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间降维 > 第81章 魍魉之国(八)

我的书架

第81章 魍魉之国(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真是美人啊。”

抱着小鼓的鬼乐法师站在樱花树下, 啧啧赞叹。

“真是美人呢。”

食发鬼歪着头附和,三只手握着梳子梳理自己的长发,眼珠一动不动地盯着从房间里走出来的人。

那的确是一个值得称道的美人,穿着一件蓝色的和服, 衣摆上用褐色的丝线绣着山崖, 象牙色的波浪纹路象征着海洋水波, 银色的一尾尾鳟鱼在水波中若隐若现, 袖口和胸口都是流云翻卷的天穹美景,朱红嘴巴的飞鸟穿过云层落在她的手腕上。

她头上的发髻盘得精致美丽,发间插着浅金色的吊饰和细碎花环, 刻意用妆粉涂抹过的脸眉眼分明, 眼尾一抹暧昧的红痕,鸦黑的睫毛垂下,充满了多情温柔, 倘若有三味线和乐琵琶的伴奏,那这场景就更加完美了。

……唯一有点令人遗憾的是,这位美人似乎稍微高了那么一点。

天生丽质的雪女和琴中姬簇拥在她身边, 竟然还没有她高, 要知道妖鬼们普遍都具有超出寻常人的身高, 这一点或许会让部分男性心生不满,但这点不满应该也很快能在美人的脸前败下阵来。

“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大和抚子呢。”

食发鬼不怕死地继续说。

廊上的美人一抬手,刷啦一下抖开手中的蝙蝠扇,挡住半张脸, 眉眼一弯, 那种温柔和顺的姿态无限地被冲淡, 转而透出了属于男性的矜持狡猾, 就像是一只披了美人画皮的男狐狸精。

看着那双眼睛里的笑意, 食发鬼忽然一个哆嗦,仿佛又回到了被恶趣味的晴明作弄的时候,不由得心神一凛,识相地闭上了嘴。

不过雪女和琴中姬可比食发鬼强大多了,她们一点儿也不在乎晴明的暗中威胁,毫不客气地说:“晴明大人不可以做这样的动作啦!哪有女孩子这样开扇的!”

京都一番的大阴阳师安倍晴明在她们的虎视眈眈下,叹了口气,乖乖地按照她们的要求重新打了一遍扇子,看着她们满意点头,神情无奈。

“所以我的旦那呢?”

从某种程度上说,安倍晴明的底线也挺低的,接受了自己女装的事实后就坦然地转换了语气,叫起丈夫来理直气壮。

另一头,从未穿过狩衣的兰因一边按着头上的立乌帽子,一边皱着眉盯着脚下地板,瞅见盛妆的安倍晴明后一点多余的反应也没有,平静地问:“你平时就穿这个进宫?不会跌倒吗?”

阴阳师笑眯眯地打量自己新出炉的丈夫:“不会啊,如果觉得不习惯的话,我们可以换一下?”

兰因身上的衣服都是从安倍晴明的衣箱里翻出来的,好在两人身量相当,加上狩衣本来就具有根据穿着者身形调整细节的功能,兰因穿上后也没什么异样,但他显然不是很喜欢狩衣下装这种肥大的绔,走着走着有种四处漏风的感觉。

听见安倍晴明充满诱哄意味的话,兰因瞥了他一眼:“愿赌服输。”

阴阳师笑了笑,两人昨晚为了这套和服的归属开了赌局,东西方各种博弈游戏玩了个来回,胜负始终五五开,围观的妖怪走马灯似的来回,还有妖怪试图用术法掺合一脚,被安倍晴明提着脖子挂到了屋檐下,只能把脖子伸得跟长条麻花一样从上方吊下来看。

到了天将破晓的时候,安倍晴明破了一个妖怪的障眼法,要将它也挂上屋檐和同伴们排排飞,一个分心就被兰因抓住了破绽,输了最后一局。

两人本质上都只是为了找点乐子,并不真的在乎穿不穿女装,安倍晴明输了之后就把花牌一扔,兴致勃勃地起来去欣赏那件绮丽昂贵的华美和服了,还大方地贡献出了自己的衣箱任由兰因挑选。

其实……

在进入祇园花见小路后,兰因冷着一张脸,难得有点后悔,其实他应该在玩游戏的时候认输的。

在熟能生巧地用物理手段和言语攻击打发走了上来询问兼垂涎“晴子姬”的第四波人后,兰因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失策了。

一见到有人上来骚扰就熟练地躲到“丈夫”身后的阴阳师闷闷地笑,显然是看出了兰因冰块脸下的郁闷。

让一个不擅长应付人的人去应付人,果然是安倍晴明独特的恶趣味,他怕是早就料到了会有这样的场面出现,跟随客人出来的艺伎是不能越过客人和其他人对话的,所以他只要舒舒服服地站在兰因背后开心地看他左支右绌地对付人。

