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夜闻古今 > 第十七章 摸金日记(17)七星天坛,四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摸金日记(17)七星天坛,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七星天坛!第四篇。

  晚上十点前。

  碗口大的图案,雕刻奇怪图文,一只人眼般瞳孔在与江北对视,似乎是在宣告它的存在。

  “这会不会是锁眼?”余小姐又问来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停在图案身上,从远处看去,只隐约的看见一道微弱的手电光围着八人。

  “不错,这一定就是锁眼了。”

  “那还等什么……”说着她又要伸手过来,江北一手抓住了她,余小姐道:“你干嘛抓我的手?”几人一旁看得尴尬。

  “放开!”

  江北微微的放开她的手腕,轻声道:“你老是这么冲动的吗?我不是说了会带你进去吗?万一你这一碰下去又出什么问题了呢?到时候怎么办。”听江北说完,她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冲动,但心中的苦衷不得不让她这么做。

  这时叫兽上前说道:“江队长,既然找到锁眼了,那就赶紧把他破了吧。”

  “好!”江北微微点头,“所有人都后退十米,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上前,”说完目光迂回到余小姐身上,淡淡道:“尤其是你!”

  余小姐瞟过一眼,而后平静的走开,江北微微摇头自嘲,在这几天相处下来,他渐渐的发现,这位余小姐就是一个外冷内热的小女人,可能是与她成长有关吧。

  “老江……你小心点。”胖子虽然也被叫开,不过还不忘嘱咐一句。

  江北看着眼前这枚巨眼,无形当中给人压抑的感觉,似乎它是活生生的怪物,而不是冰冷的岩石。

  他长长的哈出一口气,把摸金符从胸口处拿出来,似乎是在安慰自己,目光闪烁了几秒,最终还是缓缓的伸出手去……

  “蹦,哈哈哈!”

  “杨大哥,你干嘛啊?……”胖子显然很皮,被兰妹妹数落一句,见他哈哈大笑,所有人同时把目光瞄准了他,尤其是叫兽严肃的面孔,让他好不尴尬,突然间又笑不出来了。

  江北微微摇头,还以为是什么动静,随后又伸手探去。

  冰凉的温度传来手心,江北触碰以后并没有发生任何情况,他手指在图文上划过一圈,渐渐发力,似乎不能转动。

  “老江!什么情况?”胖子又招呼了声,但江北似不理他,自在揣摩巨眼,他果断发力,试着旋转,然而却动弹不得。

  不多时,他又觉得应该并非转动,而是按压,后又以力道推入,令他忽觉震惊,巨石在掌力下退了几分,江北仰头看去,并不见任何动静,他疑惑稍稍。

  按理说不应该是这样,既然锁门被破,那么应该显现异象,但此刻却平静如风,他暗思了几秒,忽又送上一掌,巨眼又退回几分,但还并未到底。想来要破锁眼,那么他必须使出全部力量,江北摇头叹笑,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于是他不肯犹豫,便猛一推进……

  “轰隆隆……”

  只闻夜空下响彻一声,似千里传音开来,大地微微抖动,巨音传遍山脉之间,似天崩地裂一般,片刻后,又平静下来。

  “大家快看上面!”兰妹妹指了指天坛上面,江北立刻抽身离开,突然又闻一阵开合之音,众人抬头仰望上去,上面左右石盘竟在向中间靠拢,那些直立的石柱也在微微晃动;只一刻,两块青岩巨石合并一处,形成了一块巨岩棋盘,端在悬崖上空,高高耸立。

  “老江!这……”

  似乎看到了财路,胖子激动的说不出话,众人也皆如此,从踏上大荆岭来,无不是处处神秘,无不是处处惊人,如果说胖子江北是为了财而来,那么他们就是为了信仰而来。

  虽然半道惊险,虽然山道难行,但只眼前这一刹,余生……也是不留遗憾。

  “我们上去吧。”江北也想见识这七星天坛,据说它是一盘奇阵,对于摸金校尉来说,那些神秘的机关暗道,自然是他们的研究对象。

  “好!”余小姐、叫兽连连点头,他们似乎早已等待不急,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江北还是说了句:“赵教授,余小姐听我说一句,我觉得我们先上去两个人,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咱们后续再跟上。”

  “哎呀!老江,你别那么婆婆妈妈了,反正我不管,我要上去。”胖子索性撩下一句,这么激动的时刻怎么能错过?反正走在前面不会遗漏任何宝物,这是胖子的专用词。

  江北无奈点头,“好!那我和胖子先上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们在上来。”

  “江队长……”叫兽作为考古学家,自然不肯错过眼前一幕,无奈他刚开口,就被余小姐抢先:“教授,江队长说的不错,您和大家就先在这里等等,如果不出以外,那大家在后续跟上。”无奈叫兽只好答应,不过两尺高宽的阶梯,他这把年纪还当真不好上去。

  余小姐说完,听她这话的意思,好像也要跟着去,江北就马上开口道:“你也要在这里等。”

  “好!”余小姐淡淡回应,江北仿佛有些差异,不过也没多想,转身就朝着阶梯走去。

  朗朗月光下两人并排一起,江北先踏脚上去,余小姐目光闪烁过来,今早的一幕至今还未褪去,心中的惶恐还停留脑海,不过奇怪的是并没有发生什么。

  淡淡的自笑道:看来他真的破解了锁眼,而后目光一怔,便迎面飞步上去。

  江北和胖子才踏上第二阶梯,就闻身后破空之音传来,一道身影在月光下飞速掠过,叫兽几人还来不及反应时,余小姐便就登上阶梯。江北听到动静便侧身回头,可见她清淡一笑云起风声,似柔似爱,让人不由怜惜。

