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坏人们一网打尽 > 第二十章:酒中有话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酒中有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9月3日,星期五,晚上七点。
市六星级皇冠大酒店豪华包厢内。
占地面积超过一百平,装修富丽堂皇,一张硕大的襄金圆桌位于正中央,可同时容纳二十人进餐。
严华独自一人静静地端坐在椅子上,眼前桌子上的是一箱还未开封的价值万元一瓶的红颜至尊酒,桌子边上站了个漂亮的年轻女服务,身材高挑,双手自然重合放置于身前。
少倾。
女服务员笑容满面地轻步走到包厢门前,一手温柔地打开厢门,一边半弯着腰对着走进来的钱亮甜甜的说了句欢迎光临。
钱亮礼貌性的冲着女服务员微笑地点了下头,随即就朝严华打招呼:“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说话的同时和严华握了个手,随后顺势就在严华身边的椅子上坐下了。
“老婆单位加班,小孩没空接,我去接了一下,顺便和老婆请了个假说出来吃个饭,实在是不好意思。”钱亮又一次的同严华打招呼。
“哎~老同学你这就过份了啊?”严华假装不满道,“我们俩什么关系?哪有什么迟不迟的?还三番五次的说?感情淡了啊!”
“说的也是,毕竟咱俩从高中开始就是同学了。”见严华并不在意自己的迟到,钱亮也就不多去说些奉承话。
毕竟两人关系摆在那,过于的客气反而就不好了。
严华朝女服务员招了招手,女服务员心领神会,脑袋微微一侧,对着衣领上的对讲机说道:“天字号包厢准备上菜。”
说完,女服务员又优雅地走近餐桌旁,有条不絮地拆开红颜至尊的包装,一瓶瓶金光闪闪的酒显露于眼前。
“先生,是先开一瓶还是?”女服务员微笑着问严华。
“都打开!”严华豪爽的回道。
“好的~”女服务员听从严华的吩咐,娴熟地打开一个个瓶盖。
“哎呦喂!别一下开这么多啊,老贵一瓶呢!”
钱亮大腿一拍,恨自己反应慢了一拍,还没来得及阻止,就被女服务员抢了先。
“哎~这有什么,一箱总共就四瓶,咱一人两瓶都解决问题了,”严华豪气地朝钱亮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在意,顺势又拎起一瓶酒先是给钱亮满上一杯,接着又给自己满上。
“哎呀,你这...”钱亮着实有些不好意思。
“你再这样我就不高兴了啊,来!先干一个!”
严华看出了钱亮不想让自己过多破费的心思,拿起酒杯遍向钱亮敬起了酒。
见此情形,钱亮也只能拿起酒杯与之碰撞。
在酒桌上,别人敬你酒是一种尊重,作为回报你也需要起身回酒,更别说两人是老同学,老相好,严华以礼相待,钱亮岂有不接之理。
头杯酒俗称开门红,两人仰脖一饮而尽。
“嘶~哈~”
两人同时发出满足地声响,香醇浓郁的酒水通过喉咙一路来到胃里,让人回味无穷。
另一边,传菜员端来了第一道菜,轻轻置于餐桌上,说了声请慢用,便又轻轻的离开。
“来!尝尝这个!”严华率先拿起公筷往自己的碗里夹了一块。
“嗯,真香。”严华满意的咀嚼着。
倒酒给客人先到,夹菜随客人喜欢,这是常识。
“今天呢,是咱俩叙旧的日子,毕竟等这次合作结束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有空在一起。”
严华一边咀嚼着美味的菜肴,一边意味深情的说道。
“谁说不是呢,就大学毕业同学聚会聚了一下,之后就基本没聚过了,电话是联系过几次,可工作忙的根本就没时间,周末不是加班就是陪老婆孩子。”
钱亮无奈地回应道,感慨男人实在是太难了。
“这一晃,我们都人到中年了,哎,时间过的可真快,仿佛学生时代就在昨天似的。”
严华唏嘘着时光荏苒。
紧接着又是酒杯碰撞的声音。
“哎,小时候想着长大,早日脱离父母享受自由,长大后却发现还是小时候好啊,至少除了学习其他的什么神都不要烦。”
杯酒下肚之后,钱亮万分感慨。
“可是父母是生我们养我们的,哪能就脱离不管了呢?咱小时候想的可真是又简单又可笑。”
同样,严华心中也是万般苦涩。
男人在一起吃饭,免不了喝酒,这酒三杯两杯的下肚,多多少少都会感慨起生活的不容易。
美味佳肴一道道的上着。
两人皆已面颊微红。
“岁数还小的时候呢想着好好干,谋个一官半职能出人头地,可现在呢?”严华苦笑了一下,眼中竟微含泪水,也不知道是酒多辣的,还是作为男人的不易,无法掩饰地流露了出来。
“要个出人头地又有什么用?一个月就拿那么点钱,农民工都比我们拿的多。”
严华继续感慨道。
“如果给我重新选择,我打死都不当官,可是人生在世又怎能重来呢?担子大,责任重,一个月就拿那么几千块钱,最后就落着个名声好听,哦!某某人他是当官的。”
钱亮说到动情之处,语调难免高了起来。
“真的就不要当这个狗屁官,我就当我的小市民,什么担子都没,快快活活的每个月拿好多钱。”钱亮继续说道。
“谁说不是呢,我当个破秘书长,大大小小的事都我来,动不动就加班,公司都快成我了我家!”
