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为你硬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雀正在拿着笔速记。

几乎将允诺程的每一句话都记了下来,生怕遗漏任何一个重点,因为他没有勇气在问第二遍。

尤其是在眼前的这个时候

半个小时以前。

“上回被隆星恶意诋毁的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

“那名爬床少年的真实情况核实过了吗?”

“查出来是谁将公司内部艺人的信息泄露出去的吗?”

“这种事情以后绝不能再发生,保护他们的隐私,是公司应尽的责任。”

“你先把手头的事情放一放,抓住内奸最重要。”

前段时间,耀瑞被对家公司隆星爆出有耀瑞艺人为了追求名利,多次爬上了大领导的床,以求换取资源,并且此艺人还是即将出道sas组合中的一员。

此消息一出,立即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对公司的名誉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

不得以,耀瑞只能暂停sas的出道计划,先核实情况,挽回声誉。

这几天,苏雀都在忙乎这件事。

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眉目,赶忙向他的老板来汇报情况。

而在不远处,阳光下,办公桌旁,允诺程正坐在轮椅上,厚厚的毛毯遮住了他的下半身,连初夏的温度仿佛都被隔绝在外,皮肤带点病态的白,像块难以融化的冷冰。

如画的眉眼微皱,即使戴着耳机,将声音开到最大,也仍觉得吵闹。

话说到一半,允诺程闭上了眼。

苏雀注视着此时的老板,抿了抿唇。

他的老板不是人!

他是神!

本体黄金巨蟒,世间最后一位神。

用轮椅掩盖身份,伪装生病熬过发情。

而最近正是他发情的日子。

在发情的这段时间,老板的听觉嗅觉视觉等等五感均会被放大,宛如正常时候的三到四倍,并且还会在一个特定的时间点化出原型,以便顺利的度过发情期。

而这特定的时间点,就快要到了。

每每在这个时候,苏雀就会非常警惕。

他也不是人,修炼百余年才从麻雀修成人形,人形坠地就开始跟随着允诺程。而这百余年来,他没有一天不在担心自己的老板,尤其是现在这种时候,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咬掉人类的头!

“老板,是不是太吵了。”

听觉被放大的唯一一个坏处,就是无论允诺程的办公室搬到哪里,方圆十里之内仍然听得清清楚楚。

小到小狗狂吠,大到邻里吵架,细到漏水的水龙头滴答,粗到音乐教室的音响,都听得真真的。

那种感觉有多难受,身为小小鸟类,没有什么本事的跟班,苏雀一点也不想感受。

“嗯,”允诺程疲惫的应声,将耳机里的清心咒调到最大。

“老板最近公司里的事,你就先别管了,万事都有我,我会看着处理。您化形的日子就快到了,要不先回森林,找个洞穴修养几天?总是这样也不是”办法。

担忧的苏雀最后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办公室的大门却轰然一响,随即便被重重的推开了。

苏雀的心咯噔一声。

是谁?

是谁在这个档口这么不爱惜生命?

匆忙的转身,却只见一道白光从身前闪过,卷起了一股猛烈的旋风,风中还夹杂着凌乱的水滴,劈头盖脸的浇了苏雀一脸。

“”

“允老师———蓝桉他欺负我———”

林深像是抱着最后一块浮木一般的抱着允诺程的毛毯。

仰起头,注视着此时略带震惊,正在俯视着他的男人。

呼吸一紧。

那一刻,他连以后宠物的名字都想好了。

在娱乐圈这么多年,林深就没有见过长得这么阴柔、冷酷又丝毫不带女气,却又隐隐透着霸气的公司老板。

刚才男人闭着眼睛听音乐,隔着一道门的林深看不真切,而此时单膝跪在他的面前,才越发觉得美人之所以美丽,那便是处处都是最美好的。

连震惊的表情都是这般的诱人。

尤其是这双眼睛,黑沉泛红、凛凛如冰,其内的水波直往人的心里头旋,对视上的瞬间就像是诱惑人心的毒。

一饮入喉,浅尝致死。

太他娘滴美了!

蓝傻子刚才说他叫什么呀?

允什么程来着?

林深现在就是后悔,早知道他就不把蓝傻子的话当屁放了!

