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坏人们一网打尽 > 第六十八章:神秘三人

我的书架

第六十八章:神秘三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天时间下午四点半,阴转多云。
曹父曹母抱着曹杰的尸体在怀中放声大哭的场景还刻印在赵思明的脑海中,在努力抛开了这场景后,他闭着眼睛全身心放松地躺在高磊汽车的副驾驶座上,此刻的他对外界一切事物都提不起任何兴趣,一个小小的曹杰可真是花了不少的功夫。
车后座的何彩加、尹驰、蒙夕岑也是各种懒散的休闲姿态倒在那里,贪婪的享受着这份打击坏人胜利所带来的安宁。
不过,这份安宁永远都只是暂时的,一个扎着丸子头的中年男人望着他们警车一辆辆远去的背影,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摇摇头便离开了现场。
当天晚上,某豪华别墅内,一个穿着斗篷的人右手托着腮惬意地坐在一张造价昂贵的真皮坐椅上,只见他用左手在坐椅的扶手处轻轻地敲了一下,在他的面前便出现了两道黑色的条纹立柱,随后这两道立柱又刷新出更多的立柱,最后又集体消失。
而最终呈现在穿斗篷的人面前的是两个人的AR投影,一个扎着丸子头,一个是个老者模样。
“你怎么附身在一个老头子身上了?”待画面全部稳定后,丸子头对身旁老者模样的家伙说道,“你又干了些什么事?”
“你想得可真够多的,单纯就是这老家伙没有眼力劲,得罪了我而已,杀了他,想想反正也无聊,干脆换做他的模样乐呵乐呵。”那老者模样的鄙夷地回应道。
“你可真是蛮恶趣味的。”丸子头又反过来鄙视道。
“得了吧你!”老者模样的继续回怼道,“明明就是个骗子,坏蛋,偏偏还扎个丸子头,怎么?搞得自己像个艺术家一样?”
“那也总比你练个不知道在哪学来的邪功强。”丸子头是嗤之以鼻,“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男不男,女不女的。”
“你!…”老者模样的家伙被这番嘲讽怼的也是一时语塞,刚欲竭尽全力回击时,带斗篷的人打断了他和丸子头的对话。
“你们是无视我的存在吗?呼叫你们过来是让你们俩给我表演小丑戏的?”
带斗篷的人操着机械音缓缓地开口说道,整个声音咋听起来是温和如水,但用这种语气说出训斥的话出来,不免得就让人后脊骨冒出丝丝凉意。
丸子头和老者模样的人立马就停止了互相吐槽,一起朝着带斗篷的人喊了声:“boss!”
带斗篷的人也没有答应,直接就先问丸子头:“曹杰这小子打电话过来说在A市发现了至少三名妨碍我们集团业务发展的能力者,我让你去帮忙,帮的怎么样了?”
“额……”丸子头一阵汗颜,尴尬地回复道,“boss,他…他死了。”
“哦?死了?”听到丸子头的汇报,带斗篷的人放下了托着腮的右手,将身子直了直,他对此回答感到非常的好奇,“这小子能力不是挺变态的嘛?还有比他还厉害的?”
“他是自杀的。”丸子头回道。
“自杀?”带斗篷的人这下是更加的感兴趣了,前倾着上半身迫不及待地追问道,“为何会自杀呢?说来听听?”
“好像是他的父母来了。”丸子头淡淡地回答,“他被警察抓住之后,他父母紧跟着就出现了,然后就一头撞上路旁的电线杆,死了。”
“呵!硬生生撞上去这不得疼死。”旁边老者模样的人皱着眉头嫌弃地插嘴道。
“哦?在父母面前自杀了吗。”带斗篷的人又收起身子靠在坐椅靠背上,轻缓缓地说道,“怪可惜的。”
“只是你刚才说,他被警察抓住了?你没去接应他?上去帮个忙什么的?”带斗篷的人又问。
“他的手机应该是被警察针对了,打不进也接不到。”丸子头回道。
“他手底下那么多手下,随便拿个手机过来跟你联系不就是了?”带斗篷的人依然是十分温和的语气。
“这个…”丸子头顿了下接着说道,“他总是图方便,不喜欢去记号码,我也劝过他好多次,告诉他号码记一记,别老依赖手机,万一手机坏掉了,想联系人都联系不到。”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能力再强有什么用?还不是被人给摆平了?”旁边老者模样的人又插话道,“照我话讲他就是活该,平常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大伙只是看他年级小不跟他计较,真当治不了他了?”
“平日里都好心好意的开导过他,多跟前辈们学学经验,毕竟干咱这行的,都是在刀尖枪口上打滚的,不能蛮干。”老者模样的继续埋怨道,“可他就是不听,一直说自己的能力太特殊,谁能打的过他,可是现在呢?”
“好了好了。”带斗篷的人打断了他的抱怨,继而轻声说道,“大家都是同事一场,人已经死了,就少说两句吧。”
被带斗篷的人这么一说,老者模样的人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带斗篷的人接着问老者模样的人。
“我办事还不手到擒来,我这边跟我们作对的能力者依照上头的意思,能拉拢的拉拢,不能的…”说着,老者模样的人举手对着自己的脖子做了个划拉的动作,轻描淡写地讲道,“大部分都咔擦掉了。”
“嗯,非常不错。”带斗篷的人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努力,争取早日肃清干净。”
“这还不是小菜一碟?”老者模样的人得意洋洋道。
“好。”带斗篷的人应了一声,随后又重新将右手托着腮说道,“只是这A市有点难搞啊。”
听得这话,丸子头低着头沉默了一会,虽然说事情失败的因果与他没有半毛钱关系,但好歹他也是被派过去支援的,算得上是负责A市的人了,所以他不免得就感到有些内疚,觉得工作没有做好。
过了一会,他向带斗篷的人提议道:“boss,既然硬碰硬不行,那不如试一试用点别的办法?比如我所擅长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