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夜闻古今 > 第九章 摸金日记(9)断崖风波下

我的书架

第九章 摸金日记(9)断崖风波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断崖风波2。

  “秦六!”

  与此同时,余小姐也是撕裂一声,伸手却没有抓住秦六,目光与他在黑暗中相似一眼,秦六如同一只断臂之翼,从她的眼前直直摔落。

  “唰!”听到上面的动静,江北一手抓住了他,只感觉自己的手臂就快要被撕裂开来,刚接住了一个言涛,现在又来一个秦六,后喝道:“秦兄弟!抓紧了……”

  “老江!老江!”胖子听到他传来的声音,便和兰妹妹担忧的喊道。

  不过任由他们怎么喊,都没有任何回应。

  “余小姐!快爬呀,它追上来了。”

  一阵又一阵的咆哮、低吼声,黑影又来了,也许真的被江北说中了,也许还真的是什么千年怪物。

  “看见了!我看见余姐姐了。”兰妹妹激动的喊到,“余姐姐你快点爬。”

  可见一个一个的爬出黑雾,余小姐眼看就要爬上去了,言涛作为攀岩高手,又是这种情况,自然紧跟其后。

  而秦六和江北还身在黑雾当中,并不是他们两爬的不快,只是四个人一条绳子,他们不敢太过用力,怕挣扎过头,四人一并摔落下去,到时候一锅端。

  所以江北只能垫底压后,而秦六倒是没想这么多,只是江北刚刚救了他一命,出于内心亏欠他才缓慢的等着江北。

  此时,黑影离他已经是举目可见。

  江北清楚的看见它的鳞片,只见它弯弯曲曲、一截一截,行动时还在崖壁上搓出声音,全身上下都是黑亮黑亮的反光,这真的被自己说中了,保不齐还真是条千年大蜈蚣。

  此时,余小姐已经爬到断崖上。

  “余姐姐,快点!”兰妹妹和胖子两人一手抓住了她。

  “你们遇见什么了?”

  “老江呢?”叫兽、胖子先后开口,余小姐没有回复,而是立马探回头去,言涛也跟着上来。

  “老江呢?”胖子又问。

  “江大哥……”指了指后面,言涛喘到说不出话。

  胖子却使劲摇他,“老江怎么了?老江怎么了?”

  “江大哥,跟秦大哥在后面!”说完他就倒地一坐,只想好好休息,胖子又回过身来喊道:“老江!老江……”

  而此时,秦六也快爬出浓雾,回头喊道:“江大哥快走。”

  “别管我!你快爬。”江北招呼一句,秦六目光闪烁几秒,“别犹豫了,再晚我们俩都得死。”虽然秦六心中不是滋味,但江北说的不错,于是他健步如飞,一下就穿出浓雾。

  “看见了!是秦大哥。”

  “秦六。”余小姐看到他总算松了一口气,不过一见江北还没跟上,瞬间又忧心如焚。

  见秦六爬远后,江北也跟着快速爬越,黑影看见它就要从浓雾中消失,便瞬间猛追上来。

  不过这个怪物似乎视线有问题,而江北因为四个人同时挂在一条绳子上,他也不敢冒险,如果激怒怪物,以它的力量扯断绳子的话,那么大家都得死。

  所以他只能强行镇定,或许说他根本就是懵的,虽然心中也是万分恐惧,但面对危险时,人类大多都是懵头片刻。

  “秦六,老江呢?”拉上来秦六,胖子连连问道,他跟江北可以说比亲兄弟还亲,在他的心里,江北就是他哥,所以说什么也不能让他受到伤害。

  “江大哥还在底下拖住那团东西。”秦六回应一句。

  “哎呀!老江啊老江……”

  “你别吵了。”余小姐冲他吼到一句。

  “我吵?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你老江会来这里?要不是你老江会下去?老江要是出了什么事我……”

  “江大哥!我看见他了。”正当胖子恼火时,兰妹妹的一句话打破争执,几人随即探眼看来。

  江北刚要穿过浓雾,那团黑影就已经冲到脚下,他猛一回头,一张惊恐的脸面在眼前闪现,瞬间震惊到他的视觉面观。

  自古虫兽不过百载,而眼前这一条就算没有一千年,也至少有八百载。

  “他怎么还不上来了。”胖子看的非常闹心,兰妹妹也是,嘴唇咬的紧紧的望着底下的江北,深怕一个不小心他就消失不见。

  “那团东西一定是追上他了。”余小姐虽然言语淡淡,但她的目光也是心急如焚。

  而江北底下,那只怪物头部两侧、一双碗大的复眼死死的瞪着他看,似乎是在打量一番,眼中的瞳孔是若干对串联起来,其中瞳孔颜色深浅不同,一张大嘴生长在头顶上,在泥黑色的皮肉之下,大嘴上下长了一对五色长角。

