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坏人们一网打尽 > 第三十八章:心理博弈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八章:心理博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被人这么一直冷冷地盯着自己看,如果换作是旁人的话,恐怕真得要浑身汗毛竖起,从气势上就败下阵来,但是戚云就不一样,到底是隶属于集团的内阁成员,根本就不带半分心慌。
相反,对于高磊的行为,戚云直接就还以颜色:他也目露凶光,恶狠狠地与高磊对视着。
犹如两头久未食肉的猛虎,都恨不得立马生吞活剥了对方!
无奈一个因为自由受到了束缚,无法得手;一个受管于法律的制约,不可盲目。
像这样两人杀气腾腾地对视,自从戚云被捕以来是常有发生,原因就在于至今为止戚云都没有交代过一个字他杀桑彪的动机。
和往常一样,戚云猖獗地挑衅道:“警官,我都承认人是我杀的了,你们掌握的所有证据也都能印证我说的话,干脆痛快点,送我上路得了,啊?哈哈哈哈哈!”
说完戚云便开始不停地狂笑,笑的是如此之巅狂,再加上他是立在那被铁链绑在柱子上的,随着身体的抖动,连比大腿还要粗的铁链都被带动着‘哐啷哐啷’晃动。
戚云笑的时候眼神始终保持着凶狠杀戮地状态,双眼始终在瞪着高磊,一刻都没有移开过。
这是两人气场的比拼,是心理战的对决,一但被击溃,那后果自然是会不堪设想,所以,纵使戚云这快骨头如此的难啃,也不能就此急躁,让坏人抢了先机;哪怕是用牙齿慢慢磨,也得要把这快硬骨头磨光!
高磊作为特别行动队副队长当然很清楚的明白这么个简单的道理,戚云一次次的叫嚣只是为了激怒他,迫使他结束自己的生命,一来自己的杀人动机就永远没有人会再知道,二来陷害一手高磊,给他安一个滥用职权,故意杀人的帽子。
“我还没折磨够你呢,怎么舍得让你死啊?”
所以面对戚云的挑衅,高磊依旧是面无表情,冷冰冰的盯着戚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给戚云听。
同时,高磊还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多功能遥控器,那是专门控制危险分子封禁室里面各式各样的刑具的。
只见高磊拿起遥控器放在手中这么一按,绑在戚云身上的粗大铁链便好似有了生命一般,紧紧地收缩着,紧接着戚云便不由自主地"啊"了起来,叫声是凄惨异常。
不是戚云就此认怂了,这样的待遇自他被捕以来早就已经成了家常便饭;而是铁链收缩对人体产生的压迫感,已经达到了痛的临界点,那声惨叫就好比猛地将一只充满气的气球拍爆一样,里面的气流必定要释放出来。
当然了,受了如此大的疼痛,熟悉的虚汗如约而至地一滴一滴从戚云额头上流淌了下来;戚云的声音也开始略微颤抖:“你就不怕遭天谴吗?啊?哈哈哈哈哈,问不出来话就一次次的殴打折磨嫌疑人,传出去不怕被人笑话吗?警官?”
戚云又是一阵狂笑,笑声里充满了不屑与嘲讽。
“呵呵!天谴?”高磊冷哼一声,随即将脸靠近戚云的耳朵,贴近着字字珠玑:“你说这种话是不是把你跟我的身份弄反了?你要记住,我是正派,你是反派,好吗?”
“折磨你怎么了?谁让你不交代的?你早交代了不就不用每次都受这番罪了吗?我们不就能让你一直舒舒服服地过到执行死刑的那一天了嘛。”高磊继续说道。
“不过我今天还真是特意来照顾照顾你的,反正我能想到的手段都用过了,软的硬的你是都不吃啊!实在是佩服佩服!”高磊突然又话锋一转。
听得高磊这话,戚云微微一征,但很快就反应并恢复过来,也只是一两秒的功夫,他料到这一定是高磊的计谋。
“警官,您这是准备玩欲擒故纵啊?还是准备玩激将法?”
“你说说你,还挺聪明的,怎么就尽喜欢干些伤天害理的事呢?是不是你们都这么干啊?”面对戚云突如其来的一问,高磊反倒是大方承认了,并且还高度的赞扬肯定了对方。
那是因为就是戚云征住的那么一两秒瞬间被高磊敏锐地捕捉到了,他觉得今天可以成了。
“被识破还真不爽呢!”高磊故意说得很随意地样子。
“笨拙的演技,随你,反正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戚云扭头朝高磊无情地笑着。
可就在这个时候,高磊竟像发了疯一般,撕心裂肺地抓着戚云的肩膀狂摇,大声吼道:“我不是说了我很不爽嘛!我都说了我今天就是专门来对付你的!你为什么不相信人!”
此刻的高磊好似那饿晕的猛虎,已经饥不择食,慌乱地按着手里的多功能遥控器,甚至连整个手臂都因为情绪激动而大幅度发抖,从而导致怎么着都按不准按钮。
不过最后还是按到了,按的时候高磊嘴里还叽里咕噜的说着:“让你不信我!让你不信我!反正把你们一个个全抓起来处死那还省事呢,我还管你什么动机不动机的。”
铁链再一次的收缩,尤其是绑住戚云两手臂的部分,高磊更是控制加大了力度。
“啊!!”
这一次,戚云是因为忍受不了疼痛而喊,并不是因为惯性。
一口痰近距离地就吐到了高磊的脸上。
“呸!”戚云鄙夷地咒骂道:“没种的家伙,就你还当警察?”
他的声音又是微微颤抖,这次的收缩是持续性的,高磊一直在按着按钮。
“艹你嘛,真特么的臭!”高磊爆炸似的赶紧用袖子猛擦残留在脸上的口水,然后又往戚云脸上抹,抹完之后又狂扇戚云的耳光,以至于身体大幅度摆动,口袋里的手机掉落地上竟没有注意到。
“离你远点,不然又要用你那吃屎的臭嘴吐我了。”打完几个巴掌后,高磊又好似自言自语一样,说着便往后撤了好几步。
“是不是你们组织嘴巴都像你这么臭啊?”高磊继续说道,这次是特意大声,故意说给戚云听的。
明明封禁室只有两个人,高磊却不停地强调“你们”,“组织”这些字眼,这招的目的太显而易见了,所以戚云也就十分容易地看穿了。
很明显的用了无中生有的计策,只要不被他唬住就好。
“哼!”戚云只是冷哼一声,没有多余的话。
“你再狂?!”与戚云保持安全距离的高磊又一次控制了遥控器。
又是一阵惨叫。
就在这个时候,掉落在地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