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夜闻古今 > 第二十八章 摸金日记(28)人点烛、鬼吹灯,炎炎路、生死别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八章 摸金日记(28)人点烛、鬼吹灯,炎炎路、生死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北走到棺椁中央,即便当下非常的凶险,但摸金校尉的规矩,江北绝不敢忘。

  罗盘测出东南方位,他立刻点上蜡烛,又走到棺材旁,自喃喃念道:“人点烛、鬼吹灯,摸金校尉分则死、合则生,不过子时不倒斗,鸡鸣灯灭不摸金。”

  胖子和余小姐见他严肃认真,皆没有开口插话,自听他念叨完后,又招呼道:“胖子,开棺。”

  两人相视一眼、力合一处,瞬间打开棺材盖来,江北回首一看就懵了,眼前竟会是一具空棺。

  不过棺材里却装满了无数的青铜器皿,胖子瞬间乐的开怀,总算是见到真货了,作势就要伸手去拿,江北立刻制止了他道:“别动,有毒。”

  “老江,你别开玩笑了,咱们冒这么大的险来到这里,拿点东西不应该吗?”说完他又要弓腰去拿,余小姐也没有制止,因为胖子说的没错。这一路过来太不容易了,她不赞同胖子拿东西,但她也理解胖子的心情,所以只是把目光移开一边,静静的没有说话。

  见胖子似乎丧失理智,江北索性吼骂一句,胖子才停下来,他不甘的想要开口,扫了江北和余小姐一眼,他又要转身去拿。

  江北郑重的劝说道:“胖子,听我的、不能拿。这青铜器周身泛黑,你还没有接近它,就被它瞬间吞噬融化了,相信我,我不会骗你的。”江北说完,胖子犹豫了几秒,他看江北惊慌的目光,不像是骗他,只能憋着一股子的不甘心,静静走开。

  江北欣慰的眨巴两眼,又说道:“来,咱们再开一个。”

  两人刚架上手去,余小姐偶然回眼,却发现那蜡烛竟然莫名变色,她心中一颤,道:“你们俩等等,快看那蜡烛……”说罢,江北立刻回眼看去。只见蜡烛的灯芯,竟然变成深绿色的火焰,场面当真让人忽觉毛骨悚然。

  片刻间,三人一身鸡皮疙瘩。

  胖子怔怔道:“老江,会不会是……”他话音未落,只闻破棺之音传开,他们同时回头,身旁两具棺椁盖板当即飞出,两个浑身红毛的家伙直立起来。三人见状大惊,都纷纷呆住半刻,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当真恐怖。

  “这这……这玩意又是什么?”胖子指着红难怪,憋了半天都支支吾吾。

  江北毕竟是摸金后人,当下立刻喝道:“别他妈看了,快开枪打他啊,这他妈是大粽子啊。”

  “吼!”两只红毛粽咆哮一声,一只走向江北二人,另外一只却攻击余小姐。胖子一枪打去,那大粽子退都没退,瞬间又咆哮走来。

  回眼过去,余小姐拼命躲避,江北立刻飞身扑去,惊险一刻,踢中了那大粽子的胸口,连连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她回望江北,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内心深处,似乎已经接受了他的柔暖。

  见那大粽子又站起来后,江北又说:“你小心点,这玩意刀枪不入,跟那大蜈蚣有一拼。”

  听完江北提到大蜈蚣,余小姐不但没有惧怕半分,更是目光发狠,想起秦六的死去,她狠厉回应一句:“先管好你自己吧。”没等江北开口,她便抽出秦六遗留的双刀扑去,瞬间向那红毛怪挥砍数刀。

  她眼中带恨,身法招数施展的淋漓尽致,犹如鬼魅一般,前后左右的挥舞双刀,那红毛怪却丝毫碰她不得。只片刻,红毛怪浑身皆是刀伤,就连江北也看愣住了,自喃喃道:“这女人发起火来,还真不是盖的,谁要是把她娶回家了,以后必定没有翻身的日子了。”

  “老江,你他妈快来帮帮我啊……”

  胖子这边,一边开枪一边逃跑,好在有几具棺椁替他挡住,所幸还能绕上几圈。

  江北见他暂无危险,便招呼道:“你先支撑一会,我先帮余小姐把这只红毛怪解决了,再来帮你。”

