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夜闻古今 > 第五章 摸金日记(5)无名骸骨

我的书架

第五章 摸金日记(5)无名骸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点什么呢?

  隔壁有人装修院子的地砖,那吵杂的切割机一天不停,静不下心来码字,所以只能晚上等他们下班再码。

  ——————————————————————————这是分割线——————————————————————————

  无名骸骨。

  大荆岭、七河旁,下午3点左右。

  极古之地,树高三丈开外,密林几步丛生,地面虽然干燥,但山路坎坷,那些花草树木,直扑路人腰间,当真是寸步难行。

  江北和胖子在前方开路,隐约能看见一条小路被草木遮挡,那些长满倒刺的树枝,形成了一道道屏障;无奈之下,胖子使刀,江北使棍,两人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几年没来,如今的花草已经快要封闭整条小道。

  “老江!你说那队失踪的考古人员,会走这边吗?”累的跟狗似的,胖子连说话都不愿意多喘一口。自七河渡桥后,一路行了几里地,他可是一分钟都没闲着。

  “我也不知道,碰碰运气吧,实在找不到,那咱们俩也没办法了。”江北面容微微上皱,能看出他也很累,因为胖子要开路,所以上岸后,那一袋麻包都是他一个人扛。

  “要不咱们歇会?”

  “再走点,我记得前面有一处草坪,到那里再休息吧。”说完江北又回头来,招呼道:“赵教授,大家都跟紧了,下脚时多留个心眼,以免踩到什么毒蛇蜈蚣之类的。”

  “好!”赵教授微微点头回应,他也不想费力说话,一路过来又是上坡又是下坡,虽然作为考古教授,体力还算说的过去;可是面对着大荆岭的山路,当真是不服老不行。

  众人都能感觉到脚麻背酸,可是跟在最后面的秦六,倒是什么反应都没有。看上去好像是在逛大街一样,说他这体能像头牛一点也不为过,也难怪余小姐会让他跟着来。

  秦六一身黑色布衣,里面穿着一件带有连帽的长衫,从出现就一直套在头上;身后背着一杆长枪,左右腰间还别着两把尼泊尔,也亏的这余小姐也真舍得,给他装备得像个杀手一样。

  加上他沉默不语,乍一看,当真有那么点意思。

  时间分秒流逝,他们穿越了那片茂密的树林,来到一处旷野草坪,从这里已经看不到来时的路,不过却能看见前方高耸无尽的山崖。

  “大家歇一会吧,喝口水补充点体力。”走到这一块草坪后,江北回头说了句。

  “总算是可以休息了,我的脚都快麻死了,我估计今晚要起水泡了。”

  “谁让你穿这么高的靴子,下次记住了,来让我看看。”放下背包后,兰妹妹赶紧拖鞋揉脚,言涛也在一旁迎合道。

  “不要你看,我自己会看。”似个登山的小姑娘一般,不过那坚韧的表情倒也有点探险的意思。

  被打脸后,言涛调转了目光,“大个,把水袋丢过来,我解解渴。”

  放下背包后,大个回复了个“哦”。

  余小姐也从秦六背包里拿出水杯,看款式应该不会便宜,胖子当即就瞟到一眼,心想有钱就是好,不过也是闲的慌!没事当什么考古学家,小日子过着他不香吗?非要跑到这山里来。

  想到这,他真是搞不明白。

  不过很快有一双锋利的眼神闪现出来,目光直逼胖子面目。

  “我说你能不能别神出鬼没的?”秦六似乎盯上了他,从见面就给胖子留下了阴影,虽然谈不上怕他,只不过一惊一乍的倒也让胖子不好受,这一幕刚好被余小姐看到。

  “秦六!”她喊到一声,秦六就退回去一旁,似乎只听她命令。

  后又缓缓的走向胖子和江北,淡淡道:“秦六自小是个孤儿,一直把我当成亲姐姐看待,他平时不爱说话,但是心中确是很清楚;如果有谁多瞧我两眼,他会以为是对我不利,所以你们两个还是不要看我了,不然他会一直盯着你们的。”

  听她说完,胖子憋的一火,江北则是微微淡笑道:“领教了,不过我看这位秦兄弟身手不错,也不知道出自何门、师傅是谁?”

  “江队长说笑了,秦六从小就喜欢打猎,这一身好功夫也是在山里学来的,没有什么师傅徒弟之说,所以江队长就不要瞎猜了。”所谓看破不点破,江北听完也只是微微一笑示意,她便转身离开。

  而胖子这头,“还山里学的?胖哥也是山里学的,也没师傅教。”望着她的背影喃喃念叨,“还真把自己当成仙女了,看一眼怎么了?胖哥就是要看,不服咬我啊!”随后龇牙咧嘴的比了张鬼脸。

  “好了!人家不让看就不看呗,谁让你好色。”白了一眼胖子,江北调侃一句,胖子自然不服。

  “咦!这话说的你老江不好色似的?”胖子指了指七河方向,后又道:“出门前本来就要离开了,人家一句话就把你老江留下来了,我看你就是喜欢这娘们。”

