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坏人们一网打尽 > 第五十五章:救救孩子

我的书架

第五十五章:救救孩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9月20日,星期一,天气多云。
虽然说干公安这一行严格意义上来讲是不用过于区分工作日和周末的,因为毕竟说加班就加班,说出警就出警;但是到了星期一还是会一如既往的同其他普通事业单位一样,总会有数不完的事情等着处理,尤其是上午的时间。
那更不用说赵思明、高磊前两天一直在跑外勤了。
现在摆在他俩面前的就是一大堆要处理的电子文件。
“小高,起诉戚云的文件制作好提交上去了没有?林峰的死亡报告有没有做好交上去?”赵思明连着问了两个问题。
而他的身边是急匆匆来,急匆匆去的同事们,都在为各种事物奔波着。
“赵队,戚云的起诉文件我早上起床的时候已经提交给法院了,只需要等待法院的具体通知就行,至于林峰的死亡报告目前还在制作当中。”高磊回应道。
“嗯好。”赵思明又吩咐道,“辛苦了,林峰的死亡报告跟跟紧,还有曹杰的案件不能再拖。”
“赵队,这两个人是来报警的,说是关于曹杰的事。”公安乙突然就领着一男一女冒了出来。
这男女不是别人,正是曹杰的父亲和母亲。
“快!进来坐。”本来和高磊交谈工作的赵思明被这么个突如其来的意外确实是惊了一下。
当真没想到正提到曹杰呢,冷不丁地就出现了人要报案,还碰巧就是关于他曹杰的。
“小高你也进来吧。”赵思明礼貌地邀请报案的这对男女进自己的独立办公室详谈,并顺便喊了高磊一起。
进了独立办公室的门,赵思明刚刚顺手把门给关上,正欲开口安排男人女人坐下,对方倒抢先开了口:“警察同志,求求你们救救我两的儿子吧!”
说话得同时这俩人就直接扑通往地上一跪,很是果断,丝毫不顾及这行为体面不体面,与自身的穿着打扮相称不相称。
“二位别这样,快快起来。”靠着男女近一些的高磊见状赶紧上前搀扶起他们。
而刚刚关好门的赵思明也同一时间紧跟过去,两人协手将男女搀扶起来安顿在沙发上,接着高磊示意屋内的自动倒水机器人倒了四杯菊花茶分发给包括自己在内的四个人。
“谢谢你警官。”
“谢谢警察同志。”
男女接过菊花茶礼貌地表示着感谢,但是仍然是愁眉苦脸的样子。
“两位不要着急,咱有话慢慢说,咱人民公安就是为了服务人民,解决人民困难而存在的,所以真的没必要那样的。”见男人女人皆是满脸愁容,赵思明便耐心的引导他们,想办法使得他们先放轻松。
他所说得‘没有必要那样的’指的就是这男女突然下跪这事,其实这行为倒是没有把赵思明他以及高磊两人给惊到,究其原因就是这种场合他俩已经见惯不惯了,早麻木了。
但是仍要制作这行为,一是因为若要不制作,哪怕没有别人知道,他们自己都会下意识地觉得是不是作为人民公安不为人民服务,才导致人民要靠下跪来相求的。
二是因为他们何德何能要让人民下跪啊,俗话说在他们公安的理念里,人民就是他们的父亲母亲,让父亲母亲给儿女下跪,除非是儿女死了,不然岂不是大逆不道,有悖天理,严格来讲得他们给人民下跪才对。
“两位刚才说救救你们的儿子,这是怎么回事?能否具体讲讲呢?”赵思明接着问道。
这对男女从见到得第一眼起,赵思明就看出这俩人有着夫妻相,经过刚才那番话一说,果然验证了赵思明的猜想,所以当那男女说要救救他们孩子的时候,赵思明有的只是心头一紧地感觉。
谁家的孩子不是心头肉呢?更何况赵思明自己也有个七岁的活泼可爱、漂亮喜人的掌上明珠赵月玥,自然而然的就会将心比心起来。
“哎,作孽啊!也怪我们自己从小没有意识到孩子的成长问题。”男人作为代表开了口,没有第一时间告知怎么回事,而是先自责了一番。
自责的话语里又有着‘我们’,证明一定是这夫妻俩对儿子的家庭教育出现了问题。
赵思明听着男人的自责不免产生了联想,他给了高磊一个眼神,得到回应的是高磊也有着与他一样的想法。
“不着急,您喝口茶再慢慢说。”见到男人自责,赵思明赶忙安抚,并拿起茶杯喝了口茶。
果然赵思明的这一举动影响到了男人,男人也跟着缓缓地端起茶杯,轻轻地呡了一口。
而坐在男人旁边的女人也有样学样的拿起茶杯喝了几口,其实她内心里更多的是不安和急切,想以此为契机来掩饰而已。
赵思明和高磊当然能看得出来,不过有些时候当做不知道反而是对对方最好的尊重和保护。
“我那不争气的儿子可能要干不得了的事情,你们一定要阻止他!”男人接着说道,喝了口菊花茶的他,面色有些好转,说话也舒缓起来,但这舒缓之中也夹带着一丝焦急。
这都是可以理解的。
刚刚提到家庭管教,现在又是儿子要干不得了的事情,赵思明越发越觉得眼前这对夫妻嘴里所说的儿子,是不是就是自己脑子里想的那个人。
而有着同样想法的还有高磊,本来坐在赵思明旁边倾听并记录此次会面谈话内容的他再听到男人说儿子要干啥不得了的事之后,不由自主地下意识抬起了头,看了男人一眼。
“那请问你的儿子是?”赵思明内心虽急,但嘴上不急地很平淡很礼貌地继续问道。
离心中的答案是越来越近,赵思明迫切地想要去核对一下。
“我们的儿子叫曹杰,就是新闻上播报的敲诈勒索事业单位干部,欺负女大学生,重伤知名篮球运动员,长期混迹于黑社会的那位。”男人说道。
“昨天下午我与他妈妈一起已经和他见过面,他说过几天要干一件大事。”男人在没有人引导的情况下,自行端起茶杯又喝了两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