐里探出一个面颊发红的脑袋,一双翠色瞳孔气的闪闪发亮。

“我警告过你的!”没有得到爱德华的回复,理查又气愤地重复了一遍。

点亮了烛台的国王直起身体,吹灭手里的蜡烛,在床边一把高背椅上坐下,用马鬃毛和椰树纤维填充得鼓鼓囊囊、钩花缎面蒙住的椅子瞬间包裹住了国王的腰背,他将手肘压在椅子扶手上,苍白修长如蜘蛛的手指自然地下垂。

“没有永远的敌人。”爱德华轻柔地回答他。

理查吸了一口气,圆润的脸颊因为烛光温柔的光晕而泛着一层珍珠一样的光泽:“他不一样。”

约克公爵神情阴郁,这种表情让他格外不像个孩子:“在那份宣布父王母后婚姻无效、王兄对于王位的继承权不具有法律支持的法令上,斯图亚特是第一个签字的。”

半个身子坐在烛光的阴翳里的小国王摩挲着扶手上的钩花缎面,轻声问:“那格罗斯特呢?”

约克公爵的脸扭曲了一下:“他是起草文书的那个人。”

爱德华闻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柔和地宣布:“那你很快就不用担心这件事了……至少斯图亚特不值得你浪费宝贵的睡眠时间与我争执。”

说着,年少的国王抬头与弟弟对视了片刻,他眼神里有种厚重且不容置疑的东西——唯独国王才有的东西。

理查愣了一下,之前还在胸口翻涌的激烈情绪竟然被这么一句全无任何逻辑的劝慰给消退了,他往后退了一点,抱着柔软的被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犹豫了一会儿,小声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顶着他王兄面目的陌生人凝视了他一会儿,翘起嘴角:“我是你的哥哥,理查。”

理查面色沉郁,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你不是。

理查这么想着。

——但是,你或许比他更适合做一个国王。

理查闭上眼睛,放任自己沉入久违的睡梦里,梦里他好像又回到了无尽头的轮回,与同样年少稚弱的王兄抱在一起取暖,努力在华丽的威斯敏斯特宫里寻找活下去的希望,那时候的王兄和他一样绝望茫然,他们都清楚前路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可是他们谁都不知道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直到他们进入暗无天日的伦敦塔。

说实话,他们被送入伦敦塔的时候还是感到了宽慰的,尽管失去了王位,但是他们至少保住了性命,爱德华甚至高兴地对他说,用权力换取平安并不算什么。

然后失去了所有的他们就死在了伦敦塔里。

一只手伸过来,轻轻地抚摸着年幼王爵的头发,被熟悉的气息抚慰了的约克公爵舒展了眉头,沉入了空无一物的梦境深处。

次日中午,威斯敏斯特宫外的钟敲过了十下,迷迷糊糊地醒来的理查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脸色变幻莫测了一会儿,定格在一个别扭的角度上,他眼神闪烁地坐在床上,看着艾登为国王着装,公爵的着衣侍从捧来公爵的衣物,跪在床边等待。

“理查,下午要和我去集市吗?你可以带上你喜欢的伙伴。”国王听见床上的动静,微微侧过脸,一边让艾登为自己系上斗篷的丝绸短带,一边询问刚睡醒的弟弟。

“集市?”理查的睡意消失了大半,脸上出现一丝迟疑。

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一个十岁的孩童,就算被循环往复的阴谋死亡折磨过许多次,还是保留了一些好奇的天性。

“是的,昨天晚上舞会结束后,威廉对我提出了邀请,我想你应该会愿意陪我一同去见识一下伦敦人民的生活?”

理查听见“威廉”这个名字后还反应了两秒,等他意识到这是在喊谁之后,浑身都恶心得抖了一下。

“你们已经到可以称呼名字的地步了吗?你昨晚到底还跟他聊了什么?!”理查低吼了一声。

国王“啊”了一下,伸手方便艾登在自己腰侧挂上长剑,想了想,才说:“我们并没有说什么,确切地说我们只在最后交谈了两句,他邀请我今天出门,我答应了,就这么简单。”

理查表情变了变,意识到今天的出游大概并没有这么简单,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也去。”

正在佩戴王冠的爱德华转动眼珠看了他一眼,被他脸上如临大敌的警惕逗笑了:“不……理查,你要做的就是选择你喜欢的东西然后买下来,我会给你准备足够的钱,其他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

他抬手对着镜子扶了一下头上的日常冠冕,平淡地提醒:“毕竟我才是你的国王。”

理查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用自己也不明白的语气喃喃回答:“遵奉您的旨意……陛下。”

