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间降维 > 第85章 魍魉之国(十二)

我的书架

第85章 魍魉之国(十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由于章子殿下的身体情况十分糟糕, 侍女们都知道绝不能放她独自一人,且药炉子上要时时刻刻温着汤药,不过……

拉门前两名侍女跪坐着,一边收拾章子殿下的旧衣物, 一边低声细语地交谈, 时不时将视线投向室内, 其实里面摆着屏风, 根本看不清具体的东西, 只能隐约看见些模糊的人影浮动。

“……那个阴阳师一直跟着殿下呢。”

一名侍女三番两次回头想看看里面的情况,无奈被屏风挡住了目光, 只好和同伴轻声聊天。

这话引起了另一个人的共鸣:“是哦,虽然是阴阳师, 但是殿下毕竟尚未婚配, 这样也太……”

“不知道陛下是怎么想的。”

她们的话并非没有道理,自从芦屋道满来了之后,章子殿下身边的侍女们有部分就失去了用武之地,这位从町屋里爬出来的阴阳师容貌秀雅,有着极强的察言观色能力, 还有灵活的口舌, 加之他长年在民间游走, 了解无数奇怪有趣的秘闻,这些事情是宫闱中生活枯燥的女子们最感兴趣的,短短几天时间,他就成了侍女们喜爱的人物。

不过宫闱中的女子们也大多有着犀利的眼神, 她们很快就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发现, 这位出身低下的平民阴阳师似乎对章子殿下有着不可告人的心思。

陛下命令他日夜守护在殿下身边, 但他到底是外男, 应当是不允许直接面见章子殿下的真容的,侍女们让他留在屏风外,他刚开始很安分地待在那里,笑眯眯的没有提出任何异议,讲了一些民间的奇闻怪谈,轻而易举地得到了侍女们的好感,后来连章子殿下都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

又过了两天,这名阴阳师竟然获得了陪伴在章子殿下身边的待遇——不用隔着屏风和竹帘的那种。

侍女们隐隐察觉到了点端倪,但她们很识趣地闭上了嘴,连最疼爱女儿的天皇陛下都没有说什么,她们也不需要多此一举规劝章子殿下。

毕竟无论怎么看,这等出身的阴阳师都是不可能迎娶尊贵的内亲王殿下的,那么只是相处一下的话,想必内亲王日后的丈夫也不会介意。

而且这个阴阳师真的十分会照顾人,简直是比专职此行的侍女们还要细心体贴,时间久了之后,就算是再警惕的侍女也不得不放松了心神,对他们两人的独处也视若无睹。

“刚才就已经是最后一杯了,我们说好了的,章子。”芦屋道满轻巧地从内亲王手中拿走茶杯,倒扣在茶盘上,语气温柔,像是在哄一个执拗的小孩儿。

“您应该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上尊称,道满大人。”被拿走了茶杯的内亲王没有反抗,看着这个显然是突破了正常礼节距离的男人。

“啊……所以章子生气了吗?”芦屋道满最擅长察言观色,他并没有在女孩子的声音里发现动怒的端倪,于是狡猾地更进一步,一双深黑色的眼睛带笑望向内亲王的双眼,敏锐地抓到了对方游移的视线。

年轻的、未经世事的、因为被保护得过好而天真的女孩子,总是不能抗拒这样强势的男人,但是章子出身高贵,过分的强势也会引起她的反感。

芦屋道满见好就收,慢慢地往后退了一段距离,将双手交握,忽然打开,一只羽毛丰满雪白的鸟儿就从他指缝里探出了脑袋,鲜红细嫩的喙啄了啄他的虎口,张嘴发出一连串嫩嫩的叽叽喳喳声。

“哎呀!这是……”章子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目光中浮现出喜爱之情,赞叹道,“真是了不起的阴阳术啊——”

芦屋道满的笑容刚刚染上唇角,就听见她继续道:“果然不愧是能和晴明大人齐名的阴阳师!”

