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坏人们一网打尽 > 第七十六章:灵魂拷问

我的书架

第七十六章:灵魂拷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敢断定,这样的组织一定不会坐以待毙,等着我们查到它们的老巢了,然后再奋起反抗。”赵思明说道,“他们一定会比我们更要想方设法的搞掉彼此,其实通过窃取《特别行动队花名册》这点就已经能看出来了。”
“从即刻起,取消夜间值班制度,改为八小时三班轮换制,非工作时间保持三级战备,一定要随叫随到,不可出现电话不通,或者说是出远门现象,违规者罚款加大会通报批评,以及取消年终评选所有资格。”
“当然,为了保障大家的饮食以及休息,中队食堂正式开放午夜档,另外,八小时三班轮换制度只在周一至周五进行,周末两天采用小三班制度。”赵思明继续说道,“所谓小三班制度指的是在原有人员基础上减去三分之二。”
“也就是说,现在中队包括我在内一共一百二十九人,这其中不包含特别行动队其他队员;那么周一至周五就是每班四十三人进行当班,周六周日每班则是十五人。”
“这样看起来虽然说表面上在岗的人数少了,但是却也变得均衡了,这其实也是我和高副队一起研究出来的方案---因为很多时候,大部分人在中队也都是属于待命状态,而在家中处于三级战备状态,这两者本质上性质是一样的,此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保存实力。”
“毕竟推断出对方是个极其危险的组织,那就一定要留有后手。”赵思明认真地做着讲解,“万一哪天对方先于我们行动,导致当班人员陷入被动,那余下的修整兼战备人员就可以如神兵天降、打对方个措手不及,这也是属于障眼法的一种。”
“刚才讲过坐班制度,那么现在再讲讲巡逻制度,自从这里的治安变好之后,我们的巡逻就基本减少了;不过这也不难理解,当人人都安居乐业、其乐融融的时候,不再担心哪怕小到偷东西的时候,巡逻确实变得不那么重要。”
“不过现在已经是今非昔比了,一个潜在的巨大毒瘤随时准备着爆发,我们的巡逻也就要彻底恢复起来了;经过我与高副队研究决定,每次巡逻按照组来安排,也就是十个人,取代之前的双人夜间巡逻,同样改为二十四小时制,每两小时一轮换。”赵思明又说。
“此外,A市作为一个大市,占地面积也非常广阔,对潜在的危险组织进行防护不能只单靠我们市中队,毕竟人力、物力、财力、精力,等等方面都不可能实现,上次所谓的全城巡逻其实也只是个幌子,虚张声势罢了,说到底也只是在方圆五十公里进行巡逻。”赵思明接着说道,“所以我会与其他各兄弟单位以及交通部门沟通,一起保护A市。”
“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我就不说什么浮夸的口号了,作息排班表我昨晚已经做好,现在时间正好差十分钟七点,大家收拾收拾就可以按新的安排来上班了。”
至此,市中队正式进入了新的工作制度,如此大的调整对于赵思明来说也是一项非常巨大的挑战,但是他坚信,这一切,都是值得。
而俗话说,世界说小不小,说大不大,给沈若芙发了好人卡的池江海总归是要去上课的,毕竟又不是周末,所以路上碰见沈若芙也是情理之中的。
池江海想上前打招呼,哪知道王皎秋竟然把沈若芙搂在怀里,刻意地避开自己,这王皎秋甚至还用手捂着沈若芙的眼睛。
池江海隐隐约约的听见王皎秋好似在哄上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对沈若芙疼爱地说道:“大芙乖,我们不看,渣男不在,渣男不在,看了大芙又伤心。”
池江海也是十分的尴尬,换做平时只要他想,无论沈若芙和王皎秋离他有多远,只要在视线内,只要对方能听到,他喊一声,那两人就会立马回头。
虽然说一定是王皎秋被沈若芙拉着跑向自己。
但是现在他也只能望着两人的背影欲言又止,谁让他发沈若芙好人卡呢?感觉就像做错了坏事一样,可其实他并没有任何错。
是不懂女孩子吗?他自己确实是不懂,可长痛不如短痛这可是驰姐这老油条告诉他的鸭。
这就是短痛吗?池江海光回想着看沈若芙一直耷拉着脑袋,就像失去了心爱的玩具一样的表情,都能感受到实在不是个滋味了。
这受伤害的还不是自己,就能感同身受,那作为当事人的沈若芙,那心痛程度那又得往上不知道翻多少倍了。
所以他决定抽时间再去请教下尹驰,怎么帮助沈若芙快速地走出这伤痛。
可不能因为一张好人卡而少了两个朋友。
“嗨,学长~”
就在池江海思考什么时候联系尹驰的时候,苏湄瑶冲着他打了个招呼,就站在他的身旁。
池江海不由得抖了一下,又是如此的近距离,此刻的他仿佛昨天那些发出去的没发出去的信息全都是此时此刻由他全部亲口说给苏湄瑶听的一样。
顿时池江海就又不好意思起来,但他又想极力克制住,便装作若无其事地回道:“嗨,这…这么巧~”
可他这小把戏哪瞒得住苏湄瑶,只见苏湄瑶一脸坏笑地歪着脑袋,学着网络上大火的杰哥腔调对他说道:“哟~你脸红啦?来让我康康。”
“想不到学长碰见女生就会害羞也,不知道学长在班上和其他女同学敢不敢说话,哈哈。”苏湄瑶又恢复了自己的声音爽朗地笑着,“那学长从小到大又是和班里的女同学怎么相处的呀。”
“学长不会只有男性朋友吧~”苏湄瑶活脱脱像只话痨的兔子般,明明说着很啰嗦的话,却让人怎么也讨厌不起来,甚至还有一点点喜欢。
至少在池江海看来是这样的。
“而且驰姐的很大哦~”苏湄瑶又涩迷咪地用娇嗔地音色说道。
舞蹈专业的她就这么一瞬间也是完全释放了自己的天性,开朗、活泼、豪放,也许是本身性格使然,也许是舞蹈总是需要面对大众这种特殊性造就而成;不管是哪种,她已经彻底的把池江海当作愿意深交的朋友了。
“驰姐喜欢骚扰男生,我和她接触第一天就看出来了,当时她在赵队车上叫你看她的,嘻嘻。”苏湄瑶笑着继续说道,“你说你不会是被驰姐弄的才看见女生就害羞的吧?”
“嗯?不对!”苏湄瑶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一脸惊讶地轻喊道,“你当时在车上一个劲的盯着我胸看,所以驰姐才叫你看她的,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