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坏人们一网打尽 > 第一百零九章:检验结果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九章:检验结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化验科室内。
赵思明、高风正在化验员的指引下通过AR成像仪仔细观察着纪楚的尸体。
AR成像仪拥有让目标局部或全部放大十二倍的同时,仍保持原分辨率的功能。
纪楚脖子上的几道颈纹清晰可见,而有那么一道甚至是延伸到了脖颈后面,差不多正好形成并不在同一水平线上的一圈。
正面的相较于其他位置的色泽最为暗沉,纹路也要略厚,背面的稍微要好些。
“就是这条,赵队、高副队。”化验员手拿激光笔照着它讲解道,“颜色暗沉是因为瘀血的缘故,纹路厚是因为与死者脖子上的颈纹重叠了,背面相比之下要明亮、细小一些,是因为这是纯勒痕。”
“我们通过检测发现此为其死亡主要原因,时间约为今早7:50左右,公安乙、丙大约五分钟后下车查看,情况基本一致。”
“看来确实是外力作用窒息而死,不过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赵思明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是自杀?只有这种情况才能解释的通了。”高风双臂环胸,一手不停拨弄着下巴推测道。
“我觉得不可能是自杀。”赵思明非常自信的否定了高风的推测。
“这个也只是我的猜测,毕竟他只是个普通百姓,突然性命遇到威胁,整日被保护着,过着这提心吊胆的生活,可能精神上承受不住吧。”高风也没说赵思明反驳对与否,只是道出了自己的见解。
“你说的我都懂,不过他确实不是自杀。”赵思明胸有成竹的从兜里掏出一部手机递到高风的眼前。
高风定睛一看,只见这屏幕呈现着信息的界面,上面浩然写着(去死吧!你们终将得到严惩!)
“这是…?”高风有些诧异的问赵思明。
“这便是死者生前一直在使用的手机,我在现场发现并带了回来。”赵思明解释道,“在这之前其收到了一条恐吓信息,这短信便是回复它的,而回复的时间正好是今天早上,他离开家不久。”
“那能回复这样信息的人会去自杀吗?显然不会。”赵思明说着将手机交给了高风。
高风接过一看,顿时一惊,那所谓的恐吓信息是这样写的(交出曹杰事件未打码原视频,否则死!)
“能发出这短信的想必只有赵队你所说的那什么神秘组织了。”高风在惊讶之余分析道,“难道是他回复的内容惹怒了对方,招来了杀生之祸?”
“百分百的可能。”赵思明肯定道,“那么问题就来了,非自杀,有勒痕,是怎么在眼皮底下动手的呢?”
“是啊,而且这勒痕又如此细微,要不是借助AR成像仪,恐怕怎么都不会被发现,凶器会是什么呢?这可真是个难题啊。”高风也是绞尽脑汁。
“看来有必要去现场再看一看。”赵思明提议道。
“听赵队您的。”
“砰砰砰”
高风答应的同时,一阵敲门声响起,众人寻声望去,是负责物件查验的同事。
“赵队,出结果了。”因为检验科的门本身就是开着的,所以那同事敲门仅仅只是告诉里面的人,他来了,提醒完他便直接开始汇报,“我们在死者生前所使用车辆副驾驶前座窗框、主驾驶前车门内把手发现不明稠状物,呈透明色、粘性极强。”
听到这消息,赵思明、高风立马瞳孔放大。
赵思明嘴角掩饰不住的上扬,‘这帮家伙效率越来越快了。’
“透明、粘性极强的稠状物?有检测出来是什么吗?”赵思明问道。
“只是检测出了带有微量的甘氨酸和丙氨酸。”负责物件检验的同事回复道,“不过单凭这些不足查明其为何种物质,另外,我们也在车身检测到了生物反应,副驾驶范围发现有生物毛发,以及爪纹。”
“含有甘氨酸和丙氨酸的物质…”赵思明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大脑飞速转动着,心想着,‘要是这个时候高磊在就好了。’
片刻之后,他对负责物件查验的同事说道:“辛苦了,尽快搞清楚那不明稠状物的真面目。”
“走吧,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接着,赵思明又向高风招了招手,示意他开始出发。
一段时间后,俩人驱车来到了纪楚所住小区,同小区警务处人员亮出身份、表明了来意;正好早晨与纪楚打招呼的门卫大爷还未下班,俩人便在小区警务人员的带领下优先来到了保安亭。
门卫大爷隔着门玻璃远远的就看见了一行人往亭子这赶来,警务处的他认识,还有俩个也穿着警服,大爷哪见过这阵仗,早早的就紧张到坐立不安,最后索性站了起来。
“警察同志,出什么事了?”保安亭的门才刚推开一半,赵思明他们还没走进来,大爷就十分紧张的问道。
高风疑虑的看了大爷一眼,眉头一皱,紧跟着又舒展开来。
赵思明则表演出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没出啥事,我们就是例行检查,还没下班啊?大爷。”
“哦哦,我要到6点才下班呢,12个小时呢。”大爷依旧还是站着。
“大爷你坐,别紧张。”高风安抚着大爷的同时,也给自己和赵思明各自拿了个凳子,坐了下来。
“我们这次来呢,主要是想做些调查工作,好改善各小区的各项管理。”高风接着说道。
“唉,好。”大爷听高风这么一说,紧张的状况便有了些许好转,缓缓地也坐了下来。
“大爷你看看这个。”赵思明掏出自己的手机,把纪楚的工作照递给大爷看,“认识这个人吗?”
大爷眯着眼瞅了下屏幕,便伸手接过手机,嘴里念叨着,“让我来看看啊。”
“额…嗯…”大爷视力明显不是太好,手拿手机紧挨着自己的脸,近到几乎要贴上去,他端详了半天。
“这是不是小纪啊,老头子我岁数大了,眼睛有些看不清了,他怎么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