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复活在一人之下 > 第14章:好像不对劲!

我的书架

第14章:好像不对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洋拿出化妆镜,仔细看了看自己的唇彩和眼线,确定没问题之后,乖巧地坐在位置上,仿佛与周围格格不入一般。

  出去转了圈的古语回来发现,屋子里的人齐的差不多了,不过都是三三两两凑在一起打闹说话开着玩笑,唯独李洋好似个木头一样坐在那。

  和周围几个相熟的同学打了个招呼,走到了自己位置上,李洋的目光也随着一起移动着,古语终究是忍不住了,问道“洋姐,你咋了今天?”

  李洋差点翻了个白眼,最后被努力压下。

  “没事啊,今天大家都在这,总得淑女些。”李洋甜甜地说。

  古语点点头,仔细端详了一下李洋,有些惊叹地说“好看啊,今天确实好看。”

  李洋没忍住脱口而出“也就是来了这么会,你还没仔细看?”

  古语有些尴尬说道“哎哎,来得时候就发现了,但是没你的同意不敢细看嘛。”

  “哼,我还捂着你不让你看?”李洋头扭向一旁。

  正当古语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人终于到齐了,班长在上面试着麦“喂喂,喂,欢迎大家来到这次的班级毕业晚会哈。”

  下面一阵掌声。

  班长等掌声停了,继续说道“咱们这也算是毕业了,这次就喝好玩好,不要拘束,缅怀我们的高三经历!”说着端起面前的一杯啤酒高高举起。

  所有人都附和着说“缅怀我们的高三经历!”

  说完,大多一仰头喝了下去,古语也跟着一口干了。

  “你酒量这么好?”李洋又凑了过来说道。

  “这啤酒一杯也能看出来酒量好?”古语有些奇怪的嘀咕。

  班长看了看大家,把杯子放回桌子说道“最后,在上菜之前,我们安排了一个游戏,每个人面前都有一截绸带,没有写名字,大家毕业了,总会有些想说不敢说的话,都可以写在上面,留不留名字都行,最后收上来给大家念念哈。”

  话音刚落,全班好似炸开了锅,互相打趣着,班长还扔了个重磅炸弹“也可以是那种话哟!”

  一时间欢呼声,口哨声,鼓掌声响成一片。

  古语拿起眼前的绸带,耸了耸肩,要是以前,他可能真的有什么话要说,现在嘛,他有些同学的名字都忘记了啊。。。

  “古语,你想写给谁啊?”李洋装作一副随口问问的样子。

  古语将绸带折叠好放在兜里,说道“看看吧。”

  李洋这一听,表面是点点头,心里起了十级地震,看看?啥看看?你还有很多选择嘛!啊!

  古语并不知道李洋心里的万丈波涛,礼貌地和同桌的同学打了个招呼点点头。

  “叮铃,叮铃……”古语一听这铃声就有些头痛,组织的电话。。

  这聚餐刚刚开始,他也不方便出去接,扫了眼来电,是夏禾打过来的。

  夏禾打来电话一般是有比较重要的事情,否则就会发消息了,古语不留痕迹地看了看周围,发现没人注意自己,头轻轻低下,接通了电话,殊不知有个人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喂,怎么了夏禾?”古语捂着另一个耳朵问道。

  夏禾!李洋斜倾着身子听到这两个字心里一颤,这明显是个女名啊,这家伙啥时候接触到的?一个学校的?还是社会上的?还是青梅竹马!?李洋心里刚刚平静下来,又一次翻涌起来。

  “王也邀请张楚岚和冯宝宝去北京做客,看样子是要处理一下最近有人跟踪的问题,我们要对风后奇门插手吗?”夏禾有些性感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

  因为现场有些吵闹的缘故,古语通话声音开的比较大,李洋心里又是苦涩了几番,这声音自己听了都好酥,呜呜呜。

  “你们要?”古语皱了皱眉,他倒是不需要了,虽然有很多术法不熟练,能看见王也动手更好,但是他可不想在这时间点过去,傻子都知道这时候跟踪王也的无非都是想要风后奇门,自己再插手得罪了谁都不好说。

  “我们倒是不需要,问掌门您呢。”夏禾咯咯笑了笑说。

  “暂时先放放吧,这几天就别掺合了,过阵子看看,要是可以,就浑水摸个鱼。”古语想了想说。

  “好。”夏禾也不在这件事上多问,“回归正常生活如何啊。”

