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为你不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深已经坐在镜子前足足有一个小时了。

一直视时间为宝贵财富的他,第一次这么浪费时间观赏自己。

这不能怪他。

要怪就怪镜子里的那个人太太恐怖了!

骨瘦如柴、眼窝雀黑、嘴唇发白引以为傲的一张脸被原主折腾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这不是他,这不是他,这真的不是他!

“欸,林深。”远远地,有人喊了他一声。

林深:“”

操儿

一位非主流托尼老师走了过来:“林深,这不是你的位置。”

林深提着蓝桉从允诺程的办公室出来以后,蓝桉一直在目瞪口呆,直到在他的指引下回了他们新成立的五人宿舍,林深就把他扔一边了。

没错,他提着蓝桉就是为了找见宿舍。

他刚穿书,没有原主的记忆,大概了解的故事剧情还是天天听梅姐骂得。

不过,没关系,他可以把男主受到工具人使。

正巧这两天是端午节,耀瑞自然要给艺人们放假,所以一道上也没有碰见什么熟人,回了宿舍以后,他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便决定要开始改头换面。

而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换头!

真得换头是不太可能了,毕竟这么完美的底子一般人也没有,林深所说的换头是指换个发型。

正所谓换发型如换头。

自己这一头服帖的顺毛太不符合林深的心情了,看见就闹心。

耀瑞是一家综合性的娱乐公司,允诺程为了给广大艺人们提供最舒适的环境、优质的培养,在公司内部就几乎涵盖了艺人所需的方方面面。

豪华的食堂、休闲的体育馆、温馨的宿舍、明亮的舞蹈教室、顶尖的音乐配置就连艺人们的发型穿着都有专人帮忙设计。

每位艺人对口一位设计师、经纪人、司机、一部电话、一辆商务车。

而现在林深就坐在耀瑞专属的理发店里。

据他进来已经一个小时了,没有一位理发师过来询问他的需求,好不容易有一位还是让他起开!

林深打量了一下状如托尼老师的发型师,从头到脚都是对自己的鄙视与不屑。

对于他的态度,林深其实是表示理解的。

混娱乐圈这一行,从来都是拿名誉地位说话,你是什么咖位,享受什么待遇。一线明星去哪里都有人追着你服务,十八线就只能藉藉无名。

“那哪里是我的位置?”林深没有和非主流托尼老师计较。

“那。”工作人员指了一旁一个无人问津,放置了一堆杂物的角落,“你的设计师昨天离职了,所以你目前还没有发型师,而我们也在忙,你明白吧。”

“明白,”林深换了一个位置,继续翘着二郎腿:“那你的意思就是我可以给我自己剪咯?”

非主流托尼老师:“”我是这个意思么?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深。

身为艺人,林深是一个另类,平时文静又懦弱,比起来出道,更像是来考学的,所以当他被选入五人组合的时候,全公司都很诧异。

但人家长了一张不施粉黛就艳压群雄的脸,他们诧异也没有办法。

“喂,”在非主流托尼老师还在愣神的间隙,林深朝着不远处正在打杂的小男生打了个招呼。

小男生从林深进来开始便一直在偷偷的打量他,此时猛然被林深这么一叫,随即一怔,错愕的抬起头,拿着抹布的手指了指自己。

林深:“嗯,就是你,过来。”

小男孩有些不解,还有些羞涩,快步的走了过去。

“你会理发吗?”小男生刚唯唯诺诺的走到林深的身边,便听见林深如此说道。

而一旁的非主流托尼老师以及其他发型师听见这声,非常震惊!

“你居然找他理发?你知道他是干嘛的吗?”

林深:“干嘛的?”

非主流托尼老师:“他就是个打杂的,刚来公司实习了一年,他怎么可能会”

“你会理发吗?”林深打断了非主流托尼老师没什么营养的嘲讽,又问了男孩一遍。

小男孩看上去不大,可能也就刚满十六七。

耀瑞公司一直致力于从青少年中选拔人才,所以除了经纪人需要资深老练的以外,其余公司内的其他行业大都会给青少年们机会。

“我会。”小男孩有些害羞,说话声音很低。

林深:“很好,那就你帮我剪吧。”

对于林深这么迅速就定下了发型师,理发店里的人无不错愕。

发型很重要,对于明星更是。而林深却让一个初出茅庐的打杂小子给他理发?

他是疯了吗?

小男孩有些犹豫,在非主流托尼老师嗤之以鼻的离开以后,一直站在林深的身后注视着他服帖的乖宝宝发型,迟迟没有下手。

“别紧张,”林深安慰道,“剪坏了我也不会怪你。”

男孩:“可是我刚来,我怕”

林深:“不要怕,大不了就剃个寸头。”

寸头老子也一样帅。

事已至此,男孩便也不再多说了,询问了一下林深的需求,结果就得到了四个大字。

—————一眼万年!

男孩:“”

男孩正理着,林深的电话响了,但他却没有接。

男孩有些疑惑。

他的手机一直摆在面前的桌子上,很明显是在等电话,可既然已经等来了为什么不接呢?

