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坏人们一网打尽 > 第五章:案发现场

我的书架

第五章:案发现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8月25日,上午12点50,阴。
桑彪汽车修理中心大门紧闭着,门上贴着封条,门前的警戒线早已拉起,警戒线外挤满了人群,甚至还有一些人想要越过警戒线走近看个究竟,负责维护秩序的公安们只得用身体阻挡。
而警戒线内的中心,地上则躺着桑彪的尸体,被一块白布盖着,小腹位置的白布稍稍往下凹了一点。
赵思明来到尸体旁,将白布掀开,桑彪的尸体立马露了出来,一些年轻的公安和部分靠前看热闹的群众当场就哇的吐了出来。
原来桑彪竟被拦腰切成了两半!就连小肠也一并被一分为二,不仅如此,脑袋也裂掉,脑酱嘣了一地,其中一只眼珠也爆了出来。
赵思明仔细的端详着桑彪的尸体,用带着白手套的手摸了摸,果然浑身的骨头基本都摔碎了,然后转头问向身边站着的人:“小高,说说具体情况。”
“赵队,死者桑彪,年纪四十岁左右,今天上午十点半左右接到报警电话,说工人在出门倒垃圾的时候,突然一个人从厂房的楼顶掉了下来,还差点砸到倒垃圾的工人,工人定睛一看,是自己的老板,死了。”
说话的叫高磊,也就是赵思明在医院病房时和赵用紧急情报联系器联系的人,副队长兼队长助理,二十六岁,算是年轻有为,一米七三的个头带着一副眼镜,看上去好似个文静书生,其实是个仅次于赵思明的格斗高手,甚至在智商方面还要超越赵思明。
“我接到报警电话便带领先遣队优先赶了过来,同时和你通了电话,”高磊继续说道:“经过血液及对尸体巨人观化程度的分析,死者已经死亡了超过十二个小时,所以楼顶可能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而且我初步推断造成死者死亡的直接原因就是断腰而死。”
“有道理,我也这么觉得,”赵思明若有所思的回应道,“足够高的高度加上有障碍物的阻挡才有可能出现分尸情况,而这里只有四层楼高,并没有障碍物,形成分尸的条件极为苛刻,死者还是个胖子,最重要的是,这断面太过整齐了。”
“没错,而且我怀疑是能力者作案,因为我想破了头脑也想不出究竟有什么样的武器能对人体造成这样的伤害?”高磊思索了一番给出了自己的建议:“要不要通知他们做好战备工作?”
“走!上车!进车里说!”赵思明突然起身回道。
围着的警戒线被收了起来,尸体被拉进了警车,上楼勘查的公安也下来了,并没有实质性的发现,只是在桑彪坠楼处发现了理所应当的尸体存在过的痕迹而已,围观的群众也陆续散去,唯独修理厂的大门上还贴着封条。
公路上,警车在疾驰。
警车内,高磊用紧急情报联系器呼叫着,紧接着屏幕内出现了一张稚嫩的脸庞。
“代号EA001,发生命案一起,疑似能力者作案,请做好战备。”
“收到!”
“来,给你带了两士力架,饭还没吃吧,先垫垫肚子,”赵思明从兜里掏出两根士力架递给副驾上的高磊,“抓紧调查死者的家庭背景和社会关系,这个案子性质相当恶劣,上头下了死命令,别说怀疑是能力者,就是神仙作的案,五天内也必须把解决掉。”
“哼,这上边就知道发官威,一个个养的油光满面的坐在那就动动嘴皮子,当然不嫌腰疼,”
高磊一边抱怨着一边说:“通过向厂里工人初步了解,桑彪是两年前进到这个厂的,当时他并不是厂法人,只是个普通员工,老板另有其人,当时厂也不叫这个名字。
大约过了三个月不到,老板就突然把厂转让给了桑彪,当时有一部分员工跟老板干出感情来了,见老板不干了,走了也有好多,还有一部分认为自己出来都是替人打工的,给谁干都一样,反正到月拿钱,便留了下来,
最后谁都没想到,厂里的订单是日益增多,很快,厂房便重建,改了名,成为了今天的市第一汽车修理厂,也就一年多的时间”
“难道是谋财?”赵思明一边开着车一边听着高磊汇报信息,当听到桑彪从员工突然成为老板,将小厂变为最大厂这里时,不由自主的问了一下。
“的确有这个可能,毕竟能把小厂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弄成规模那么大,得有一定的经济实力”,
高磊又咬了一口士力架,继续说道:“不过根据员工反应,有人曾经看到过有人找过桑彪要过债,后来被桑彪带到办公关起门来谈了一会后,出来再也没有提过钱的事,
两个月前晚上还有个黄毛找过他,交谈了很久,但是施工区离办公区有一定距离,加上有玻璃隔板挡着,所以根本不知道具体聊了什么,
前两天,也就是这个月的二十三号上午,黄毛又来了一趟,手里还拿了个奇怪的东西坐在桑彪的办公桌前捣鼓着,黄毛两次来,桑彪都笑的异常开心。”
一听到黄毛这两个字,赵思明突然想起来了,桑彪也是能力者。
“你的怀疑应该是对的,你说的那个黄毛现在在医院里,”说着,赵思明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要不是你说到黄毛黄毛的,我差点就忘了这茬,真是记性越来越差了,诺,这是他给我的名片”
高磊接过名片一看,的确是桑彪的名片,照片上肥而油腻的肉脸再好辨认不过了。
“距强子,也就是黄毛所说,桑彪也是能力者,所以能杀害能力者,普通人根本办不到。”赵思明给出了又一有用的信息。
“我们要尽快摸清桑彪究竟有无和他人有过财务纠纷,这类人一并优先排除,”高磊随即补充道,“没有人会要杀害欠自己钱的人的。”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桑彪的存在影响了某人的利益。”赵思明说道。
“杀人灭口!”
高磊脱口而出了这四个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