用描绘着绮丽浮世绘图案的扇子遮住嘴,面容过分好看的艺伎凑到兰因耳边笑了几声,笑完了才说:“好啦,这里没有妖气残留,大概是人太多的缘故,我们往巷子里走吧。”

花见小路两旁建筑都具有浓郁的古典美,木质建筑仿照大唐式样,雍容平直,门前悬挂红灯笼,木栅栏里投下竹子和桃树的留影,写着各色名字的幌子在风中轻微摇晃,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典雅婉约的美感。

能将风俗业做成支柱型行业的国家果然有其独特之处,祇园里艺伎的地位比人们想象中高了很多,她们是有权力拒绝自己不喜欢的客人的,而且客人若想一亲芳泽,还要付出大量的时间、金钱,也正是这样森严的规则,让祇园形成了特殊的生态链,可以长长久久地延续下去。

这次出现在祇园的怪异也很特殊,并没有做杀人害命的事,不过是进入了艺伎们的梦境里,反复悲哭哀嚎。虽然没有造成伤亡,但这事情也足够让人们感到恐惧了,艺伎们日渐憔悴下去,有几名因此而得了病,其中就有如今的花魁早樱。

托付给阴阳寮的委托也正是从早樱寄身的茶屋发出的,大将军向祇园通告了自己将要到来,那么花见小路自然要奉上等同的盛大乐事,早樱作为祇园的金字招牌当然不能缺席,而且很有可能她还要举行花魁道中前去侍奉大将军。

这样一来,处理掉祇园梦中哭嚎之鬼的事情就迫在眉睫了。

安倍晴明指引着兰因走进了一条偏僻的巷子,抬手点燃一张符咒,片刻后就有几只方头方脑长着怪异尖角的小妖怪咕噜噜滚了进来,祇园外有禁止妖怪入内的结界,但这个结界并非万能的,顶多就是起到个通报阴阳寮的警告作用,而对于这些种类繁多能力低下的小杂妖,它们更是连触动结界的能力都没有。

阴阳师很擅长使用手边的资源,寻找情报当然要询问这些无处不在的小杂妖。

“最近有没有特殊的妖怪出现?嗯……好像没有感觉到诶?”

“是说那个到艺伎们梦里哭嚎的妖怪吗?最近人类是闹得很厉害啦,不过我们都没有见过那个妖怪。”

“嗯嗯,都没有见过,只听见人类自己在说,可能是没有实体的东西吧,就像是梦貘一样?”

小杂妖们七嘴八舌地将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一边说一边偷偷打量安倍晴明的衣着,又偷偷看他身边的兰因,大大的眼珠子里充满了好奇。

居住在祇园的小杂妖们见识更广博一点,它们脑子里的奇怪剧情已经飞出了十万八千里,并且很可能明天一大早整个京都的妖鬼们都会知道这些活色生香的刺激故事。

问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安倍晴明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红唇微弯,脸上露出了恍然之色,礼貌地向小杂妖们颔首道谢:“非常感谢,我大概已经明白了。”

小杂妖们笑嘻嘻地聚在一起,举起小小地手臂齐声喊道:“蝴蝶小姐的金平糖!”

安倍晴明从袖子里摸出一只漂亮的锦囊,拆开线口,让它们自己摸糖,尽管他没有规定拿多少,小杂妖们还是规规矩矩地一人只拿了一颗糖,雀跃地离去了。

“你明白什么了?”兰因和晴明一起看着小杂妖们走进墙壁消失不见,疑惑地问。

安倍晴明无辜地睁大眼睛:“嗯?啊……其实没有哦,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不,你刚才明明笑了的。”

“诶?是兰君看错了吧,我哪里有笑呢。”

“就是笑了,是那种看到了真相所以很狡猾得意的笑。”兰因笃定地指出。

“硬要这么说的话,我可是没有办法了啊。”安倍晴明露出那种装模作样的无奈表情。

这么说来,安倍晴明天生就长了一张笑唇,无论什么时候,他脸上永远带着那种笑微微的神情,好像感到眼前所见的任何事物都十分有趣所以忍不住要笑,这种表情大概很不讨严肃古板的人喜欢,过于轻佻,但要是放在安倍晴明身上就合适得恰如其分,似乎他正应该是这样始终笑微微的人。

“兰君有兴趣和我一起去梦里游玩吗?”安倍晴明向同行人发出了邀请,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回应。

