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坏人们一网打尽 > 第四十三章:安安静静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三章:安安静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眼看曹杰要扑进车后座里,赵思明当机,立断地一个猛打方向盘--随着车子潇洒地一个摆尾,使得曹杰的行为没有能够如愿得逞,扑了个空,当场重重地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随即又被刚刚翻滚下车的蒙夕岑顺势翻身上马,压在身下。
只见蒙夕岑腰系黄色光绳,一道白色的闪电走过自身,刹那间他的攻击速度与力量有了大幅度的提升,短短一两秒的时间内,他骑在曹杰的身上,双拳如狂风骤雨般对曹杰的面部进行连续的攻击。
很明显的,曹杰受不了如此大强度的打击,他的脸因为疼痛开始扭曲,他的脸上因为连续快速地重击开始出现了淤青,他的鼻腔里也开始汩汩地往外冒血。
只不过再下一秒,蒙夕岑竟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好似自己的攻击速度和力量大幅度降低了,可是他并没有取消附加在自身上的‘极闪’buff;随后曹杰的一只手掌抵住了他的脸庞,遮住了他的视线,又快速地将他按翻在地。
整个是行云流水,一汽呵成!
这一幕惊住了蒙夕岑,也使得车内的人是目瞪口呆,明明蒙夕岑应该处于攻击速度与力量大幅加成的状态,怎么眼下曹杰的却好似增长了,蒙夕岑则变得缓慢无力一般。
也就在这短短的一瞬,蒙夕岑的脸上迎来了雨点般地拳头!
瞧着事态不妙,尹驰急忙右手握拳、往回一拉,蒙夕岑身上的黄色光绳便拽着他往回飞去,只是无奈曹杰先前见识过一次这招式,所以这次他伸手便要往蒙夕岑身上搭,企图一道飞回去。
好在还有赵思明,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单手持枪搭在车窗上边,朝着曹杰便开了一枪。
子弹呼啸而来,眼见就要击中自己,曹杰只得放弃触碰蒙夕岑,赶紧弯下腰用手摸了一下地面;待到子弹射到他时,犹如砸到了石头上一样,直接就弹开了,曹杰可是毫发无损。
只是被曹杰触摸过的路面,却突然发生了塌方,曹杰一下子就掉了进去;这一切赵思明、池江海、尹驰、蒙夕岑都真真切切地看在眼里,这场救援战斗诡异地地方太多了,但眼下任务已经完成,全员归位,没有必要继续纠缠下去。
趁着曹杰落进塌方,火速撤退。
只是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被一名男子拍摄了下来,所有人都毫无察觉。
车子在路上高速地行驶着,车后座椅靠着仍在昏睡的何彩加、瘫软疲惫地池江海、紧急飞回来的蒙夕岑,以及一直在搂着那位姑娘的尹驰;她的手正温柔地搭在姑娘的肩膀上,绿色的光芒滋润着姑娘,使她的气色再次变得红润。
姑娘刚被救上车时,心细地尹驰便发现了她身上也有些许擦伤,于是顺带就帮她进行了治疗
姑娘只是低着头,始终沉默不语,身子止不住地轻微颤抖着。
因为事态过于紧急,所以副驾驶虽然空着,可当时的情况也不允许有谁能换到副驾驶去,所以现在就显得后座有点挤,而池江海就紧贴着那姑娘,目光便不小心就瞅着了她那若隐若现地白皙,羞得池江海是慌乱地挪开了视线。
“哎!你眼睛往哪里瞟呢?想看等回头姐姐我给你看个够,别打人姑娘主意。”池江海看到姑娘雪白的那一刹那正好被尹驰逮了个正着,于是尹驰大眼便朝着池江海一翻。
“妹妹你不要怕,有姐姐在。”尹驰安慰道。
这番虎狼之词说得蒙夕岑倒是先羞红了脸,再然后才是池江海略微带有一点点尴尬地一声“额…”
而姑娘依然是低着头沉默不语,不同的是她的身子已经不在发抖,只是两只手交叉在一起轻轻地摩擦着,脸颊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绯红。
刚刚经历了魔鬼般地遭遇还未完全恢复过来,现在又被迫听到尹驰那令人羞耻到耳根通红地话语,姑娘明显感到自己有点无所适从、无处安放的样子。
只得下意识地目光偏移,朝着一旁闭着眼睛的何彩加看了一眼。
心细地尹驰注意到了姑娘这一系列微妙地反应,她立马明白了姑娘一是还没从之前所受得伤害中走出来,二是她担心何彩加的安危。
于是她由搂着姑娘改为用两只手同时握着姑娘的手,温柔地安抚道:“你是在担心他对不对?”
姑娘轻垂地头轻轻地点了点,仿佛尹驰口里的那个他指的就是何彩加一样,哪怕尹驰明明并没有用手指着谁,也没有用眼神给过任何暗示。
“你放心好了,他没事的,现在只是在休息呢。”尹驰继续安慰道。
“姐姐我有神奇的力量,刚才你身上的擦伤还是姐姐我帮你治好的对吧?”尹驰真诚地看着姑娘的脸庞说着,虽然姑娘仍然低着脑袋没有和尹驰有过对视,但这不影响尹驰要先诚恳对人。
用刚刚发生在姑娘身上,让她切实感受到的事件来使她相信何彩加确实是没事了,这是尹驰所想到的。
姑娘还是没有开口,但是尹驰握着她的手能感受到她已经确信了自己所说的话,也许这就是女性之间令人捉摸不透的默契吧。
尹驰静静地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位姑娘,虽然说她全程一直都在低着头、还披散着头发,无法看清具体面容,但是透过破碎地衣服能清晰地看清她的整个肌肤都是光滑水润,吹弹可破,肤色并不是很白皙的那一种,看上去却莫名的让人感到非常地舒适。
而近距离地接触,听着她那香甜的呼吸,又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她那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柔媚娇俏地气质。
如果姑娘暂时不愿意说话或者说不想抬起头,那就暂时不要勉强吧,尹驰是这样想的,一路上她就静静地陪伴着姑娘,依偎在她身旁,脑袋抵着她的肩膀,同她一样,安安静静。
不久之后,车子便在医院门口停了下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