芦屋道满的笑容僵硬在半道,虽然脸上毫无异样,心里却像是被狠狠刮了一刀,他审视了章子片刻,没有从她脸上发现任何异常,女孩苍白虚弱的面容上只有十分正常的赞美和憧憬,这就是她随口说出的一句话,但是……

他和安倍晴明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阴阳师,安倍晴明出身贵族,轻而易举就能进入阴阳寮为天皇效力,而他出身平民,全靠自己摸爬滚打,想尽办法往上钻营,他钻研出的阴阳术法并不那么合规,如果按照阴阳寮的分划,他更像是那种邪道阴阳师。

能和安倍晴明齐名,也完全是民间人们的传言,事实上芦屋道满进入京都的时间尚短,迄今为止他们二人根本没有见过面。

芦屋道满原本并不介意人们将他和别人作比,但是现在,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无法忍受这种情况了,和什么好胜心无关,他只是隐隐感觉到,安倍晴明此人或许会对他的计划产生不小的影响。

至少从目前来看,已经……

他看了眼章子,抬手将那只雪白的鸟儿送到章子面前,让女孩轻轻抚摸了一下,在章子想摸第二下的时候,忽然移开了手指,迎上章子疑惑的视线:“章子一直在夸奖安倍晴明,我还没有见过这位大阴阳师呢,章子见过他吗?是个怎么样的人?”

章子肩头搭着苏芳色的袿衣,倚着一大堆靠垫,乌黑浓密的长发披散下来,衬得苍白的脸愈发的小,闻言想了想,没有任何戒心地回答:“晴明大人啊……非常温柔,本领高超,宫中一直称赞他,是当世最了不起的大阴阳师呢。”

“当世最了不起,的,大阴阳师……”芦屋道满慢慢地重复了这句话一遍,脸上如同面具的笑容凝固了一瞬,而在他沉思的时候,身娇体弱连抬手都要疲惫喘气的章子内亲王瞥了他一眼,眼中的情绪是与其神态截然不同的兴味盎然。

这场狩猎里,谁是猎物、谁是猎手还不确定呢。

屏风后传来衣料摩挲的声音,低眉的侍女端着温热的药走进来,芦屋道满娴熟地一抬手示意,侍女就自然地将药碗递给了他,从头到尾两人都没有言语交流,显然这一行为对他们而言很正常。

侍女无声地退下,芦屋道满用瓷勺轻轻搅了两下汤药,章子皱着眉头看那碗东西,轻轻叹口气:“什么时候才不用喝药呢……而且感觉喝药也没什么用吧,人迟早都是要死的,如果可以早点解脱多好啊。”

“道满,我得的到底是什么病呢?”

面对年轻女性的这个问题,芦屋道满不动声色,温和地安慰她:“陛下十分重视章子,一定会想尽办法为您治疗的,如果觉得一个人孤独寂寞的话,不是还有我陪伴你吗?遵照陛下的命令,在您痊愈之前,我会寸步不离地陪伴在您身边。”

章子垂着眼眸,哀怜轻语:“一直在我身边吗?”

“是哦,”青年愈发地压低了声音,粘稠的语调像是在对情人低语,“只要您愿意,我可以满足您的所有愿望,永远与您在一起。”

章子掀起眼帘,定定地瞧了芦屋道满片刻,道:“愿望吗,现在就有一个哦,我很久没有睡一个好觉了,但是,我发现只要在道满你身边,好像就能安安稳稳地度过没有噩梦侵袭的时候。”

说出这样的话,大概也让年轻内敛的内亲王窘迫不已,她苍白缺血的脸庞上飞起了淡淡的红晕,交错的双手不自觉地握紧了,骨节瘦弱青白,胸口起伏变得紧张。

芦屋道满没有因为她的窘迫而笑出声,依旧静静地等着下文,这种态度显然让章子安心了很多,呼吸不再那么急促:“……虽然很失礼,但是如果,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请您今天晚上也陪在这里呢?”