  “还行吧,慢慢适应。”古语见讨论的话题不是私密,也就放松下来不再轻微低着头。

  “那就祝掌门早日适应了,拜拜。”夏禾说完便挂了电话。

  古语收起手机,刚抬起头就看见一双幽怨的眼睛看着自己。

  古语看了眼另一边,又转过来迎上了这一双眼睛,确认了这确实是在看自己。

  “你咋了?”古语试探地问。

  李洋擦了擦鼻尖说道“谁啊?怎么打个电话偷偷摸摸的。”

  古语心里有些奇怪地说“一个朋友,有些事找我。”

  “女的?”

  “啊,对,女的。”

  古语说到这,再怎么迟钝也发现了不对,这怎么突然间这么关心我?结合之前李洋的神态动作,古语突然间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这货该不会对我有什么想法吧?

  这不能怪古语,因为上一世,李洋和古语虽然在高中的时候关系非常好,还一度有小道消息传二人正在交往,但是两个人直到毕业谁都没有跨出那一步,古语也能感受得到这种关系就是朋友,或许比普通朋友要更要好,但根本走不到那一步。

  所以这一世就算是李洋百般暗示,古语还是锁死了,就是兄弟!

  古语有些不知所措,李洋没有注意到古语神色的变化。

  顿了顿说道“好看吗?”

  “嗯,啊,不,还行吧,没仔细看。”古语嗯,啊了半天才说了一整段话。

  其实李洋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间有了这么大转变,她和古语算是老同学了,一直都是形影不离,她也觉得双方似乎没有走到那一步的。

  高考前那一段时间,古语似乎变了个人,虽然也会和自己开玩笑打闹,但好像两个人中间隔了道什么,说不清,她突然感觉有些不舒服,就好似少了些什么。

  直到今天下午自己的小闺蜜半开玩笑地说了句玩笑话,自己居然心里很开心,是因为什么开心,真的是因为乔鹏的那一句,是因为自己古语才做出改变的吧。

  她不知道的是,自从那一天之后,吕良为了使她努力淡化这一段异人记忆,把她思维的很大一部分引导向古语,这就让她对古语的关注越来越多。

  这也是没有办法,人的思维对一些恐惧往往印象太深了,如果吕良不将她的注意力引向他处,她如果再遇到一些超自然现象,很容易回想起这一段经历。

  李洋见古语有些紧张,她也突然有些慌乱,认为自己是不是太明显了,太不矜持了呀。

  “你吃啊,快吃。”李洋指着转到古语面前的红烧鲶鱼说道。

  “啊啊,好,好,吃,你也吃。”古语拿起筷子,刚准备去夹,发现筷子拿反了,又倒过来,夹了一大块填进嘴里。

  李洋也连忙夹了筷子吃起来,两个人很默契的没有再多说话。

  “同学们,趁着机会,大家都抓紧写写吧,千万别忘了哟”班长声音不太合时宜的响起。

  古语那一瞬间有种想用土爆把班长嘴给堵上的冲动,怎么之前相处那么长时间,从来没发现这家伙这么不会配合呢。

  李洋也是身子一抖,装作刚才看手机没听见的样子。

  “小洋洋,你写了嘛。”李洋的小闺蜜偷偷跑过来抱着李洋的胳膊小声问道。

  古语抬头想看看谁这么讨厌呢,刚好迎上乔鹏有些期待复杂的眼神。

  古语做了个割喉的手势,换来乔鹏嘿嘿坏笑了几声。

  古语磨磨蹭蹭的写上了一段话,随着几个写完的同学一起走到班长那,填进了一个箱子里。

  李洋见古语写完了,趁着古语起身离开的功夫,快速写上几句话,落款了自己的名字,小闺蜜一脸慈母笑地看着李洋,李洋哼了一声逃跑一般跑开,将手里的绸带放了进去。

  班长捧着箱子摇了摇,微笑着看向所有同学说道“还有没有交的啊,要不,我现在给大家念念?就当一个助兴节目?”

  “哈哈哈哈,好!我同意。”乔鹏第一个窜了起来,古语差点以为他是猿猴套上了衣服。

  几个爱起哄的学生也是鼓起了掌,连声高喊“念!念!念!”

  屋子里的气氛又一次到达了高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