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坏人们一网打尽 > 第二十五章:不同反应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不同反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孙和昌的尸体被拉了上来,只见他面容扭曲,衣服破损,身体肿胀。高磊带领一帮手下第一时间便迎上前去进行初步查看,而这边赵思明则带着公安乙进行询问,由公安乙进行记录,两人登上合作小组的巡逻艇,陈卫东、林峰、严华三人已经在甲板护栏前等候。
“请问是谁报的案?”赵思明询问三人。
“赵警官,是我报的。”陈卫东努力地控制着情绪,但呼吸还是不可避免地絮乱。
赵思明面色平淡地利用问话双目相对的契机看了看陈卫东,随即又问道:“能不能讲讲具体情况,还有你们最近一次见到死者是什么时候?”
“是这样的。”陈卫东咽了下口水,接着说道,“我们每次出海调研回来都会开碰头会,所以最后一次看到孙助理是上个星期五,也就是10号傍晚,星期六星期天小组休息,所以之后孙助理去了哪,干什么了这就无从得知。”
“那么你们两个呢?”听完陈卫东的陈述,赵思明又转而问向林峰与严华二人。
只见林峰神情沮丧,心不在焉,像是在糊弄般有气无力地说道,“是的,就我看在眼里的我们四个确实是在上周五傍晚见的孙助理最后一面,至于后面的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赵思明又观察严华,只见他异常地紧张,刻意地将手背到身后,想体现出他秘书长的气度,但这种不合时宜的举动却适得其反,且怎么也掩盖不了他那冒汗的手心。
“确实如二位所说,我们都在星期五傍晚见了他最后一面,之后我真的也不知道了。”严华下意识地将手掌放在裤子上摩擦,想要擦干他那手心里微微冒出的汗珠。
“好的,我知道了,那么请你继续讲下去。”赵思明听完了三人的一轮描述,伸手示意陈卫东。
“是,赵警官。”陈卫东调整了下呼吸随后说道,“今天早上我们在碰头点汇合的时候,发现他还没有来,起初以为堵车什么的,大概过了十多分钟,还是没有来,我就打电话看看怎么回事,但是打了几遍都没有打通。”
“是怎么个没有打通法?”赵思明打断了下陈卫东。
“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当时我们都没在意,就想着可能有事没听到电话,早知道要是早点报警说不定会不会就没有这事。”陈卫东的眼神倒是没有飘忽不定,而且说到早知道的时候,有种很自然地懊恼感。
“可以将你手机给我看看吗?”赵思明再次打断陈卫东说话,说着伸出手,掌心向上摊开。
“可以的,这就给您。”陈卫东毫不犹豫地伸进口袋里翻出手机递交到赵思明手上。
赵思明接过手机先是翻看了通话记录,接着又查询了手机的串码,示意公安乙也一并记录下来后便归还给了陈卫东。
“电话没打通之后你们都干嘛了?”赵思明查看完手机后接着问道。
“我们三个人就想着先来禁海,反正他自己也会开车来,结果来了之后没多久,隐约看见海面上飘浮着个东西,靠近一看,没想到是孙助理,我便报了警。”陈卫东一字一句地说道。
“等于说你们三是一同发现的对吗?”赵思明问道。
“是的,是一起发现的,准确地说是我前脚发现,然后喊他们两过来看的,因为当时我们正在对巡逻艇惯例进行保养与检查。”陈卫东回道。
“你们分别保养检查的哪些部分?”赵思明又问。
“本来是五个人,每个人负责两块区域,但是因为孙助理不在,钱干事头天打电话说家中有事,今天来不了,让我们不要等他。所以我负责船首、红绿舷灯、船身、船舷上沿,林勘探负责右舷、羊角、螺旋桨,严秘书长负责船尾、白色环绕航行灯、左舷。”陈卫东继续回道。
“钱干事电话打给谁?”赵思明再次伸出手。
“打给我的,赵队长。”林峰主动掏出手机递给赵思明,说道,“我跟钱干事是同事,昨天他打电话给我说家中有事,今天早上汇合的时候,我向他们两个顺便就说了。”
赵思明接过手机和刚才一样,检查了一番,他注意到林峰神情非常自然地盯着自己的眼睛,除了依旧有些沮丧外。
赵思明也注意到在提到钱亮的时候,严华的眼神有点慌乱、闪躲,再待到看向他的时候,又强壮镇定地将目光聚焦起来。
赵思明问他:“是这样吗?”
“是!”
虽说只回答了短短一个字,赵思明依然察觉出了严华说这话的时候,语调明显是颤抖的。
“最后一个问题,具体说说你是在哪个位置发现死者的?”
“是在保养检查红绿舷灯的时候。”
“好的,我问完了,还请各位保持联系,有情况我会随时通知几位。”赵思明冲三人微笑着点了下头,便带着公安乙下了巡逻艇。
两人下了巡逻艇径直走向尸检现场,高磊已经检查完毕在那等候了。
“怎么样,高队,查出来什么没有?”赵思明问道。
“尸体面部呈惊恐状、双目打开,猜测可能对自己的死亡感到诧异,衣服破损,身上有淤青,初步观察,凡是淤青部分有破损的,并不是因为死后泡在海里尸体被泡涨了撑破的,更像是落水之前就破掉了,且淤青像是人为现象。”高磊讲解道。
“你是说死者生前与人搏斗过?”赵思明询问道。
“很有这个可能,当然还要近一步做解剖尸检,因为这些淤青看上去并不足以致命,唯一感觉上致命的在后脑勺那一块,但那种程度只会导致昏迷。”高磊继续说道。
“会不会是凶手先把死者打晕,然后扔进海里?”赵思明试着提出心中的疑惑。
“真相出来之前什么情况都不是没有可能的。”高磊回答,然后继续讲解,“最重要的一点,如果像刚才所说,死者身上的淤青不足以致命,再结合赵队你的猜想,死者属于溺水死亡的话,身上的巨人观、毛肌收缩、毛囊隆起、毛根竖立情况倒是蛮符合,死亡时间应该在48小时左右。”
“但是。”高磊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尸体尸僵程度却与之不符,因为脑后那唯一可能引起昏迷的淤青是那种随便一个刺激就能醒来的程度,死者就算在昏迷状态下被扔进海,最多两分钟就会醒来,届时必定要挣扎,而有着挣扎迹象的尸僵可不是这种程度。”
“看来又是个棘手的案子了。”赵思明长长地叹了口气。
“确实如此,因为更加重要的一点是,死者可是海洋管理局的,按道理是会游泳的。”高磊这话一出,犹如抛出了一对大小王,将这是个棘手的案件可能性直接上调了百分之八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