大阴阳师左右看看,挑了一间茶室,和兰因进去坐下,茶室规模很小,古雅寂静,四五叠大小的房间,一面正对着精心打理过的庭院,他们拒绝了茶师的服务,兰因合上门,一回头,迎面就扑来了一股香气清淡的雾。

这雾气是醒目的淡金色,像是蝴蝶翅膀上的鳞粉闪闪发光,安倍晴明带着笑的狭长狐狸眼在他面前一闪,属于男性的修长有力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向上轻轻一提,如同脱去了躯壳的飞鸟一般,兰因忽然觉得自己异常轻盈。

他低头一看,地上两人正闭目躺着,神态平和安详。

他又转头看自己身边,这个安倍晴明身上已经不再是那套绮丽华贵的和服,而换成了平时的狩衣,但是在对方小镜子一样的瞳孔里……

兰因的唇拉成了一条平直的线。

安倍晴明用蝙蝠扇抵着嘴唇,一双眼睛眯成了两条缝:“啊呀,兰君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呢。”

被阴阳师引导着脱离了□□的灵魂俨然也换了装束,正和方才的安倍晴明换了个打扮,水蓝色的和服,海浪里银色鳟鱼穿梭,天穹云海里飞鸟高低起伏,腰带上横生出富士雪景和一支春樱。

身量高挑的美人眼尾一抹长长胭脂红,后衣领拉得低低的,刻意露出一截修长的脖颈,除此之外他脸上并无其他妆容,于是这一痕红并没有弱化他身上男性的高冷锋利的气质,反而更为他增添了一丝诡谲凶悍的浓艳美感。

兰因斜睨了他一眼,对他这样兴致所至的恶作剧不做评价,阴阳师看够了才满意地点点头:“一个十分简单的小窍门,人的灵魂是没有固定形态的,大多会因为人的本能意识而呈现出自己的本来样貌,兰君第一次尝试所以不知道,而我借机想象出了你的模样,你被我的思绪影响,所以看到的自己也会变成我想象中的你。”

兰因的眉头轻微地跳动了一下。

他还不知道小木偶的能力是否能影响到灵魂,如果不能,那岂不是刚才出现在这里的会是乔昼的样子?幸好安倍晴明一肚子坏水,不然……

兰因又看了对方一眼,在安倍晴明遗憾的视线中,比刀锋茶花更为浓艳冷冽的大美人就变回了那个清冷沉默的青年。

“往这边走。”安倍晴明举着扇子指了指一面墙壁,两只灵魂无声无息地穿透了墙壁,入目就是与方才茶室截然不同的装扮。

“楼上就是早樱的居所。”阴阳师看了一圈周围环境,抬起蝙蝠扇一扇,室内凭空刮起一阵风,将两人托举着穿过楼板送上了二楼。

安倍晴明选择那间茶室当然是有理由的,那里距离早樱居住的茶屋只有一墙之隔。

两人轻飘飘落地,眼前一面四开的窄屏风,画着四幅姿态各异的仕女图,衣架上挂着层层叠叠华丽非常的唐衣,一旁是小桌和纸笔,除此之外一片空荡。

屏风后有低弱的呼吸声,早樱似乎已经睡着了,安倍晴明拉着兰因在屏风前坐下,看看四周:“还没有进入梦乡呢,那么再等一会儿吧。”

事实上他们没有等很久,外头的琵琶和尺八婉转地响着,花见小路的灯笼光晕照进了窗户,一个若有若无的哭声慢慢传进了两人的耳朵。

和哭声一起的,还有一个迟滞的脚步声,躺在屏风后的早樱似乎也听见了这声音,梦中的花魁坐起来,连连后退,直到靠在了墙壁上。

这时兰因才看见了这位花魁的面容,果然是十分清丽的美人,长发披散在背后,就算是恐惧也自有楚楚动人的风情,她像是完全没看见屋内多了两个人。

“这是早樱的梦境,我们只是两个不请自来的客人,不被她看见也是正常的。”阴阳师解释了一句,施施然地站起来,走到门边,抬手就要推开门。

在危险的警告下,早樱的视线里才突然出现了晴明的影子,她惊慌失措地尖叫:“不!不要开门!她要进来了!不要开门!”

那阵哭声停在了门前,短暂的呜咽后,骤然变成了尖锐凄厉的哭嚎,如果说刚才的哭声还是女性柔美的垂泪,现在这声音已经超出了人类所能发出的极限,可以说是恶鬼的嘶鸣、指甲刮蹭的尖音、怨鬼嘴里组成了风声的尖啸……等等一切与之有关的东西的混合体。

听见这个声音,早樱惨叫一声,死死捂住了耳朵,将头埋进了膝盖里。

安倍晴明听着这可怕的声音,脸上神色不变,抬手拉开了门,看着外面的东西,轻轻一挑眉:“啊呀……这可真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