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植物黑科技 > 第八十八章 变异水稻品尝大会

我的书架

第八十八章 变异水稻品尝大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飞逝,水稻很快就要成熟,现在去改造后的大棚,就能看到几乎所有水稻都已经挂着金灿灿的稻穗。

  无数人都想来参观杨舟的水稻基地,校长和生命科学院的院长以及一些科院专家,已经来实地考察了好几次。

  经验丰富的农学专家,只要看到稻穗,就能确认一亩有多少产量。

  杨舟在一个月前,完全没有说谎,正常的水田里,一亩田,变异巨型稻最低也有2000多公斤产量。

  最夸张的是,有些水稻,还是种在了盐碱地上。

  不过这些水稻产量就有限了,每一株都只有少量稻穗,估计亩产不到200-300公斤,没有正常水稻的三分之一。

  但这也是了不得的科研成果,盐碱地能够生存的水稻本来就少。

  现在解决的是,能不能在这样的土地生存的问题,而不是产量有多少的问题。

  就算亩产只有200公斤,华国的盐碱土的资源总额约为14.8亿亩,其中现代盐碱土面积为5.5亿亩,残余盐碱土约6.7亿亩,这还没有算上约2.6亿亩的潜在盐碱土。

  就拿北河举例,燕赵大地盐渍化土壤面积达900万亩,其中沿海前沿地带盐渍化土壤面积357.28万亩,主要分布在唐山、沧州和秦皇岛区域。

  要是这些土地能够利用起来种植主粮,每年凭空就能多出无数粮食。

  当然,限制盐碱地的不止是水稻存活问题,还有水源问题。

  形成盐碱土要有两个条件:一是气候干旱和地下水位高(高于临界水位);另一是地势低洼,没有排水出路。

  地下水都含有一定的盐分,如其水面接近地面,而该地区又比较干旱,由于毛细作用上升到地表的水蒸发后,便留下盐份,日积月累,土壤含盐量逐渐增加,形成盐碱土;

  还有便是在海边,看似在海边不缺水,但其实海水又不能用来浇灌,实际想要实现盐碱地水稻大规模种植,依旧要解决很多难题。

  不过不管怎么说,杨舟的变异水稻算是开了个好头,一部分盐碱地完全可以利用起来了。

  更何况,还有旱地种植的旱稻。

  正常的巨型稻水稻,亩产超过以前的一倍,也相当于土地面积比以前扩大了一倍。

  现在就看水稻的口感如何,能不能让无数农民选择这种高产巨型稻了。

  杨舟忙碌了几天,本来是打算让前口村的村民帮忙收割,结果保卫得知这个消息,害怕水稻稻种泄露,请示一番后,决定他们亲自来收割。

  所有稻种都严加看管。

  杨舟四名保卫,大多是农家子弟出身,收割水稻驾轻就熟。

  水稻基地的水稻稍微复杂一些,每组水稻都要单独收割,然后脱谷单独晒干称重。

  全程也由央视纪录片团队拍摄,杨舟只是站在一旁看着大家忙碌。

  一些博士、研究生,在唐悦的带领下,把所有数据都记录下来,最后会融入到杨舟的最新论文里。

  等忙完一切,杨舟在前口村杨舟准备了一个特殊活动。

  那就是变异水稻品尝大会。

  这次大会邀请的也是清北大学的老师,一些生物学家、科院院士清北大学的学生、媒体记者等参与。

  大家将公平地给所有米饭打分。

  其中,还掺杂着市面上比较昂贵的特级米。

  杨舟希望通过这次活动,让所有人知道,他研究出的水稻,口感不比一些顶级水稻口感差。

  当然在这之前,杨舟和唐悦已经悄悄尝过了。

  几千个品种水稻,优选出了大概100种有特色的水稻,这些水稻要么口感好但产量稍微少一些,要么适应各类土地,还有的是产量特别高的品种。

  正是因为尝过后,知道变异水稻口感优异,杨舟才想做这次活动。

  反正这些镜头都要放进纪录片里,甚至汪冰冰表示,拍摄的水稻素材加上这次活动,可以登上新闻三十分,杨舟就更有必要做这次活动了。

  以前杂交水稻出来后,因为口感问题,其实种的人不多。

  因为目前而言,粮食并不是很紧缺,因为很多粮商的关系,甚至每年还在安南国那边进口不少大米,进口比自己种植更加划算。

  农民种的就是产量虽然比不上顶级杂交水稻,但口感不错的长粒香米,比如龙稻18、龙稻21、龙洋16、松粳16等。

  根据国家统计中心发布的数据,华国所有杂交水稻增产粮食也就养活6000万人,华国粮食产量里近85%的产量不是杂交水稻,袁老开发的品种,市场占有率也不高。

  不过袁老对杂交水稻的贡献是最大的,杂交水稻对我们而言,更像是战略性武器。

  正因为有这样高产的各种品种水稻,国外才不能拿捏我们的主粮。

  现代的买办同样不少,在有利可图的情况下,有无数国外品牌的香米进入华国,当然很多品牌只是无良商人挂羊头卖狗肉,实际上这些香米还是国产,但说是安南的进口。

  杨舟的巨型稻研究成功,意味着口感上,能和香米相比。

  面对产量更高,口感更好,适应土地更广,抗灾害能力更优的情况下,农民们的选择可想而知。

  变异水稻品尝大会召开时,杨舟跟在郝玶校长身旁,他们身前摆了一条米饭组成的长龙。

  所有米饭都用大盆装着放在桌面上,大盆前方贴着被密封名字的打分表单。

  每个人品尝过后,都要给米饭打分,最高分100分,最后去掉最高分和最低分,算一下平均分。

  因为不知道米饭的名字,大家的品鉴都非常公正,根据自己的喜好,基本不会出现评分失实的情况。

  总共差不多有100盆米饭,前面是干饭排在后面却是稀饭,郝玶没有看到后面的稀饭,还没有吃便笑道:“这巨型稻的颗粒比香米要大不少,最后评分会不会有偏差?”

  “校长,我们还有稀粥环节,这一路吃下去,到了喝粥的时候,你也分不清哪些是巨型稻了,况且有些巨型稻的米饭大小和正常的大小相差不大。”杨舟解释道。

  “嗯,考虑得很周全,那我就来当一下评委吧!”郝玶笑着点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