电话那头大概重拨了三四次,林深才接了起来。

“喂!林深!你怎么回事,我都给你打了七八遍了,你怎么才接啊?”电话那头是一名女性,听上去年纪不小,口气非常不好。

“是不是又悄悄地去观察允老板了,我说您老人家能不能照照镜子,就你那个没人管没人在乎的小野猫模样,允老板能看得上你?”

林深闻言,听话的看了一眼镜子。

发型已经到了收尾阶段,小男孩正在细心的帮他做最后的修饰。

他把电话拿远,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拿着吹风机的手一抖。

难道说他给林深剪坏了?

他有些害怕,迟迟没有说出口,他很珍惜来耀瑞的机会,为了能留下来,融入耀瑞,他被人使唤的整整打扫了一年的杂物。

林深一直在等着他,没有催,也没有训他。

男孩:“我我叫蔚雨,微微细雨。”

“好名字,”林深给了他一个微笑,回头看着镜子中一头鸢蓝色短发的自己。

梦幻的鸢蓝、齐整美与凌乱感兼容的短发,堪堪遮住眉梢的刘海,将他出挑的脸型修饰的非常完美,灯光一打,本就白嫩的皮肤就像镀上了一层华丽的釉。

完美的底子彰明较著,就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少年,神秘吸睛又极具魅力。

如果原来的林深是一分,那么现在染成鸢蓝色头发的他直接拉满!

林深一直淡定的等着蔚雨回话,可电话那头却一点也不淡定。

身为林深经纪人的刘妍已经快要气炸了:“林深,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跟你说话啊?你知道我帮你要来这个资源有多不容易吗,让你陪王总唱个歌,你还和我说不愿意?”

“你有什么资格不愿意,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明明是个婊|子,就不要立牌坊1

“要不是我看你还有几分姿色,你以为这个综艺是你这种出身的人能上的?”

“像你这种出身、这种长相,想要出名就只能走捷径,不过就是吃个饭唱个歌,到时候再睡一觉么,你一个男生怕什么啊?”

“为了允老板守身如玉?呵,别逗了,允老板知道你是谁吗?”

“那允老师又知道你是谁吗?”

刘妍一直在电话那头滔滔不绝,说了半天终于等来了林深这么一句话。

听见这声问询,刘妍一愣:“允老板当然知道我是谁了,我可是耀瑞重金挖过来的,一般人我根本就不带他,我”

“哦。”刘妍的话还没有说完,林深又问:“那这么说,允老师是知道你利用经纪人的身份给大老板们物色小鲜肉,送爬床的人了?”

“知道你人前一套背后一套,限制艺人人身自由,私吞公司财产,勒索艺人工资了?”

“知道你明明在职,却对外宣称自由工作者,瞒着公司,公然违抗允老师一个经纪人只能带领一名艺人的指令,同时在外面收了七名艺人了?”

“您挺能啊,收这么多艺人你应付的过来么?都把他们介绍给大老板了是吧,给了你多少钱啊,能直接买走你的良心?1

刘妍听着林深振聋发聩却无不符实的言语,震惊的无法附加。

这些事情,她做得那么隐蔽,林深是怎么知道的?

“你少诓我了,你”

“你是想说我没有证据是吧?不好意思,真是巧了,悄悄告诉你,我之前转你的每一笔钱,我都截了图。”林深打断道。

“并且,你刚刚所说的每一句,我都录下来了。”

“我给你三天时间去允老师那自首,晚一天晚一个小时晚一秒钟,我就直接把这些东西送到警察局。”

“私吞公司财产、敲诈艺人工资、涉及色情领域,会判多少年,你当经纪人这么多年,应该是最清楚的吧?”

林深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爽!

他早就想这么做了。

原书中,原主后来那么悲惨,起到直接间接作用的就是这位吸血恶心的经纪人。

仗着原主性格软弱好拿捏,就pua他,每天给他灌输他不行,除了一张脸一无是处,一定要乖乖听话才有出路。

导致本就没有信心的原主,在她不断的言语抨击中,一天天的消沉了下去,最终陷入深渊。

而同一时间,整间理发店都因为林深刚才那一顿输出猛如虎,彻底震惊了!

不仅仅震惊于资深经纪人刘妍的这些行为,也震惊于平时懦弱的林深居然会如此光明正大的反抗。

更震惊于面前的这位大帅哥是他喵的谁啊?!

这种罕见的鸢蓝,真得是出自打杂的小屁孩之手么?

干理发这行七八年的老人都有点自愧不如。

蔚雨也非常震惊,原来林深一直不接电话是在给经纪人下马威啊!

他从来只听说过经纪人不要艺人们的先例。

可从来没见过初出茅庐的艺人单方面解约经纪人的啊!

林深还没有正式出道,就敢这么做。

简直是big胆!

蔚雨对林深的敬佩又多了几分,却也莫名的有些担心。

“深哥,你这么做不怕吗?”

“怕什么?”鼓动的吹风机吹过林深的发梢,热烈的热气下,林深半眯着眼,尤其性感。

“什么都无法舍弃的人,注定什么都无法改变。更何况,我舍弃的是垃圾1

“!1

吹风机应声关闭,林深潇洒的扭过了头,迎着大家震惊而惊艳的目光,给了从未得到过重视的蔚雨最大的肯定。

“小子,你愿意成为我的设计师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