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坏人们一网打尽 > 第十一章:火能力者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火能力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因为惯性的原因,赵思明在完成一系列的动作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嘶”
赵思明下意识的咬牙轻哼了一声,顺势抬手捂住了左耳,紧接着钻心的疼痛感浮涌而来。
血液啪嗒啪嗒的往下流淌着,是赵思明的左耳被戚云的全方位攻击打中,耳垂被削掉了!
“赵队!你没事吧!”
公安们在对着戚云急急的开了一阵枪后,见到赵思明倒地捂着耳朵,心中皆是一惊,纷纷跑上前去,想查看个究竟。
“我没事,就是耳朵被打掉了一块,你们赶紧去追他,别让他跑了!”赵思明打心里面对同事们的关心表示感谢,但此时此刻战场上容不得半点迟疑,必须要快速的把嫌疑人绳之以法。
说着赵思明起身站起,用左手捂着左耳,带头便要继续追赶,不断冒出的血液浸红了指头,还在啪嗒啪嗒往下落着,因为疼痛带来的麻痹感,赵思明的动作也不如先前那样灵活,便一手举起手枪发射了第二颗子弹。
而戚云这边,面对着人势众多的公安,虽然自己是能力者,且是集团的内阁成员,但是仍然不敢掉以轻心,
更不要说对方还有赵思明这样的能力者在,只是步步为营的他在想出了这一招唯一能取胜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招数后还是没能成功,只是削掉了赵思明的一部分耳朵,根本就造不成生命危险,而自己的右肩也中了赵思明的子弹,
其余公安们的子弹还好自己眼疾手快,一把扯动蜘蛛线,将圆盘全部收了回来,尽可能的挡在面前,才得以不被更多的子弹打中,要不然自己现在就已经死了,
而赵思明因为是从高处开的枪,所以能打到自己,本来空中开枪就是高难度动作,如果不是赵思明在躲避状态下且中了一击的情况下开枪,恐怕中弹的部位就是额头了。
此时此刻,戚云只想逃跑,因为这个时候不跑,恐怕以后都没得机会跑,因为现在公安们拿的出手的战斗力赵思明也负了伤,其余的根本就无需惧怕,
肉搏那些公安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甚至都靠不了身就可以用能力解决,子弹可以用圆盘抵挡,幸亏当初多留了个心眼,造了两串圆盘用蜘蛛线牵着藏于袖中,现如今还真派上了用场。
这圆盘是用钢加钛合金冶炼融合而成的,在抵挡子弹这方面确实是有奇效。
因为戚云发现了眼下逃跑的机会!
双方交手的时间其实也就是那么几分钟的事,战斗打响的第一时间,在一公里外备战的公安甲就通过车载电台得知了,同样抓贼心切的他直接一脚油门就朝战场这边开了过来,
在视线可见范围内又见到了赵思明负伤倒地,恨不得有两个油门踩才好。
而现在,公安甲驾驶的车辆与戚云面对面的就碰上了!
“喂!不要啊!”赵思明见到眼前的情景顿感不秒,大声喊着,同时一只手踉跄着扳动了扣机,发射出了第二颗子弹。
“真是天助我也!不要那么长的攻击距离,哪怕一点就够了!”见到迎面开来了一辆汽车,戚云暗自窃喜,赶忙抬起左手在空中连连点了两下,空中在短暂的出现了两个白色圆点后便变化成了一道丝线。
说是丝线其实还是用白点形容比较合适,因为它太短了!
再下一刻,只见戚云用手指对着丝线轻轻一弹,丝线便击穿了车前挡玻璃,正中了公安甲的眉心,也就刹那的功夫,细细的血液持续的就从公安甲的眉心流了出来,越来越快,到最后细细的血液变的不细了,就如同冒了泡一般往外沽涌着。
公安甲当场毙了命,车辆瞬间失了控,第二发子弹同时击中了戚云的脚踝,就在他强行打开车门登上去的那一刻。
“操!!!”
赵思明见到了眼前的这一幕,国骂的一瞬间眼中就浸满了泪水,连连又开了几枪,直到打光了一个弹(夹),只是都被车门给挡住了,哪怕车门被那几枪打的千疮百孔。
“啊!!!”
被击中脚踝的戚云大喊了一声,同时脚滑落了一下,豆大的汗珠刹那间就从他脸上冒出,直往下落,他一咬牙,赶紧卯足了劲登进车内,迅速的想要关紧车门,就在同一时间,赵思明的几发子弹就发射了过来,虽然门还没关全,好在挡住了攻击。
嘭!
一辆电动车撞向了汽车门,阻止了它的关闭,同时也将戚云震翻在了地上,失去控制的汽车因为没有了平衡,歪歪溜溜地自己跑了一段距离后,便也翻倒在一边。
“对不起,我来晚了。”说话的是一位留着空气刘海的中发小伙子,身上斜挎着一个帆布包。
“你来的正好。”赵思明见到小伙子来了之后便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嘴角微微的笑了一下,虽然说这份笑多少有点苦涩。
停当了下来,耳朵的疼痛又席卷而来,才回味过来原来自己也负了伤,可是眼下又没东西包扎止血,盾能力者也出了远门,赵思明只得脱下了外套,将其窝成一团,紧紧的捂在左耳上。
“抓捕行动终于进入尾声了”,赵思明心中念道。
再看小伙子这边,一路骑着电动车过来,直接一个加速加跳车,阻挡了戚云的逃跑,让戚云跌翻在地。
和赵思明简短的打了个招呼后,就地手臂一挥,根本就不给半点戚云起身的机会,一道红色的火焰便在地上燃烧了起来,火焰爬上了同样散落于地面的圆盘,无情的对其炙烤着。
小伙子手臂又一挥,又是一道红色的火焰从地面产生,到最后,熊熊的烈火将戚云的两串圆盘悉数吞尽,火焰顺着圆盘又引燃了缠在上面的一条条肉眼难以察觉,刀又割不断的蜘蛛线。
啪嗒,啪嗒。
是蜘蛛线断裂的声音。
“老赵!老赵!在吗?”
赵思明手腕上的紧急情报联系器响了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