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夜闻古今 > 第二十五章 摸金日记(25)燕地大墓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摸金日记(25)燕地大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北探出手去,掀开她的毛衣,微微的往上提起几寸,余小姐雪白的寸寸肌肤,和那美妙的景象,便在手电光下倒映出来。

  眼前一幕令他血脉膨胀,江北也尽收眼底,不过毕竟当下不是观赏的时候。只见她左胸处下来几分,有一道针口般大小的伤口,周围的肌肤已经开始红肿,且伴有紫红色症状,血液已经凝固,想来是毒气入侵,要尽快为她解毒。

  江北稍稍的为她清理她的伤口,余小姐目光始终不肯移回,眼前一刻令她又羞又愧。憔悴的面容间不觉微微泛红,体内温热阵阵袭来,直到江北把毛衣退下后,余小姐才肯移回目光。

  “好了,暂时不会有事了。”

  她微微点头,羞道:“谢谢你。”江北望了她一眼,便又道:“我真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进来呢?我听说搬山门一直在求生寻药,你到底想找到什么呢?”江北说完,她目光犹豫不定,似乎并不想说,江北又道:“行了,我也不想知道了,反正现在不想来已经来了,咱们走吧。”

  吩咐秦六搀扶她后,江北又调转目光,眼前有两条土坑,一条看上去异常平静,另外一条还能看到四周塌落的泥土推,江北马上联想道刚才经过的盗洞,胖子问道:“老江,这两条路,咱们走那条?”

  用手电照了两眼,道:“左边这条路太平静了,咱们走右边吧,刚才过来的时候发现一个盗洞,虽然不知道我们现在的位置在哪,不过既然有前人开路,那应该还是比较安全的,走吧。”

  说罢,四个人就摸索过去,顺着土坑一路继续前行,途中时不时的有声音传来,但都非常细声,所幸没有遇见什么怪物。

  大约又走了十来分钟后,拐出最后一道弯,前面已经没有路了。只见一面泥墙堵死,四面八方皆是封闭,不过泥墙边上有一堆土坡,胖子喃喃道:“完了,这下没路走了。”江北没有搭话,用手电光看去,土堆旁好像有一团黑影,似乎是个洞口,不过也不确定,难道说是前人挖开的过道?

  顺着手电光走来,这土坡上的泥巴已经凝固成堆,想来非常久远。土坡一旁有一个洞口,面积不大,挖的也非常随便,只够一个人爬着行走,江北回头说道:“看来真的有人来过这里。”

  胖子连连上前看去,对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反亮亮的,道:“老江,你来看看,对面那玩意是什么?”

  说着四人就一并蹲下查看,只见洞口长约数十来米远,对面好像是岩石一般,还能隐约的看见一些雕刻,似乎是条墓道。江北刚要开口说话,突然在那头闪现过一道黑影,胖子慌忙问道:“那那……那是什么玩意?你们看到了吧?”可能他以为只有自己看到,莫名觉得头顶冒凉。

  但它的速度太快,江北三人也没有看清,便就瞬间掠过,所以他们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

  犹豫片刻,余小姐就说:“让我先走吧,反正我已经受伤了,如果前面有什么东西的话,至少你们还能往后撤。”秦六立刻驳道:“不行,不能让小姐先走,我先去探路。”

  “行了,别争了,都什么时候了。”心想他二人也真是的,这关系一会是姐弟,一会又是主仆,江北索性打断了他们,后又说:“枪给我,我走前面。”

  说话就从秦六背后拿来猎枪,因为没带加固带,只能用嘴咬住手电筒爬去。

  刚想迈脚,胖子又拉住了他,道:“老江,要不我先去探探路吧?”

  太阳打西边来了,江北扫了他一眼回应道:“都会探路了?行了,别墨迹了,我先过去,等没事了你们才过来,别都堵在里面,等会真要有什么事,别弄个进退两难。”没等胖子开口,他就爬进去了。

  望着他的背影,余小姐叮嘱道:“江队长,小心点。”说完心中暗愧,如果不是自己作,那么大家也都不会踏进石门,不过眼下,说什么也都没用了,只能希望他不要遇见什么才好。

  顺着洞口爬行,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清晰,对面似乎是一块巨大的岩壁,墙上还雕刻了古老的图案,江北猜测前面一定就是墓道,索性就继续往前爬行。

  而墓道这头,只见右边的墙上横穿出一道手电光来,倒映出墓道周围的景象。这条墓道高一丈不到、宽约两米开外,前后都有拐角,也不知道通往哪边。

  稍稍时,手电光越来越强,江北从右边墙头穿出。他先往左右扫射过去,眼前并没有发现什么,这条墓道非常通气,除了一些灰尘以外,偶尔还能看见一些蜘蛛网结成屏障。再回望身后这面墙壁时,只见岩壁上被凿开一个大洞,一堆残骸堆落墓道一地,江北也不由的佩服,这前人打洞的技术还真不含糊。

  “老江,老江……怎么样?我们可以过来了吗?”

  江北晃了晃手电光示意,胖子、余小姐和秦六就先后跟上。这墙上的图案年代久远,且多是古人时期,无论是人物的服装,还是图文和雕刻,江北也看不明白。

  正当他看的入迷时,左边突然传来一声低鸣,江北心头一惊,便立刻把手电光打过去,可是前面数十步外,并没有什么异常。

  只见它延伸到尽头,便拐向另外一处。

  缓缓的往前移动几步,目光瞪着不敢移开,虽然什么都没有发现,不过总觉得拐角处,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

  突然一只手掌拍在后肩上,江北猛一哆嗦,便立刻回头。看清后,骂道:“死胖子,你他妈有病啊,下来了也不招呼一声。”

  虽然作为摸金后人,江北的胆子也不至于这么小,不过在这阴暗的空间里,一惊一乍倒也不太好受,尤其是他正在集中精神的时刻。胖子被骂后嘿嘿一笑,道:“我看你入迷的紧,所以就没有打扰到你。老江,你在看什么呢?”