  “你……”

  江北话到嘴边,看向她笑容似蜜,眼中流露真情,便不忍出言打击,于是又把话咽了回去,心中不由叹息道:长得好看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哇,没想到余小姐的身手这么好。”言涛开口赞叹,没想她作为一位女子,竟有如此身手,不过瞟了一眼身旁的秦六后,他似乎又不觉得意外了。

  “江队长、余小姐,你们注意安全。”望着三人的背影,叫兽叮嘱一句。

  一步一步的迈上阶梯,别看只有区区四十九阶,每一阶都高两尺,算下来也有近30米的距离。每上一步,就如行走在仙宫上面,让人既怕摔落,又怕断裂。

  随着踏上最后一阶,眼前的景象呈现在三人面前。

  “我去!这是什么玩意?”胖子望着眼前的此刻,让他心中不由的发毛。

  一块四四方方的石板,长约二十丈,宽约五十步,由大理石铸造,在月光下倒映的别样开来。地板清晰的线条、轮廓,似乎没有染上一丝灰尘,虽然微微长草,但却不失往日风貌。

  崖底爬上来的藤蔓,顺着石柱缠绕生长,无形的给它添加几分青墨之色,在夜光下,细细看去,颇有几分远古之境意,似乎生来就是如此,不由让人浮想联翩。

  上面石柱七根,不!应该是说石象七根,高者两丈、低者八尺,大小也皆是不同。其中有兵马战车、长矛兵卒,虽被古藤缠绕,但其风貌逼人,气势应当不输此前。

  望到这,不得不感叹古人之智慧,当真是既震人心,却又非常超前。

  江北叹息道:“原来这就是七星天坛锁。”

  余小姐道:“从这些雕刻看去,这应该是战国时期的人物,这么说他们已经在这里坐落了近两千年。”

  “两千年?”胖子似乎有点不信,眼前的一幕对于他来说,或许只是震撼视觉,而听到两千年后,第一当想,两千年前的什么值钱?

  “这应该是当时燕国的兵马吧。”

  “江队长!把应该去掉,这就是当时燕国的兵马。”

  江北回望了她,“我忘了,余小姐除了是搬山道人外,还是考古学家,对于历史的了解想必也是非常的精通。”

  “精通不敢说,不过既然能来大荆岭,那自然要对燕地了解一番。”

  胖子在一旁听他们两个越聊越起劲,就不耐烦的插嘴道:“我说你们两个就别唠了,要唠、要约会、要谈情,你们回去以后再说,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还有闲心在这说这那的……”胖子也是随口一句,江北还没说话,余小姐就怼回来了。

  “死胖子!你闭嘴,谁要跟他约会啊?”

  江北听了就不高兴了,“哎哟,跟我约会怎么了?我好歹也是个黄花大小伙,难道说你不喜欢男的?”余小姐嫌弃看来,“还黄花大小伙呢?江队长怕是想女人想疯了吧?”

  胖子哈哈大笑,也许老江就是想女人了,就连余小姐自己也偷偷失笑,本来觉得没那么好笑的,只是胖子一笑,在加上江北的表情,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江北才懒得理他们,自己朝着一旁走去,刚刚因为被眼前景象引住,没有注意到一旁有块什么东西,走进一看,原来是一块雕刻的石岩,其中还有几个文字。

  胖子和余小姐笑声过后,也发现了他眼前的石岩,两人前后靠近,仔细望去,可见石岩也有一只瞳孔巨眼,图案与江北先前看见那只无二,不同的是,这只似乎较大些。

  “这是什么意思,老江你知道吗?”

  “花里胡哨的,我也看不明白,像是大篆,不过也不像大篆,余小姐能看懂的吧?”江北说完,便把目光投向了她,只见她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去。

  从右往左,从上往下,共有八字,文字老旧远古,字迹模糊不清,而且多是歪八倒七的文字,江北瞟半晌,似乎只认识一两个比划简单的,不过余小姐却好像全认识,她喃喃念道:“欲开此局,以血祭之!”

  胖子听完惊讶道:“什么?还要祭血?”

  余小姐道:“没错,它上面是这么说的,如果想要开启此局,那就要用鲜血献祭。”

  “完了,白来了。”一拍二白,胖子的梦想似乎瞬间破灭,江北久久没有开口,心中也颇为不解,为什么要用鲜血献祭?

  “老江!你说说话呀,现在怎么办?”

  “先回去吧,今夜太晚了,睡一觉起来,说不定明天就有办法了。”

  也只得如此,夜也深,三人当即返回,底下的叫兽几人还未曾离开半步,见到他们返回,言涛开口说道:“他们回来了。”

  “上面怎么样?有没有发现什么?”刚一落脚,叫兽就连连发问,而后三人把情况告知,叫兽几人听了既兴奋也震惊。

  兴奋的是神秘古境,震惊的是欲开此局。

  不多时!江北开口说道:“今夜大家都累了,先回去歇息吧。”时至凌晨时分,一行八人才返回那座两面风的小帐篷,这个点大家都精疲力尽了,各自缩成一团就睡罢过去,无奈江北只能和胖子互相守夜,每人3个小时,就这样睡到天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