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夜闻古今 > 第二十三章 摸金日记(23)九死一生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摸金日记(23)九死一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余小姐在前,江北胖子紧跟其后,两人刚迈进石门,可见叫兽几人直立一排,个个瞪大目光、均是楞不做响。

  “怎么了?”胖子话音未落,余光扫过眼前,场景便瞬间震惊到他。再缓缓的扫过四方,一边自喃喃道:“这又是什么玩意儿?……”

  眼前空间面积很大,抬头均是白灿灿的岩壁,但却空无一物,彷如一座宽敞的地窖一般。数米之外,正面有道打开的石门,门头高两米之余、宽也两米开外。门后是一条漆黑的过道,视线所到之处,只能是门后几步附近,里面根本就看不清。无形当中给人带来强烈的窒息和压抑感。

  然而事情还不止当下。

  当目光微微移开,密集恐惧症袭来。左右各有多扇同样大小石门。它们之间,同样的高低、同样的过道、同样的黑暗空间,地窖一圈,共有石门十道。每道间隔两米开外,从正面延伸至左右两边,把一行八人围在其中。

  “九死一生!”江北怔怔念道。

  余小姐忙道:“你说什么?什么九死一生?”众人同时把目光投望过来。江北微微摇头,叹道:“我以前听说过这样的布局,为了不被世人的破坏,和防止盗墓贼的侵扰,历代风水宝地,都会设置各类机关暗道。而这九十一生……”话到此处,他微微摇头,“无疑是有去无回。”

  胖子急道:“老江,你能说清楚一点吗?什么有去无回?”他不明白江北的意思,难道说进去之后就出不来了吗?身旁的言涛也疑惑道:“江大哥,这九死一生很厉害吗?”江北沉默了片刻,他似在神思当中。所有人都在等他开口,对于叫兽他们来说,江北既是风水大师,对于这方面,应该有一定的见解。

  眼看余小姐就要按耐不住,当要开口时,江北却说:“何止是厉害。这九死一生、就是只有一道活门,如果走错的话,那么就会死在里面,即便侥幸躲开里面的重重机关,也会永远被困在其中,所以这根本就是一条死路。

  据说设计这样布局的人,还有那些工匠百姓,最后都会陪葬在里面,永远都出不来。”听他这么说完,所有人顿感大惊,可想这巨大工程的背后,埋葬了多少无辜的骸骨。

  而如今,在回望眼前那一条条漆黑的过道,似乎在无形中,有成百上千的冤魂,在向他们八人召手呼唤,不禁令人毛骨悚然、窒息的快要喘不过气。

  稍稍时,余小姐道:“江队长,那你能找出活门吗?”听到余小姐的问话,大家颇为惊讶?难道她还想进去?不过江北也说不定会有办法,于是众人又再次回望他。

  毕竟这一路过来,他都能破解一二,这次说不定也能破解。

  但是江北微微摇头,因为他是真的没办法。关于这九死一生,无疑是传说般的存在,至于里面的机关暗道,更是数不胜数。可以说,从迈脚那刻开始,基本上就算死人了。

  所以他不敢带着大家冒这个险。

  许久后,凝重的目光又再次回望众人,江北出声劝道:“赵教授、余小姐,我们返回去吧,能来到这里,已经算是奇迹了。我们大家也算患难真情,但凡有半点机会,我也愿意冒险一试。可眼前这九死一生,我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眼看所有人都沉默不语,胖子就靠过来,眼神中似乎不大相信,道:“老江,难道连你也没有办法?”江北甚至没有犹豫,就摇头否定了他,虽然胖子很不甘心,说不定里面有大堆的宝物等他,不过见江北严肃的目光,他也只能摆出无奈的表情。

  一旁的叫兽权衡许久,长长的叹出一口气,后又道:“江队长……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回去吧。”身旁几位学生也是默默点头,此时比起一切,生命才是最珍贵的东西。当然!限于这种情况来说的话。

  片刻间,众人就又走出石门。

  不过余小姐却久久不动,目光似乎在神思当中,她犹豫不决,似乎不想离去,秦六便靠过去说道:“小姐,我们也走吧。”稍稍时,她扫了一眼,所有人已经返回出去了,只能微微咬牙,便也跟着出来。

  “江大哥,那现在我们怎么回去?”刚出了石门,言涛就开口问道。毕竟天坛已破,眼前又有一道百米鸿沟阻挡,想要过去对面,估计只能绕路了。

  抬头望过一圈,左面山脉无边无尽,右面也有几座高山阻挡。犹豫片刻,江北回应道:“我们是从左边来的,所以咱们还是走右边绕吧,说不定会有路。”与此同时,叫兽也拿出地图查看一翻,他微微点头,道:“江队长说的不错,我们就走右边山脉绕吧。”

  虽然没有进到里面,但眼下一行,也算是不留遗憾了。

  江北、胖子二人在前,几人又各自挎上背包。苍茫大地,又准备向右边山脉出发。

  “余姐姐,走啦!”只听兰妹妹喊到一句,余小姐站在原地不肯移步,似乎心中十分不甘,江北便又走回来,道:“余小姐,我知道你特别不甘心,可是我们真的不能进去,你也别看了,走吧。”

  她微微点头回应,但目光却一直停在石门旁,丝毫没有移开的意思,秦六也站在身旁等她。

  “我先去前面开路了,你们两个快点跟上,别掉队了。”留下一句,江北又返回前头。

  眼看他们已经动身,秦六道:“小姐,咱们也该走了。”

