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坏人们一网打尽 > 第七章:杀人灭口

我的书架

第七章:杀人灭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8月25日,23点20分,圆月。
夜深人静,月朗星稀。
不知名小道,道旁的树木纹丝不动,小道上却有个人在飞速的移动。
他在快速的奔跑着,蓬乱着头发,头发上灰蒙蒙的,分不清是工作时染上的还是岁月留下的痕迹,再配上脸上的皱纹,整个人显得十分的苍老,身上还穿着一套劳保服,也是脏兮兮的。
他飞速的奔跑着,大口大口的踹着粗气,不过虽然如此,脚步却从未放慢过,他的眼珠子不停的左顾右盼,神色慌张。
8月23日,21点04分,小雨。
嘎吱
伴随着一声门响,彪子汽车修理中心正式结束了一天的营业。
嘎吱
又是一声响,是门再次打开的声音,大厅内灯火辉煌,好似白天,桑彪从门外走进来,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点了根烟。
修理区有个着劳保服头上灰蒙蒙的工人,大概五十左右,放下了手中的切割机,也点了根香烟,朝桑彪这边走来。
“彪子,你跟了我几年了?”工人来到桑彪跟前,顺手拿了个椅子在桑彪眼前坐下。
“三年了,戚哥”桑彪的嗓子依然那么尖细,却多了分无奈和软弱。
“那你觉得我对你怎么样呢?”工人望着桑彪,意味悠长的问道。
“对我非常好!”桑彪斩钉截铁的回道。
“那,你能不能说说怎么个好法啊?”工人深深的吸了口烟继续问道。
“帮,帮我家里还了债,还收我上班,让我有了个立足的地方”工人突然这样问,桑彪的内心猛的咯噔了一下,许是察觉到即将发生不好的事,他放在嘴里的香烟竟然有一瞬忘了吸,说话竟结巴了一下。
“可是,”工人将抽完的烟头捏碎在烟灰缸里,“我对你这么好,你却没什么回报给我啊?你说要怎么办呢?”
杀气就这么不经意间流露了出来,也就是在这么不经意间被桑彪轻松的捕捉到,也许是故意被桑彪捕捉到也说不定,桑彪心里已经有了逃跑的计划,他知道自己根本打不过对方,但是他仍然要假装镇定。
“强子已经侦查到了人员花名册,待时机成熟就可以行动了,到时候戚哥您就等着好消息就好了”
“是不是好消息我自然会等,只不过让你搞份名单搞了半年多都搞不来,最后还要靠那个叫啥来着?哦!强子,靠个强子来替你做事?等于你还成了中介咋的?”
说话间,工人竖起右手,在空中点了一下,空中瞬间就出现了一个圆圆的白点,“所以说集团不大愿意发展散人是有原因的,真是一无是处!”
工人在空中点出了个白色的圆点后,继续挥动右手.. 说时迟那时快,桑彪一把抓起桌上的烟灰缸狠狠的砸向了工人的右手,空中出现的圆点也伴随着工人的右手被砸而消失不见。
这还没完,桑彪砸了工人右手的同时,猛的一个起身,双手掀起办公桌就朝工人身上压去!因为被突然砸了右手,加上惯性的原因,工人还真的被重重的办公桌死死的压在了下面。
见到此情此景,桑彪是头也不回,迈开腿就往汽修中心大门外跑!
“你那么胖,跑的动吗?定期清理没用的散人是集团历来的规矩,是我忘了告诉你吗?那真是对不起了呢,哈哈哈哈哈”
声音是从办公桌下传来的,伴随着还有变态般的笑声,声音传到桑彪的耳朵里,桑彪的脸色已经是煞白,脚上也疲软无力,但他咬着牙玩了命的想要逃离!这可是真的在玩命。
砰!
一声清脆的响声,办公桌裂成了两半,在断裂面留下了难以察觉的白色丝状物,工人双手撑着地面,缓缓的立起身来,竟毫发无损,他两边甩了甩脑袋,又用拳头砸了砸自己的颈椎,又双手叉腰活动活动了自己的腰椎,然后长舒了一口气,“压死我这把老骨头了!”
“如果你觉得一个人在下面没有伴的话,到时候我可以让那个叫强子的下去陪陪你,正好他也是你招来的,就是不知道散人招的人该怎么称呼?管它呢,哪有那功夫为你们这些垃圾想什么乱七八糟的称呼。”
活动完筋骨,工人就一边念叨着,一边闲庭信步的朝门外走去,只见他再次抬起右手,在空中点了一下,空中再一次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圆点,这次她的右手没有继续挥动,而是放了下来,继续不急不慢的追赶桑彪。
而桑彪这边,因为肥胖的原因,才跑了八百米不到,步伐就已经明显慢了下来!脸上的汗珠犹如瀑布般往下落,紧张,害怕,体力透支!这一刻桑彪感受到了深深的绝望!
“啊!”
桑彪大吼了一声,用劲全身力气转过身挥了一拳,巨大的拳力竟刮起了肉眼可见的地旋风!旋风卷起地上的石子,残叶,树枝,尘埃,冲向正在追来的工人!
巨大的冲击力撞击在工人身上噼里啪啦直作响,本就不太干净的劳保服因为风里有石子,残叶,树枝,尘埃的缘故显得更加脏了,
风撞击着工人顶着他往后退了几步,也仅仅只是退了几步。
就在这个时候,工人又一次的抬起了他的右手,放在空中这么点了一下,空中照旧和先前一样,出现了白色的圆点,圆点出现之后,迅速的,从圆点内延伸出一条长长的白线,一直延伸到之前的圆点上面去,
待白线完全与两个圆点联通时,圆点消失,这个时候工人抓起白线,一把扔向桑彪。
速度快到根本无法躲,更别说桑彪已经是走投无路,只一瞬的功夫,桑彪便被白线击中。
拦腰断成了两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