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为你坚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蔚雨与其他发型师都震惊在了原地。

林深居然真得像一位打杂的毛小子伸出了橄榄枝?就算他剪了一个不错的发型,但是他此时的身份地位,也不应该成为一名爱豆的设计师吧?

蔚雨更是震惊的说话都吞吐了,他其实早就听说过林深,并且还觉得他和自己有点像,一样的默默无闻、一样的胆小懦弱。

可是今天在见到林深以后,才蓦然发现他们像个锤子哟,这么帅的男人他简直望尘莫及。

“深哥我我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胜任我怕”

“别怕,就像你刚才染发一样,没什么可怕的。”林深对他笑了一下,“天塌了,有你深哥顶着呢,只要你不嫌弃我还没出道,风评不好就行。”

蔚雨:“不不不,您很好、特别好、非常好1

林深看着此时紧张又羞涩的小男孩扯了扯嘴角,他也愿意给年轻人机会,尤其是这种默默无闻却又天赋异禀的年轻人。

他们可以创造无限可能,只是没有信心。

林深微笑,揉了揉左眼。

他的左眼先天有些弱视,极易过敏,所以才在原来的世界里戴着单片镜框眼镜。

看来穿过来以后,这个症状仍然存在。

或许是在游泳池里泡过的缘故,还是什么别的,此时此刻,他的左眼稍稍有些不舒服,揉了两下以后,肉眼可见的红了。

蔚雨关切的问了几句,林深却只是摇了摇头。

前者突然想起了什么,关切的说道:“深哥,你眼睛不舒服就一定要提早去治,据我所知,公司即将会给你们的出道曲拍个练习室版本的mv,算来也没几天了,你可千万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问题埃”

一个理发师都比他的经纪人关心他。

林深点了点头,不过看上去好像并不是很有所谓。

他这个过敏是老毛病了,治与不治还不都是那样。

蔚雨有些着急:“深哥,你辛辛苦苦进耀瑞,好不容易才熬到了这个机会。你原本与蓝桉同为主唱,但是你嗓子突然坏了,所以只能暂时退居二线,如果你再出现别的问题,我怕到时候真得”

蔚雨没有再往下说,林深却非常清楚。

未出道之前,每一个镜头对他们这种养成生都非常重要,而这对于他们这种新成立的组合更是如此,现在公司对他们这个组合还在试验期,一个表现不好随时可能换人。

更何况,他在这个组合里存在感还不强。

一旦失误,后果可想而知。

未等林深回答,蔚雨自顾自的继续说道:“sas直意sunandstar,寓意太阳与星星一般闪耀,在这个组合里有两个主唱,一名rapper,一名舞蹈机器,一名舞蹈机器加萌宠。”

“主唱是你和蓝桉,随时都在争ace这个位置,rapper是黎宇宸,也是组合的队长,舞蹈机器萧斌,舞蹈二把手加萌宠是程迷,大家都叫他阿米。”

林深挑了下眉。

这个组合成员,林深听说过。

其中属蓝桉与黎宇宸最出名,一个男主受,一个男主攻,想不知道都难。而其余成员,林深不太了解。

但是他知道属自己最糊。

不过,那又如何。

这个破组合,谁愿意待谁待。

他要单飞!

独美不好么?

蔚雨还在给林深介绍,但是林深却抬手,示意他停下来:“他们我都很熟了,”个屁,“说说允老师吧,你知道允老师么?”

蔚雨都来公司一年了,一定对允诺程有了解,既然如此,林深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谁要听破组合的事情,搞老婆才是要紧事。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除了一见钟情。

“嗯,我知道。”蔚雨听见这个名字叹了一口气,“咱们公司的总裁谁不知道啊,帅气又优秀,天之骄子下凡神袛,很早便踏入了娱乐圈,所以大家都叫他允老师。只可惜啊,患有残疾,亲生父母与养父母还没有一个靠谱的。”

林深感同身受:“没事,以后有我了。”

蔚雨:?

林深:“他有什么喜好吗?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平时怎么能见到他,有什么办法能和他亲近?”

蔚雨:??

“这个我不太了解,允老师很神秘的,轻易见不到,不过他的助理苏雀苏哥应该知道。”

“哦,”林深后知后觉的点了点头。

蔚雨继续叹息:“允老师人很好的,对待艺人以及工组人员都很好。我听说蓝桉与黎宇宸经常找允老师要零花钱,允老师也特别大气,一般都会满足。”

“1

说起这事,林深就生气。

他们属于耀瑞旗下的签约艺人,考虑到艺人们都是青少年,所以公司非常人性化,会每个月发放他们基本工资,缴纳五险一金,并且合约上还明确指出日后艺人们的报酬分成均按五五分。

不剥削、不压迫、慷慨的很。

在国内,没有一家娱乐公司是这种制度。

就这,男主受与男主攻还不满足,除了每个月拿基本工资、商业报酬以外,还要和允老师索要零花钱。

真是脸一个赛一个大。

林深越想越生气,左眼更红了。

与蔚雨这么一聊,时间就过得飞快,在蔚雨终于发型收尾的时候,林深看了一眼手机,看清上面显示的时间,激动的差点跳起来:“怎么都十点半了1

这个时间点允老师睡了没有,他还没有自我介绍呢!?

