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夜闻古今 > 第十二章 摸金日记(12)夜鸣铜鼓,阴兵借道下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摸金日记(12)夜鸣铜鼓,阴兵借道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每次写到这种剧情,我就像身临其境,大晚上的,先不废话了,趁夜还在,先码字再说!

  爱你哟!✧ෆ◞◟˃̶̤⌄˂̶̤⋆biubiu 出门左转投票票。

  ——————————————————————————————————————

  夜鸣铜鼓,阴兵领道!下篇。

  大个已经走出了十步远了,跟着是言涛,再来是兰妹妹、叫兽。

  原以为这样就结束了,突然胖子一个僵硬的转身,就跟着叫兽的步履前进。

  江北看见是他,更加嘶吼挣扎,秦六也无时无刻不在与自己反抗,但这一切就是这么的苍白无力。

  余小姐!

  江北脑海里喊到一声,可见胖子其后就是她了,她的面容憔悴惨白,目光里暗淡无光,一步一步的紧跟胖子。

  秦六见状,疯狂的反抗,能看见他的青筋暴起,发出哼鸣,而后直直的倒在地上去,目光视线斜望过去,只能任由他的小姐被阴兵带走。

  ‘小北!血,用血。’

  脑海里又闪现出苍老的一句,“血!不行!我不能动。”

  “太叔公!帮帮我,帮帮我……”江北脑海里拼命的喊,但却收不到任何回应。

  眼看他们就要走出视线,江北努力的回想摸金一门,甚至风水一脉,所有看到学到的东西。

  那一张张熟悉的影像在脑海中重新回放,那个小江北的画面突然踊跃出来,“叔公!叔公!我的手好痛啊。”

  “怎么了!来让太叔公看看。”一张白发苍苍的面容在镜头下显现出来,他的太三叔公活了一百二十多岁,离开时,江北已经初入少年。

  “让你不听话,这下切到手了吧?”跨越四代的同堂老少,太叔公细细的数落着小江北。

  江北生来命数太重,母亲跑了,父亲也不知去向何方,唯有跟着太叔公一起生活,不过他十五岁时太叔公也离开了他。唯一留给他的就是这一身风水秘术,摸金传人。

  “太叔公可以施一道咒语,能够让你不留下疤痕,不过会有点痛,你能不能忍住呀?”

  “嗯?太叔公……那要是咒语被破了呢?”小江北撅着小脑袋喃喃质问道。

  “嚯嚯嚯……你呀!太精了。……要是口诀被破的话,那么伤口自然就会显现出来了嘛。”

  想到这,江北目光快速闪烁,“口诀!”脑海里神识默念,二拇指小指莫名的裂开一处,就像被割了一刀鲜血随即划破出来。

  “啊!”与此同时,秦六大喝一声,却发现自己可以活动了。

  “秦兄弟,你没事吧?”江北连连搀扶住他,可能他震的太猛,导致气血倒流,所以一时间头晕眼花有种缺氧的感觉。

  “江大哥,我没事!小姐……”

  说话江北就搀扶他迅速奔去,可见他们朝着断崖边走,江北下意识闪现过崖底的场景,那些白骨也许就是这样……

  “不好!”

  江北大喝一声,秦六也发现不对,两人二话没说便拉住他们,可是一个个好像是着魔一般,无论怎么推、怎么抱,都要往前走去。

  他意识到可能是大个的原因,如果让大个停下,那么或许他们就会停下来了。

  “秦兄弟,不用管他们了,先把大个拉回来。”

  “好!”

  此时,大个还有不到二十步就走到断崖边上,江北和秦六跑到他前面,使劲的推、使劲的拉都没用,甚至还拖着他们两一块前行。

  “江大哥!不行啊,我们两个根本拉不住他。”秦六大喝一句,只能微微抵挡他的步伐,但根本就不能阻挡他的脚步。

  “江大哥!快想想办法呀,快掉下去了。”

  “绳子!快用绳子。”江北回应一声,秦六飞步过去就绑上绳子,两人撑开绳子把大个缠绕了几圈,在加上合力一处,终于把他按到在地;江北回头一望,果然!所有人都停步下来。

  “哼!”

  与此同时,阴兵突然回头望来,与江北秦六刚好打个照面,可见阴兵的目光中煞气腾腾,望的他们两个心中一颤,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于是各自准备反击。

  “来了!”江北话音一落,只闻一阵破空之音传来,随着一口棺材迎面飞来,上面的纸轿还在漂浮不定。

  秦六当机立断,甩出长枪“轰”的一声。

  不过令他们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子弹直接从棺材上穿透过去,似乎是在对着空气开枪,还来不急疑惑,两人左右分散,棺材连着纸轿从他们二人的中间划过,后又在半空上回过头来。

  “江大哥!这是什么啊?打不着啊。”秦六也算是高手了,余小姐出自搬山一门,那么他必定也算半个门生,见过的怪异不少,不过眼前这玩意当真是头一回见。

  江北也愣住了,自古都是有目标性的攻击,哪怕是底下那只千年蜈蚣,也能刺瞎了它一只眼睛;而如今面对的这东西就像外挂般存在,看得见、但却打不着,最让人觉得恶心的是……它既然还能打到你。