严华红着脸,愤愤地说道。
“我家隔壁夫妻两送快递,两人一个月基本上都要拿到近三万块,小日子过的稳稳当当的。”
严华也继续说道。
“我们呢?那些人不听劝告去送死关我们什么事啊?告示了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好多都是成年人,自己管不好自己就要我们替他们负责?就因为我们是所谓的父母官?”
钱亮明显的酒多了起来,说话开始不着边调,这些话放心里没事,可不能随随便便说出来。
普通人的负担只来自家庭生活,而当官的不仅要面对家庭,还要面对上下级,面对人民群众,面对社会。
相比之下,当官的是一万个不容易,关键钱还不多。
所以钱亮才在酒多之后说出了那样的话。
“本来我都准备请年假带一家去乡下姥姥家玩了,姥姥近来腿脚不好,坐车也不方便,小孩也想她,可偏偏要我参加这所谓的狗屁合作!”
严华同样也是酒多了起来,开始胡言乱语。
“要不是知道合作方有你这老同学,想着来叙叙旧吧,我真打死我都不愿意来!”严华含糊着说道。
“说的在理,来!干!”
男人喝酒,越喝越有,越聊越久。
钱亮端起酒杯,双手一递。
杯盏交错,两人又是一饮而尽。
美味的佳肴还在上着,虽然每道菜基本上没动多少,但四瓶红颜至尊却只剩小半瓶。
男人吃饭总是酒多菜少。
两人的脸更加的红润了,说话间时不时的还打着酒嗝,外套被女服务员悬挂在一旁的高级衣帽架上,汗珠却仍然不停地从额头冒出。
“听说这次合作总账管理是你负责啊?”已经半醉的严华若有似无的冒了出这么一句。
两个醉熏熏的人,也分不清是随口一问还是别的什么。
“是啊,可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咱是干事?干事干事,就是干事情的嘛,你不知道,每天工作完开完交流会,我晚上回去还要去做规划总结,就为他妈该死的禁海改造,到时候方案出来了需要哪些物资,哪些材料,多少人力,预估时间等等,你不知道我头有多大!”
钱亮虽然酒多,说话也开始含糊,但说到痛处,依然能够完整的发泄出来。
“都不容易啊,我这假期没了,无偿来跑前跑后,薪水也就按基本工资发,你呢?”
严华完全认同钱亮的说法,接着又随口反问了一句。
“这还能不一样吗?有个屁的额外薪水!”
钱亮看似轻描淡写,实则心中泪水早已泛滥。
“哎!”
“干!”
“这幸幸苦苦的,要是能有个外快赚倒也值了,只可惜.....哎!”
四瓶红颜至尊转眼便已见底,两人也已全部到位,严华趁着最后的一丝清醒,眯着眼含糊着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然后从身上捣鼓了半天摸出手机,先是痴痴的望了一下,然后打开微信,按着语音说了句来吧。
便瘫倒在了酒桌上。
同样瘫倒的还有钱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