艾登臂弯里挽着国王沉重的猩红斗篷,跟在爱德华身后出了门,小国王日常并不需要穿得这么严肃庄重,但他现在要去见格罗斯特公爵,这位出入威斯敏斯特宫如穿行自家庭院的王叔,竟然按照礼仪令王宫总管层层通报。

这样的转变昭示着爱德华正站在一个危险的十字路口:要么从此确立起国王的威严,要么彻底掀起格罗斯特意图立即反叛的决心。

在挂有酒红色法兰绒帷幔的会客厅里,壁炉里燃着温暖的火焰,黄铜圆桌上铺着绣有白玫瑰的亚麻桌布,正中摆着一只手腕粗细的长颈玻璃花瓶,里面只插着一朵深红如血的蔷薇花。

小国王进门时,格罗斯特公爵正坐在高背椅上凝视那朵蔷薇,不知是不是某种古怪的巧合,公爵也穿着缀满了宝石和珍珠的礼服,胸口的钻石别针别住深蓝色丝绸肩带,肩带上象征着王室的白玫瑰、王权宝剑与公爵个人的金狮子交相辉映。

公爵今年还不到四十岁,正值壮年,约克家族几乎是世袭的金发服帖地从额头往后梳,他没有像其他贵族那样故意将头发烫卷,而是近乎严苛地让每一根头发都直直地贴着同伴往下。

这让他身上有种奇怪的严肃和不近人情的冷厉。

“陛下。”

爱德华进门后走向自己的位置坐下,与格罗斯特公爵对视了一会儿,公爵才在艾登透着愤怒的眼神中站起来,对着国王弯下腰。

小国王这才移开视线,对着自己忠心耿耿的国王总管挥了挥手,让他离开这间屋子,而这个命令显然令对公爵充满警惕的国王总管非常不满,但他到底还是服从了国王的要求。

“你有一个很忠心的下仆。”格罗斯特静默地看着这对主仆短暂的眼神交流,等艾登走出去关上了门,才说道。

“而王叔拥有的更多。”爱德华轻柔地回答。

“胜过一个国王?”格罗斯特紧接着冷笑反问了一句,没等侄子做出什么反应,就自顾自地嗤笑了一声,“比一个国王更多。”

室内再度陷入令人不安的沉默,只有壁炉里的木炭发出燃烧时的哔啵声。

“但这些都是我的王兄、你的父亲给我的。”格罗斯特冷冷道。

爱德华将目光落在他身上,不言不语,平静得像是在面对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这种视线让格罗斯特前所未有地感到警惕,和前天他入宫汇报兰开斯特家族动向时见到的那个无害稚弱的少年不同,面前这个小国王——他不知为何下意识地用了这个称呼——让他有了点危机感。

要知道,前天他进入威斯敏斯特宫时,那个十三岁的孩子甚至不敢长时间地与他对视呢!

而今天他竟然能够用目光逼迫他的王叔对他弯下腰……

他们再度陷入了沉默。

这回的沉默长达十分钟,格罗斯特站起来,他高大的身体投下长长的阴影,笼罩住年幼的国王:“斯图亚特不是一个好选择,您在与虎谋皮,您很快就将得到惩罚。”

爱德华抬起眼皮,新绿的眼睛望着发出警告的王叔,浅红如玫瑰的唇角一翘,露出一个微笑:“来自谁的惩罚呢?”

格罗斯特这次没有回答,而是抬手攫起了花瓶里那朵深红柔嫩的蔷薇。

王宫里的贵人们总是喜欢用各种各样的事物进行含蓄的暗示,例如四百年前古罗马签订了宣告停战的《缄默法则》,因为签订法则的地方位于都城外的蔷薇花园,于是《缄默法则》也同时有了个《蔷薇法则》的别称,后世宫廷里就用蔷薇暗指谈话双方应对谈话内容进行绝对的保密,这是个风雅又含蓄的典型案例。

格罗斯特捏起那朵蔷薇花,手指用力,将纤细的花枝折断,硕大丰润的深红色花朵坠落在亚麻桌布上,露水打湿了一小块布料。

“来自谁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没有刺的蔷薇终将被折断。”格罗斯特意味深长地扔下这句话,转身离去。

被他抛在身后的小国王垂眸瞧着这朵可怜的蔷薇,伸出苍白细长的手指将零落的花瓣拢在手心,捏着花梗将它捡起来,托在手上,细细地盯着它瞧。

“……没有刺的蔷薇……”

艾登忧心忡忡地目送格罗斯特公爵比来时更为沉郁地走出去,急慌慌地回身去见他的陛下,就听见他的陛下含糊带笑似的喃喃低语了一句:“……所以蔷薇应该寻求哪片花园的庇护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