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间降维 > 第97章 魍魉之国(二十四)

我的书架

第97章 魍魉之国(二十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中森美咲子蜷缩在一处脏污不堪的石壁缝隙里, 这些日子里发生的恐怖事情已经击垮了她的心理防线,和她一起被黑洞吞进来的朋友们都陆陆续续在逃命过程中失散了,她东躲西藏了很久, 在这处充满了鬼怪的奇异街道上,竟然真的活到了现在。

好像从某个时间段开始, 这些鬼怪会有意无意地忽略掉她, 包括一些误入其中的幸存者……他们就像是看不见她一样,中森美咲子不是没有想过求救, 但是在看见他们无一例外被鬼怪们撕成碎片后, 她就恐惧地捂住了嘴巴。

这次也是一样, 她看见十五个看起来训练有素的男性被一大帮鬼怪追击着,在这条路上狂奔,显然也是在寻找可以躲藏的地方。

中森美咲子咬着嘴唇,死死贴着墙壁一动不敢动, 不停祈祷鬼怪们不要看见她, 而幸运再次光顾了这个可怜的女性, 堪称恐怖的队伍从她面前如旋风一样卷了过去,她就像是一个局外人, 被无情又怜悯地放过了。

在强大的心理作用下诞生的异能力,暂且可以称呼它为“存在感清零”,一个保命神技,无论是活人还是怪物, 都会下意识地无视异能持有者。

中森美咲子暂时还没有发现自己获得了多么强悍的一个能力,她这段时间光用这个能力来生存了。

她本以为这十五人也很快会像其他误入的幸存者一样被抓住,谁想其中一个领头的人竟然在一堵墙上……开出了一扇门?!

中森美咲子瞪大了眼睛, 等等, 那是一面墙壁吧!这些天里为了逃出这条街道她明明勘察过了两边的所有墙壁, 怎么可能会没有发现那扇门?!

短暂的惊愕后,她瞬间意识到也许这是自己难得的逃命机会,顿时有些后悔刚才没有求救,但是看看那些围堵在门前的鬼怪……

中森美咲子再次怀揣着深深的恐惧将头埋进了膝盖。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哎呀,恶犬麇集,是发现了上好的猎物吗?”

在充斥着鬼怪恐怖嘶吼的猛鬼街上,出现了一个人类男性的声音,他似乎对于眼前这幅场景丝毫不感到害怕,反而还颇感兴趣地笑了起来。

“章子,有喜欢的玩具吗?我可以送给你做式神哦?”

他语气十分温柔,仿佛在询问身边的人。

章子?中森美咲子忍不住想,这年头除了古板的皇室,还有女孩子起这样的名字啊?会被同学们不停开玩笑的吧!

岛国的校园暴力现象十分严重,中森美咲子自己对此就深有体会,有着“章子”这样严重脱离了时代的名字,无论如何会被拿出来讥笑的。

这样苦中作乐的吐槽念头只出现了一瞬间,她心里再度燃起了求生的欲望,听起来,新出现的这个人好像有着十分强大的能力?如果能好好恳求的话,说不定能带自己逃出去。

中森美咲子抬起了头。

下一秒,她的眼睛因为震惊而倏地瞪大。

这、这是什么情况啊!除了神社和一些二次元的展会,竟然还有人会穿着狩衣出门吗?诶诶诶,他怀里是什么,狐狸吗?养狐狸做宠物的人?重点是——他会飞啊!

不知何时出现在这里的年轻男人笑眯眯的,他的确穿着堪称古老的服饰,全套狩衣穿在他身上并没有什么“体验传统服饰”的生涩违和感,好像他就是穿着这种衣服生活的,他怀里抱着一只略大的狐狸,有成年人大半手臂长,雪白的皮毛油光水滑,眼睛惬意地眯起,靠在男人胸口半睡半醒。

这个看上去气质优雅亲和的青年人悬浮在空中,居高临下地看着那群不成人形的鬼怪,眼神不像是在看值得恐惧的怪物,而像是看见了……可以捡拾的资源。

中森美咲子忽然感到莫名的头皮发麻,她是遇到了一个强大的人类……还是一个更为恐怖的怪物?

