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坏人们一网打尽 > 第七十九章:欲言又止

我的书架

第七十九章:欲言又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万人体育馆内歌声嘹亮,伴随着此起彼伏、热烈的掌声,未来舞蹈工作室也圆满的完成了开幕式压轴演出任务。
按照惯例,苏湄瑶和她的舞伴们深鞠躬向观众们表示感谢,然后便和伙伴们一起前往官方为她们准备的前排最佳观赏贵宾席。
“瑶瑶,这里~”尹驰喊住了她,顺手朝着身边一张空着的椅子拍了拍。
本来苏湄瑶就是和尹驰她们一起来看球赛的,只不过自己有表演任务在身,官方也为她们安排了最好的位置,而且她总不能抛下姐妹们一个人单溜吧。
不过,小姐妹们倒也很通情达理,虽然苏湄瑶保密没说,但女人们的直觉让她们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和苏湄瑶打招呼的应该就是她的救命恩人了。
既然是这样的话,就算苏湄瑶不说,小姐妹们也肯定会让她去陪救命恩人一起坐,这是最基本的礼貌,人要懂得感恩。
本来空位两边坐着的是池江海和蒙夕岑,池江海他明白这位置是留给苏湄瑶的,不由得便表现的有些扭扭捏捏的,更何况沈若芙还有王皎秋就坐在他们同一排不远处。
换做平时,沈若芙早就买和池江海靠一起的位置了,哪怕当初没买到,凭她的实力最终还是能坐到池江海身边;不过现在因为被发好人卡导致心情持续沮丧的关系,她现在见了池江海好似蔫掉了似的,王皎秋自然要把她安排的离池江海远一点。
要不是为了近距离看何彩加,她真想带着沈若芙跑到最后排坐着,远离池江海。
尹驰看出池江海还是有些紧张,便提出和蒙夕岑换个座位,这样就是池江海和她两人包着苏湄瑶;对池江海来说,自己可以给他一些眼神或手势的暗示,帮助他这不开窍的小脑袋瓜向苏湄瑶传达爱意,对苏湄瑶来说,作为照顾她最细致的人,坐在自己身边,怎么都会让她感到更加舒心。
说不定能增加表白的成功率呢。
苏湄瑶当然不知道池江海喜欢自己,她只是以为池江海可能就像她想的那样。
被驰姐骚扰怕了,对女孩子有阴影~
她开心的坐下,和池江海、尹驰、蒙夕岑打着招呼,另外两人回应的都很自然,唯独池江海有些卡壳,见此情形,尹驰是一脸的坏笑,蒙夕岑也是嘴角腼腆的微微一扬。
苏湄瑶不知情,也跟着笑弯了腰,趁此机会,尹驰给池江海使了个眼色,用唇语说道:“还等什么呢?”
池江海看见尹驰给自己发暗号了,顿时间就感觉苏湄瑶马上就归他了,可一声“瑶”字刚出口,连第二个“瑶”字还没说出,他便又现了原形。
“我…我…”池江海还是没能越过心里的那道害羞的坎,支支吾吾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嗯?怎么了?你要干嘛?”苏湄瑶倒是挺干脆,一是她还没搞清楚现在的状况,二是舞蹈专业的人,总归会比较开放一点。
“额…”池江海欲言又止地偷偷看向尹驰,尹驰见状嘴角一撇,两手一摊,表示:加油!这事还得靠自己,我也帮不了你。
“嗯?驰姐~?”苏湄瑶看出了池江海的反常,变回过头娇嗔地‘质问’驰姐,“你又对我家池大学长做什么了?”
这一问倒是把尹驰逗乐了,她一下子就没忍住笑了出来,心想:‘瑶瑶这么猛的嘛?之前都没看出来啊,连我家池大学长都说出来了,看来小江江这小子艳福不浅啊~’
“没,没有,我可没欺负他,哈哈。”
“驰姐你坏~你一定有事蛮着我!”苏湄瑶嘟囔着性感的嘴唇撒着娇,她觉得尹驰和池江海两人肯定有秘密,但是驰姐看样子是不会说了,她便着脑袋,问在一旁看戏的蒙夕岑,“放电哥哥,你知道什么内幕嘛?告诉人家嘛~。”
腼腆的蒙夕岑被苏湄瑶这么软软的一称呼,脸也跟着红了起来,细声细语地回了句:“我啥也不知道啊,别问我,我只是个吃瓜的。”
其实他也算暗示了,意思就是说我旁边这两人确实是有故事的,至于是啥,你看看池江海见你都害羞成啥样了,你还反应不过来嘛?
而趁着苏湄瑶和蒙夕岑说话的功夫,尹驰又赶紧给池江海加油打气,‘赶紧地,婆婆妈妈的,你行不行啊?’
当她看见池江海又一次投来自信的目光时,便清了清嗓子:“咳咳,我说瑶瑶啊,人家小江江要和你说话,你老是缠着夕岑哥哥干嘛呀?”
说完又干咳了两声,提醒池江海迅速地抓住机会。
“对呀,小海好像刚才是要和你说什么来着。”蒙夕岑接过话茬轻声说道。
见尹驰、蒙夕岑两人不断地暗示,再回想池江海以往种种的表现,苏湄瑶终于也感觉到了可能池江海是不是对自己有意思。
先不说会不会接受,是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这类事,不管是她喜欢池江海也好,还是池江海追她也罢,在她心里,池江海如此优秀的人,真没想着把他和任何女生安排在一起,包括她自己。
她终归不是傻子,再怎么样总会有看清局势的时候。
“原来你上次在车上一直盯着我胸看是真的因为喜欢我?”苏湄瑶来了这么一句雷人的反问。
漂亮的脸蛋一下子就贴近了池江海,上下打量着他,看得池江海尴尬地不知所措,旁边的尹驰和蒙夕岑全都捂着嘴,憋着笑。
‘好家伙,这太顶了,小江江心思被看出来我能理解,这话都能问的出来的,哎哟瑶瑶哦,你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可是在后面偷偷笑归偷偷笑,尹驰眼瞧着池江海被苏湄瑶问的现在好像呼吸都困难了,她实在没辙,便对着池江海伸出了两个手指,毕竟刚才池江海至少还能挤出几个字来,现在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小江江你放学啦?又想驰姐啦~”尹驰拿起手机看是池江海打来的,便接通挑逗了起来。
“额…关于瑶瑶的事我还是想向驰姐你请教一下,顺便再去巩固练习一下新技能。”电话那头,池江海不好意思地说着。
“好啊,那你赶紧来啊,驰姐我一个人正寂寞着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