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坏人们一网打尽 > 第十九章:禁海问题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禁海问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晚上十点左右,池江海与另一名渔夫被安排在了市医院进行近一步的观察治疗,没有受伤的渔夫,高磊也安排了住处,其余人因为都有住的地方,也就纷纷拒绝了高磊的好意,一行人也就在此暂时告了别。
池江海与另一名渔夫闲聊了一会,最终因为渔夫聊到一半睡着而告终,池江海有点无聊,想拿出手机玩一会,才发现手机放在宿舍并没有带出来。
一是他下午去的地方带上手机也用不了,何况还是去秘密会谈的,二是谁也没料到会有小插曲发生,不过这种无聊感很快就消失了,不久之后,池江海也不自觉的进入了梦香。
还罕见的出现了轻微地鼾声,一定是白天消耗了太多体力的原因。
而就在这个时候,大学生活区女生宿舍内。
沈若芙依然还躺在床上发着呆,时不时的拿起手机看一下,然后一脸惆怅,无奈地又放下手机,如此的反复循环。
咯吱。
是宿舍门推开的声音,是王皎秋从外面回来了,见到沈若芙的样子,不禁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我说大姐,你至于吗?从我出门你就保持这个姿势发呆,现在我回来了你还是这个姿势呢啊?”
“好没劲啊,我不想动。”半晌,沈若芙才吐出了这么几个字。
“你说我说你什么好呢?不就是个男人吗?有必要这样子吗?”王皎秋一边卸着妆一边劝道,卸完还如往常一样,各种护肤品往脸上一阵拍。
“可是他优秀啊。”沈若芙这次回答的倒挺快的,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面充满了爱慕。
“你那叫鬼迷日眼,我怎么没觉得?”王皎秋反驳到 ,同时换上了睡衣,来到了沈若芙的床边。
“好的男人一大堆,干嘛非在一棵树上吊死?今个姐妹我就要开导开导你。”说着,王皎秋便上了沈若芙的床。
“你说论长相吧,我承认,他是长的不错,可那也只限于不错吧,长的比他帅的多的可是一抓一把,你说论身高,拜托,太普通了好嘛 一米八都没,你我都一米七了哎,成绩优秀?也没见优秀到哪里去啊?打游戏厉害?那种游戏不是有手就能玩嘛?我都上王者了,也就你这游戏小白上不了。”
王皎秋滔滔不绝的一阵数落池江海的“不是”,却发现本来仰面躺着的沈若芙不知道什么时候侧过身来,正怒目圆睁地瞪着自己。
“你了解的挺深啊?”沈若芙咬牙切齿地说道。
“不过,你说的这些我都清楚,我喜欢他身上有种无形的力量,令我着迷。”随即,沈若芙语气又温柔了起来。
这话一说,逗的王皎秋笑了起来,笑的床铺一抖一抖的。
“你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好吗?还无形的力量,姐妹我对象也谈过不少,什么类型什么性格的男人都见过,就是没见过有无形的力量的。”
王皎秋心疼的抚摸着沈若芙的额头。
“我的好姐妹,你是思念成疾了吧?”
“你不懂,说是无形的力量,其实更准确的说是他有一种神秘感,自然而然的让人有种想探索的欲望,而且每次我看他的眼睛里,那种眼神我一直忘不了,充满了坚定,没有一个男人有他那种眼神。”
沈若芙在谈起池江海的时候,始终保持着温柔的语气。
“探索?你想怎么个探索啊?你来个上下探索,然后幻想着他跟你互动来个有球必硬?”
王皎秋一脸的坏笑。
“讨厌!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鸭?”沈若芙一脸害羞,说着就拿手去捂住王皎秋的嘴,阻止她再发出一些她听不懂的声音出来。
当然了,沈若芙是听的懂的。
“哦~你心里果然是这么想的,有鬼!有鬼啊!哈哈哈哈!”王皎秋挣脱开沈若芙的手赶紧笑道。
“讨厌!”
9月1日,上午10点30分。
会议室。
七名男人围坐在一张大的会议桌前,每个人的面前都叠放着一堆文件和一只钢笔。
“大家先都自我介绍一下吧!虽然我们之间有些已经事先见过面了。”高磊为此次的会议起了个头。
“大家好,我是林峰,市海洋管理局勘探员,昨天除了赵队,和其他人已经先见过面了,久仰赵队大名,今日得见本人,果然不同凡响。”
率先自我介绍的是林峰,他起身对每个人一一的鞠躬。
第二个自我介绍的是个头发自然卷的男人。
“大家好,我是钱亮,和林峰是同事,市海洋管理局总干事,今后的合作各位还请多关照。”
钱亮起身一一对每个人致敬。
“钱干事言重了,谈不上关照,能和您合作,是我们的荣幸才对。”
说话的是个厚嘴唇的男人。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严华,市城市规划管理局秘书长,这次很高兴能认识大家,更高兴的是还能遇见久未谋面的老同学,大家可不知道,我和钱干事从高中到大学都是同学,直到后来一直在忙工作忙家庭才少了来往,今天得以相见,看来我们的缘分未尽啊,哈哈哈哈!”
“大家好!我叫陈卫东,市城市规划管理局职工,能有幸和在坐的各位共同合作,实在是非常的激动!”
接着严华后面的是个有着两个大拇指的男人,他起身依次对每个人行了个九十度的大礼。
倒数第三个自我介绍的是个梳着油头的男人。
“我是孙和昌,市海洋管理局总经理助理,这次代表本局和各位共同研究关于禁海改造利用的事宜,希望今后合作愉快。”
说完,孙和昌便微微起身,冲着每个人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就不用过多介绍了吧?昨天已经和各位精英见过面了,高磊,市中队副队长。”
高磊也一一对每个人进行鞠躬,然后手一伸,做了个邀请状,“最后请我们的赵队长发表讲话。”
众人纷纷鼓掌以表欢迎。
赵思明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连连示意不用这样。
“我是赵思明,市公安中队队长,说起来有点惭愧,其实今天的主角是海洋管理局和城市规划管理局的几位,我和高副队长只是小小的配角罢了。”
“众所周知,禁海问题在我市一直是个长期的问题,海域辽阔,天然唯美,稀缺鱼类众多是它的优点,可悬崖丛生,激流,海龙卷多发,暗礁到处都是却是他的缺点,而且更多的未知海底生物并不清楚对人类生命财产有无威胁。”
“每年死于禁海的人具不完全统计都大约在二到三人左右,这人数单看虽不起眼,但要长久下去,可是不得了啊。”
“有的人崇敬于禁海的美,丟了性命,有的人垂涎于禁海的稀缺鱼种,失去了人生,就在前天还发生了渔夫偷进禁海捕鱼落海事件,甚至还发生了同样偷去游玩的普通市民在无任何保护措施情况下私自救人一并溺海的情况。”
“好在最终二人都已得救,现身体恢复也非常良好。”
“本来政(府)就已经有这意向,再加上前天这事件,正好是个契机,(政)府决定既然禁海有那么大的吸引力,那不如想办法把它改造成安全可控的,有着完备体系的天然景点。”
“所以政(ಡωಡ)hiahiahia府邀请我们协助各位共同完成这件壮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