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坏人们一网打尽 > 第四十六章:待宰羔羊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六章:待宰羔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天时间上午十点左右
A市‘天地’娱乐城
后现代化的‘天地’娱乐城里人声嘈杂、人员川流不息,灯火辉煌。
体感捕鱼、仿真人快打、AR冒险、未来科技探索、老少合家欢等等,这里的娱乐项目是应有尽有。
五爷是这里看场子的大哥,所谓看场子就是维持公共场合的秩序,当然是要和场子的负责人收取保护费的,像这种的一般都是以娱乐场所居多。
每个大哥都管辖着一块固定区域,不能越圈,每个大哥又都领导着一帮子小弟,大哥可不是很容易当的,是用拳头、用胆识、用智慧一点一滴换取来的。
五爷抽着眼惬意地欣赏着娱乐城里各式各样的美眉们,但这份惬意却被横在自己脚下的人打破了。
人是从不远处被扔过来的,落在地上砸出巨大得声响,玩耍的人们立即炸开了锅,四处逃窜。
那被摔得人用劲浑身的力气抬起头朝五爷喊了一声:“快跑!几个场子都没啦!”
说完便身子一软,晕死了过去,紧接着五爷就看见了迎面冲过来一大帮子持刀、持棍的人,为首的正是曹杰,目露杀气。
五爷看出来对方是来生事的,所以也就不打算进行交谈了,好在五爷是练家子出生,膀大腰圆的,一个打九个都轻松自如。
但是五爷的拳头打在曹杰的身上犹如小鸡啄米,五爷的反应速度在曹杰看来恍如蜗牛慢步;五爷被曹杰一脚踩在地上,曹杰手里顺起一把椅子,像拍苍蝇一样一下一下地重击着五爷的脑袋。
顿时五爷便鲜血直流,意识模糊。
曹杰看打得差不多了,将椅子随手一扔,冲着娱乐城里所有人喊道:“大家都给我听好了!我叫曹杰,从今以后这里所有的场子都归我一个人管!”
“你们当中有想要卖什么的!必须要先通过我的同意,给我分成!谁要是敢和我作对,违抗我的命令!这个家伙就是你们的榜样!”曹杰继续气焰嚣张地大声说着,脚踩着五爷,手指着他。
“每一个小场子我都会安排具体负责人,他们就等同于我!如果有不听他们话的,一样按这家伙处理!”曹杰还是指了指曹杰。
忙完一圈后,曹杰有些累了,漫不经心地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
“我艹,这娱乐城到底是规模庞大啊,一路场子砸过来都砸了一个多小时了。”曹杰自言自语地说着。
“还好都抢过来了。”曹杰接着有些沾沾自喜地说道。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对于曹杰来说,把A市最大的娱乐城收了就是最大的喜事;满脸喜悦的他直接潇洒地朝手下们一挥手:“走,兄弟们,大哥带你们去喝酒!喝完酒请你们找乐子去!”
于是不巧的事就这样发生了,曹杰一伙人酒店没先找到,倒是先碰上了苏湄瑶。
一路尾随、围追堵截,身单力薄的苏湄瑶终究还是成了曹杰这只大灰狼嘴里的羔羊。
小狼崽们围成一圈亢奋地嗷嗷叫着,光是眼巴巴看着大灰狼展露着雄风就足以让它们癫狂不已。
大灰狼肆意地挥舞着自己硕大的狼尾巴,毛茸茸的,它的眼睛里闪烁着名为饥渴的光芒,它似乎很喜欢自己的尾巴,通过它把尾巴在小羔羊眼前不停地摇晃就不难看出,它似乎想让小羊羔和它一样喜欢自己的尾巴。
可是小羔羊怎么可能会喜欢大灰狼的尾巴呢?打出生起老羊们就告诫过它,大灰狼是坏家伙!它们的爪子能撕碎羊的躯体、它们的尾巴能勒断羊的脖子。
小羊羔不答应,扯着嗓子咩咩咩地叫着,可是它被一群狼包围着,又处在偏僻的地方,根本是无计可施。
大灰狼很不高兴,它想我最喜爱的尾巴都愿意同你分享,你居然哭哭啼啼、大吵大闹的?于是它强行将尾巴在小羔羊的脸上磨蹭,它想问问小羊羔,它的尾巴是不是毛茸茸的,很柔软。
可怜的小羔羊就这样被大灰狼无情地蹂躏着,本来大声哭喊求救的它此刻也丧失了反抗的力气,只剩下无声的呜咽、抽泣。
血脉喷张的大灰狼甚至把尾巴伸进了小羊羔的嘴里,想让它尝尝口感。
“正好我们训练完准备集体去泡个澡放松一下,我觉得我定点罚球还差点火候,就留下单独加练了二十分钟。”何彩加握着拳头愤愤地说道。
提起中午发生的这段往事,何彩加是满脸的懊恼,但除此之外、更多的还是坦然。
懊恼是如果不是自己非要加练,就不会那么倒霉被打的重伤住院,差点连命都丢掉去;而更多的是坦然是他一点都不后悔,如果不是他,那姑娘不知道还要被曹杰蹂躏成什么样,他很是欣慰。
那个脸上有刀疤的家伙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怪物,当何彩加发现他正在实施恶劣行径并准备制止时,苏湄瑶本已哭干涸的眼睛里瞬间就流出了清澈的泪水,救星来了,终于可以放心了。
还是自己最喜欢的篮球运动员。
苏湄瑶亲眼看着何彩加本是古铜色的皮肤在一刹那间就演变成了泥土的颜色,原来自己崇拜的人还是能力者,真的是太好了。
可是她看着何彩加每一次打在这恶徒身上的攻击明明是充满了力度,连大中午太阳光照射在地面上产生的热气都被震得发生扭曲就是最好的证明,可为什么偏偏又有种奇怪的感觉,好似何彩加的拳头又像棉花一般。
到底是那恶徒的抗击打能力强于偶像,还是偶像的攻击真的就疲软无力?
可是那歹徒明明看似弱鸡的攻击轻巧巧地碰在偶像身上,却每一击都对偶像造成致命的打击。
偶像败下阵来时,苏湄瑶是浑身冰冷的,她不停地打着寒颤,就连自己被欺负时都没有像这样,恐惧、绝望爬满了她的心头。
还好偶像在力竭前用手腕上像似手表的东西发出了求救信号。
好在偶像的同伴们及时赶来了。
“呜呜呜…驰姐!”苏湄瑶放声大哭着、彻底宣泄着,任委屈、心疼、痛苦、伤心的泪水毫无保留地流淌着。
尹驰轻轻地把苏湄瑶搂在怀里、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抚地说着:“没事了瑶瑶,都过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曹杰从塌方爬了上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