  “老江,你他妈不是人,你给老子记住了。”胖子说话间,子弹慌慌张张的装上猎枪,来不及瞄准就瞬发过去,江北也只得任由他喊。

  而余小姐虽然身法诡秘,但红毛怪毕竟不是活物,对刀刃基本上是免疫的。余小姐一招不慎,便被那红毛怪击飞出去,江北立刻拔刀飞去,可见他临空一跃,便刺向红毛怪的后劲。

  虽然刺进几寸,但红毛怪却不觉疼痛,两米多高的体型就像一尊巨兽,瞬间就举起江北,作势就要随意丢出去。见他情况不妙,余小姐索性抹掉嘴角鲜血后,立刻又一鞭子打去。她这套闪电五连鞭炼至出神入化,说哪打哪。

  只一鞭,便套在哪红毛怪头上。

  她用尽全力猛一拉扯,红毛怪和江北一并摔落在地,余小姐娇喝道:“江北!就是现在。”还顾不上疼痛,江北一招“鲤鱼翻身”蹦到它的背后,立刻拔出短刀,干脆一刀砍去,红毛怪的脑袋就脱离身躯。

  “老江……你他妈还不过来啊,顶不住了。”与此同时,胖子被红毛怪单手摁在棺材盖上。另外一只巨大的手掌举到半空,这一拍下去,胖子就算不死也得废掉半条小命。

  “过去帮胖子。”江北话音未落,就又立刻扑去。

  见那红毛怪就要拍向胖子的脑门,余小姐一鞭打去,虽然套住了它的手臂,但它已经拍下来了。眼看一张巨大手掌就在眼前,胖子猛一闭眼,心想:“这会真他妈要凉凉了。”

  掌风从胖子的耳边划过,只闻“邦”的一声,所幸余小姐发力拉扯,让那红毛怪偏移了几分力道,最终打在了棺材盖上。可见力道非同一般,盖板都打成了碎片,此刻胖子的心中是多少个哦弥陀佛。如果能活着回去,必定要请余小姐下馆子,吃最好的羊肉火锅,点最贵的涮羊肉。

  那红毛怪收手回来,怒吼咆哮,左手就把胖子提到半空,江北也扑道跟前,他双腿合并,一招“横踢”扫过,红毛怪往后退回几步,两人就摔落下来。

  “吼!”红毛怪咆哮一声,又再次走来,它不知恐惧,也不会后退。

  “胖子,你没事吧?”江北本来就有内伤,一路过来不知道被摔了多少下,当下骨头都快融化了,憋通红的脸问道一句。

  “老江,你他妈也忒不仁义了。”只见胖子骂骂咧咧的传来一句,便挣扎的扭过身来,那红毛怪又迎面过来,惊慌之下,胖子又喝道:“老江,那玩意又来了……”

  两人忍着疼痛往后面爬去,红毛怪步步逼近,一道俊俏的黑衣身影,瞬间从两人中间穿出,她挥舞双刀就以“搬山身法”探入。江北喝道:“余小姐,你小心呀。”只见红毛怪阵阵的咆哮发狂,那张丑陋既的嘴脸没有吓退到她。红毛怪一掌拍来,余小姐犹如万花掠过,瞬间躲开后、绕到它的身后。

  双刀交叉手中,便斩向它的后背。

  只见皮肉道道裂开,却不见任何血流,红毛怪反应过来、立刻回头。见余小姐迎面刺来,眼看就要刺中它的眼睛,却被红毛怪的一只大手抓住手腕。

  “余小姐……”

  江北挣扎的就又冲了上去,踏脚就跳到它的后背上面。两人前后夹击,那红毛怪稍稍用力,余小姐只觉阵阵疼痛袭来,手腕似乎要被它撕裂一般,不由的微微娇吟一声。

  江北扣住它的脑袋,但这玩意非常巨大,且不知疼痛。怎么样都不松开手掌,见余小姐表情里疼痛万分,江北是又急又慌。

  “胖子,黑驴蹄子,快点……”回想起百宝箱内的黑驴蹄子,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应该能压制一会。