  她没有说话,目光却越来越紧锁,索性一咬牙,她便一个飞步冲向石门。脑海里只传来一句句‘髦辰珠、长生术。’

  秦六见她奔向石门,惊喝道:“小姐……”便立刻追赶过去,这一嗓子让所有人措手不及。

  江北见秦六也跟去了,心中猛然大惊,立刻喝道:“别去!”随着话音……就飞速紧跟其后,其余人见状,也纷纷跟来。

  江北刚迈入石门,余小姐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只见秦六在无数道石门前拼命的呐喊:“小姐,小姐,你在哪?……”

  江北二话没说,一把扯住他衣肩,道:“她走的哪条路?”秦六道:“我也不知道啊,我进来时已经没有人了。”

  这时胖子几人也跟上来,还未迈脚进来就急问道:“怎么了?怎么了?……”没看见余小姐的身影后,胖子又道:“我说什么来着,这娘们就是……”

  “行了,别废话了。”江北喝住了他。

  “那现在怎么办,小姐她……”说着秦六就要往眼前石门冲入,江北一把抓住他:吼道:“你冷静点,你知道她走的哪一条路吗……你就乱闯?”被他这么一嗓子吼来,秦六也顿时方寸大乱。

  叫兽开口道:“江队长,那现在要怎么办,余小姐恐怕会有危险啊,我们要快点找到她。”望着他们各自担忧的目光,江北道:“赵教授,这余小姐也……”说到这,眼中尽是道不尽无奈与惊慌,后又说:“我也不知道她走的是哪一道门啊。”

  话音刚落,一旁的兰妹妹就喊道:“余姐姐……余姐姐,你在哪?……”言涛几人也跟着连连数声,却如同无底深渊,均不见任何回应。

  胖子靠过来急问道:“老江,现在怎么办?难道就这么干等着?……”此时,江北也拿捏不准主意,因为他又不是神仙,又怎么知道这余小姐走哪条道?正当众人犹豫不决时,突然从过道里传来一声惊恐之音,江北猛一回头,冰凉的黑暗中,是余小姐的尖叫声。

  “小姐!……”秦六二话没说,便立刻迎面奔去,江北想拉住他,但为时已晚,便立刻招呼道:“胖子,带大家回去,要是出了什么事,老子拿你是问。……”胖子却一把拉住他,道:“不行,我也要去。”

  见看他目光坚定,眼下没等犹豫,江北急道:“把枪给我……”接过枪后,就递给了言涛、大个两人,道:“你们两个,拿上胖子的枪,不用等我们了。走左边山脉,无论如何也要把教授和兰妹妹带出去,明白了吗?”目光非常的严肃认真。

  此时,兰妹妹因为惊慌过头,已经微微哭泣流泪,朝着江北二人说道:“江大哥、杨大哥,你们小心一点。”江北道:“别废话了,快点走吧。”说完就要和胖子紧跟秦六,言涛却把手电筒递过来,道:“江大哥,带上它吧,里面太黑了。”几人目光数尺,均是离别之眼。此一别,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见,索性一把接过手电,道:“一路小心。”言涛也重重点头,道:“你们也是。”

  说罢,与胖子二人,前后紧跟秦六奔去,望着他们二人渐渐消失的身影,忧虑的目光始终挂在脸上,叫兽几人最终还是离开了此地。

  只听见秦六阵阵的喊叫,江北和胖子不敢耽搁,二人一路飞驰,沿途根本分不开神来想太多,脑中现在只是余小姐的尖叫声徘徊,不敢臆想她究竟遇见了什么。

  自静静道:余小姐虽然是搬山后人,但她根本没有下过几次大墓,空有一身搬山本领,但如今世道,她根本没有机会好好实践过,要是遇见了……想到这,江北也不敢妄自猜测。

  但眼前这个黑糊糊的空间,似乎没有尽头,凭着那微弱的手电光照去,刚开始还能看见四周的石壁,但现在全是泥土,且越走越窄,不断有异味出来。

  里面又热、氧气又低,常年不见光,让它阴暗潮湿,二人就像在地宫里穿梭,突然江北先停步下来。

  还没等胖子开口,江北就懵了。眼前有两条分岔路,窄是不窄,四周都是泥土封盖,还能看见一两个碗大的小洞。

  倒是有点像是一条土坑。

  胖子一路追赶,累的他上气不接下气,喘了好久后,道:“老……老江,跑……跑不动了。”不等他休息,江北就朝着左边岔口奔去。虽然很无奈,不过江北在前,他也只能默默跟上。

  并不是江北知道她们位置,只是眼下不容犹豫,所以他只能凭着一半运气,希望能追上秦六的脚步,尽快找到余小姐。

  就这样,一遍又一遍的左拐右拐,江北已经快忘记了拐了多少下。

  “小姐……”

  好像是秦六的声音传来,他立刻停留下来。

  但这回音好像是在身后。

  江北喝道:“秦六……‘秦六’‘秦六’‘秦六’‘秦六’……”

  阵阵的回音传来。

  胖子也被吓了一哆嗦,道:“老江,这什么鬼地方,也太渗人了吧?”

  江北道:“别说话……”

  胖子也呆呆的站着不发任何动静。

  “轰。”忽闻洞内传来响彻的一声,是秦六的枪声,江北又立刻向前方奔去,连带着大喊道:“秦六……”

  枪声一阵阵传来,这让胖子和江北非常不安,不多时,枪声终于停下来了,江北又立刻停下脚步。他仔细的听辩,已经没有任何动静了,脑海里自静静道:结束了?难道他们……

  “秦六,余小姐……你们在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