  “你小声点!什么娘们不娘们的,人家还是个姑娘,被听见了多不好。”此时,余小姐也正好一眼望来,江北尴尬一笑,她没有做出表情,也不知道听没听见。

  “诺诺诺,被我说中了吧,都冲人家笑上了,还装什么大尾巴狼,你要是不敢说我帮你说去,”江北拉住了他,没有跟他争论,因为他知道这一切都没有意义。

  望着余小姐的目光,江北总觉得她的来历不简单,记得自己出门前说的黑话,本来是想诈一诈她;显然她能听明白,但也没有点破意思,这怪异的举动当真让人难以琢磨。

  还有两个小时就天黑了,江北必须要尽快走到自己以前来过的崖脚边,不然到了晚上,很有可能遇见猛兽来袭。

  “江队长,接下来我们要往哪里走?”赵教授提到一句。

  “今天就要黑了,以前我和胖子来的时候,曾经在前面一处崖脚过夜。

  今晚我们就先去那里休息,明日一早我们再进深山。”

  江北说完,赵教授又感慨道:“哎!这岭上草木成林,也不知道老师他们在哪个地方。”

  江北听完也没办法回答,毕竟这大荆岭不像其他山脉。

  收拾了一番,众人又继续向深山走去,太阳还没落山,他们就来到了江北说的地方,这里是一处山崖脚下,唯一的路就是围绕山脚进行;侧面是一条自然形成的沟壑,草木的盛开遮挡住了视线,看不清底下的沟壑有多高。

  至于底下有些什么,也没人知道。

  而山崖脚下的岩石,形成了天然的庇护所,就像是被一把大斧削去了一角,无论是刮风下雨,都能暂时躲避。

  “前面就到了,大家再忍忍。”还未走进,就听到胖子的声音传来,一路上就数他的话语最多,一会问兰妹妹累不累,一会又去找言涛聊天,不过望向余小姐的时候,总是记得摆着张鬼脸。

  秦六一蹬他,他就马上瞪回去,甚至还吐舌调侃,见秦六不理他,他又跑回来跟江北走前,一路上就数他最高兴。

  “好久没来了,还记得上一次来这里是多久前吗?”走近后,江北说道一句。

  “至少有三年了吧,”说完胖子又回过头去介绍道:“看见没,这些都是我和老江两个人弄的,今晚大家还能凑合吧?”

  似乎有点不敢相信,言涛说了句:“这么多石头都是你们两人堆起的?”只见围着一圈半米多高的石块,都是用大大小小的石头垒的,是早年江北和胖子两个人搭建的庇护所。

  “那是当然!”胖子得意说道:“走吧,咱们进去看看。”

  外面的石墙早已爬满了青草,里面的面积很大,容纳八个人也还有足够空间,岩壁上还有黑漆漆的图画和文字,是用烧过的木炭留下的大名,这是胖子早年的杰作。

  中间用石块围绕的火炉,里面还能看到一些烧过的痕迹;角落都是一些干细的沙泥,是岩壁常年掉落下来的泥灰,有点像是荒漠中的沙子,上面布满了手指头大的一连串小洞。

  “啊!”突然听兰妹妹尖叫一声,指了指最左上角靠里的角落喊道:“那是什么?”可见她连连躲到言涛身后,江北、胖子和余小姐三人同时上前。

  “我去!这是什么玩意?”胖子也吓了一哆嗦,只见一块大石板上,一具风干的白骨缩在那里;除了一件破烂的内裤包裹外,似乎没有留下什么,不仔细看,你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

  “是个人!从尸体风干的程度来看,至少死了一个半月了,”江北毕竟也是摸金后人,还很小的时候就接触到这类东西,所以他并不害怕,而是第一反应就是有人来过这里;后又望向身旁的余小姐说:“这是你们的人吗?”

  余小姐没有说话,她先蹲下查看,神情当中显得淡定从容,其他几人虽然有些撼动,但很快就镇定下来,毕竟怎么说也是考古一员。

  只是这荒山野岭,突然看见一具白骨,作为女儿家的兰妹妹自然害怕。

  “赵教授,你来看看,他是不是跟老师一起的学员。”余小姐目光未移,而是淡淡喊到一声。

  “好!我来看看。”带上老花眼镜,叫兽缓缓上前,眼前这具白骨光着身子缩卷一团,就连鞋子都没有,光从特征上看去,根本瞧不出他的身份是谁。

  “老江!这……”胖子刚要说话,江北示意他不必多言,先让他们看清楚再说。

  不多时,江北又问道:“他是你们的人吗?”

  叫兽微微摇头,脸上严肃的表情还未曾褪去,淡淡道:“分辨不出来,老师带领的团队,其中很多学生我都不认识,还有一些刚刚加入不久的人,所以根本看不出来。”

  “那你们就没有什么统一的记号吗?比如说记录本,或者你们考察工具?”江北又问。

  “这具尸体除了这一块破布,什么都没有携带,又哪来的工具和记号?”余小姐干脆回应,后又说:“不过他为什么要光着身子来到这里呢?”

  听到这,几人都各自猜测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