天皇的命令是让芦屋道满日夜守护章子,但是她显然不可能大晚上也陪在内亲王身边,所以这个“日夜”其实也就是白天,至于晚上,芦屋道满自有居所,不过是离章子的寝殿近一点、方便听见侍女的传唤而已。

芦屋道满想起这几天白天章子都显得有些困倦,原来原因在这里,内亲王是想着趁他在的时候补觉,以弥补晚上被噩梦惊醒的时间啊。

“我当然很愿意,但是这对章子的名声实在有碍……”术师略带迟疑地说,隐约透露出点进退两难的意思。

当然不能答应得太爽快啦,娴熟于交往之道的术师心想,如果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等章子冷静下来就会感觉后悔了,不过做错事的人往往是不会承认自己头脑发热的,她会觉得是他图谋不轨,而他目前最好不要在章子面前犯错,固然天皇不会在意章子的想法,但他现在想要的可不仅仅是天皇的信赖。

所以他得让章子自己出言斩断后路,然后一步、一步地,自觉、主动地,走向他。

“名声?”不出芦屋道满所料,被天皇纵容到大的章子表面看起来再温和,本性也是骄傲的,并不在意名声这样虚无的东西,从这几天她允许他靠近就能看出,“道满是这样古板的人吗?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还要固执地称呼我‘章子’呢?”

年轻的内亲王语言温柔暗藏锋芒。

阴阳师一愣,眼神下意识地退缩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自己这是不打自招了,沉默了一下,才无奈地叹气:“好吧,我投降,每个人都想要在自己重要的人面前做独一无二的存在吧?章子这么聪明,明明已经看出来了,非要我出口承认,真是残忍啊。”

他用了柔软的抱怨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完全认输了,袒露出青涩的心情,任凭对方处置,这样将自己的全部交托在他人面前等待结果的举动,很容易让对方产生主宰此人身心的得意感,成为主宰方的快感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的,芦屋道满很清楚其中的门道,不动声色地将主动权交了出去。

比起这种虚无的主动权,他更清楚,一旦产生了主宰他人情感的得意感,就会不由自主地更加靠近这段感情,哪怕是不打算投入任何情绪,也会本能地向其中投注更多的注意力。

他要章子往里面一点一点地投入注意力,然后成为无法离开他的那一方。

果然,章子的反应一如他所料,她完全没想到他承认得这么坦然,反而有些不知所措,半晌才勉强收拾起凌乱的心情,顾左右而言他:“总之、总之就是,请道满大人无需顾忌这么多,侍女会陪伴在我身边。”

芦屋道满面具似的笑脸没有异样,眼睛满意地眯了起来,对,没错,就是这样的反应,她会本能地用称呼的变化拉开距离,不过这只是暂时的。

连章子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在他面前时用的语气都更加亲昵自然了。

当天芦屋道满在寝殿外屋守了一夜,内屋是章子和两名侍女,很久没有休息好的内亲王难得地一觉睡到了天亮,获得了难得安宁的章子对芦屋道满的态度越来越好,甚至到了整个皇宫都知晓“章子内亲王有个十分信任的民间阴阳师”的地步。

而很快,只在皇宫中传递的消息也借由小杂妖之口传递给了安倍晴明。

镇守京都鬼门的大阴阳师其实对于内亲王的私事并不感兴趣,他想让小杂妖们打听的其实是入殓师的消息,可是兰因自从进宫后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哪怕是无处不在的小杂妖都没有得到他更多的消息,只知道那个术师得到了天皇的信任,被留在了离天皇很近的地方。

天皇的居所周围是阴阳寮下了大功夫布置了结界的,安倍晴明不会自己去招惹麻烦,因此没有放出式神前去打探,在小杂妖们无功而返后就暂时搁下了这件事。

有件更重要的事等着他去做,正是天皇交付给他的,为了大将军的到来而清扫京都妖鬼的任务。

安倍晴明拉开了阵势每晚围着京都举行百鬼夜行,强行让京都的妖鬼们安分隐匿下来,大阴阳师带领百鬼们□□的恐怖气息笼罩在京都上空,让所有蠢蠢欲动的妖鬼们都偃旗息鼓,这样的百鬼夜行持续了小半个月,直到大将军进入京都的前一天。

那天正是十月的第一天。

神明们奔赴出云宴饮聚会,人间在这个月将会失去所有神明的庇护,妖鬼们百无禁忌,京都全靠强大的阴阳师维护两界平衡。

神无月到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