狐狸蓬松绵软的尾巴从他臂弯处垂挂下来,懒洋洋地甩了两下,从嘴里发出一声拉长了的柔软的“嘤——”

狐狸的叫声大概就是这样的,就算是生气也叫得像是撒娇。

“好吧好吧,没有喜欢的也没关系,”男人不知道从这一声狐鸣里听出了什么内容,恍然大悟似的点点头,“不过我们身上还有那个疯医生的任务……哎呀真是麻烦。”

他往前迈出了一步,手掌一翻,指尖一张黄色的符纸无风自燃,他将手松开,这团小小的火焰跟随重力下坠,无声无息地落入了那群忙着抢食的鬼怪中央。

除了一直盯着他一举一动的中森美咲子,鬼怪们像是都没注意到头顶多了个人。

但它们很快就会注意到了。

脆弱的符火焰弱的随便什么人一踩就能熄灭,抱着白狐的男人喃喃低语念出了一大串晦涩的音节,就算是自认为接受了良好的教育的本国人,中森也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像个文盲。

她竟然一个字都没有听懂?

不,也不能说是什么都没有听懂……但是里面有很多现代人已经不会再使用的古音文字,而且这种玄妙的音律节奏——

深受本国文化影响的年轻女性脑海中飞快闪过一个词语:阴阳师。

这是岛国文化中不断被挖掘的特殊文化符号,尽管是接受了邻国文明影响而出现的特殊职业,但是行走在阴阳两界中、调伏百鬼恶妖,经历种种神妙之事,这样的设定实在是太戳本性中二的岛国人的心窝子了。

但是,这个年代,还会有阴阳师存在吗?显然,中森又忘记了她正处于一个怎样扭曲怪异的不可思议世界。

“——万魔拱伏。”

含着笑的尾音落下,那团小小的火焰在主人的召唤下骤然暴涨到两米多高,瞬间吹出了数米远,将附近的鬼怪们统统包裹了进去,火焰中的恶物发出尖锐的惨叫,试图分头逃窜,那些火焰如有神识,死死依附在它们身上,无论如何也无法挣脱。

堪称暴烈的手段下,小半的妖鬼逃回了自己的房舍,大半的则是奄奄一息伏在地面上,疑似阴阳师的男人对于逃走的那些毫不在意,如同笃定了它们无法逃出生天。

这一幕同时也落入了发现外面有异常动静和人声于是决定打开墙的先导队众人眼里。

看着这些追得大家狼狈逃窜的东西被轻描淡写地解决掉,周见青掉眼神有细微的变化,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起了自己曾经在魔都黑洞里遇到过的入殓师兰因,还有东省第三医院里出来的院长文森特,以及数月前伦敦回归时高调宣布自我的——帝国异端仲裁庭。

它们共同的特点就是,在异化世界里有些非常强悍的实力,是组成世界剧情的重要角色,以及……能够最终脱离限制来到现实世界。

周见青知道,这几个月里,为了寻找仲裁庭那几个成员,西方国家已经快要疯魔了,他们试图找到这些强大的怪物,然后将它们掌控在手中,作为研究黑洞的重要素材,当然也更希望能借此从它们身上获得更为强大的力量。

可能是因为仲裁庭的成员们都出自西方小说,还是中世纪的角色,他们似乎对于说服这些“老古董”们信心满满,周见青不关心他们是打算打感情牌还是威逼利诱,他只觉得在这样动荡的局势下,还抱着那些东方威胁论的政客都十分搞笑。

更何况……他们怎么知道,这些从书中脱身的怪物们,不会一视同仁地仇恨着所有人类呢?

另外他一直有个疑惑,帝国仲裁庭的成员们已经为世人所知,但是里面并没有周见青见过的入殓师兰因,还有那个早就来到了现实的院长文森特。

是另有组织?单独行动?还是仲裁庭并未展露全部面貌?