  附在崖壁上缩成一团,那些密密麻麻的虫足蜷缩扭曲,简直让人心头发麻,与江北相互对视、距离不过短短几尺。

  蜈蚣,不!它已经不算蜈蚣了,江北没有发出动静,只听见陆陆续续的低吼声,怪物缩了缩头似乎打算一口吞掉江北。

  与此同时,江北的目光渐渐沉定,他的右手已经伸到身后腰间,缓缓的解开刀壳,那怪物突然把眼珠子一定,犹如毒蛇吐舌。

  没有任何前奏,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平静,怪物却飞快的扑身上来,江北猛一皱眉,瞬间拔出刀鞘,手握一尺二分的短刀冒着寒光,这柄匕首锋利无比,且附有咒语。

  “嗖”的一声、鲜血奔涌而出,那怪物被他刺中了一只正眼,只闻声声咆哮,便转换身躯,那一排排刀刃的虫足划过崖壁,江北所到之处皆被划出一条深痕。

  他提手上绳,一脚借力便登上浓雾,而后干脆一刀隔断绳子,悬挂在半空之中;那怪物回身一看,他已经穿出浓雾,与之对视一眼似乎结下大梁,而后转身重回谷底。

  不多时,江北才爬回断崖,太阳也刚好落山。

  “老江!你没事吧?你丫的吓死我了。”胖子连连询问,可见他裤脚一处还有鲜血痕迹,于是又检查了一番。

  “行了行了,我没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了?跟个娘们似的。”

  “嘿嘿嘿!”胖子没有说话,只是张嘴乐笑,还记得自己喊余小姐娘们,他还反驳来着。

  “江队长,你总算回来了,我们大家都非常担心你。”两人调侃一过,叫兽就问候,后又说:“对了!你们在底下究竟遇见了什么?小言说的那个怪物是什么?你看到了吗?”

  “赵教授,我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怪物,好像活了很久,我刺中了它的左眼,我想它暂时不会出现。”

  江北把刚刚那一幕对他们说完,几人简直难以置信,现在想想都后怕,江北既然还敢与它对视。

  夜晚停留在断崖不远处休息,余小姐和叫兽几人坐在火堆旁谈论,她把看到的尸体一事告诉了他们。

  而秦六则是负责守卫,江北独自坐在一旁思考,他还为今天一幕迟疑,这次进大荆岭遇见的怪事不少,当下就觉得隐隐不安。

  “老江!你在想什么呢?”

  “胖子,咱们俩以前好像没有在这断崖处过夜是吧?”

  “嗯!那时候我们两来了一趟,”说到这他就附脸过来,“来了一趟以后,我们就去大西边的墓里了,你忘了?我还收了一枚古玉。”

  江北点点头道:“嗯!所以我现在总感觉这后背发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胖子看了他一眼,“老江!你该不会是被白天那怪物给吓到了吧?如果是这样,那你就别逗了,你什么时候怕过这些玩意?那僵尸……”说到这,胖子无意间望向了余小姐,她也发现胖子在讲悄悄话。

  “那僵尸你都不怕,你还怕那玩意干啥?”

  “那不一样,”指了指叫兽几人,江北又说:“我不怕!那他们呢?”胖子听完也没话反驳,因为江北说的不错,他跟胖子可以无所谓,但兰妹妹、言涛还有叫兽几人呢?

  “那现在你想怎么办?”胖子又问。

  江北想了想,又看了余小姐他们一眼,“胖子!你听我说,我看他们不找到一两座大墓是不会死心的。

  今天在崖脚下发现了他们失联的队员,可他们还是不打算回去,既然那么想找到陵墓,不如我们就帮帮他们找?

  而且我还发现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胖子即刻问道。

  江北伸出右手,包着一层厚厚的白布,示意胖子看向余小姐道:“这是今天那娘们的鞭子留下的,当时我就怀疑了这娘们的身份,我告诉你,”讲到这,江北故意把声音压低,“那娘们和秦六可能是搬山后人。”

  胖子听完就问,“什么是搬山后人?”

  江北一巴掌比划,“你小声点!”而后又说:“这个搬山后人跟摸金差不多,明白吗?”

  “哦!怪不得那娘们一定要去凤凰山深处,弄半天她也是个刨坟的,难怪这么有钱,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来来来!”江北又冲他说:“你不是把我家里的罗盘带来了吗?拿出来我看看。”

  听到江北开口,胖子“嘿嘿”一笑,回头就去他那个百宝箱里挑。

  今晚的夜空非常明亮,说来也巧,往常看不见那么多星星,不过今晚却无比的闪亮,难道说这一切都是注定的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