  胖子听到喊声后,当下左右扫去。见百宝箱在棺椁的另外一旁,就从棺盖上面翻越过去。可刚翻到一半,就感觉一只巨大的手掌从底下伸来。胖子忽觉大惊,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拧起半空来。乍一看,棺材里又蹦出一只红毛怪来,惶恐喝道:“老江,这他妈还有一只啊……”

  就这样,三人同时被两只红毛怪锁在半空,除了江北稍微能动弹外,余小姐和胖子基本上被死死扣住。

  见余小姐面目惨白,必定疼痛万分,江北又蹦回地上去,拣回自己那把短刀后,果断绕到红毛怪跟前,当即大喝:“收手。”便一刀斩去。连带着红毛怪的手腕都给它削下来,余小姐这才稍稍缓和。

  红毛怪断臂之后,狂吼一声,只觉一股恶心的狂风迎面扑来,还顾不上余小姐,江北索性又一刀迎面斩去。他这把短刀并非普通刀刃,而是祖传的‘灭尸刃’,专门就是针对大粽子打造的。

  犹如切西瓜一般,又把这红毛怪的脑袋摘去。

  刚想上前搀扶余小姐,只闻胖子那头传来一声:“老江,快来救我啊。”江北回过目光,心想这这胖子怎么这么背。可他刚要做出动作,就见胖子被他狠狠的丢出,落地以后,胖子哼了半晌。

  红毛怪又跟江北在棺椁中央追逐起来,他左右绕开,这第三只红毛怪一时半会还抓不到他,余小姐缓和过来后,先去搀扶起胖子,见江北和那怪物在玩追逐游戏,便娇喝道:“江北!我们快走吧。”

  “不行啊!我还没有拿到尸气,你们两个先走,找找看哪里有路,我马上过来。”说着那红毛怪又一掌拍来,江北斜面一侧,好险躲了过去,并调侃喝道:“来呀,来打我呀。”

  还在嚣张的调侃时,身后又传来两声破棺之音,江北回头一看,“不会吧?又来两只红毛怪?”心想:六具棺椁出了五只大粽子,这中奖率也太高了吧。

  胖子突然从远处喊道一声:“老江,快点啊!这边有路……”可是他被三只大粽子围堵,当下根本脱不开身。

  余小姐瞟了一眼,淡淡道:“你在这等着,我去接应他。”刚走几步就七倒八歪,似乎随时都会倒去。

  胖子一手拉她回来,着急道:“哎呀,我的大小姐,你就别找事了。你等着,我去接应老江。”

  “胖……”余小姐还没说完,胖子端着枪就又跑回去了。来到石台旁,见江北被三只红毛怪围在中间,当下就立刻瞄准开枪。

  胖子目光犀利、枪法如神,二拇指猛一扣动扳机,却发现没有上子弹。江北余光扫过,见他慌慌张张的在上子弹,又惊又无奈的骂道:“胖子,你他妈快点啊。”说着就一个低蹲躲避过去,胖子的枪声随后传来,打在一只大粽子的身上。

  它咆哮一声,就对着胖子过去。

  剩下的两只红毛怪发狂般的嘶吼,棺椁也被它们拍碎一地,看来要救余小姐只能在想他法了,当下保命要紧,索性一个“空翻”跳出来,便就朝着胖子奔去。

  前方追逐胖子那只红毛怪、回首掏来,江北人体描边,侧身就躲避过去,见胖子还在架枪,便招呼道:“别他妈瞄了,快跑。”

  两人顺着黑暗中的墙壁走去,前方有一道打开的墓门,可是却不见余小姐,扫过一眼后,江北又问道:“胖子,余小姐呢?”

  “刚刚还在这里,可能是进去了吧?”

  两人同时看去,只见墓道皆是石壁所铸,高约一丈开外,两边还有挂着两排明亮的火光。江北疑惑不解,这底下又没有人,谁点的火?想走进去,但又怕余小姐不在里面,这下当真为难。

  “老江,那红毛怪要追过来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走!”

