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坏人们一网打尽 > 第一百一十二章:言中下套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二章:言中下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话是这样没错。”赵思明先是肯定了下高风的评价,然后鼓励道,“但也不是什么收获都没有,至少我们发现了一系列蛛丝马迹,并且在一步步的揭开它。”
“另外,在下午对养泰迪的大妈和门卫大爷进行探底时,我捕捉到一个非常重要的细节。”赵思明继续说道,“如果照他们所描述的风向来看,在那种距离下,那堆垃圾是不可能会被吹到死者车里的,我觉得这里可能是个重要的突破口。”
听到赵思明聊起这个,高风眼睛猛地一瞪,很是吃惊的夸赞道:“我怎么没有想到这点!我当时还以为赵队你只是单纯的嘘寒问暖,确实这需要深入的研究一下。”
“嗯,具体的等明天查完另俩个人再研究吧,时候也不早了,早点休息吧。”赵思明嘱咐完便挂断了电话。
在与李小红聊了几句枕边话后就便闭上了眼睛。
李小红看着赵思明的眼球在不停的抖动,用脚趾头都想得到,他哪里是睡了,分明还是百分百思考案件上的事,想到这,她温柔的搂住了赵思明的腰,也闭上了眼睛。
而高风在结束了与赵思明的通话后,则是泡了壶菊花茶,这是他觉得口味还不错,从中队带回来的,他耳机也没拿下来,就这么喝完一壶,才去睡觉。
10月9日,星期六,微风。
天亮了。
明媚的阳光透过阳台的窗户照进屋子,赵思明精神抖擞的打开窗户,迎面吹来微风徐徐,沁人心脾,一只麻雀也在外边扑腾着翅膀,为这美好的早晨增添一份靓丽的风景。
热气腾腾的爱心早餐端上了桌,是李小红亲手做的,在吃完后,赵思明亲吻了她的额头便出门去市中队了。
“到啦小高,走,收拾一下今天继续。”到了中队,赵思明在见到高风后,简单打了下招呼,便直接开启了工作模式。
“清洁工阿姨已经在等着了,我们先过去找她聊聊,看还能不能再得到些有用的线索,那个问路的暂时还没找到,不过我已经派人在详细调查了,应该会很快就联系到。”
说话的功夫,赵思明和高风已经到达了目的地,清洁工正在社区接待室等着呢,小区工作人员选择回避,但赵思明却说不用。
“请问你是否见过这辆车呢?”这边赵思明还在与小区工作人员说着话,高风的询问就开始了,这是他们在来时商议好的,就是要问的出奇不易,才能有意向不到的答案。
“嗯!有印象,是昨天早上,我有一堆垃圾没来得及收,正好刮进了他车里,这车怎么了?”清洁工仔细端详着高风展示给她看的照片,十分流利的回道。
“这车被盗了,所以我们优先要对小区的人进行首轮排查。”一旁的赵思明不等高风开口,直接抢答道。
“原来是这样。”清洁工恍然大悟道,“我完全配合调查。”
“调查不等于怀疑,某种程度上算是列行公事吧。”赵思明继续说道,“那这车的主人你认识吗?”
“见过,但是不熟,昨天早上还跟他道了歉,是个小伙子,还挺有礼貌。”清洁工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
“还记得昨天早上刮的什么风吗?”高风又接着问道。
“什么风?这…不大想起来了。”清洁工一脸茫然的看着高风,又望了望赵思明。
“没事,不着急,慢慢想,昨天早上风还蛮大,应该能想起来。”赵思明示意道。
“对,好好想想,这风向什么的,是朝哪吹的。”高风跟着提醒道。
“那应该是偏南风。”清洁工持续想了会,先是缓缓说道,像是不确定的样子,“那个时候他车子正好从我这里路过…”
“对!对,就是偏南风,因为这车当时正好经过。”在经大脑捋了一下后,清洁工斩钉截铁的说道。
“很好,我的问题结束了,你所说的每句话都保留了下来 ,非常感谢您的配合。”高风满意的说道。至此,俩人来之前讨论要问的东西便全部都问完了。
就在高风等着赵思明通知下一步行动方向的时候,赵思明却冷不丁额外补充了新的问题。
“可以麻烦您再模拟下昨天和该车主道歉时候的样子吗?比如你是站在什么位置?”赵思明指着接待室的窗户,“就把它想象成这辆汽车。”
“额…这…”清洁工诧异的看着赵思明,又看了眼高风。
“不一定非要一模一样的动作,大概位置对就行了。”高风见清洁工很是纠结,很快就给出了解释。
“就按他说的来。”赵思明表示道。
“哎,好。”清洁工看了下自己的手掌心,径直走进窗户面前,两手搭在窗台上演示道,“当时那堆落叶就是从他副驾驶被刮进去的,我离得很近,第一时间就赶了过去,就像这样站在他副驾驶窗口给他道歉。”
“行,就这样,耽误您工作了。”赵思明看完后便站起身来。
“这都是应该做的。”清洁工回复道。
“那我们就先走了啊。”高风也站起身,准备同赵思明一起离开。
在送走了清洁工后,俩人又与小区工作人员闲聊几句,赵思明决定先回队里。
“小高,疑点发现了吧?”赵思明一边开着车一边问向像是在思考什么的高风。
“嗯,发现了,我一直就在想着呢。”高风满脸的疑惑,“如果看门大爷和养泰迪的大妈说的是真话,那堆落叶就不可能会刮到死者车里,但事实摆在了眼前,那他俩又为何说假话呢?”
“大妈暂且不说,门卫大爷在死者出事时是有足够证据证明在小区岗亭值班的,作案时机也对不上,根据车载记录仪显示,其是一直在岗亭里同死者进行语言上的互动,作案机会也没有,那就更别提大爷对死者的关心不像是装出来的。”
“很明显作案动机也不存在。”高风继续说道。
“确实是这样。”赵思明接过话茬,“感觉不管定义这三人谁说得真话,谁说得假话,都能行的通,奇怪的就是在这地方,难道同一极其相近的坐标点产生了两股不同方向的风?这怎么可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