允诺程有些错愕。

因为林深突然冲进来的这个动作,他不得已下意识的拽了一下自己腿上的毛毯,这才堵住了他因为发情而早已膨胀难耐的双腿,耳内的插线耳机也因为他的这个动作,顺着他的脸部线条自然的滑了下去,暂时能隔绝喧嚣的清心咒彻底滞歇。

原以为一切杂乱的声响会在瞬间突破他的耳膜,可是试想中的画面却并没有发生。

有薄热的温度顺着厚厚的毛毯传来,他的耳边是从未有过的寂静。

那一瞬间,万籁都像是按下了消音键,这段时间以来从未得到过的宁静降临耳边。

隐约中,有什么香气,若有若无的从少年的脖颈拂到他的鼻端。

并不浓郁,像是某种烟雾般的拂晓,天将明时破云而出的日光,淡淡的并不清晰,却越发的让人着迷。

允诺程被这突如其来的安静与香气怔了片刻,下意识的就像循着这香气沉迷。

但很快的,窗外的微风拂过,刚才的宁静与气味随着这风声转瞬即逝,混乱的十里飘音再次像是密集的鼓点一般冲到了他的耳朵里。

唤醒了他的理智。

就像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迷幻的错觉

错觉过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的允诺程这才看向了林深抱住自己毛毯的手。

微微蹙眉:“你是谁?”

林深:“”

原主真可以啊!

这么长时间居然连自我介绍都没有和他暗恋的人说过?!

不愧是黑粉写得。

太窝囊了!

“我是,”既然允老师不认识自己,这样也好,毕竟以前原主是个什么样的人,林深最清楚了,让他认识现在的自己,远比认识以前的他要好得多得多!

正打算做自我介绍,给允老师留下个好印象,却察觉到男人微微蹙起的眉头,被美人迷了双眼的林深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随即笑意甚浓的将双手举到了耳边,松开了毛毯。

“哎呀,不好意思啊,没结婚呢,不能碰。”少年咧着嘴痞笑,却仍然诚意十足。

允诺程:“?”

蓝桉迟疑了大概一分多钟,被推在门上的他才反应过来,非常意外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幕。

林深的头发还在往下滴着水,消瘦的脊背单薄纤细,正单膝跪在允老板的面前,仿佛在进行一场盛大的求婚,而表情尤像是一只受了委屈的小猫,不断寻求着主人的安慰。

那可怜的模样比平时装可怜的自己,演技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怎么回事?

林深也会演戏了?

他这是故意得么,为了气自己?可是这个演技好真实啊!

蓝桉咬了咬牙。

“林深,你赶紧起开!允老师最不喜欢被外人触碰了,你和允老师又不熟,套什么近乎埃”话里话外的夹枪带棒,就好像他和允诺程很熟似得。

一直盯着林深的允诺程抬起了头,看向了正在说话的蓝桉。

声音冷得令人起鸡皮疙瘩:“你,又是谁?”

噗——

林深差点笑出来。

搞了半天,允老师也不认识他啊!

苏雀:“”

注视着眼前的闹剧,麻雀成精的苏雀整只雀都不好了。

从林深与蓝桉进屋到现在,他们的每一个动作,在他的眼里都像是靠近引线的火苗,生怕他们一个不慎就把允诺程点炸了。

眼看老板的眉头越蹙越深,苏雀立即打算把林深与蓝桉赶出去。

老板不知道他们是谁,自己却是非常的清楚。

允神管公司事务,他管艺人生活起居。

所以他深知眼前的这两名艺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越不想发生什么越发生什么。

在苏雀正准备将他们赶出去的时候,大楼楼下忽然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女高音。

允诺程的养母———周青霞。

那个‘一心求死’的女人又来了!

“允诺程,你是不是以为你躲起来,我就找不见你了?”

“我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都图什么?”

“你找到亲生父母就把养父母忘了是吧?”

“我告诉你,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1

“你出来,你现在就给我出来!再不出来,我就天天来你们公司闹1

“来人啊,快来看啊,你们的老板是不孝子蔼——”

“没天理啦———”

女人的尖叫愈发的刺耳,隔着厚重剔透的玻璃窗,再高的楼层也堵不住她的嘴。

周围的窗口已经渐渐探出来了几颗脑袋。

如潮般的窃窃私语传了过来。

“周青霞又来闹了,你说她怎么就闹不完呢?1

“咱们老板也没少给她钱啊,但怎么就不知足呢。”

“换谁谁能知足啊,辛辛苦苦养到这么大,结果一朝得势就要和养父母撇清关系,谁也接受不了吧。”

“瞧你这话说得,好像是咱们允老师故意和他们撇清关系似得,你怎么不打听打听,周青霞这个恶毒的女人是怎么对待年少时期的老板啊,那是对小孩子么,对牲口都比对允诺程强1

“就是就是,年少的时候把他当牲口,现在就想把他当摇钱树,咱们允老师还没有把她告上法庭,反而还不间断的给她钱,已经是仁至义尽善解人意了吧。我要是允老师别说给周青霞钱了,不把她告到法院虐待儿童,蹲个几十年,我决不罢休。”

听着楼下莫名其妙的咒骂声以及周遭的碎碎念,林深终于想起来眼前的冰美人是谁了!