  顾不上那么多了,两人又朝里面走去,刚拐了一道弯就闻到一股淡香,好像是从两边的墙面上吹来的。

  “胖子,你闻到没有?细细的淡香。”

  胖子晃了晃了脑袋,道:“香是挺香的,不过就是有点上头。”看他说话间昏昏沉沉,似乎就要随地倒去,江北似乎也颇有同感。

  想了想,忽然目光一怔,说道:“这是迷烟,咱们快走。”说话就蒙上口鼻,胖子也跟着照做,刚拐出这条道,就见余小姐倒在眼前,江北立刻上前搀扶起她。

  胖子问道:“老江,余小姐没事吧?”

  “没事,只是昏迷过去了,咱们快点走,这鬼地方太邪乎了。”

  背上余小姐,三人又继续前进。

  一路过来非常平静,这条墓道与普通墓道大有不同,比起墓道来说,倒不如叫它廊道更适合些,两排长长的灯火点亮,这让他们二人很是不解。

  余小姐微微喘息,便跟着醒来,迷糊中只见反亮的火光倒映过来。

  “这是哪里啊?”

  江北听到她微弱的声音后,便立刻停住脚步下来,后问道:“余小姐,你没事吧?”

  她微微摇头,“我们走出来了吗?”

  “没有,我们还在地宫,你感觉怎么样了?”

  见她没有说话,似乎非常虚弱,江北又道:“好了,你不要说话了,我们一定会走出去的。”

  “嗯!”望着江北温柔的目光,她微微的点头回应,胖子无缘无故吃了一把狗粮,道:“老江说的对,我们一定会出去的。”

  许久时,三人终于来到了尽头。

  胖子站在洞口一看,就楞住了,眼前是一片地下火海,岩浆就像海水漂流,只有一条木桥通到对面。桥高百丈,每次只能行走一个人,如果跌落下去,瞬间就会消失在火海当中。

  而抬头看去,尽是一片黑暗深渊,相信来过这里的人,余生都不会愿意再来一次。

  胖子楞楞道:“我去,咱们这是来到地狱了吧?我说进来以后怎么会这么热,原来是这玩意,不过前面还有路吗?”

  当下空间温度太高,三人热得直冒汗水,余小姐又伤势太重,一刻也不想多呆,不过胖子说的不错,前面还有路吗?

  江北不敢迈步了,因为他不知道往前走到底有没有路了,自从下来这座地宫以后,处处都让他感到压抑窒息,能活到现在,当真是万幸了。

  “老江……”见他犹豫不决,胖子又喊道:“老江,咱们还走不走了?”

  “我们……我们过去吧。”此时,余小姐在他后背微微出声。余小姐作为考古学家,又是搬山后人,对这地理环境自然要熟悉得多,既然她开口了,那就生死由命。

  索性把心一横,三人就踏上木桥。

  江北背着余小姐走前,胖子走后,桥长百米开外,尽头处有一个天然形成的洞口,他们一步步的迈脚前行。

  “咚……咚……咚……咚……咚。”

  刚走几步,就听见身后传来强劲的脚步声,三人又立刻回头看来。

  “咚……咚……咚……咚……咚……”

  胖子用衣袖抹了抹额头的汗水,三人目光紧紧的盯着来时的洞口处,目光皆不敢移开。

  “咚……咚……咚……咚……咚……”

  脚步声越来越近,能发出这么大的动静,必定是一只庞大的怪物,三人心中渐渐惶恐不安。

  “老江……”胖子下意识的喊道,江北立刻示意他不要说话,先看清了再说。

  “咚……咚……咚……咚……咚……”

  随着脚步声的传来,那洞口里面闪现出一只巨大的身影,只能看见上半身的躯壳,想来是太高大了,它的脑袋被那洞口挡住了,所以没办法看清。

  胖子惊讶道:“这他妈又是什么?”

  话音刚落,那怪物微微低头,整个庞大的身躯从洞口处探出来。可见这怪物高约一丈左右,一副人模鬼样、浑身血红。它的面目极其丑陋扭曲,两眼发黑深陷,似乎没有瞳孔一般,一张大嘴透着腐烂,那一排兽齿令人发毛。

  而且还拿着一柄大斧,当下就给三人吓得不轻,江北即可大喝:“别他妈楞着了,快跑啊!”本来江北和胖子平日里不怎么骂娘的,自从进来这地宫以后,遇见这些鬼玩意,当真让他们想不开口都难。