  冷了他一眼,江北便又往回走来,这时,余小姐和秦六也先后穿出洞口。看见眼前石壁上雕刻的图案,她瞬间也提起精神来了,忽觉间就像没受过伤一样,不觉疼痛了,只一心细细看去,目光仿佛沉迷于其中。

  江北见她不肯回眼,便问道:“余小姐,这上面雕刻了些什么?”

  她似乎有些高兴,道:“找到了,这就是燕国遗迹,你看到没有,这些图案上雕刻的,都是当时燕国的建筑风格,不过似乎是在后燕以后。”说着她又移动几步,道:“你再看看这边,这边的商队传自于西周,远在战国之前,周朝年间,‘周文王’封其弟‘姬奭’于燕地,史记‘燕召公’。此后长达八百多年里,一共建立了前后南北燕等诸多王国,直到春秋末期。

  秦始皇先后灭了:韩、赵、魏、楚、燕、齐后,终于结束了长达几百年的诸侯纷争,统一天下,建立了强大的大秦帝国。还有这边……”说着余小姐又接着介绍,不过江北却听的天花乱坠、糊里糊涂。

  虽然平日里也会翻阅一两本史书,但那只是摸金一门,基本上需要了解的东西罢了,至于墓里是谁,一般来说摸金校尉都并不关心。

  如果说遇见不能摸金的墓,那么他们就会立刻返回,不做多留。

  只要收一两件宝物,能安全的撤离,回家去就烧高香了,谁还有闲心去管那么多?

  不多时,余小姐才停住话语,她既兴奋、也忧愁,兴奋的是也许走进了一座王墓,忧愁的是,不知道她想找的东西,这里面究竟有没有?还有自己和江北他们能不能活着出去。

  胖子见他二人聊了许久,似乎都快忘记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于是插嘴道:“老江,你们别聊了,这墓道阴沉沉的,难道你们想在这里呆一辈子啊?”听他说完,江北也才反应过来,但眼下他也不知道往那边走,既然余小姐对这些花里胡哨的图案了解,那么她应该知道路线,于是问道:“余小姐,眼下左右两头都差不多,既然你熟悉燕国历史,又是考古学家,那么你就说说,咱们往那边走。”胖子听后也懵逼了,老江作为摸金校尉,既然也搞不懂?他也听不明白了。

  稍稍时,余小姐指着右边,道:“我们走这边吧,如果说这是墓道的话,那么墓门一定在这边。”江北听后也稍感赞同,并不是因为自己也觉得应该如此,而是刚才自己惊慌的,正是另外一头。虽然没有看清什么,但是他可不想触这个霉头。

  总算是听到墓门,胖子脑中的宝物,又有了着落。前一刻还以为走不出去了,没想到惊喜这么快就来了,他忙道:“那咱们还等啥?进去吧。”

  “等等。”江北喊住了他,余小姐和秦六也表示不解,江北又说:“把包拿过来,我拿点东西。”听到这句话,胖子当然明白,果断就把百宝箱递上来,余小姐也微微一笑,自静静道:“果然是摸金校尉,破规矩还是那么多。”

  江北拿出探路工具,便与胖子两人左右走前,此时,余小姐也能独自行走了,想来是江北的药效得到缓解,便与秦六紧跟其后。

  这条墓道非常昏暗,从进来以后,时不时传来一股异味,几人又拐了几道弯后,便来到墓道深处。江北脑海中总传来太叔公的声音,这令他隐隐不安,这种感觉以前从未有过,但又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老江,怎么了?”见他停下来,胖子问道一句,只见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做出动静,似乎在想什么。

  “小北……小北……”

  江北猛一回头,声音好像在身后。但手电光扫过之处,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三人顿时也莫名惊慌,余小姐问道:“你听见什么了。”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胖子突然感觉一阵寒凉掠过,又急忙道:“老江,你别开玩笑了,这墓道就咱们四人,一定是你听错了吧?”

  余小姐又再次靠过来,但却显得比胖子还要惊慌,又继续问道:“江队长,你……你究竟听到什么了?”

  江北微微摇头,应该是自己太敏感了,道:“没有什么,可能是我听错了,咱们走吧。”虽然他这样回复,但其他三人,此刻也莫名不安,继续摸索前进的同时,余小姐时不时回头看来,但只能看见黑漆漆的一片。

  “小北……”

  刚走几步,江北目光一怔,立刻原地楞住。

  这次声音是从前面传来的,绝对不是听错了,也不是太敏感了,胖子急道:“哎呀老江,你究竟是怎么了?”

  江北没有搭理,这让胖子更加着急。

  用手电照着前面,还有数米便就穿出拐角,此时竟然莫名的开始胆怯。

  “江大哥,你到底怎么了?”秦六被他们这种气氛搞的也莫名其妙,索性迎合一句。

  江北晃了晃手电光,颤颤道:“我听到太叔公的声音!他在喊我,就在前面。”

  胖子又道:“可前面什么都没有啊?”

  正当江北疑惑的时候,余小姐微微摇头,道:“江队长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听她说完,胖子和秦六表示不解。

  余小姐又说:“江队长指的是前方的墓道,”说到这,她移回慌乱的目光,道:“因为我也听见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