他这个‘一眼万年’没有允老师观看,还万年什么万年!

于是,林深赶忙交代了一下蔚雨以后去哪里找他,起身就往外冲。

理发店的工作人员不知道林深这是又抽了什么疯,诧异的盯着他看。

越看越觉得这发型真他妈的帅!

蔚雨:“深哥你这么着急去哪啊?”

“去见自己喜欢的人1林深已经跑远,唯有声音还流淌在原地,而这一声已然让理发店的工作人员全体起立。

他们这一晚已经受了太多的刺激。

林深刚刚说什么?

去见自己喜欢的人?!!

他是疯了还是疯了,居然敢谈恋爱?!

公司虽然没有明令禁止,但是身为爱豆明星,这种谈恋爱的行为,是这行业的大忌,无论你是真谈还是假谈,一律不能拿到台面上说,尤其是他们这种未出道的养成生。

是谁给了林深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说去见喜欢的人!?

还这么义正言辞、光明正大。

就像向全世界宣布一样。

等等,他喜欢的人是谁?

允诺程办公室。

苏雀盯着灰色地毯上仍旧停留在桌子旁边的那个水盆。

一阵阵的怀疑人生。

下午发生了什么事?林深与蓝桉抽什么疯,闯进来干什么?老板没有咬掉他们的头吧?地上没有头吧?

没有吧,没有吧!

苏雀好紧张。

更紧张的是:老板居然要了林深的全部资料。

你没看错,是全部资料。

允诺程孑然一身来,片叶不沾身的去。

世间俗世均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现身为娱乐公司老板,只是他隐藏身份的一道媒介。

之所以问问公司业务,也是因为神很要强,既然要做娱乐公司老板,自然就要做最好的。

人间最好的!

允诺程盯着电脑屏幕上属于林深的照片。

下午发生的一幕幕不断地在记忆中闪现。

少年冲进来,抓住他毛毯的一刻,允诺程的耳边确实不再有十里飘音,万籁都在那一瞬间寂静了下来,隐约的香气像是万物复苏的春天,涌向了他的鼻端。

以至于从未正眼瞧过人类的神,第一次俯身,与人类四目相对。

仿佛神袛拥抱人间。

只不过下一刻,那种万籁寂静的迷幻感觉就徒然消失了。

但是它仍然存在过,那么的明确。

所以!林深到底是谁?!!

为什么会给他这种感受?

允诺程已经坐在办公室,翻着林深的资料,听苏雀解说,整整一下午了。

身上的发情症状一直未曾停歇,不过这种症状已经持续很久很久了,没有缓解也没有恶化,一年一度持续不断,只等待着在一个特定的时间点,再化个形也就熬过去了。

所以自制力一直很强的允诺程还可以坚持。

“你刚才说,林深是因为我才进的耀瑞?而且他就是上回隆星所说,组合内走捷径,被潜规则的少年?”

“是的,”苏雀点头,“隆星诋毁咱们的报道上写得就是他,并且还衍生到了咱们整个公司,说咱们上梁不正下梁歪”

“而且他刚进公司那会,在自我介绍目标栏填的就是:像允老师学习。”

“”

允诺程闻言,看向了电脑屏幕上林深刚进公司的照片。

照片上的少年穿着校服,唯唯诺诺的看着镜头,双手不自然的揪着裤子,微微低垂着头,左脸颧骨上的那颗红泪痣若隐若现。

“不是他1

苏雀:“?”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不是他’让苏雀有点懵。

他调查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确定是不是林深爬上了大老板的床,结果老板只是见过林深一面,看了一眼他的照片就这么笃定了?

苏雀有点诧异,看向了老板。

而老板的目光却自始至终都在林深的照片上。

不自然的,视线逐渐被那颗很有特点的颧骨红痣所吸引。

渐渐地,不知为何,身上因为发情带来的不适也在这一刻,迎来了高|潮。

破天荒的让允诺程难以自制。

多年以来没有加重过的发情,在这一刻莫名加重。

而正在这时,办公室的大门忽然被敲响了。

“允老师———”

“我是林深,我可以进来么?”
sitemap