  “轰!”胖子一枪过去,江北早已经跑远,那怪物咆哮一声,便就做了一个起跑的姿势。胖子本来还想打一枪,不过看到它的这个姿势后,差点怀疑人生。

  “胖子,你他妈找死啊,赶紧跑啊……”

  说话江北就奔出几十米了,而胖子还在原地发愣。听到江北呼喊后,才回头奔去,只感觉桥面一阵晃动,那怪物就迎面追来。

  “余小姐,抓紧我,别掉下去了。”怪物重量太大,整个木桥都被他掀起波澜,似乎随时就会断下去一般。三人在前,怪物紧追不放,才短短片刻,它就要追上胖子。

  稍稍会,江北和余小姐先到达对面,回头看去,那怪物就在胖子身后,只闻胖子远远的喊道:“老江,不要管我了,你们快跑。”

  “胖子!”喝道一声,江北就要回头奔去。

  余小姐一手拉住了他,厉声道:“你……你别去,你会死的。”江北回头看了她一眼,当下她已经无力行动,即便是胖子能跑到过来,可那怪物也会紧追过来。

  权衡之下,江北当即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一手推开余小姐,目光里伴随的生死离别,他便又立刻奔去。余小姐刹那间便泪光划过脸庞,只能苍白的看着江北去送死,她已经预感到江北要做什么。

  胖子见他迎面奔来,心头更是不解,在多一刻,他就能到达对面,这老江又为何冲来?

  眼看数步在即,江北临空一跃,连带着大喝一声:“胖子,低头。”一招“横扫”踢来。胖子当即低头,一阵破空之音从头上划过,便重重的踢向那血尸胸口。

  血尸往后倒去,砸得木桥摇摇晃晃。

  江北回过头来,胖子已经上岸,他刚要起跑,只听胖子高声大喝:“小心后面。”江北猛然回头,一柄大斧从头顶劈来,斧刃宽而巨大,锋利无比。

  江北侧身躲避,斧刃从眼前几寸划过,只闻脚下传来声声脆音,便劈断了数根桥板。

  余小姐和胖子看的胆战心惊,生怕江北一个失误,便会被劈成两半,当下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江北用尽浑身解数,与之在木桥上纠缠半刻,被它一斧头拍打过来来,虽说江北架刀横挡,但还是重重的打在桥绳上。

  忽觉胸口都要被震碎一般,顿时四肢发软,头脑眩晕。

  “江北,你快过来啊……”

  “老江……”

  余小姐和胖子拼命的撕喊,见他被拍中后,那怪物又狠厉的一斧劈来。胖子眼珠子都要炸掉了,作势就要扑过去,所幸被余小姐死死拉住,而她!以已泪不泣声。

  “这一次,恐怕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模模糊糊的视线,江北脑海里闪现一句,余光扫过,见余小姐和胖子皆是挣扎和泪光。回望过来,是一把巨大的斧刃迎面劈来,此时,江北的脑海里尽是胖子和余小姐。如果自己死了,那么他们要怎么面对这只怪物?想到这,他奋力的保持清醒,在斧刃落下一刻,用尽全部的力量扑向血尸。

   只闻江北长长的传来一句:“胖子、余小姐,你们他妈都要好好的活下去……”声音无比震响,似地狱敲来的钟声,江北便与那只怪物一并摔落下去,眨眼便跌入这巨大的深渊火海。

  “江北……”

  “老江……”一声声撕裂的呐喊,他早已不见回应,胖子与他的兄弟情义,也随着眼前一幕,永远埋葬在这地宫当中。

  此刻!余小姐眼中的世界,也被定格住了。

  “你好!我叫江北。”

  “余小姐,你总是这么冲动的吗?”

  “跟我约会怎么了?我好歹也是个黄花大小伙,难道说你不喜欢男的吗?”

  “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就证明给你看看。”

  “你没事吧?有没有被咬伤,让我看看。”脑海里闪现出的一句句,皆是江北的身影。

  从最初的相识,到一路过来的颠簸,都深深的烙印在她的心里,如果说秦六的离去,她更多的是愧疚。那么江北的离去,又将是什么呢?……

  ————————————————————————————————————————

  作者:能够看到这章的小伙伴,请一定留下你的足迹,感谢你陪我一起经历了这个故事,作者衷心谢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