在看见这个陌生的抱着白狐穿着狩衣的男人时,周见青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许就快要揭开面纱了。

“晚上好,远道而来的客人们,”衣着复古的男人微笑着凝视先导队众人,善解人意地做了自我介绍,“在下芦屋道满,一名不值得一提的阴阳师,唔……奉——议长命令?”

他在提及“议长”这个词汇时出现了微妙的语调上扬,有点轻微的冷淡,显然对于话中的议长没有什么特殊的尊敬之情。

“……前来救诸位于危难之中。”自称芦屋道满的男人漫不经心地将话讲完了,手指摩挲着狐狸头顶柔软的毛,瞥了一眼下方极其狼狈的先导队诸人,平淡的视线从周见青和乔昼身上一扫而过,没有任何异常。

攻略组的大神迅速凑到周见青耳朵边上嘀咕了几句话,周见青抹了一把脸,汗水和灰尘交杂的痕迹立刻在皱巴巴的衣袖上再添了几道黑色:“非常感谢,兄弟们差点就折在这里了,这位……”

芦屋道满用词十分古典优雅,周见青是进入京都之后才跟着攻略组强行恶补了一通岛国语言,只听懂了一半,还是半懂不懂的一些词汇,拼拼凑凑加上攻略组成员的翻译才勉强听明白了。

不过在口语应用方面……

芦屋道满挑起了一边眉头,盯着他瞅了半晌,用一个拖长了的尾音解决了一切:“嗯?”

乔昼接过周见青的话头:“这位是我们组的组长,周见青先生,谨在此向芦屋君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但是……请问芦屋君,您口中的议长是谁?恕我冒昧,我们似乎并不认识这样一位……了不起的先生。”

周见青努力做着听力训练,一边支着耳朵听后头攻略组成员压低声音实时翻译。

“议长……啊,那就是个疯子,”芦屋道满用仿佛赞美似的语气说,“在善恶中迷失了自我的疯子,还做着拯救所有病人的梦……一个了不起的医生,是不是,章子?”

他说着,低头问怀中的白狐,认真的态度全然不似在对待宠物。

“疯医生。”

听到芦屋道满的话的周见青和乔昼同时低声说出了这个名字。

乔昼是进入过东省第三医院的人,早就提起过院长文森特这一号人物,周见青也在监控摄像中见过疯医生,两人迅速对视了一眼,乔昼再次出声确认:“文森特·洛林?”

芦屋道满于是笑起来:“你刚才还说不认识呢?”

乔昼垂下眼睛,不动声色道:“但是我上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没有议长的头衔呢,这是什么新成立的组织吗?和帝国异端仲裁庭一样?而且……他为什么会想救我们呢,说实话,我们并不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这话说的含蓄极了,何止是“不是关系很好”,根本就是乔昼知道文森特而文森特不知道乔昼,说文森特特意找人来救他们,简直是匪夷所思。

芦屋道满耐心地听完:“这个你要去问他啊,对我而言……我只是顺路来转一圈而已。”

“另外说到组织……”一直戴着面具似的微笑的芦屋道满终于将嘴角放平了,“我不是很想听见有人将我们和仲裁庭那群怪物相提并论。”

怪物说别人是怪物,一时间众人都不知道是该附和着笑一笑还是露出尴尬的表情。

“和那些信奉强权、秩序、阴谋,连血管里都流着不近人情的毒药的怪物相比,我们可是笃信爱与和平的好人,世上的一切都有答案,所有的美好情感都该被庇护,正如所有的丑恶都该回归永恒的死寂。”

芦屋道满慢悠悠地说:“就像是真理永恒存在,生与死在世界终焉重量等同,唯有秩序之外的永垂不朽,因此你们可以称呼我们为——终焉议会。”

周见青敏锐地注意到了他在提及帝国仲裁庭时的倨傲,显然议会和仲裁庭是绝对对立的组织。

对立好啊!华夏玩制衡可是老祖宗级别的!

而他要做的,就是努力收集更多有关议会和仲裁庭的情报,帮助国家获得更多的筹码,在新世界站稳脚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