  棺材如同一盏黑夜中的行星,那一面面黑色的木板从身旁飞过时,总会觉得阵阵发寒,躲过了它无数的攻击后,棺材停留在半空之中。

  秦六见状便问:“江大哥,这什么情况啊?”话音刚落,这口黑色棺材在空中旋转起来,连带着顶上的白色纸轿越转越快……

  “我也不清楚,好像要跑出来了,你小心一点。”

  “轰隆隆!”棺板四面炸开,碎片落地之后就消失不见,江北、秦六同时看去,上空出现一大团黑色影子;不多时!这团影子肚子里飞来几道黑气,直面他们二人扑来。

  黑气就像一颗颗冒黑烟的骷髅头,他两人各自躲避、身手矫健灵敏,每一次都能惊险的躲过攻击,此时!已经过去了3个小时。

  “江大哥!小心。”危机一刻,江北没有看到后面飞来的骷髅头,眼看就要扑到他的后背,江北猛一回头,摸金符被他从胸口甩出。

  骷髅头眼看就要撞上胸口,摸金符上一道细细的青光瞬间释放,犹如一道强劲的气罩,骷髅惨叫一声就缩回上空,那团巨大的黑影瞬间便从夜空中消失不见;而那些阴兵雾霾也此刻褪去,摸金符久久后才暗淡下来。

  江北拿在手里,虽然听太叔公说到一些,不过这却是他头一回看到摸金符的震煞之气,待一切平静下来后!天也亮了。

  两人望着山脉上空的尽头,火红的朝阳虽未升起,但已经倒映出它的柔暖之色,新的一天又要即将来临,而他们的命运又该驶向何方?

  “江大哥!刚刚那个是……”显然,秦六也被摸金符发出的光芒震惊到了,经过一夜的高度紧张,他已经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疲惫了。

  江北没有回应他,而是说:“去看看你家小姐吧。”秦六听完也点点头,虽然江北没有正面回应他,不过他心中也清楚,江北此人来历也不简单,而后就朝着余小姐那边走去。

  朝阳下!江北望着眼前的这片山脉,目光久久不肯移开,它很美,但同时也很致命,此次一行!他真的不知道是对是错。

  胖子几人一直昏迷不醒,不过从面容呼吸看去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江北和秦六把他们都抬回营地的树脚下。

  两人生起火堆,等着他们醒来。

  上午八点左右,胖子几人先后睁眼,这一觉睡得似乎有些不太舒服。

  “小姐!你终于醒了。”秦六见她醒来,微微开口喊道。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嘛?”望着秦六担忧的目光,余小姐疑惑的回问一句。

  “你不记得了吗?”

  “记得什么?”

  秦六似乎有点不太相信,“昨夜你们……”说到这他止住了声音,心想总不能说你们被鬼附身了吧?这也太扯淡了。

  “我们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还是去问江大哥吧。”秦六留下一句,就走开了,不过他这难言的表情,倒是让余小姐眼前一亮,一般来说以往他都不会这样,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啊!好痛啊。”又一个声音传来,大个一醒来就觉得腰酸背疼,好像被人在夜里暴打了一顿似的,更奇怪的是自己明明不是睡在这里的。

  “老江!老江……”胖子醒来后也非常郁闷,自己不是跟江北睡在一处草坪的吗?现在一回眼身旁却躺着几个人。

  “秦六!江队长呢?”久久不见江北,余小姐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他说他去那边看看路,让我守着你们。”

  “守我们?”

  似乎她还是不太相信,不过总觉得昨夜好像发生过什么,既然秦六说不清,那她就等着江北回来再问吧。

  几人刚吃上早餐,江北就从另外一侧的山道小路出现,还没坐下胖子和余小姐就同时发问,看了看他们神情,江北也显得有些疑惑,不过还是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他们。

  “老江……你没开玩笑吧?”

  “你觉得我像在开玩笑吗?不信的话,你们就问问秦六吧。”

  余小姐听完把目光投向了秦六,“秦六,他说的是真的吗?”

  “嗯!”秦六微微点头,表情非常严肃。

  “天哪!江大哥说的太可怕了,我都不敢想像了。”兰妹妹惊讶的表情踊上脸面,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后怕。

  “江队长,这么说的话,我们大家都还要谢谢你啊。”

  “赵教授不用客气,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只是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还是赶紧吃了早餐回家去吧。”

  “回家?”念叨着胖子就走过来小声道:“老江!你什么情况?昨晚不是说好了吗?你怎么现在变卦了?”

  “因为我还没活够!”冷了胖子一句,江北又说:“昨夜你们都失忆了,或许你们没有看到,我提议回家是对大家都有好处,余小姐,如果再遇见昨夜那种事情的话,说不定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江队长!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叫兽又补充道。

  见他们琢磨不定、似乎又要商量,江北又说:“那好吧!给你们一个小时,你们商议一下,反正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如果你们执意要去,那一个小时后回复我。”

  几人听完又再次商议一翻,不过看上去并不会因为昨夜的事情动摇他们,不多时,余小姐缓缓的走到跟前。

  “江队长!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