允诺程,黑粉书中另一位衬托攻受魅力的———悲惨工具人。

因为一场车祸,七八岁的允诺程断了双腿,惨遭亲生父母抛弃,独自在孤儿院生活了整整两年。

后来被人领养,可偏偏养父母心肠歹毒,觉得小小的允诺程长得可爱漂亮,便把他当摇钱树,早早地送进了娱乐圈,拼命的榨取小孩的价值。

以至于允诺程从小就过得很不快乐。

十八岁以后,靠一己之力在娱乐圈站稳脚跟,虽然年轻,却也让圈内人人尊称一声‘老师’。

后来,又在最辉煌的时候,甘愿退居幕后,与人合股,创办了现在的耀瑞公司,用十年时间将其发扬光大,成为了业内顶尖的明星养成系娱乐公司。

本以为生活越来越好。

可就在他稍有成就的时候,再次遇见了他的亲生母亲。

原以为能找回丢失的亲情,可实际上,因为残疾就把他狠心抛弃的父母,又怎么可能在经历了十年的空白以后,对他真心相待呵护备至?

他们对他的好,只不过都是为了给他们后来的健全儿子谋一笔资产。而同时,养父母也没有放过他,不断地从他身上吸血。

文中的男主攻与男主受更加的过分,从头到尾都只把允诺程当成跳板,在他的公司内将一切资源收归名下后,便直接跳了槽,去了对家公司,还连哄带骗的带走了一大批耀瑞的中坚力量。

故事的最后,坏事做劲一个比一个疯批的男主攻与男主受因为作者的一句“少年需要成长,感情需要培养”而成功洗白。

而自己与允诺程这两位悲惨的工具人,一个沦为了肉xx,一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硬了!

拳头很硬了!

想到这里,林深看向了坐在轮椅上的允诺程。

男人也在看着他,一双黑沉泛红的眼眸浓郁的像是夜晚下的深潭,难以映衬一切,却莫名的蛊惑着人心,宛如海底捞月,明知什么都捞不起来,却让人趋之若附甘之如饴。

对视着男人递过来的视线,林深绽放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不要怕,有我在。”

允诺程:“??”

说完,又冷淡的看向了一旁的蓝桉。

“你去端盆冷水来。”

蓝桉:“我凭什么要去端冷水?”

林深你个野猫崽子使唤谁呢!

蓝桉自觉可笑,抬眸相望,正巧对上林深看过来的视线。

冷傲的目光、瘦削的脸、不容拒绝的唇。

看见这一幕的蓝桉,呼之欲出的言语全被堵在了嗓子眼里。

此时此刻,他莫名由生出了一种错觉。

如果他不按林深的做,下一刻,林深就要走过来,像刚才一样钳住他的脖颈,然后把他从楼上扔下去,砸死下面正在嗷嗷尖叫的女人。

“”

蓝桉不情不愿的走到了走廊,端了一盆凉水,不解的递给了林深:“你要干嘛?”

林深没回答,顺势接过,对着轮椅上的允诺程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温柔的扯了扯嘴角,呵护备至的模样就像是在照顾柔弱不能自理的小动物。

然后当着这只‘小动物’的面,非常有绅士风度的打开了窗户,下一刻,直接将整盆冷水泼了出去。

哗啦的流水像瀑布一样劈头盖脸的浇了下去。

全场震惊。

整楼亦是。

而做完这一切的林深只是拍了拍手,体贴的将水盆放到了一边,伴随着楼底下已然开始骂骂咧咧的言语,对窗户下面那个看不真切的落汤鸡咂了声嘴。

“楼层太高,水也没有多少,便宜你啦,下回继续。”

接着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似生怕吹着他身旁的小动物允诺程般,体贴的关上了窗户。

转身的同时微微颔首,矮身伸手,挡着众人视线,再次抓住了允诺程腿上厚重的毛毯,捋了捋由于自己刚才的莽撞而造成的褶皱。

转身,一把抓住了蓝桉的领口。

“走,咱们出去聊聊人生1

走到门口,隔绝着众人的目光,朝着屋内的允诺程与他一旁的助理苏雀点了下头。

“允老师,打扰了,您继续忙,稍后再见。”

说完,体贴的关上了门。

独留允诺程与苏雀面面相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